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格雷沒告訴你的BDSM心理學

Chained Legs and Lash

(本文不由格雷企業贊助)

因為《格雷的五十道陰影》,原本聽起來可怕的BDSM性愛(註1),變得稍微「親民」了些(感謝格雷,讚嘆格雷)。但根據心理學家的諸多研究調查結果,其實格雷並不能反映大部分的BDSM實踐者-至少多金、年輕、有六塊肌又有直升機的總裁本來就是少數。

BDSM實踐者有多少?

在2001年至2002年間,澳洲的研究團隊電訪了將近2萬名年齡介於16~59歲的受訪者。在有性生活的受訪者中,2.2%的男性與1.3%的女性在過去一年中有BDSM行為 。

在實踐之外,有BDSM性幻想的人又有多少呢?

另一篇這個月剛發表的研究中,加拿大的研究團隊讓1516位18~77歲的成人(799位女性,717位男性),替55種性幻想情境出現的頻率評分,並寫出自己最喜歡的性幻想。其中64.6%的女性及53.3%的男性表示他們有「被支配」的性幻想;而有46.7%女性及59.6%男性則幻想「支配」的情境(見下表)。[6]在心理學家萊米勒(Justin J. Lehmiller)的部落格,他也對讀者作過簡單的調查:在391位填寫問卷的讀者中,至少有半數曾有過一次在性愛中扮演支配者或被支配者的經驗。[7]

 幻想情境 女性 男性
 在性行為中扮演被支配的角色  64.6%  53.3%
 在性行為中扮演支配的角色  46.7%  59.6%
 幻想被綁縛後性愛  52.1%  46.2%
 幻想將對方綁縛後性愛  41.7%  48.4%
 打對方屁股或者鞭打對方  23.8%  43.5%
 幻想被打屁股或被鞭打  36.3%  28.5%

看起來嚮往或實踐BDSM的人比過去想像得還多嗎?但如果你嚮往BDSM,恐怕得擔心找不到「對味」的另一半。過去就有調查發現,對比一般族群,BDSM實踐者中單身的異性戀男性比例偏高,這很可能是因為難以找到能分享相同興趣的另一半,建立穩定的關係。[8]

要是幻想「伴難找」的問題可以因為《格雷》故事熱賣而改善,那也有點天真,畢竟《格雷》大概只能稱作「有手銬的總裁純情小說」(《霸道總裁銬緊我》?)或者「總裁版暮光之城」,並不能反映出BDSM社群的真實樣貌(這在下一段會說明)。格雷在遇見安娜之前能和15位女性有過BDSM關係,再一次,只能歸因於他是一位多金又年輕的總裁。

那麼BDSM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希望你不會因為電影或小說就誤會BDSM實踐者都會開直升機約會、或者有自己的超豪華遊戲間(play room)。那麼BDSM實踐者到底都玩什麼把戲?

10168019_791179987630889_3561755012688548306_n

作者貓王提供。

 

心理學家珊納巴(Sandnabba, N. K.)等人在2002年發表的一篇文獻回顧中,整理出40項BDSM行為,其中電影《格雷》有演到的綁縛(Bandage)、鞭打(Flagellation)、手銬( Handcuffs),分別佔了88.7、82.8、及74.7%,都有入列前5名常見項目。角色扮演方面,最常見的當然還是主/奴(55.9%),其次是制服(Uniform, 38.8%)、師/生(29.1%)、行刑(Execution, 23.6%)、醫院(15.7%)、強暴(13.5%)。[8]

不過要是你找了這篇研究文獻來看(礙於尺度,不好在這裡列出),就會發現還有諸多常見項目並沒有出現在《格雷》這部作品中(像是第7名的假陽具 Didos,還有第8名的皮衣 Leather outfit,都佔了72.6%),而格雷用冰塊滑過安娜身體的玩法,其實也才居28名(Ice,33.9%)也難怪《格雷》並沒有受到BDSM社群的普遍青睞。反觀多數人對SM的其中一個印象-滴蠟(Wax)也才排名27,佔了35%,並不如大家所想的那樣常見。[8]

fifty-shades-grey

BDSM實踐者的心理不健康?

