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牛說:有錢難買早知道

上次看到這篇新聞,馬上就想到我們人類真的是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但是因為中文的新聞向來有真實性問題,所以想著有時間要來找出原文的新聞。

等暑假到了,終於讓我找到這則新聞了(1)。

牛打嗝放出的氣體(筆者按:甲烷)導致全球暖化。法國農民為了要保護氣候,給他們的牛群吃草,這將減少動物打嗝和放屁的次數。

吃草的牛和其他反芻動物(如綿羊和山羊),由於其緩慢的消化作用便會產生甲烷(CH4)。當他們打嗝和放屁,甲烷便釋放出去。甲烷是比二氧化碳(CO2)強大的溫室氣體,但是所獲得的關注遠遠低二氧化碳。

事實上,在造成全球暖化上,甲烷的效率為約二氧化碳的20倍。聯合國(UN)表明,牛對環境的影響比轎車和卡車的排放量相加起來更多。

牛之所以會打嗝是因為腸道發酵(enteric fermentation),導致甲烷氣體的積聚,接著以排放的方式來釋出。在法國,反芻動物排放的甲烷佔該國的溫室氣體的5%左右。為了幫助牛減少打嗝和放屁,Valorex,一個法國公司,想出了一個計劃。

一套新的飲食

Valorex 的 ‘Bleu-Blanc-Coeur’ ‘營養計劃讓omega-3和omega-6脂肪酸在牛的飲食中平衡。科學的研究發現,動物飼料中這兩種脂肪酸不平衡的組合,造成牛排放更多的甲烷。

Valorex發言人Jean-Luc Besset告訴DW記者,以苜蓿,亞麻子和草的混合取代過去玉米和大豆為主的菜單,可以改變兩種脂肪酸在牛的飲食中的含量,達到減少甲烷排放的目的。

「動物吃更多的「營養」食物,這些食物中omega-3和omega-6不平衡,造成更多的甲烷釋放。一頭牛每天釋放約600至800升的甲烷 – 但吃我們的飼料時,排放量減少了20%,」他說。

這個由法國政府和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贊助的計劃,要求農民照表操課的養他們的牛,並測試牛群的甲烷產量。Jean-Luc Besset (Valorex代表)解釋,經由檢測牛奶,可以測量碳排放量。

Besset解釋說:「當我們分析牛奶,如果有很多的脂肪酸,我們能夠據以估計產生的甲烷的量。牛奶生產,飽和脂肪酸的生產,和甲烷生產之間,存在著一個科學的解釋。

碳信用額度獎勵

據聯合國糧食和農業組織,牲畜貢獻約9%的人類活動引起的二氧化碳和37%的甲烷排放量。聯合國已考慮課徵牛排放稅,以減少牛養殖對環境的影響。

肉牛農民Jean-Marc Laffargue深知牛對環境的影響,這就是為什麼他在三年前加入Valorex的計劃。

Laffargue說:「道德面的激勵,尤其是為保護環境盡力,以及提供消費者對他們的健康更好的產品是令人滿意的。」

但飼料生產商Valorex現在更提供了一個財務激勵。今年二月,該公司宣布,對於願意防止甲烷氣體進入地球大氣層的農民碳信用額度獎勵。每節省相當於一噸二氧化碳的甲烷,農民會收到相當100歐元($ ​​128)的信用額度。他們可以用來折扣其他Valorex產品,這樣對農民和供應商都有好處。

快樂的奶牛

蒙托邦鎮以北50公里圖盧茲附近,Michel Cantaloube 在計劃的指引下生產牛奶。他是在法國西南部第一個參加測試計劃的農民。

Cantaloube告訴記者,除了環境有好處之外,牛奶變得好喝,他的70頭荷斯坦奶牛變得更健康。

「他們較少生病,他們比較有耐力,因為ω-3可以幫助他們對抗疾病,使他們即使有小問題也更容易恢復。」Cantaloube解釋。「這意味著我們給他們更少的抗生素……他們的生育能力已顯著提高。」

到目前為止,只有Michel Cantaloube ,在法國西南部的Jean-Marc Laffargue和少數其他農民加入飼料計劃。但全國,參加的農民已經看到了結果。到目前為止,經由計畫已經防止8,365噸的碳進入地球的大氣層。

這是酪農Cantaloube感到極其驕傲的事。「過去農民被看作是一個主要的污染者。能夠作出貢獻,而且可以說,我們正在努力做一些事情,感覺很好。」他說。「做一件好事,使我們感到高興。」

隨著在未來的30年中,全球牛奶和牛肉產量預計將翻倍,牛打嗝所產生的甲烷對氣候繼續肆虐。而這些農民沒有逃避自己的責任–放任他們的牛群繼續釋放甲烷。

看到這篇報導,我想到在《雜食者的兩難》一書的第四章提到的關於牛吃玉米產生的問題,以下摘錄:

吃玉米的反芻動物,最嚴重的毛病可能是脹氣。在瘤胃中的發酵作用,滔滔不絕地產生氣體,這些氣體通常可以在反芻過程中打嗝排出,不過如果飲食中澱粉太多、粗飼料(筆者按:草)太少,動物就不會反芻,而瘤胃中一層泡沫狀的黏液就會包住這些氣體,使得瘤胃如氣球般膨脹,最後擠壓到肺臟,如果不馬上消除瘤胃中的壓力(通常是強制插管到牛的食道,動物就會窒息。

