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學界大老不動作的話,如果由學生發起連署,要求學校的研究成果應該完全自由公開,有可能嗎?

  • Guest

    原本連結到作者 blog 的網址被加上 “http://pansci.asia/archives"

    變得像是
    “http://pansci.asia/archives/http://ckhung0.blogspot.com/2011/07/greg-maxwell-18592.html"造成無法開啟頁面,是不是發文的程式出了問題呢?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是因為作者在http:的冒號都打成全形了,已經修復囉。感謝通知。

  • AL

    洪教授對於著作權乃至於相關經濟分析的概念不只毫無掌握,甚至根本全無具備,才會這樣一次又一次寫出這種煽情有餘,論理荒唐的文章。

    洪教授完全忽略的知名期刊的審稿制度保障文章品質,同時也賦予投稿作者相當高的「名氣」與「影響力」報酬;洪教授同時更忽略多數學者的多數作品根本無太多價值可言,發表後就沈淪於一片論文海中,半點無任何影響力可言。

    著作權是一種創作的無體財產權保障制度,但本身並不擔保「著作」都是「值錢的財產」。洪教授忽略甚至無視此重點,才會偏執於要打擊這些期刊制度。

    許多主流的期刊審稿制度的確有問題,忽略了許多具備原創性的作品甚至主導研究走向,這些都是可以批評的。

    但是抓著著作權這一點來批判期刊系統,顯然就太偏激也太無知了。

  • Chao-Kuei Hung

    > 如果由學生發起連署
    我猜不容易: 學生欠缺動機。  以證照卓越大學的 MS Office 必修證照課程為例, 校園授權合約花學生的錢、 學生被校方強迫考 「社會並不需要的最新版 Office 證照」、 再被陷害成為未來僱主公司裡的盜版地雷 (散佈 docx 檔) : http://blog.ofset.org/ckhung/index.php?post/111b 即使是剝削關係如此深刻明顯的事, 都仍舊無法喚起太多學生的思考與抗議。  很少學生會理解自己如何被收他學費的證照卓越大學出賣給軟體大廠和 BSA; 相反地, 證照卓越大學甚至可以把軟體廠商的證照業績和大學替廠商強迫推銷產品的露骨圖利行為解釋成為大學自己的卓越績效, 讓教育部肯定、 讓學生因而感到與有榮焉。

    如果連切身權益受損的事都無法喚起學生覺醒, 那麼像是學術論文公開化這樣遙遠的議題, 跟每位個別學生的直接利害關係更不明顯, 可以想像這將更難在學生之間引起共鳴。

    這件事, 如果教授們能夠看出自己是受害者, 如果能在教授之間引起共鳴與抗議, 就很不錯了…

  • Chao-Kuei Hung

    所以 AL 同意: 「學者的智慧, 成為期刊的財產」 這符合著作權的精神?

  • AL

    依據著作權法原則,著作完成同時作者就取得著作權。

    這些期刊並不是「自然取得」或「暴力取得」學者的著作權,而是學者投稿過程透過簽約的方式「由學者自由決定授權」的。

    授權並不是著作權移轉,洪教授在這邊一直有所誤解甚至故意混淆讀者。

    授權期刊同時,作者並未失去對原著作的著作權。

    再者,著作權的授權或移轉並不等於作者智慧被人拿走;事實上作者的智慧其他人永遠拿不走,拿走的是依附在該著作上面的權利。

    洪教授很明顯在這邊的法律觀念混淆不清,才會寫出一篇又一篇觀念錯誤得令人發笑的文章來。

    更重要的是,多數學者的文章毫無市場性可言。個別學者自己拿文章出來賣,願意購買者非常有限。

    同時個別作者還要處理盜版與逐一針對買家做授權等問題。

    這帶到洪教授忽視得最嚴重的:期刊論文或JSTOR這些機構的服務,大幅降低期刊或論文作者的交易費用,讓資訊流通更為容易。
    同時洪教授也忽略失去期刊系統,各學者的論文品質將失去一個令人信服的品牌,而這制度的失去也將平添未來其他學者或學子的資訊成本。

    我在JSTOR上面隨便搜尋一個學者的名字,就能找出他大部分的論文;在看投稿期刊,就能知道是否值得花時間閱讀。請問洪教授,在你天真的理想世界裡,要如何比這個更有效率?