在故事中,扮演主人(或者稱「支配者」、「攻」,dominance)的格雷,有著不愉快的童年經歷。作者將格雷的SM嗜好,與他的過去連結,難道有SM傾向的人,都有不正常的心理嗎?對佛洛依德來說或許是,但近年來的研究結果卻不這麼認為。

在心理學家康諾利博士(Pamela Helen Stephenson Connolly,演過《超人 三》)2006年所發表的研究中,比較了BDSM實踐者與非BDSM實踐者的10項心理失調。結果發現,BDSM實踐者有較低程度的抑鬱、焦慮、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施虐(psychological sadism)、受虐(psychological masochism)、邊緣人格(borderline pathology)、偏執(paranoia);而在強迫症(obsessive-compulsive disorder, OCD)、解離(dissociation)、自戀(narcissism)則有相同的程度 [1]。類似的結果在Richters等人在2008年發表的研究也有出現:男性BDSM實踐者,心理壓力(psychological distress)顯著低於其他男性。[5]

後來,荷蘭的心理學家威斯梅吉(Andreas Wismeijer)和艾森(Marcel van Assen)也比較了BDSM實踐者與非BDSM實踐者的人格特質。他們透過網路問卷調查了902位BDSM實踐者與434位非BDSM實踐者;問卷並沒有說明研究是在比較兩族群的差異,所有參與者只會認為這是一份行為相關的研究,避免他們在作答時有所偏差。

結果BDSM實踐者的較為外向(extraversion)、自律(conscientiousness)、開放,且主觀幸福感(subjective well-being)程度也較高。除此之外,也較不神經質(neuroticism),且拒絕敏感度(rejection sensitivity)也較低。然而也有個負面結果:BDSM實踐者相對來說隨和(agreeableness)程度較低。

有趣的是,在這份調查中的BDSM實踐者,支配者的分數最高,其次是「雙向者」(switch,有時支配、有時被支配),最低是受虐者;但無論在BDSM中扮演何種角色,分數都比非BDSM實踐者還高。 [2, 3]

不過心理學家萊米勒對這項研究結果稍有保留。他認為,兩族群的分數差異不大,不能斷定BDSM實踐者有較高的分數表現(但至少沒有低於非BDSM實踐者);此外,BDSM實踐者的問卷收集自荷蘭的一個BDSM論壇,未必能反映出其他BDSM社群的狀況,而且研究中的非BDSM實踐者平均年輕了6歲,教育程度也較低。當然,研究團隊已經將這些因素納入統計,但仍無法排除是否有其他人口統計變因在影響研究結果。總地來說,研究還是顯示了BDSM實踐者並沒有心理健康問題。[4]

50-twarzy-greya-trailer-539679_w1020h450c1cx720cy297

BDSM會對心理造成什麼改變?

北伊利諾大學(Northern Illinois University)的研究團隊,曾經徵求了58位SM實踐者,從他們唾液中測量代表壓力的皮質醇(cortisol)與代表主導的睪固酮(testosterone)濃度,此外也測量心理上關係的緊密程度,並比較從事SM前後是否有差異。

研究發現,在SM期間,被支配者的皮質醇濃度會上升,但支配者卻沒有這樣的改變;特別的是,女性受支配者的睪固酮濃度也會上升。有愉快SM經驗的研究參與者,心理壓力降低,也使關係更為緊密。這很有可能是因為雙方一致認同的關係是SM的一部分,伴隨著關心與情感,有潛力增加彼此的關係。[9]

另一篇由心理學家薩格因(Brad Sagarin)博士主持的研究(審查中,未發表),發現「雙向者」在SM中無論是被支配或者扮演支配者,都會進入異於平常的意識狀態(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不同的是,被支配者則會進入「瞬時腦前額葉功能低下」(transient hypofrontality)的狀態,而支配者會進入「心流」(Flow)的狀態。[10, 11]

