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還不快點筆記!2018 年最值得關注的 7 個天象

htlee
・2018/01/23 ・1730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01 ・六年級

圖/FelixMittermeier @Pixabay

2018 年已經開始一陣子了,來關注一下 7 個今年不容錯過的天象,順手筆記在行事曆吧!

  • 1 月 31 日:月全食
  • 6 月 20 日:灶神星衝
  • 7 月 12 日:水星東大距
  • 7 月 27 日:火星衝
  • 7 月 28 日:月全食
  • 8 月 13 日:英仙座流星雨極大期
  • 12 月中旬:沃塔南彗星最亮

1 月 31 日:月全食

2008/2/20 的月全食 source:wikimedia

台灣可以完整的看見 1 月 31 日的月全食,觀賞月全食不需要望遠鏡,用眼睛觀看就可以,欣賞一下月亮變成血紅色的樣子!

2018 年 1 月 31 日的月全食。 圖/作者編修自 NASA 資料

6 月 20 日:灶神星衝

金星、木星、土星不稀奇,看過水星算厲害,真正了不起的是用肉眼看小行星!

灶神星(Vesta)本尊。source:wikimedia

灶神星(Vesta)是太陽系中最大的小行星,在小行星帶上的大小僅次於矮行星穀神星(Ceres),不過肉眼卻看不見穀神星。灶神星比穀神星靠近太陽一些,加上灶神星的返照率是穀神星的約 4 倍,所以灶神星才會比穀神星亮。

一般灶神星衝的亮度還是暗於 6 等,肉眼不可見,但是灶神星在 5 月 9 日過近日點,所以它才會亮到肉眼可見,亮度 5.3 等。下次灶神星要這麼亮必須等到 2029 年,所以不要錯過這個好機會!

灶神星 6 月 20 日時位在人馬座,土星的附近。 圖/作者以Stellarium軟體製作

7 月 12 日:水星東大距

水星是太陽系中最靠近太陽的行星,常常被太陽強光影響,所以不容易看見,要看見水星最好是在東大距或西大距,也就是水星在天空中離太陽最遠的位置。(編按:當水星或金星在太陽以東的位置稱為「東大距」,不是你跟東大的距離喔。)

當太陽在地平線下時,水星一般在東西大距時仰角都小於 20 度,7 月 12 日的水星東大距,水星在日落後的位置可以超過仰角 20 度!這是因為水星將在 7 月 20 日過遠日點,才讓水星達到這樣的高度,這是近幾年最適合觀看水星的好時機!

7 月 27 日:火星衝

火星大約每兩年會靠近地球一次,當地球的位置位在火星和太陽之間時,稱為火星衝。

火星將在 9 月 16 日通過近日點,所以今年的火星衝時,火星會相當靠近地球,會相當的亮!亮度達到 -2.8 等,甚至比今年的木星衝(-2.5 等)還亮!

7 月 28 日:月全食

今年有兩次月全食,7 月 28 日清晨的月全食台灣可以看見初虧、食既、食甚和生光,但是在復圓之前,月亮已經在 5:25 西落了。

2018年7月28日的月全食。 圖/作者編修自 NASA 資料

8 月 13 日:英仙座流星雨極大期

今年的英仙座流星雨和往年一樣,預估每小時最多可以看見 110 顆流星(ZHR~110),8 月 13 日是農曆初三,所以月亮的影響相當小,非常適合觀賞。

2015/8/13 的英仙座流星雨(座標:50° 06′ 21.44″ N, 7° 27′ 13.96″ E)source:Wikimedia
  • 加碼:1 月 4 日:象限儀座流星雨 ZHR~110,農曆十八。12 月 14 日:雙子座流星雨極大期 ZHR~120,農曆初八。

12 月中旬:沃塔南彗星最亮

沃塔南(Wirtanen)是一顆短週期彗星,週期是 5.4 年。2018 年 12 月中旬時,沃塔南彗星會非常靠近地球,距離我們只有0.078AU,大約是地球到月球的 30 倍。這樣的近距離讓沃塔南彗星變得非常亮,亮度可達 3.8 等左右,天氣好光害低的地方,直接用肉眼就可看見!

  • 加碼: 1 月 7 日,海因策彗星最亮~ 8.7 等
海因策彗星1月上旬在天空中的位置。  圖/作者編修自 NASA 資料
文章難易度
htlee
19 篇文章 ・ 8 位粉絲
屋頂上的天文學家-李昫岱,中央大學天文所博士,曾經於中央研究院天文所和美國伊利諾大學厄巴納-香檳分校從事研究工作。著有《噢!原來如此 有趣的天文學》、《天文很有事》,翻譯多本國家地理書籍和特刊。 目前在國立中正大學教授「漫遊宇宙101個天體」和「星空探索」兩門通識課。天文跟其他語文一樣,有自己的文法和結構,唯一的不同是天文寫在天上!現在的工作是用科學、藝術和文化的角度,解讀、翻譯和傳授這本無字天書,期望透過淺顯易懂的方式介紹天文的美好!

