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漫科學] 我有毒,不要吃我!

Joyu
・2012/01/03 ・62字 ・閱讀時間少於 1 分鐘
相關標籤: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資料來源:PanSci: 我有毒,不要吃我!

文章難易度
Joyu
22 篇文章 ・ 0 位粉絲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不明發燒、易瘀青,最常見的兒童癌症——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
careonline_96
・2022/12/08 ・250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醫師,小寶最近常常發燒。」媽媽憂心地說。

「發燒到幾度?」醫師問。

「大概攝氏 38 度左右,而且比較沒精神,食慾也不好。」

進一步檢查的結果讓家長非常震驚,林口長庚醫院兒童血液腫瘤科陳世翔主任回憶,小朋友的反覆發燒竟然源於血癌,而且屬於病程又快又猛的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ediatric Acute Lymphoblastic Leukemia,簡稱 pALL)。

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在各個國家都是最常見的兒童癌症,陳世翔主任指出,以台灣而言,每年約 500 位新診斷的兒童癌症,其中大概有接近 120、130 位是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約占兒童癌症的四分之一。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較常發病在 3 歲至 5 歲,小於 1 歲或青春期後則較少。

絕大多數患者沒有很明確的致病原因,陳世翔主任表示,僅有少數患者與染色體異常、免疫功能缺陷、接觸到某些化學物質、或病毒感染有關連。

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最常見的症狀是不明原因的發燒,可能持續好多天,也可能只有兩、三天。陳世翔主任說,患者的發燒不見得燒到很高,有些癌童只是低燒,在 38 度左右。

因為屬於血液系統的癌症,所以患者的血液系統會受到影響,陳世翔主任解釋,若紅血球較少,就會造成貧血、臉色蒼白、疲勞虛弱、活動力變差、食慾不佳;若血小板太少,皮膚容易出現瘀青、出血點,甚至自發性流鼻血或牙齦流血。

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常會引發淋巴結腫脹,如果摸到頭、頸部、鼠蹊部淋巴結腫大,且越來越大、越來越硬、不會痛、沒有辦法移動,就要提高警覺。

由於癌細胞在骨髓裡大量增生,患者可能會感到肢體骨頭不舒服、脹痛,因而不願意走路,一直想要坐下休息。陳世翔主任說,患者還可能因肝脾腫大,導致肚子越來越脹,摸起來會硬邦邦。

積極治療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提高治癒率

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的治療,大概有幾個階段,第一階段稱作引導期或誘導緩解期,第二階段是鞏固期,第三階段是維持期。

引導期會以高劑量化學治療為主,療程約 5~7 週,鞏固期的療程為 8 週。陳世翔主任解釋,後續的維持期,是維持中、低強度的療程,讓白血病的細胞沒有機會再長出來,療程約 2 年。由於 3% 至 5% 的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可能會有中樞神經系統的侵犯,所以患者會需要接受中樞神經的預防治療。

完整療程大約需要兩年半,以化學治療為主。陳世翔主任說,隨著精準醫療的發展,若白血病細胞具有特定基因變異,也可使用一些標靶治療的藥物。適當地加上標靶藥物之後,可以讓治癒率提高。

陳世翔主任說,近年來還可使用微量殘存疾病檢測(Minimal Residual Disease,簡稱 MRD),以根據癌細胞殘留的多寡,調整化學治療的強度,提升治療成效。

台灣今日整體的治癒率大概 85%,在最不容易復發的族群,可以到達到接近 90% 的治癒率,但是有一些非常高危險群,比較容易復發,例如嬰兒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或是費城染色體陽性急性淋巴性白血病,治癒率就比較不理想。

提及過往的治療困境,陳世翔主任說,這群容易復發或治療反應不佳的癌童,除了持續更換不同的化學治療藥物外,如果有找到合適的造血幹細胞捐贈者,可考慮做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包括以往常聽到的骨髓移植。然而,這兩者的治療成效有限,且進行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後,癌童須長時間服用免疫抑制劑,日常生活的限制大大提升,照護挑戰也會隨之升高。

細胞免疫治療,精準消滅癌細胞

所幸,今日已有細胞免疫治療可使用來治療復發或治療反應不佳的急性淋巴性白血病病童。陳世翔主任解釋,其中一種是透過大量培養患者自己的免疫細胞,並注射入患者體內,然而效果有限。

另一種則是透過強化患者自身免疫細胞的功能來對抗癌細胞,其作法是把體內的免疫細胞先分離出來,利用基因編輯技術提升與強化免疫細胞攻擊消滅癌細胞的功能,然後培養更多強化後的免疫細胞,再把這些免疫細胞輸回病人的體內,就可以發揮免疫毒殺效果,精準消滅癌細胞。

細胞免疫治療的機轉與傳統化學治療截然不同,陳世翔主任說,因為是運用自身免疫細胞來控制消滅癌細胞,比較不會出現傳統化學治療的副作用,例如噁心、嘔吐、掉頭髮、抑制骨髓造血導致白血球低下免疫功能不佳等。