    洪教授同時混淆了法律問題跟經濟學問題,一片混亂中,除了煽情,什麼也沒有。

    期刊制度早在17世紀的英國或法國學者間就慢慢形成,會有此制度絕非憑空捏造,更非那個高權者要剝削學者所發明。多看看並瞭解真實世界,老是用自天真的幻想來批判真實世界,只是你自己的悲哀。
    世界根本不會在乎你也會繼續運轉,洪教授你還是多寫點能上好期刊的資訊相關領域的研究論文,會比你搞這些不知所以然,反市場效率而行的活動來得對人類社會更有貢獻。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我來回應一下。
    1. 知名期刊審稿制度是否必然保障文章品質呢?名氣跟影響力是否只能靠期刊呢?
    請見:http://case.ntu.edu.tw/blog/?p=9057  跟 http://pansci.asia/archives/4477

    2. 過往學者將附加影響力的工作交由期刊代工,但不見得應該繼續如此。

    3. 愈來愈多的Open Science計劃,顯見這不是僅僅少數人在意的事。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您可能忽略學術期刊界的社會權力關係了。事實上洪老師要點出的就是:為何學者都不經思索地授權?

    您的論點跟許多擔心將言論自由下放給庶民會造成社會動亂的獨裁者其實很像。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PanSci臉書上有值得一看的意見:http://www.facebook.com/PanSci/posts/251571178203707

  • http://www.bigsound.org/portnoy Portnoy Zheng

    這篇算是所見略同:http://blogs.bmj.com/bmj/2011/07/26/richard-smith-scientific-communication-is-returning-to-its-roots/

    Scientific journals are lagging behind newspapers, but they are surely on the same course. Many find unacceptable the domination of a few journals and the huge profits made by some publishers from the scientific value produced by others, and the open access has begun for these and other reasons. Open access articles are increasing rapidly, and just in the past few years we have seen the appearance of many “megajournals” like PLoS One and BMJ Open, which are aiming to publish rapidly after light peer review that does not attempt the largely impossible job of  “spotting winners” but leaves readers to decide. Scientific blogs are becoming more important, and molecular biologists have for some time been leading the way by sharing their results immediately with each other through the internet.

  • Pingback: 他山之石文章推荐(2011-08 & 2011-09,更新中) » HorseLuke@微碌()

  • Pingback: 睡眠不足將使你魅力大減 | PanSci 泛科學()

  • Pingback: Balkinization的起源….揭曉,以及幾件相關消息 « 法哲學、生活與實踐()

  • Pingback: 2012年科學回顧 | PanSci 泛科學()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學者的智慧,期刊的財產,圖書館的業績… 或是負擔?

2011/07/27 | | 標籤:

open access論文刊載在 SCI/SSCI/TSCI/TSSCI 期刊上 vs 放在網路上, 到底何者的影響力 (impact) 比較大? 在這場 「封鎖知識 vs 釋放知識」 的戰爭當中, 轉而支持圖書館界、 支持 Open Access Journals (開放近用期刊) 不僅有利於社會, 更將有利於學者本身。

學術發表是一個詭異的系統 — 作者們並沒有拿到錢、 審論文的人並沒有拿到錢 (他們只是另一群付出免費勞力的學術人員)、 在某些領域, 甚至連期刊編輯也沒有拿到錢。 有些時候作者甚至還得付錢給出版社。 … 但是科學論文卻又是價格貴得最嚇死人的文件。 — Greg Maxwell

本校面臨期刊訂購經費嚴重不足窘境,不僅既有之訂購期刊難以持續,更遑論增訂各學科新出版期刊,抑制侷限了本校學術研究競爭力。 — 每年花一億四千萬元訂閱期刊的臺灣大學