1

8
2

文字

分享

1
8
2
「甲骨」還是「假古」?刻在龜甲與獸骨上的天文紀錄可信嗎?
臺北天文館_96
・2022/02/15 ・5183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 文/歐陽亮|天文愛好者,中華科技史學會會員,曾獲 2001 年尊親天文獎第二等一行獎,擔任 2009 全球天文年特展解說員。

甲骨文,可算是漢字的始祖,這些刻在龜甲、獸骨的原始生活記錄,除了寫下戰爭樣貌、繁複祭典與詢問吉凶等占辭,也記載了一些看似形容天象的文句,某些甚至被廣為宣傳,號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記錄。

然而到目前為止,近五千字的甲骨文裡卻只有一千多字被認出,已解讀的文字中也有許多爭議,疑點重重。建立在這樣流沙般的基礎上所找到的天象紀錄,可信度會高嗎?

「貞人用火炷燃燒那些凹缺,直到甲骨另一面出現龜裂的痕跡。不知怎地,就在這龜裂的時刻,他們捕捉到了來自另外一個世界的聲音──除了商朝的歷代祖先,還有各種掌控大自然風雨洪水的力量所發出的聲音[1]。」

甲骨文,是東亞目前已知最早的文字系統,可算是漢字的始祖。這些刻在龜甲、獸骨的原始生活記錄,除了寫下戰爭樣貌、繁複祭典與詢問吉凶等占辭,也記載了一些看似形容天象的文句,自從一百多年前發現以來,已陸續解讀出「日食、月食、新星、彗星、鳥星」等辭,某些甚至被廣為宣傳,號稱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記錄。

然而到目前為止,近五千字的甲骨文裡卻只有一千多字被認出[2],接近三分之二無法解讀,進展十分緩慢。2016 年中國大陸曾舉辦甲骨文釋讀獎勵,破譯一個字可得到五至十萬元人民幣,但只有兩人獲得。另外更鮮為人知的是,已解讀的文字中也有許多爭議,專家的意見經常不一致,因此疑點重重。在這樣流沙般的基礎上所找到的天象,可信度會高嗎?我們先來看看一些常在科普文章出現的案例。

「三焰食日大星」[3]

這個看似三道火焰吞食太陽並同時出現亮星的驚奇景象,若真的看得到,應該是指日全食的現象。

能吃掉太陽並讓它變黑的火焰,應該是我們所知的日珥(圖 1 ,原始黑白照片在歐南天文臺ESO網頁),所以它曾被當成古老的日全食與日珥記事(圖 2)[4]。不過,根據較新的文字學角度來分析,有學者已將這句話重新解讀成「乞列,食日大星」,三與乞形似,意為迄;第二字似「臽」又似「列」。乞列是指天氣陰沈到可能下雨[5],或指停止陳放祭品,[6]但是到了「食日」的時刻,即上午用餐時分[7],天氣卻轉大晴,因為「星」字亦可解釋為晴朗[8]。不過這種令人失望的新解釋,又被最新的實物目視結果否定,因為「三」不一定是指「乞」[9]

圖 1. 西元 1919 年 5 月 29 日可能捕捉到日全食中顯現過的最大日珥,此為捷克天文學家彼得.霍拉克(Petr Horálek)在 2021 年 2 月修復與上色的後處理照片。圖/ESO/Landessternwarte Heidelberg-Königstuhl/F. W. Dyson, A. S. Eddington, & C. Davidson, P. Horálek/Institute of Physics in Opava, M. Druckmüller
圖 2. 甲骨文「三臽食日大星」散佈於左上角鑽鑿凹穴之間。圖/張惟捷〈甲骨文字舊釋新說──以史語所藏十四版腹甲為例〉之目驗摹本,頁 24

「癸酉貞日夕又食」[10]

號稱世界最早日食紀錄的「癸酉貞日夕又食」(圖 3),其實歷來眾說紛紜。

癸酉是古代干支紀日的日期,貞是占卜之意,意思是在癸酉日占卜。但日夕又食是日食嗎?「又」當成「有」的話,多出的夕字何解?有人認為「夕」不能解釋為黃昏,就算可以解釋為日夜之交,但是從西元前 1400 至前 1000 年並沒有殷都安陽可見且剛好是癸酉日的日沒帶食[11]。然而若查詢古代日食表[12]並以天文軟體 Stellarium 檢驗這三百年的天象卻可以發現,在西元前 1129 年 2 月 14 癸酉日的安陽地區剛好能見到一次在下午 5 點多食甚的日沒帶食。又另有一說認為這段文字是在貞卜尚未發生的事,不能視為已發生的天象[13],但也有人認為相反[14],因此目前尚無定論。