臨床試驗的結果顯示,相較於傳統化療,細胞免疫治療能夠帶來長期的疾病控制或緩解,甚至有達到治癒的可能。患者不用再接續做異體造血幹細胞移植,對於不適合移植或擔心移植併發症的患者、家屬而言,是另一個新的希望。

貼心小提醒

陳世翔主任提醒,兒童急性淋巴性白血病(pALL)是最常見的兒童癌症,如果有發現反覆發燒、臉色蒼白、疲勞虛弱、活動力變差、食慾不佳、皮膚容易出現瘀青、淋巴結腫大、肢體疼痛等狀況,要提高警覺,儘快就醫檢查。

目前已有化學治療、標靶治療、造血幹細胞移植、細胞免疫治療等多種治療方式,陳世翔主任叮嚀,請與醫療團隊密切配合,按部就班接受治療,幫助癌童達到較佳的預後,也有機會追求痊癒的目標!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大科學人專訪 | 江振誠:當問題的答案是向內挖,孩子才真正啟動思考
LIS_96
・2022/12/07 ・188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他是江振誠 Chef Andre,「全台最難訂位餐廳」 RAW 的創辦人,也是史上唯一橫跨米其林、世界50大及全球百大名廚榜的華人名廚。

在旅居國外多年後,2014 年他回到故鄉,以餐廳作為媒介,讓世界看見台灣。這些年 Chef Andre 也投身教育,回台傳承所學,培育更多世界級華人廚師是他在料理之外的職志。關於主廚的成長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學習的動機是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十三歲的我,認為全世界最頂尖的料理是中餐、日本料理、法鍋料理」,亦為料理家的母親會做中餐,在日本也有著自己的餐廳,因此「法國料理」成為 Chef Andre 心中最遙不可及、最難觸碰到的殿堂。

因為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主廚在「到達的過程」中默默撿起了許多能力,比方精通法語、英語…等多國語言,這些學習的初衷都很單純,可能是為了看懂各國食譜、撰寫一份投遞法國高檔餐廳的工作履歷、順暢地和廚房同事溝通,而這些不同面向的學習都是幫助主廚完成心之所向的工具。

一位從來沒有遇過挫折的主廚

問起 Chef Andre 的成長和主廚養成過程是否遇過挫折,主廚想了一下,堅定的回答:「沒有」。

他進一步說明,沒有的原因是想要確認「我們對挫折的定義是什麼?」

Chef Andre 分享在他的團隊裡面有個不成文的文化,「我們從不說 problem,problem 這個詞彙意味著這件事沒辦法解解決,我們會說:Chef we have a challenge,以挑戰來看待每一個迎來的困難和不如意。

語言的使用巧妙的反應著 Chef Andre 的人生觀,藉由有意識的揀選語言,潛移默化團隊看待挫折的心態。「當我們有個一定要到達的方向,有著要把事情解決的共識,這些困難都只是過程中的一部分,而挑戰帶我們觸碰從未有過的高度,也代表著我們正在升級!」主廚分享。

從廚房走進學校,養成台灣需要的料理人

旅居國外 20 多年的 Chef Andre ,回台後看見家鄉對「新世代料理人」養成的缺乏,開始從廚房走進校園。主廚提到開始教學的這七年來,他從未在課堂上拿過一鍋一鏟,「我想要教的是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我教的是顏色、是創意、是計算、是邏輯」,現在的料理產業已異於過往,在越來越多微型創業興起的年代,餐飲教育有沒有讓著些年輕人具備面對現實環境中帶得走且用得上的能力?是 Chef Andre 想帶進台灣餐飲教育的反思,也想藉此提醒所有的教育系統「我們的教育是否貼近環境」,「以終為始」的看待學生缺乏和需要的是什麼。

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需要的顏色、創意、計算、邏輯。圖/envato.elements

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思考,卻未留有讓他們有思考的空間

這些年 Chef Andre 成為食育傳道者,他回憶曾在一場演講遇上滿場來自全台餐飲教育的老師,老師們好奇地問「該如何做到改變餐飲教育的第一步」。

我的建議會是:「讓學生學會『定義』這件事!我們不是教學生做出最好吃料理的完美答案,而是讓他們自由定義什麼才是好吃。」主廚以更具體的方式解釋:當我們教小朋友做肉丸,不是去找業界得過最多獎的肉丸達人,告訴大家最好吃的肉丸應該怎麼做,而是讓每一個人去自由定義「我的好吃該是什麼樣子」,是蒸的、炸的,是加香菜、還是加蒜頭。

「這個答案應該是向內挖,而不是硬塞的」,當學生開始用不一樣的角度去問問題,思考就會隨之啟動。我們常常希望孩子們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在教育中往往忘了保留任由孩子自由定義答案的空間。

