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Air Liu

    總會說到布列維克提到台灣這回事,其實搞不好他只是打錯字,也許本來要提的是泰國… :O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挪威大屠殺的兇手在想什麼?你身邊有這種人嗎?


遠在北歐,一直被台灣人以及整個世界視為人間樂土的挪威最近發生了什麼事情,我想大家都知道了。對於死去的生命,我在此致上最誠摯的哀悼;對於兇手布列維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犯下的駭人屠殺,我除了氣憤、難過,也想知道到底「什麼人會做出這種事情」?

事件一發生之後,許多媒體馬上將事件與中東的恐怖組織連結,甚至直接判定恐部份子犯案的原因是挪威報紙刊登過侮辱伊斯蘭的漫畫,直到愈來愈多的證據跟供詞顯示根本不是這回事,許多媒體跟被誤導的人才開始尷尬地調整說法。其實像布列維克這種好戰極端份子,存在於不同的意見光譜上,任何過早的預設其實都來自於我們的歧視跟刻板印象。

但我們的確可以從許多的好戰極端份子身上找到共通點,這就是新加坡國立教育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of Education in Singapore)的Lazar Stankov 與其團隊想知道的,他們2010年的研究找出了好戰極端份子心中的3個重要元素。

首先,他們製作了一個列表,上頭有56個句陳述,來源都不同,有的是恐怖份子自己說過的,有的則是關於恐怖份子的說法。2,424名大學生參與了這份5點李克特式量表的調查,對每個陳述給出由「強烈且完全不同意」到「強烈且完全同意」的分數。參與的大學生中,女性略多一點,平均年齡是21歲,來自美國、歐洲、拉美、以及亞洲。(註:我們都知道這樣的樣本並無法用來推估到各國社會全體,作者也有說明)。

學生除了填寫李克特式量表以外,也做了人格測試、社會態度測試、以及價值觀測試。完成了之後,研究者第一步做的是因素分析(factor analysis),56個陳述中的36個形成了3個聚集(cluster),研究者仔細檢查內容,又從36個陳述中移除了12個看起來跟所處的聚集無關的,然後就這24個陳述中歸納出3個因素:

  • 暴力崇尚:接受暴力、將暴力正當化、在特定情況下鼓勵使用暴力,例如復仇或是獲得救贖等的陳述。
  • 邪惡世界:提到我們存在的這個世界有些重要部份錯很大的陳述。
  • 神聖力量:關於神聖力量、天堂、神明、來生的回報、殉難成聖等等的陳述。

基本上這三者各自獨立且特異,邪惡世界跟神聖力量有些許關聯性,但不顯著。根據這個段落的資料分析,研究者的結論是「好戰極端份子內心有3個主要的元素」:

首先,他們認為暴力不只是個選項,更是達成個人或社會目的的有效手段。接著,他們必須要有個敵人,或是相信這個邪惡世界有嚴重的問題,而就是這個敵人使自己所屬的團體受折磨。最後,暴力必須被合法化,裁決者通常是更高的力量(通常是神,或是「社會大眾」)。

針對量表分數統計之後,發現持有「邪惡世界」跟信仰「神聖力量」的人挺多的,不過「暴力崇尚」的就很少,只有3.5%的人在暴力崇尚這部份顯得特別認同。而這樣的人在後續的社會態度測試上,顯得特別支持無條件追求個人利益、與眾不同、以及力量(正相關)。反之,在正面人格特質,如仁愛、自我導正、以及普世價值認同上分數就比較低(負相關)。

在性別差異方面,對於邪惡世界跟神聖力量的信仰上,沒有性別上的顯著差異,不過男性的確在暴力崇尚這部份比較突出。在地區差異方面,亞洲國家學生(包括中國、南韓、馬來西亞)的暴力崇尚分數都比較高;塞爾維亞跟馬來西亞學生在邪惡世界這部份分數也比較高,中國學生在這部份分數最低。(頗值得玩味…)

還是要再次強調的是,這份研究不是用來讓你察覺恐怖份子的,而且以大學生為樣本也讓研究結果有許多限制,也千萬不要以這份有限的研究來強加刻板印象在不同國家的人身上。

最後,我們也都知道了,來自許多台灣人心目中理想國的布列維克先生,竟然曾反過來力讚台灣、南韓、日本是他心目中的理想國;在布列維克身上,我們的確發現了暴力崇尚、邪惡世界、以及神聖力量交織在他自我合理化的論述中,這份研究雖然只能算是初探,但其提出的這三大好戰極端份子心理因素,足以讓我們好好自省,我們心中是否也有一個布列維克。

參考資料:

延伸閱讀:如何幫助挪威屠殺事件的倖存者。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關心台灣的傳播環境跟媒體品質,現在是PanSci 泛科學網的總編輯。如果你想成為PanSci的專欄作者或是志願編譯,也可以跟我聯絡。kuowei@panmedia.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