圖 3. 「癸酉貞日夕又食」日食觀測歷史說明牌。圖/筆者攝於天文館「太陽的魔法特展」,右上角為實物照片

「日有戠」[15]

這又是一種疑似日食的記錄,但也有人解釋為太陽黑子[16]。不過卜辭中另有「月有戠」記錄,然而月面的斑紋總是不變,不太可能指稱月亮出現黑子,因此解釋為太陽黑子是有疑問的。[17]

「新大星並火」[18]

從字面看來,這句甲骨文的意思很像「有新星出現,與心宿二(古稱「火」)並列」(圖 4),不過,「新」也可能是一種祭祀名稱,句子可變成「新,大星,並火」,意思是舉行「新」祭典,結果天放晴,於是舉辦「並」祭典來祭祀心宿二[19]。這個疑似史上第一顆新星或超新星的記錄,也許只是學者的誤解。

圖 4. 「新大星並火」拓本。圖/《殷虛書契後編》下 9.1

二十八宿、「鳥星」[20]

由於以前學界對於中國星座起源有許多爭議,使得人們寄望在甲骨文裡找到二十八星宿的古字與線索,證明中國星座是起源於本土。現在雖已發現若干疑似二十八宿星名的甲骨文字,但是經過詳細考證後,確定是星名的其實不多[21]。例如「鳥星」兩字(圖 5)曾經被視為《尚書.堯典》所載「日中、星鳥」的意思,即南方朱雀的原始形象,然而也有人認為鳥可能是受祭的神名,此點在學界尚未有共識[22]

圖 5. 「鳥星」拓本。圖/《殷虛文字乙編》6664

除了以上問題之外,學者對於月食、彗星的看法也是百家爭鳴、莫衷一是,更麻煩的是甲骨學主流體制外還有其他新的質疑。以下舉一些有趣的例子:

日與丁(圖 6):在口中間多了一橫,就是日嗎?為什麼有時又被解釋為干支的「丁」字?兩者混淆的情形其實很多[23]

圖 6. 甲骨文「日」的各種形狀,中間不一定有點或橫。圖/摘自徐富昌《從甲骨文看漢字構形方式之演化》(臺大文史哲學報 64 期,頁 13)

月與夕(圖 7):在眉月中央多了一道,是否為另外一字?解釋者常常自由心證,隨機約定何處為月、何處為夕[24]。甚至有人誤以為「月亮通常只在傍晚出現」而解釋甲骨文可借月為夕[25],但古人觀看天空的時間比起被燈海誘惑的現代人多出許多,天文經驗豐富,是否也會有這種誤會?

圖 7. 甲骨文「月」與「夕」,中間不一定有一點。圖/摘自徐富昌《從甲骨文看漢字構形方式之演化》(臺大文史哲學報 64 期,頁 13)

星與晶(圖 8):在星點的小圓中增加一點來裝飾,於是變成晶字。不過星字本身的變形就很多樣,真的每個字型變化都是指星星嗎?

圖 8. 甲骨文「星」的各種形態。圖/摘自松丸道雄、高嶋謙一編《甲骨文字字釋綜覽》(東京大學出版會,1994,頁 204、205)

這些型態多變的字是因為當時識字者少、傳承困難故而經常出錯,還是因為字體剛發明不久所以尚未定型?抑或現代研究者其實沒有找到正確的分辨方法,導致一字多型且標準混亂?龜甲與獸骨是貴重物品[26],用刀刻字必然比寫字困難,若刻錯字的話如何處理?是否會將錯就錯導致後人解讀時以為該字的形體多變?這些都有待未來進一步釐清[27]

另外一個嚴重的問題是,大多數學者僅以拓本或照片來進行研究,但由於材料古老殘缺、漫漶不清以及轉印物質的侷限,得到的釋文成果往往經不起推敲。有興趣者可到「考古資料數位典藏資料庫」觀察,就會發現看實物照片也不一定能看清楚。因此,一定要真正目視實物,讓光源動態變化,才能看出細微字跡到底刻劃到哪。目前發現可能至少超過五成的刻辭內容需要改定[28],因此甲骨上看似天象記錄的文字,最好等學界有普遍的共識與認定,再引用為教材比較妥當。遙想當年的相對論、板塊理論也曾走過被質疑的過程[29],「甲骨學」亦將如此,不過若因此進行過度揣測、冒然發表「世界最早記錄」,只是引起注目與混淆,終將被時代考驗所淘汰。