讓孩子培養自由思考的料理能力。圖/圖/envato.elements

響應本次「LIS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Chef Andre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精神在於「沒有不可能」,當想法尚未被推翻前,所有都是可能的  ❜❜  ── Chef Andre Chiang

這句話同時體現了 Chef Andre 的處事哲學,當我們有著想要前進的方向,所有遇上的難題都只會是 Challenge 而非 Problem !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f1W42s

LIS_96
1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舞池太冷該怎麼炒熱氣氛?DJ 請下點聽不到的低頻 BASS!
Peggy Sha
・2022/12/07 ・163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Despacito~Quiero respirar tu cuello despacito~」聽到這段旋律,你是不是也開始不由自主地跟著搖擺了呢?跟著音樂一起流動實在是再自然不過的事了,不過,假設你完全聽不到這些動感「音樂」,它還能發揮同樣的效果嗎?

科學家也想知道這個問題的答案,於是乎,他們把實驗室搬到舞池啦!

人會跟著聽不到的低頻音樂動次動嗎? 圖/GIPHY

超酷的實驗,就要在超酷的表演廳進行!

沒錯!最近發表在《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上的研究就是這麼嗨!這份研究的第一作者是來自麥克馬斯特大學(McMaster University)的神經科學家 Daniel Cameron,他本身就是個音樂愛好者,除了會打鼓外,研究的主要方向也離不開音樂,總是在探索音樂和人類間的互動關係。

想要從事如此動感的實驗,一般的研究室可沒辦法進行,研究者們選擇的地點是麥克馬斯特大學裡面的「LIVELab」,這個地方算是個研究型表演劇院,裡面既能進行各式演出,也能同時進行各種測試和研究。

LIVELab 介紹影片。影/YouTube

劇場裡不僅有 3D 動作捕捉系統,還有可以模擬各種音樂環境的超強大 Meyer 音響系統,最重要的是,它還配備了本次研究的主角──能產生極低頻率的喇叭!普遍來說,我們耳朵能聽到的聲音頻率介在 20 Hz~20,000 Hz 之間,更高或更低都聽不見,那麼,問題來了:聽不見的聲音,還會對我們產生影響嗎?

偷偷來點低頻音,大家真的會感受得到嗎?

為了尋找答案,研究者邀請加拿大的電子音樂雙人組合「 Orphx」到 LIVELab 辦了場表演,並招募了一群實驗參與者來參加。想聽這場演出,需要比平常多一點點的準備。

首先,觀眾需要戴上運動感應頭帶,用以偵測舞蹈動作;再來,觀眾在參加前和參加後都需要填寫調查表,好衡量他們對於演出的喜愛程度、相關生理感受,並確認他們沒有聽到那些偷偷塞進去的低頻聲音。

加拿大的電子音樂組合 Orphx 在 2008 年的現場表演照片。圖/Wikipedia

在整整 45 分鐘的演出中,研究人員會悄悄在幕後控制撥放低頻聲音的喇叭 ,這些喇叭會撥放 8~37 Hz 間的聲音,每兩分鐘開關一次,結果發現,當喇叭開著、放出低音的時候,觀眾的運動量竟然增加了近 12%!

為什麼我們聽不到低音卻還是想跳舞?聲音能被「感受」嗎?

不過,為什麼這些超低聲音會讓人們更愛跳舞呢?研究者們現在還不知道確切的生理運作機制,但他們有些推測。研究者認為,低頻聲音雖然無法被聽見,也不會讓大腦中處理聲音的部分變得活躍,但是,卻能被神經系統的其他部分接收到。

Cameron 表示,我們腦中的前庭系統,也就是專門負責平衡感和空間感的感覺系統對於低頻刺激非常敏感。另一方面,觸覺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我們身上的機械性受器(mechanoreceptor)同樣對於低頻的刺激很敏感,會隨著震動而移動,這也就是為什麼,當你站在很大聲的音響前方時,會感覺全身彷彿都在跟著震動。

圖/Pexels

或許,就是這些系統,讓我們能夠用不同的方式來「感受」到音樂、接收我們聽不見的低頻聲音。

如果想要完整了解背後的機制,勢必還要多辦幾場這樣的「科學音樂表演」,但在那之前,如果大家想要讓舞池嗨一些的話,低頻音催下去就對啦!

參考資料

  1. Want to fire up the dance floor? Play low-frequency bass
  2. Cameron, D. J., Dotov, D., Flaten, E., Bosnyak, D., Hove, M. J., & Trainor, L. J. (2022). Undetectable very-low frequency sound increases dancing at a live concert. Current Biology32(21), R1222-R1223.
  3. Low-Frequency Bass Encourages Dancing
  4. Inaudible, low-frequency bass makes people boogie more on the dancefloor
Peggy Sha
69 篇文章 ・ 387 位粉絲
曾經是泛科的 S 編,來自可愛的教育系,是一位正努力成為科青的女子,永遠都想要知道更多新的事情,好奇心怎樣都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