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什麼我們總是看不到自己文章中的錯字?

credit:en.wikipedia.org

credit:en.wikipedia.org

當你終於完成一篇文章,並且小心翼翼地檢查所有用詞、殲滅任何一個錯字、確保每一句話都完美呈現你所要表達的意思之後,你的讀者首先注意到的卻不是你匠心巧韻的字句,而是第二段的最後一行的第七個字應該是「再」不是「在」。

錯字一向是作者們的眼中釘,錯誤的用字不但會破壞句子的原意,也彷彿對那些虎視眈眈的評論者大喊「來吧!我在這裡!快點來抓我語病吧!」,更可恨的是,那些錯字往往都是我們知道的,卻總是溜過眼皮底下,而究竟為什麼我們都已經檢查了千百萬遍,還是會遺漏那些討人厭的小錯誤呢?

事實上,我們之所以會忽略那些小錯誤,並不是因為我們笨或是粗心大意,正是因為我們太聰明了!在英國雪菲爾(Sheffield)大學從事錯別字研究的心理學家史丹佛(Tom Stafford)表示:「當你在寫作時,你在嘗試傳達某種意義,那是一種非常高階的運作。」。

我們的大腦為了專注於更複雜的工作(如將句子轉換成意義),會自行推斷簡單的部分(如將字轉換成詞、詞轉換成句子),史丹佛提到:「我們並不是電腦,不會去注意每一個小細節,更確切來說,我們還會擷取感知訊息並且讀取成我們所期望的意思。」,這樣的能力可以幫助我們在閱讀文章時能節省腦力並且更有效率。而當我們在閱讀自己的文章時,由於我們知道自己想表達些什麼,腦中的版本常常會蓋過所看到的版本,因此更容易忽略一些錯字或漏字。

「推斷」是我們大腦擁有高階運作功能的證明,我們的大腦會對熟悉的事物繪製一張地圖,彙整標誌、氣味以及感覺等元素形成一個路徑,那張腦中的地圖讓我們的大腦有更多空間去做其他事情,不過這樣的功能有時也會誤導自己,就像是當我們本來要開車去朋友家烤肉,卻一不小心開到公司去,只因為這兩個地點都在同一條路上,而我們的大腦會順著我們的例行公事去運作。

這就解釋了為什麼讀者比較容易挑出文章中的錯誤,就算那些錯誤也是他們熟悉的字詞,但因為對他們來說這是一篇新的文章、一個新的路徑,並不存在於他們腦中的地圖,因此會更專注閱讀並且特別注意細節。

credit:pixabay.com

credit:pixabay.com

雖然這些大腦中熟悉的路徑會阻礙我們檢查自己文章中的錯誤,但是對於動作上錯誤的卻沒有這樣的困擾(根據Microsoft的統計,backspace是第三常用的鍵),事實上,touch typists(指可以不看著鍵盤打字的人)甚至能在文字顯示在螢幕上之前就知道自己打錯字了,他們的大腦太習慣將想法轉換成文字,以至於連非常細微的錯誤都能察覺。根據今年上半年的一項研究,史丹佛和他的同事針對typists進行測試,他們將螢幕及鍵盤遮住並測量typists的打字速度,發現這些typists在即將打錯字之前會減慢其打字速度。

Touch typists在敲鍵盤時是根據他們的潛意識,其實在打字的同時,大腦就已經準備好打出下一個字了,史丹佛:「不過在產生敲鍵盤的想法與敲下去之間是有延遲的。」在那延遲的瞬間你的大腦會告訴你的指尖怎樣的感覺是正確的回應,當typists感覺到錯誤時,便會減慢速度以做修正。

任何一位typist都知道,由於他們打字的速度實在太快了,以至於就算知道他們即將敲錯鍵還是來不及修正,史丹佛表示這種狀況也發生在古代,我們祖先在拋出魚叉的那個剎那也會有相同的現象。

不幸的是,這樣的反應不會出現在編輯文章的過程中,當你在檢查文章時,就類似在欺騙大腦你是第一次在閱讀這篇文章,史丹佛建議,如果想要檢查出自己文章中的錯誤,可以將文章變得「陌生」一點,像是改變字型、背景顏色或將它印出來用手編輯,史丹佛:「當你已經用特定的方法習得某事,就得使用另一種方法才能檢查其中的細節。」。

參考資料:

研究文獻:

  • Kalfaoğlu, Ç., & Stafford, T. (2014). Performance breakdown effects dissociate from error detection effects in typing. The Quarterly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67(3), 508-524.

關於作者

Pansci實習編輯,喜歡接觸各種新鮮有趣的人事物,相信這世界沒有什麼不可能,最喜歡的一句話是「每個時間都要很穩定、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在做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