中文字體歷經幾千年的變化,存在許多未知的起源,字形字音字義也經過多次轉折,容易讓後人分析時產生誤解,即使是字典的始祖《說文解字》也無法避免[30],「甲骨學」又是一門還在進行初步研究的學問,以上列舉的問題,也許會讓人萌生挫折與懷疑,不過,就像科學必須不斷地依靠新發現來推展前景一樣,歷史也是這樣進步的。古人記錄的熒惑守心被現代證實有 74% 的錯誤、施行了千年以上的神奇候氣術也被後世完全揚棄,但甲骨文研究只進行了百年左右,若舊的解讀方式真的已呈現死胡同狀態,那麼從百年束縛中破殼而出也許只是未來的必經之路了。

相關影片:

〈甲骨文紀錄中的奇異氣象和天象〉。影片來源/中國國家博物館

附註:

  1. 何偉 Peter Hessler《甲骨文:一次占卜當代中國的旅程》Oracle Bones, A Journey Through Time In China,譯者:盧秋瑩,八旗文化出版社,2011,頁 166。
  2. 王宇信《建國以來甲骨文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1981,頁 54、203。
  3. 收在《小屯第二本:殷虛文字乙編》圖版 6386,可至「甲骨文拓片數位典藏」查詢原件拓本。
  4. 陳遵媯《中國古代天文學簡史》,木鐸出版社,1982,頁 60 以及《中國天文學史》第三冊,明文書局,1987,頁 18。
  5.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中國社會科學出版社,2011,頁 132。
  6. 李學勤〈三焰食日卜辭辨誤〉,《夏商周年代學札記》,遼寧大學出版社,1999,頁 20。
  7. 參見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中華書局,1988,頁 232;董作賓《殷曆譜》,《董作賓先生全集》乙編第一冊,藝文印書館,1977,頁 32;嚴一萍〈食日解〉,《中國文字》新六期,藝文印書館,1982,頁 51~52。
  8.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70。
  9. 張惟捷〈甲骨文字舊釋新說──以史語所藏十四版腹甲為例〉,《文與哲》學報第 22 期,2013,頁 12:三的三橫皆等長,中橫並不略短,應釋為三之意。
  10. 收在《殷契佚存》編號 374。
  11.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122。
  12. 張培瑜《三千五百年曆日天象》,大象出版社,1997,頁 970。
  13. 胡厚宣〈卜辭「日月又食」說〉,《上海博物館集刊》第 3 期,上海古籍出版社,1986。
  14. 李學勤:《癸酉日食說》,《中國文化研究》1998 年第 3 期,頁 26。
  15. 收在《殷契粹編》55、《甲骨文合集》33697 等。
  16. 陳夢家《殷虛卜辭綜述》,頁 240。
  17.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124。
  18. 羅振玉《殷虛書契後編》下 9.1。
  19.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47、48、83。
  20. 收在《小屯第二本:殷虛文字乙編》圖版 6664、6672,《甲骨文合集》11497、11498。
  21.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81。
  22. 馮時《百年來甲骨文天文曆法研究》,頁 67~75。
  23. 黃奇逸《商周研究之批判:中國古文字的產生與發展》,巴蜀書社,2008,頁 42。
  24. 黃奇逸《商周研究之批判:中國古文字的產生與發展》,頁 23。
  25. 徐富昌〈從甲骨文看漢字構形方式之演化〉,《臺大文史哲學報》,64 期,2006,頁 13。
  26. 許進雄《文字學家的甲骨學研究室》,臺灣商務印書館,2020,頁 40。
  27. 上古文字難讀的原因有:原始文字不能有效記錄語言、口傳失誤、方言問題、文字假借造成混亂、後代古音研究誤導等,詳見黃奇逸《歷史的荒原:古文化的哲學結構》,巴蜀書社,2008,頁 674。
  28. 張惟捷〈甲骨文字舊釋新說──以史語所藏十四版腹甲為例〉,頁 18。
  29. 羅拉.費米 Laura Fermi《原子時代的奠基人:費米傳》今日世界出版社,1973 中文版,葉蒼譯。書中提到 1926 年仍有一部分學者不相信相對論。
  30. 許進雄《文字學家的甲骨學研究室》,頁 214~230、235~239。

延伸閱讀:

所有討論 1
臺北天文館_96
482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是國內最大的天文社教機構,我們以推廣天文教育為職志,做為天文知識和大眾間的橋梁,期盼和大家一起分享天文的樂趣!

