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下鍋的龍蝦會有痛苦嗎?

記得小時候在美食節目看到講授龍蝦飯的做法。好像是把活龍蝦頭尾剪一下,放在米飯上在蒸籠裡蒸熟,讓米飯吸收湯汁。小時候只會想著有没有機會嚐到這樣的人間美味,現在倒是覺得把人家活活蒸熟,太狠心了點。可是,龍蝦真的會覺得痛嗎?

這個問題已經爭論了好久好久了。Wikipedia 上的資料說,早在 17 世紀法國哲學家 René Descartes 認為動物没有意識,所以不會覺得有痛苦。到了我在唸書的年代,已經要求所有脊椎動物的實驗都要先對動物做麻醉或安樂死後才能動刀,科學界那時已經注意到要人道對待這些動物,雖然為了研究不得不要犠牲它們,至少要減少它們的痛苦。但是對於蝦蟹這些無脊椎動物,到現在還没有法條設限,因為我們不知道它們會不會感受到痛苦。

當我們靜下心來想想,這個問題其實不簡單。動物會不會感覺到痛?它們有神經系統,所以感覺得到「痛」,這是痛覺(nociception)。痛覺可以讓動物察覺危險而躲開它,是種在演化上很早就出現的重要功能。但是從痛覺到痛苦(pain),就要把情緒放進來,蝦蟹可以反射式的有痛覺想抽身,但是未必能將這個感覺理解成苦。有痛不一定會苦。細菌也有感覺,但我不相信只有一個細胞的細菌能理解愁苦是什麼。

好吧,爭論無用,到底有没有人用實驗證實或反駁過蝦蟹有没有痛苦?科學家們不能直接以龍蝦話問它們痛不痛苦,所以得設法設計個看得出龍蝦痛不痛苦的實驗。不過我們先停下來想 30 秒:你能區分龍蝦現在的行為代表的是痛還是痛苦嗎?很快你就會發現這個很難設計。如果你對螃蟹啟動一個刺激(例如碰到熱水),神經立刻把訊號傳到大腦而讓螃蟹動腳逃跑,我們其實分不出這個動作是不是單純神經系統預設的反射迴路在作用。如果這個訊號在大腦停留思考了一下,螃蟹權衡利弊後,不得不決定改變自己的行為或逃走。因為螃蟹放棄原本手上的好處而離開,這樣就比較接近我們說的痛苦了。

英國 Queen’s University 的 Robert W. Elwood 教授連著有兩篇有意思的研究在探討這個問題。2009 年的報告指出當他們用電從殼裡電擊寄居蟹後,有些寄居蟹會直接棄殼逃走,有的居然還跑出反身攻擊電它的殼。如果電完後在寄居蟹旁邊放個新殼,被電但没立刻逃走的寄居蟹會傾向換殼,換殼時也只會匆匆檢查一下就趕快進去了,一點都不留戀電它的舊殼。從這些結果看得出來寄居蟹在被電過後,行為會因電擊經驗而改變,而且這個改變不是反射而是刻意躲開,所以寄居蟹應該是能感到痛苦。

2013 年初他們發表新的故事。這次他們換了當地海邊常見的小螃蟹。螃蟹天性會找洞躲以避免被天敵發現。研究人員把十隻螃蟹放進實驗缸,十隻都躲起來。他們選擇其中幾隻電擊,再把所有螃蟹抓出來讓它們重新選洞。結果這次選擇時,被電過的螃蟹會傾向換洞,或著乾脆不進洞裡躲,顯然記得上次被電的「痛苦回憶」。

故事講完了。雖然我們不知道螃蟹龍蝦會不會有我們經驗裡錐心之痛那麼強烈的痛苦,至少我們現在有證據知道它們會痛,而且不喜歡痛而願意犧牲些什麼來避開痛苦。所以下次要點那個生燙某某的料理之前,要三思啊!

 

參考資料

  • Elwood RW, Appel M. Pain experience in hermit crabs? Anim. Behav. 2009 May; 77(5):1243-6.
  • Magee B, Elwood RW. Shock avoidance by discrimination learning in the shore crab (Carcinus maenas) is consistent with a key criterion for pain. J Exp Biol. 2013 Feb 1;216(Pt 3):353-8.

關於作者

陳俊堯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的教書匠。對肉眼看不見的微米世界特別有興趣,每天都在探聽細菌間的愛恨情仇。希望藉由長時間的發酵,培養出又香又醇的細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