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如何找出誰在說謊?

最近太多社會案件都讓人心癢癢的,而恰巧這些案件都和說謊有關,那我們就來談談說謊吧… 撇開是否有人說謊,其實不同的人在經歷同一件事情後,本來就會有不同的想法,尤其對於一些模稜兩可的事件,各自做了不同詮釋,可能會有天壤之別的差異。十多年前有部法國電影「安琪狂想曲」就是從男女主角的角度來詮釋同一個故事,一個很甜蜜、另一個很驚悚!

由上述的例子可以知道,即使人們在沒有企圖要說謊時,本身對於事件的詮釋就是不同的。再者,隨著時間的流逝,我們的記憶痕跡會越來越脆弱,越來越容易受到外在世界的影響,導致可能無發區分哪些是自己親身經歷的、哪些是聽來的。美國記憶研究大師Elizabeth Loftus和Katherine Ketcham撰寫的The Myth of Repressed Memory (因為中文版的譯者最近有很多爭議,就請有興趣的朋友去看原文的吧…),當中就提到很多回憶自己有童年性侵的個案,其實並沒有被性侵,而是在互助團體中聽了別人的故事,而產生的假記憶。Loftus在一個節目中提到,如果要用三個詞彙來描述我們的記憶,那就是suggestive, subjective & malleable,也就是說我們的記憶是非常容易受到暗示、非常主觀的、且相當脆弱的。

那如果有人真的有意要說謊,我們要怎麼知道他們是否有在說謊呢?大家可能會想到測謊器,但其實已經有太多方式可以破解測謊器了。日前成大的副校長何志欽說以後或許可以用功能性磁振造影的結果來取代測謊器,這個想法概念上並非不可行的,但相信聰明的罪犯們一定可以想出別的方式來破解的!常看電視影集的朋友應該對於測謊不陌生,在影集「別對我說謊」 (Lie to Me)提過幾個方式,剛好和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採用的方式很相近。第一個方式就是要求受訪者先用照事件發生的先後順序來描述事情,例如請他回想自己昨天從早到晚發生的事情,接著請他倒著順序回憶。他們的說法是,如果不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要倒著描述是相當困難的。第二個方式是讓實驗參與者手中握一顆蛋,如果過於緊張,但就會破掉,就知道這個人是否有在說謊。

回歸正題,這個研究中為了塑造有人說謊的情境,他們找來了一群實驗參與者,有一半的人會實際做幾件事情、另外一半的人沒有做那些事情,但他們會觀看別人做那幾件事情,然後他們被告知要假裝自己也有做過那些事情,並產生一個合理的說法。在這個階段結束後,他們要回答一些問題,這些問題有些是實驗參與者可以很容易猜到會被問的、有些則是他們很難猜到自己會被問的。容易的問題就會問說你知道某個東西放在哪邊嗎;困難的版本就是會問說如果你在某一個位置,那請問那個東西在你的哪個方位。在回答問題的同時,他們必須要用單手來分類木頭玩具,要根據這些玩具的形狀來分類。

結果顯示,沒有實際做那些事情的實驗參與者(也就是說謊組),在回答困難問題時,正確率下降的幅度比非說謊組顯著的高!若根據正確率下降的幅度可以正確區分近80%的實驗參與者究竟有沒有說謊,那至於80%究竟算不算一個有效的測謊,那就見仁見智了。除此之外,他們發現說謊組在木頭分類作業上表現比較不好,顯示他們在回答問題時耗費較多的認知資源,所以僅有較少數的資源可以拿來做其他事情。

所以,或許這些方法可以拿來問問涉及洪仲丘事件的涉案人。但如果每個人都不說謊,直接把自己記得的事情講出來,雖然可能會有一些出入,但也不用甚麼測謊程序… 找出誰在說謊真的是治標不治本,如何讓人們不說謊,才是真正的解決之道… 只是很可惜,說謊這件事情是寫在我們基因裡的,Scientific American: Mind 2013年May/June期有專文介紹,有興趣的朋友可以去讀讀。

去看研究的原文
去看主要研究者Gary L. J. Lancaster教授的網頁,Lancaster教授主要的研究就是探討如何區辨說謊與說實話的人

關於作者

Y. M. Huang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