1

3
0

文字

分享

1
3
0
千錯萬錯都不是星星的錯!——「主觀建構」而成的古代天文學歷史
臺北天文館_96
・2022/02/07 ・4282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文/歐陽亮|天文愛好者,中華科技史學會會員,曾獲 2001 年尊親天文獎第二等一行獎,擔任 2009 全球天文年特展解說員。

歷史看似客觀,其實卻是史學研究者「主觀建構」而成的。科學也是如此,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大設計》的「金魚缸論證」說明,人類完全沒有辦法知道是否存在「純粹客觀的真實」,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困在一個類似金魚缸的世界裡……。

大家覺得小時候課堂上最「曲折離奇」的科目是什麼?以灑狗血的程度來看,應該是我們的歷史課,然而最無趣的好像也是它。為什麼明明該像電影一樣有趣,卻會讓人感到索然無味?那是因為要講的故事實在太多,硬是濃縮成重點後就無聊到只能死背了。

不過歷史看似客觀,其實卻是史學研究者「主觀建構」而成的,意思就是說:歷史並不等於往事,而是被寫出來的成果;[1]不一定是真實的,因為劣史充斥。[2]其實,科學也是如此,物理學家史蒂芬.霍金《大設計》的「金魚缸論證」說明,人類完全沒有辦法知道是否存在「純粹客觀的真實」,因為我們永遠不知道自己是否被困在一個類似金魚缸或電影「駭客任務」(The Matrix)般的世界裡,追問「模型是否真實」毫無意義,只能問模型是否符合觀測,除非你能夠打破宇宙邊緣的魚缸玻璃,或是吞下「駭客任務」那顆紅色藥丸。

有哪些古天文概念被「主觀建構」而成?

人類用不說話的星星們所建構出來的古代天文學歷史,也不乏許多主觀形成的案例,例如:

一、預告皇朝危急命運的重大天象「熒惑守心」(圖 1)被統計出竟有 74% 記錄沒有發生過,因此曾被懷疑是為政治而偽造。但是後來有人重新探討,發現大多錯誤並非故意造假,只是現代媒體喜歡聳動的政治陰謀論,讓這種誤解難以消除。

圖 1. 熒惑守心示意圖。圖/筆者繪

二、利用「歲差」偏移量推算古星圖是哪個年代繪製的數學方法看似很科學,多年來已被許多研究者採用。然而二十年前卻有學者發現,此法僅適用於高精度數據(宋皇祐年間與之後的星表),若是唐代或更早之前的觀測,其誤差將大到無法定出可靠的年代(圖 2),因此,最好還是以文獻考證來推定年代較為妥當。[3]

圖 2. 利用歲差法推算已知年代星表:左圖為唐代一行和尚實測數據,計算出的年代偏早 175 年;右圖為宋代景祐數據,偏早 400 年。資料來源/胡維佳〈唐籍所載二十八宿星度及石氏星表研究〉

三、記錄在甲骨文裡號稱人類史上第一顆新星或超新星的記錄「新大星並火」、或是古老的日珥記事「三焰食日大星」,可能只是部份學者的誤解,因為甲骨學還沒有穩固的研究基礎,專家們的意見經常不一致(請參閱上一期專欄「甲骨─假古?」)。

四、對於星宿為何是二十八個,大部份研究都認為是起源於月亮的週期,但也有人提出是因為土星「年鎮一宿」,不過從史記可知,土星在星宿成形的時代並不重要,週期也不是二十八年,且它同樣無法解釋星宿寬窄不一的問題。

五、早期學者認為三垣比四象或二十八宿早出現,[4]因為人類對事物的認知總是先粗略而後細緻,而數字最少的三垣看似最粗略。然而他沒注意到歷代星象劃分的演變,也沒注意到步天歌原本順序是把三垣放在二十八宿之後,後來才被改到前面,導致三垣似乎比二十八宿還重要的錯覺。[5]

六、天上的四象:青龍、白虎、朱雀、玄武,「各自以轄下的七個星宿串聯成四種神獸圖案」,其實只是後人的想像,因為在緊接著四象創始期(商周兩朝)之後的漢代並沒有這種畫法,當時二十八宿大部份有其獨自的意象(圖 3)。

圖 3. 民初高魯《星象統箋》雖寫明四象僅四季代表,不一定有整體形象,但書中仍自行串聯繪出四象。上圖高魯以西方七宿連成一虎,並無歷史根據。其實漢代壁畫之奎宿至觜宿都各有獨立形象,與參宿白虎圖案無關,中圖為西漢(位於西安交通大學),下圖為東漢(位於陝西靖邊渠樹壕)。

七、明代後期徐光啟等人在改曆時為了繪製新的星圖,就以傳統星官大略形象對照傳教士帶來的西方星圖與星表來畫出,卻沒有參考前代實際測量數據,因此與宋元星官出現甚大差異,打破傳承千年以上的傳統,增添了中西對照的混亂局面

常見的古籍錯誤有哪些種類?

其實除了上述這些有趣或美麗的誤會,若僅就「錯字」來看,即使是現代的書也會經常出現,更不用說以抄寫來流傳的古書了。歷代以來,古籍錯誤的來源包括:抄錯、刻錯、斷句位置錯、假借字、避諱字、篇章顛倒、注雜進正文、託古、偽書等,[6]至於天文記載中最常出現的錯誤種類有哪些?