以大量玉米為主的食物會讓牛產生酸中毒。人類的胃有很高的酸性,但是一般的瘤胃是中性的,而玉米會產生酸性,使得牛得到類似胃灼熱(筆者:胃酸食道逆流?)的症狀,某些牛隻甚至因此死亡,不過通常就是讓牛感到難受。酸中毒的牛隻吃不下飼料,會急促喘氣,分泌大量唾液,用蹄扒地與搔抓腹部,並且吃起泥土。這會導致腹瀉、胃潰瘍、脹器、瘤胃炎、肝病、免疫系統衰弱,並使牛隻容易得到各種在飼育場中流行的疾病:肺炎、球蟲病、腸原性毒血症和飼育場麻痺症(feedlot polio)。現代的牛隻就跟現代人一樣,很容易得到一連串新的文明病。嗯,這表示我們願意把現代飼育場視為文明的一部份。

牛隻在飼育場的日子很少超過一百五十天,這可能是他們身體系統能夠忍受的極限。梅欽喔師說:「我不知道這些飼料要持續餵多久,他們才會開始出現大問題。」另一位獸醫告訴我。這種飼料最後會「把他們的肝漲破」,導致牛隻死亡。因為長期下來,酸會腐蝕瘤胃胃壁,細菌便得以進入牛的血液,最後進入肝臟,在肝中形成膿瘡,破壞肝的功能運作。在屠宰牛隻的過程中,會發現飼育場的肉牛有15-30%的肝臟長著膿瘡。梅欽醫師說,在某些欄圈中,這個數值甚至高達70%。

讓飼育場動物保持健康(或是一定程度健康)的是抗生素。孟寧素能夠減緩胃中的酸性,避免脹氣與酸中毒。泰黴素則是一種紅黴素,能降低肝臟受到感染的機率。目前在美國賣出的抗生素大多是給動物吃的,而這也導致一個漸漸為大眾所知(農業界除外)的現象:演化出能抵抗抗生素的超級細菌。在農業使用抗生素的相關辯論中,通常會先把用途分成醫療及非醫療。公衛團體並不反對用抗生素治療生病的動物,他們只是不願意見到飼育場為了動物生長而把抗生素用在健康的動物上,這會讓抗生素失效。但是飼育場使用抗生素的方式卻讓這道界線變得模糊。在這裡,抗生素當然是用來治療生病的動物,不過,若不是我們餵他們吃穀物,他們也不會生病。

所以,讓牛吃玉米(跟大豆),會使得牛脹氣的狀況更嚴重(因為粗飼料太少牛不會反芻),讓牛生病,同時這些牛排放出來的氣體更多,加速全球暖化,更不用提到生病的牛要用抗生素去治療,而殘留的抗生素又被我們吃下去。

2011年在加拿大的研究已經發現,長期使用抗生素會使得抗藥菌株增加,而且在停藥後兩年半,的動物體內,仍然有70%-100%的菌呈現抗藥性。

當然讀者可能會說:為什麼要讓牛吃玉米(跟大豆),然後再讓他們吃抗生素?牛不是本來就應該要吃草嗎?

關鍵就在於現在的農場,為了要把獲利最大化,所以必需要把傳統的農場轉型為工業化農場(factory farming)。如果讓牛去吃草,那麼每一條牛需要很大的草地;如果要養很多牛(如下圖),只能讓牛吃飼料,而玉米跟大豆,如果單純看生產的成本,當然是相對便宜。

工業化農場:像這樣養牛,才能在最小的單位面積裡面得到最大的利益。但是,這樣飼養牛隻也會使得吃青草變為不可能。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由於工業化農場頂多只把農場的清潔工作(包括廢水處理,而更不要提有些農場會想盡辦法降低這部分的支出–偷排廢水)計入生產成本,並沒有計入對環境的負擔(在那麼小的土地上養那麼多的動物,對土地的負擔很大),也沒有去算過消費者吃了有抗生素殘留的農產品以後,造成的健康問題需要多少社會成本去負擔。更不用提,很多所謂吃牛肉所產生的健康問題,其實是因為這些牛吃了玉米、大豆等富含澱粉的食物後,肉中的飽和脂肪酸大量增加(就是所謂的「油花」),在我們吃下這些含有相對高量飽和脂肪酸的肉品後,所產生的健康問題。如果把這些都算進去,相信工業化農場所生產的肉品,絕對一點也不便宜。

更不用去提到,這些動物原本就不該在這樣擁擠的環境中長大,而當我們為了自己的利益,強迫他們生活在這樣的環境下的時候,相信他們的心情一點也不愉快。養狗養貓的人都知道,動物也有情緒,會有分離焦慮、會憎惡狹小的空間(有些貓狗只要關進運輸籠裡面就會叫個沒完),而我們每天卻都把這麼多的動物養在這麼小的空間裡,希望(奢望?)他們健康,並投以預防性的抗生素(有人會每天吃一點藥來「預防生病」嗎?)。

說真的,真的是「有錢難買早知道」,牛羊本來就應該要吃草,現在花了這麼多時間跟力氣研究,結果證明他們吃草可以減量排放,早知道當初就不要餵他們吃不該吃的東西…

參考文獻:

  1. Farmers fight cow farts to protect the climate
  2. 麥可●波倫 《雜食者的兩難》

關於作者

葉綠舒

做人一定要讀書(主動學習),將來才會有出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