當人處於「瞬時腦前額葉功能低下」的狀態,會減少對痛的知覺,且有漂浮感、寧靜感,對時間感會扭曲 [11],類似的狀態出現在像是做夢、耐力賽跑、冥想、作白日夢、催眠、或者嗑藥之後 [12]。心流狀態則會使人變得專注、集中、感受不到自我存在,而且有最佳的工作表現,同時感到興奮與充實(註2)。薩格因博士認為,很可能是這兩種意識狀態,促使BDSM實踐者不斷地投入BDSM之中 [11]。過去有研究發現,BDSM社群教育水準普遍較高、收入也比整體社會平均還高 [8]。至於格雷是不是因為在SM中扮演支配者,引發的「心流」狀態帶給他事業的成功?這大概得有心理學家去訪問他,且等他的秘書說「格雷先生現在可以見你了」之後,才能得知。

Fifty-Shades-of-Grey

格雷先生還不想見你

落落長寫這麼大篇,看完都大概都「熄火」了,而且也沒有增加支持《格雷》的理由。這篇只是要表示,有BDSM嗜好的人心理健全(甚至比「一般人」還健康),但也不代表BDSM實踐者是為了心理健康而施行BDSM。

提醒你,如果看電影或小說時心頭小鹿亂撞,別誤以為自己心中潛藏的S或M因子在蠢蠢欲動而栽入BDSM之中(畢竟不愛麻辣鍋的人去了麻辣鍋店還是只會吃「香草」冰淇淋),否則總裁賞你屁股6大板之後,你就會悻悻然搭電梯離去。

註:

  1. BDSM:Bondage(綁縛)、Discipline(調教)、Sadism(施虐)、Masochism(受虐)。
  2. 可以參考正向心理學家Mihaly Csikszentmihalyi在TED上的分享

參考資料:

  1. Connolly, P. H. (2006). Psychological functioning of bondage/domination/sado-masochism (BDSM) practitioners. Journal of Psychology and Human Sexuality, 18, 79-120.
  2. Wismeijer, A. A. J. & van Assen, M. A. L. M. (2013). Psychological characteristics of BDSM practitioners.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10, 1943-1952.
  3. Bondage Benefits: BDSM Practitioners Healthier Than ‘Vanilla’ People. LiveScience [May 29, 2013]
  4. Are People Who Practice BDSM Psychologically Disturbed? Sex And Psychology [August 21, 2013]
  5. Richters, J., De Visser, R. O., Rissel, C. E., Grulich, A. E., & Smith, A. (2008). Demographic and psychosocial features of participants in bondage and discipline,“sadomasochism” or dominance and submission (BDSM): Data from a national survey.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5(7), 1660-1668.
  6. Joyal, C. C., Cossette, A., & Lapierre, V. (2014). What Exactly Is an Unusual Sexual Fantasy?. The 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
  7. How Common Are Sexual Sadism and Masochism? Sex And Psychology []
  8. Sandnabba, N. K., Santtila, P., Alison, L., & Nordling, N. (2002). Demographics, sexual behaviour, family background and abuse experiences of practitioners of sadomasochistic sex: A review of recent research. Sexual and Relationship Therapy, 17(1), 39-55.(編按:如果要以學術的觀點了解BDSM的世界,推薦讀一下這篇Review)
  9. Sagarin, B. J., Cutler, B., Cutler, N., Lawler-Sagarin, K. A., & Matuszewich, L. (2009). Hormonal changes and couple bonding in consensual sadomasochistic activity. Archives of sexual behavior, 38(2), 186-200.
  10. Ambler, J. K., Lee, E. M., Klement, K., R., Loewald, T., Comber, E., Hanson, S. A., Cutler, B., Cutler, N. & Sagarin, B. J. (under review). Sadomasochism as a path to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11. The Surprising Psychology of BDSM. PsychologyToday [Feb 05, 2015]
  12. Dietrich, A. (2003). Functional neuroanatomy of altered states of consciousness: the transient hypofrontality hypothesis. Consciousness and cognition, 12(2), 231-256.

關於作者

陸子鈞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