由於電腦技術的發展,大部份古天象記錄可以用計算來檢驗,只有流星、客星、太陽黑子等不適用。[7]不過,這必須建立在「電腦中的宇宙模型符合觀測」的信念上,才能藉由計算來判斷史書哪裡出錯,然而這種模型有其極限,例如越久遠的日食就越難確定發生地點與時間,因為地球自轉會緩慢變化,月球軌道也會,且不太規則。這種誤差難以完全掌握,修正模型時卻還得依靠不太精確的遠古記錄,因而形成一種循環論證。[8]

目前學者們從上述有限的校驗過程找出的天文記錄錯誤主要有:抄錯與脫漏、摘錄與編纂錯、原始記錄錯誤(認錯星或記錄粗糙)、計算結果當成觀測結果、字型相近、發音類似、從連串的編年體實錄中摘要時誤認年月、主詞簡略或漏寫造成前後文誤連、[9]還有日食預報「寧濫勿缺」等,[10]因為日食未報是嚴重失職、未見則是吉兆,因此日食錯誤率有時候更高於其他天象。

另外,理論上年代越久錯誤會越多,然而統計上顯示隋代的錯誤明顯偏高許多(圖 4),[11]目前已知《隋書》天文志編修於唐代初期,與《晉書》天文志的作者相同,都是著名的傳奇人物李淳風,只是《晉書》較早完成,難道隋書錯誤特別多不是作者與編輯出問題,而是原始資料就出錯造成的?

圖 4. 歷代史書天象記錄之錯誤率統計。資料來源/劉次沅《明實錄天象記錄輯校》前言

讓我們來看一個例子:「北落師門」一星在三本史書中的敘述有些什麼差別(圖 5)。

《史記》天官書第五:「旁有一大星為北落。正義: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西南。天軍之門也。長安城北落門,以象此也。」( 古籍連結一連結二

《晉書》天文上:「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西南。北者,宿在北方也;落,天之藩落也;師,眾也;師門,猶軍門也。長安城北門曰北落門,以象此也。」(連結一連結二

《隋書》天文中:「北落師門一星,在羽林南。北者,宿在北方也。落,天之蕃落也。師,眾也。師門,猶軍門也。長安城北門曰北落門,以象北也。」(連結一連結二

圖 5. 北落師門在史書中的記載,左-史記正義;中-晉書;右-隋書。資料來源/中國哲學書電子化計劃

史記之正義為唐代張守節(約 624~705 年武則天時期)所撰,年代與李淳風(602~670 年)相近,因此三者有著幾近相同的文句,只有最後一句「以象此也」的「此」在隋書變成了形狀相似的北」字。然而若就文意來看,用「此」字比較符合上下文。[12]

像這種小錯誤就無法用電腦回溯而得的天象來找出,只能多方比對典籍才會發現。因此,即使是用電腦確認了隋代「可複驗的天象」錯誤偏多,但是從「此」字來看,不難看出隋書抄寫者錯誤率偏高的可能。

另外,還有一種途徑可以找出錯誤:古天象記錄是由天文官記載的候簿逐步轉寫到奏章、日曆、起居注、實錄,最後才摘要寫入正史,因此,歷代保存的實錄成為珍貴的原始資料。從明實錄可知,其錯誤比率遠低於明正史,[13]可用來對比正史,找出記錄日期時用數字轉到干支造成的轉換錯誤,以及五大行星因字型相近造成的記錄錯誤等。可惜的是,明代以前的實錄保存下來的很少。

只不過網路發達的現在,隨手一點就可以查到以前在圖書館必須翻遍群書才能找到的資料,還有幾個人會去查證各種訊息的真實性?古書校注者經常在挑出這類錯誤,但現代資訊量過大,錯誤的出版品與複製貼上的電子文件已經越來越難逐一修正了,維基百科說不定哪天會變成處處陷阱的「危機」百科。古有「一字千金」之故事,不知現代是否還有人在意?

附註:

  1. 杜維運《史學方法論》,三民書局,1997,頁 24;另見頁 225:作判斷時不能不有某種觀點。
  2. 杜維運《史學方法論》,頁 330。
  3. 胡維佳〈唐籍所載二十八宿星度及石氏星表研究〉,《自然科學史研究》,第 17 卷第 2 期,1998。
  4. 高魯《星象統箋》,國立中央研究院天文研究所,1933,頁 1;亦可參見陳遵媯《中國天文學史》第二冊,明文書局,1985,頁 25。
  5. 潘鼐《中國恆星觀測史》,上海學林出版社,2009,頁 184。
  6. 張舜徽《中國古代史籍校讀法》,里仁書局,2000,頁 152~153、279~282。
  7. 劉次沅《諸史天象記錄考證》,中華書局,2015,前言頁 2。
  8. 劉次沅、馬莉萍《中國歷史日食典》,世界圖書出版公司,2006,頁 21。
  9. 劉次沅《諸史天象記錄考證》,前言頁 15~17。
  10. 劉次沅〈魏晉天象記錄校勘〉,《中國科技史雜誌》,2009第一期,頁 69。
  11. 劉次沅《明實錄天象記錄輯校》,三秦出版社,2019,前言頁 3:歷代史書天象記錄之錯誤率統計。
  12. 另外在較晚的宋史裡亦寫為「以象此也」。
  13. 劉次沅《明實錄天象記錄輯校》,前言頁 6。