活躍於網路社會運動、 開放數位內容、 自由軟體界, 任職於哈佛大學的 24 歲程式設計師 Aaron Swartz 在 MIT 校園用程式大量下載學術期刊, 被美國總檢察長起訴, 並以一萬美元交保。 有趣的是, 這些期刊的著作權擁有者 JSTOR 表示只想確認 Aaron Swartz 並未散佈這些文件; 但美國聯邦政府卻還是執意繼續處理本案。 詳見 衛報報導Jason Kottke 的部落格報導 (有豐富的連結) 或搜尋 「Aaron Swartz JSTOR」。 根據 Jason Kottke 文章最後的 update 看來, 在此次事件當中, Aaron Swartz 的原意可能並不是要解放被封鎖的學術論文, 而是要大量分析這些學術論文背後的贊助單位。 (所以 JSTOR 才會說只要資料不外流就不追究)

不過他被起訴一事, 卻惹毛了倡議資訊自由化的人士。 幾天之後, Wikimedia 貢獻者 31 歲的 Greg Maxwell 把 18592 篇創作於 1923 年之前、 版權已過期的學術期刊上傳到海盜灣, 供大眾下載。 詳見 ars technica 報導 或用 「Greg Maxwell」 「18592」 「JSTOR」 「philosophical royal」 等等關鍵詞的兩兩組合搜尋。 Gregory Maxwell 並且解釋他的動機, 詳見上一帖 我的翻譯

撇開法律、 技術、 個人欠缺網路禮儀行為等等細節, 讓我們把焦距拉遠, 問一些很根本的問題: 「這些學術作品, 原本是誰的智慧? 現在卻變成了誰的財產? 誰是竊賊? 誰在促進社會進步? 美國政府的作為, 在協助誰? 是否符合公共利益?」 從本文的標題和 Greg Maxwell, 您可以知道我們心中的答案。 甚至連著作權早已過期的學術論文, 都必須委曲地透過海盜灣提供下載, 以免遭到法律騷擾。 學術界的現況, 究竟有多麼不堪?

因為一些 “奇妙" 的原因 (下詳), 學者們心甘情願地簽字將自己論文的著作權讓渡給 JSTOR 之類的期刊出版社。 然後大學拿著公民所繳的稅 (如果是公立學校) 或學生所繳的學費 (如果是私立學校) 回過頭來向 JSTOR 購買閱讀論文的有限權利。 臺大每年花一億四千萬元訂期刊 (為什麼讀起來有一種 “以此業績為傲" 的感覺, 跟 政府將投資 「百億雲端」 有點像), 其中八千萬元靠捐款。

繳稅、 繳學費、 特別是捐錢給大學圖書館的公民們, 可能從來沒想過: 他們的錢, 被用於採購學術期刊的這一部分, 並不是付給寫作論文的學者, 用以產生 所有人都可以享用的新知, 而是被用來供養一個限制資訊自由流通的系統。 這個系統讓某些學者在大學 (特別是少數經費充裕卻還是喊窮的頂尖國立大學) 學術城牆內, 比外界的私人公司有更多機會與資源可以享用論文, 把進一步生產的知識私有化, 轉變為專利。 有用的專利, 可以 轉給自己家人開公司營利 ( 不起訴); 沒有用的專利可以收藏起來, 當做 內耗型競爭力 遊戲下的戰利品, 變成未來的創新者必須避開的專利地雷, 進一步阻礙創新。 公民被迫或自願花錢間接傷害自己。

個人直接損失更大的, 卻是絕大多數 (特別是年輕的) 學術勞工 學者們。 他們為什麼甘願放棄自己的著作權呢? 獨尊論文的學術瘋氣 力量強大, 足以迫使尚未建立學術地位的年輕學者 以升等為重 以生存為重。 而且, 反正就算不讓渡, 學術論文也賣不到錢, 留著著作權又有何益?

較少人看到的是: 讓渡著作權, 甚至同意不在自己的網站上散佈自己的論文, 對學者還有另一個難以量化但深層的傷害: 降低影響力 (impact)。 文章上網分享, 可以換取注意力, 提高 impact; 簽字將著作權讓渡給 JSTOR, 換取 SCI/SSCI 點數, 可以獲得一種客觀量化的 factor。 面臨兩者有衝突時, 頂尖卓越大學的優秀學者們往往被迫 犧牲 impact, 博取 factor, 被迫放棄目的, 改而追逐手段。 我很慶幸這帖部落格文章沒有學術價值, 沒有機會得到 「讓渡著作權, 換取刊載在 SCI/SSCI 期刊」 的選擇權。 要不然連我這麼不屑學術論文的人都會很掙扎: 到底我要用它來對社會產生 impact, 還是要拿它來累積評鑑用的 factor?

