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賽恩斯特.芭萊 「這個十二年國教」是文明的野蠻還是野蠻的文明?

「我們求知若渴的最大價值,在於認清自己的無知!」

今年四月下旬,有幸也有些麻煩地受台大教育學程邀約(相較於科學甚至科幻主題的演講,心中很清楚地掙扎,這種主題對我來說最後只能在「合情」與「合理」當中選一種),在第八屆「教育理論與實務對話:『12 年國教下中學教育之變革及因應之道』研討會」進行演講分享,一場「預期中的意外」(對發表調性上的放任,對內容結構上的失控)終究還是發生了!簡而言之,有一點脫稿演出,火光四射的味道,只報告了原訂講稿不到二分之一(其實我排演了四五遍以上),其他則就屬於長期醞釀,即興演出!雖然自知算是「戰術上的大失敗,戰略上的小痛快」,也很感謝與讚嘆台大在這方面自由、開放與包容的學風,但自省後發現與政策主事者、上位者存在的最大差異,甚至不是「支持與反對」、「批判與宣揚」這樣的簡單二分,而是從實務面對位高權重者只顧表達「……一定會成功」、「絕對不會(沒有)傷害(消滅)……」(有時甚至到了寧願希望它們是謊言的程度,但看到實際內容與做法時,不得讓人不寒而慄…)這類論調與推動模式感到憂心、抗議與棄絕。

關於所謂個人教育專業領域的看法,大概可以從我的演講報告內容中略曉一二(可搜尋的紙本、電子資料),文辭雜亂,結構鬆散,真的沒有什麼細讀的價值。只是很想在號稱民主、科學取代宗教、哲學領導(另一說是經濟霸權取代軍政專制)的時代(按照一些學者專家的說法,民主方法也算是一種「科學實驗」,某期科學人雜誌中的一篇專文就曾舉美國開國元老們的背景為例來說明),很想問問真正的科學家們(賽恩斯特.芭萊,這時候我真的會懷念起那些「科學家」和知識份子還只是一種「身分」而不是一種職業的年代!),不論鄙視或推崇,對於作為社會文明進展的根源活動―教育,到底怎麼看待這類國家機器推出的一道大菜(從成本、規模與影響來看都算)―學校教育的重大改革?因為第一個審問:一個不科學的過程與啟動,會產生稱得上科學的結果嗎?以下提出幾點觀察與質疑:

2 3 4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森林學研究所畢業 曾任台大創發社幹部(臉書社團 "創發社CAIV" 召集人 ) 某屆倪匡科幻獎得主 從事教育工作 科學科幻 自然生態 文藝創意 一切"豐富生命"的愛好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