延伸閱讀:

所有討論 1
臺北天文館_96
482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是國內最大的天文社教機構,我們以推廣天文教育為職志,做為天文知識和大眾間的橋梁,期盼和大家一起分享天文的樂趣!

2

5
3

文字

分享

2
5
3
披著喜劇外皮的警世寓言:《千萬別抬頭》背後的科學真相
PanSci_96
・2022/01/06 ・3626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2021 年底在 Netflix 上架的《千萬別抬頭》(Don’t Look Up)講的是一個彗星撞地球的故事,但這並不是一部普通的科幻災難片,而是帶有黑色幽默的諷刺電影,用來嘲諷拒絕科學、對科學冷漠的社會大眾。雖然製作團隊原先是想諷刺那些否認全球暖化的言論,但在 COVID-19 疫情肆虐的現在,恰巧也能影射抵制口罩和疫苗的行為、煽動對立的政治操作,以及人們對於社交媒體的過度依賴。即使整部電影看似穿插了不少笑點,仍能從中感受到一股壓抑和無力感。

《千萬別抬頭》還請來了星光熠熠的卡司陣容,包括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珍妮佛.勞倫斯、喬納.希爾和凱特.布蘭琪等多位奧斯卡得主。飾演美國總統的梅莉.史翠普更表示這是她拍過最重要的電影!

Don't Look Up Poster.jpg
《千萬別抬頭》的演員陣容十分豪華,主演群包括李奧納多.狄卡皮歐、珍妮佛.勞倫斯等人。圖/WIKIPEDIA

製作人亞當.麥凱(Adam McKay)希望這部電影能夠如實描繪科學事實以及科學家面臨的挑戰,於是,他邀請知名天文學家艾米.邁因策爾博士(Dr. Amy Mainzer)擔任電影的科學顧問。

邁因策爾博士現為亞利桑那大學月球與行星實驗室的教授、全球頂尖的小行星探測和行星防禦專家,以及 NASA NEOWISE(Near-Earth Object Wide-field Infrared Survey Explorer)計畫的首席研究員,負責監督這項史上規模最大的小行星探測計畫。在 2020 年 3 月,計劃內的一名天文學家成功發現了一顆新的彗星,並且將它命名為 NEOWISE,就跟計畫名稱一樣。

Photo of Dr. Amy Mainzer
邁因策爾博士。 圖/NASA

科學家眼中的災難片

本片的科學顧問邁因策爾博士與北美天文學新聞網站《今日宇宙》(Universe Today)的編輯南西.阿特金森(Nancy Atkinson)聊了《千萬別抬頭》這部片,以及電影中的科學。

邁因策爾博士醉心於彗星和小行星的研究,所以她表示,自己非常喜歡隕石浩劫這類電影題材!非常開心能看到以彗星為主題的電影,也十分慶幸能夠成為災難電影的科學顧問。

雖然目前實際上沒有任何小行星或彗星運行在可能撞擊地球的軌道上,也沒有任何一顆即將撞上地球。但本片畢竟是科幻電影,需要設定一顆真的即將撞上地球的彗星,更像是「拋磚引玉」的功能。邁因策爾博士以「科學實在論」打造故事框架,希望觀眾重視科學家的警告,不再相信虛假的謠言。

而《千萬別抬頭》之所以涵蓋這麼多科學知識,是因為製作團隊對科學深感興趣,非常重視電影中的科學。因此電影畫面中,團隊設計的彗星既要符合電影的視覺需求,又要符合科學上真實彗星的樣貌。劇情不僅描述了發現彗星的過程,包括如何識別、確定彗星軌跡,還刻畫了科學家在探索未知事物時的反應。這不只描繪了科學家的形象,也告訴觀眾科學家是什麼樣的人,還有他們是如何傳播科學知識——有時很順利,但有時真的困難重重。

這部電影讓《今日宇宙》編輯印象最深刻的是,科學家試圖警告災難,卻沒有被當一回事。若是套用在氣候變遷和傳染病肆虐等全球議題上,這種冷漠的態度似乎有點太寫實了。

邁因策爾博士也認為,這齣電影想強調人們對於科學新聞的態度。就像《今日宇宙》編輯平時所從事的科普工作,將複雜的概念轉化為淺顯易懂的文字是很困難的,因為科學家慣用的詞語與日常生活中的用詞完全不同。