學者們真的無力回應嗎? 其實 Directory of Open Access Journals (DOAJ) 及 Public Library of Science (PLoS) 兩個計畫存在已久。 在臺灣, 中研院創用 CC 計畫、 政大圖資系 王梅玲 教授、 輔大圖資系 毛慶禎 教授、 清華大學圖書館 以及圖書館界的部落格 Lib News 都曾撰文關心過開放近用 (open access) 議題。 其中一個具體建議, 是鼓勵學者在投至期刊之前, 先以 「機構典藏」 的方式搶先公開在網路上, 讓文章可以被搜尋得到。 可惜本校圖書館在校內推動機構典藏機制時, 我所感受到的, 是一般教授冷淡、 甚至不信任的反應。 我認為這跟未解釋動機、 走火入魔的智財宣導、 和組織文化有關。 不過暫時撇開一個個別學校的案例, 在臺灣, 如果學術界有良心大老用行動支持機構典藏, 並且願意跳出來說幾句話, 或許有機會改觀。 (別… 為什麼我又想起李家同教授? 還有李遠哲院長。) 或者… 臺灣學術界的大老們對這個議題並沒有興趣呢?

那些最有能力改變系統的人 — 那些論文卓越、 期刊因其文章而生輝 (而不是其人因期刊而生輝) 的人, 卻也是 [這個破敗系統下] 受害最少的人。 他們所需要的資源都可透過機構取得。 又因為期刊仰仗他們, 他們大可以要求改變標準的出版合約也不至於因此而影響到其學術卓越。 其中很多人甚至不知道大眾要取得這些學術作品有多麼困難, 也不知道在大學之外有哪些事情其實本可以受惠於這些學術作品。 — Greg Maxwell

在國際的層次, 情況似乎比較樂觀。 正好在一兩個月前, 萊斯大學的資訊安全專家 Dan Wallach 教授在 IEEE 的資安會議上提出這個問題: 「我們是否應該揚棄 IEEE 的著作權政策 (作者讓渡給組織), 改採 USENIX 的著作權政策 (作者保留著作權; 授權組織刊出), 大約一百五十人當中, 只有兩人反對, 其他人都贊成。 他在文中也提到對付不合理讓渡契約的三個常見做法: 簽歸簽照po上網、 寄回默默修改過的契約、 促成學會改變。 Dan Wallach 將繼續在 ACM 的會議當中提出類似的問題, 並且呼籲大家在各個場合提出來, 讓這個質疑擴散出去, 期待促成 IEEE 與 ACM 及電機資訊領域的其他學會改變。

領取大學薪水的學者, 他們的智慧, 到底應該是自己的財產, 或者應該是公眾的財產? 這是值得 另文討論 的另外一個問題; 但不論怎麼硬拗, 「大學教授的智慧, 應該屬於期刊出版社的財產」 只能說是一個荒謬至極的答案 (客氣文雅的措辭) — 特別如果這個充滿智慧的答案出自大學教授、 大學校長乃至學術大老之口。 網際網路的出現, 讓學術期刊出版社的存在失去了意義, 或者至少必須大幅縮編。 資源有限、 採購清單無窮的圖書館界明白: 花在採購學術期刊上面的錢, 是一種負擔; 但在臺灣 「重視數字績效甚於真實價值」 的文化之下, 摒持著 “數大便是美" 的各大學高層們似乎更樂於把這些數字解釋成一種業績。 所以從沒聽過哪一位富有智慧的頂尖卓越大學校長 (或學術大老) 真心挺他學校的圖書館、 大聲倡議支持 Open Access。 我們這個年代的臺灣菁英學者的智慧與遠見 (更精確地說是 「智慧與遠見的貧乏」) 將寫在歷史上, 成為後世的笑柄。

呃, 我是說… 如果歷史文件僥倖沒有也淪為學術期刊出版社的財產的話。

(轉載自 資訊人權貴ㄓ疑)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