例如,「不確定性」(Uncertainty)代表測量結果是一個可能的數值範圍,而不是指我們不確定自己測量的是什麼。在不同的情境下,詞語意思也會不一樣,確實有可能造成溝通障礙——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而已。

對邁因策爾博士來說,這部電影講述的是科學家如何傳播知識,如何讓眾人瞭解這些知識,還有如何根據科學做出明智的決定。這樣的題材很有挑戰性,因為這是一部喜劇,希望觀眾可以在笑著看完的同時,能夠更加理解科學家們多麼努力想做到這些事,「可是也請容許我們偶爾做不到。」

陨石, 天空, 云, 火焰, 日落, 山, 人, 幻想, 数字艺术
《千萬別抬頭》希望透過反諷與幽默,能讓更多人抬起頭、睜開眼,開始關心環境議題。圖/Pixabay

幕後花絮:真正的 NEOWISE 計畫在做什麼?

其實,現實中新發現的 NEOWISE 彗星就是電影裡那顆彗星的原型。那是一顆長週期彗星,以驚人的速度從遠方朝太陽系飛來。邁因策爾博士在 2020 年 3 月發現 NEOWISE,7 月時它就接近地球了,就真的像電影中的彗星一樣,我們來得及反應的時間非常短。 

好消息是,我們已經開始監視那些能釀成全球性災難的近地小行星。以超過 1 公里的近地小行星來說,科學家已經找到了其中 90%,而且沒有一個會對地球造成威脅。

但長週期彗星就是另一回事了。比起小行星,長週期彗星相當稀有,但這不代表它們不存在。雖然科學家持續監測,還是無法推估總數到底有多少。在邁因策爾博士看來,任何物體接近地球的機率都不是零,我們需要獲得更多知識,才能做好準備,方法就是不斷尋找彗星和小行星,並且全面性地監測、追蹤。

邁因策爾博士也花了很多時間和導演討論小行星監測系統。當科學家們發現未知的小行星或彗星時,會透過這個系統比對所有已知的星體,如果確定是未知星體,系統就會公開觀測資訊,讓其他天文學家看見。從科學家的角度來看,他們努力地傳播科學資訊,但問題在於每個人對於科學的接受程度不同,這樣的矛盾在劇情中也有不少著墨。

電影中的科學家發現彗星只是湊巧,他本身並不是研究彗星的專家,但製片團隊仍花了不少時間呈現他們識別彗星、確定軌道,以及將結果轉告其他科學家的過程。雖然這畢竟是電影,多少美化了實際情況,但還是希望能藉此讓觀眾看見科學論證的嚴謹之處。

Comet 2020 F3 (NEOWISE) on Jul 14 2020 aligned to stars.jpg
NEOWISE 彗星 或音譯尼歐懷茲彗星 ,又稱為 C/2020 F3,是一顆具有接近拋物線軌道的逆行長週期彗星。圖/WIKIPEDIA

科學講述事實,但藝術掌管對事實的感受

本片中有許多大咖演員,他們才華洋溢,而且都有自信能展現出科學家感性的一面。他們都熱衷科學、關心科學在日常生活中扮演的角色,也相信如果人們根據科學做決定,就能找到更好的問題解決方法。邁因策爾博士還花了很多時間陪演員練習台詞,因為劇本裡有很多艱澀的科學術語。這麼做還有另一個好處,就是當他們沒有在聽博士講話時,博士可以表達身為科學家的感受,供他們揣摩。

邁因策爾博士一直覺得科學和藝術之間的關係很有趣。科學告訴我們事情的本質,但藝術掌管我們對這些事情的感受。這部電影呈現出科學家和大眾對於科學的看法:科學家想改變社會,以做出基於科學的決定,但也必須設法讓大眾傾聽科學的聲音——這種矛盾和拉扯,就是這部電影的核心所在。

科學家有所隱瞞?他們更想說個沒完

那些拒絕科學的大眾普遍認為 NASA 或政府隱瞞了一些事情,可是所有科學家卻都說,如果他們發現太空有危險物體,絕對會爬上屋頂告訴全世界。

如果換成是邁因策爾博士,她也會這樣做!當科學家學到新的酷東西時,就像一班人去了一趟很棒的旅行,回家後,他可能會讓其他人感到厭煩,因為他不斷提起旅行中的所見所聞。大多數科學家不會停止談論自身所學,因為他們熱愛這些知識,也希望其他人知道這些酷東西,或許他們就會因此愛上科學!

邁因策爾博士希望觀眾看完這部電影後,能夠理解科學家也是人,而且和一般人沒什麼兩樣。「作為科學家,我們經常遇到溝通方面的挑戰,但我們正在努力,而且我們不會放棄!」

圖/twitter @dobrienloml
所有討論 2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