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科學,不只是科學家的事

PanSci_96
・2016/01/30 ・3878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571 ・九年級
533be96b-1200-4b5f-8056-515d04696044-2060x1236
Source: BSA

英國科學協會(BSA)新論文輯發布會上,BSA主席Imran Khan發表以下演說:

沒有人該為沒成為科學家而感到抱歉,但每當我和別人聊到我為BSA工作時,對方很容易變得尷尬,他們說:「我不太懂科學」、「喔,我可能比較文藝風」或「我最後一次碰科學大概是學生時期吧。」

這樣的尷尬其實搞錯方向,不喜歡科學沒什麼問題,真正要關注是:當人們不該被排除在外時,卻被排除了,而且這點在科學圈比其他任何文化圈都更嚴重。例如,音樂、文學、政治和運動領域,每個消費、創造或談論的人都能夠參與其中,不只有各自的專業階級有權說話。

690px-Scientists_examine_tissue_culture_flask
Source: wikimedia

在BSA,我們把科學當作是探索自然與社會的方式。從數學到工程,從醫藥到經濟,科學無所不在。但即使定義和影響範圍無所不包,科學仍被認為複雜到一般人無法理解。這才是個問題,科學是如此重要、有價值又迷人,不該只有專業科學家獨享。為了社會、公共與科學進步,需要有更多人關心科學。因此BSA的目標,就是要讓科學成為英國社會與文化更基礎的一環。問題來了,一個與科學真正連結的社會是什麼樣子?我們該如何讓它成真?那又會如何改變科學界?今天,科學家名列在英國最受信任的專業人士中。同胞對我國的科學成就之驕傲(83%),比對英國民主(69%)或英國對世界的影響力(59%)都高,但這份調查同時顯示71%的英國成人不認為自己能夠,或傾向於討論與參與科學。

cia-poster-web-l
Source: openstudio7

所以大眾非常尊敬科學,卻也覺得很疏離。這指出尊敬和參與是兩回事,而高度的尊敬可能會抑制了參與。我們的社會給予科學家所謂的「禮貌性疏忽(Civil inattention)」。我們讓他們不受干擾的持續工作,且不覺得事情順利時還有必要參與。直到如狂牛症(BSE)或 麻疹、腮腺炎、德國麻疹混合疫苗(MMR vaccine)一類的風波發生,人們才驚覺該問發生了什麼事。平常非科學家們很少批判、恭賀、挑戰或擁護科學。這難道是因為我們太過尊敬科學工作了嗎?科學方法可以以優雅且創意的方式解釋我們所處的世界,但科學家無法逃脫外在壓力和個人偏見。科學家已被放在一個高台上,常被看作是絕對理性、客觀和專業,但這把科學描述成幾乎不會犯錯的集團,也不想要非科學家的參與。

而問題由此而生。

maxresdefault
Richard Horton Source: youtube

如英國醫藥雜誌《Lancet》的編輯 Richard Horton 主張,降低信任度對相關人士有利。醫藥領域這幾十年來的抗爭與網路健康資訊的流行,都逼使醫藥實務更透明與更進步。這模式可以延伸到科學的其他領域嗎?我們能擁有嚴格質詢包含科學在內所有英國公共機構的公民嗎?要讓更多人涉入科學,我們應該創造一種「科學是什麼」的共同認知。例如,把科學當作一種進步的基礎和本質善良的力量,但同時必須認知科學也有黑暗面,這不只是科學家要面對的事。BSA相信,科學如何被使用,社會全體應該共同承擔責任。

例如,去年是第一次世界大戰的百周年紀念。那是最早一批,且絕對不會是最後一次,科學產物被諷刺地用來毒害數十萬人類。儘管過去曾有公約禁止,雙方仍開發並在戰場上使用芥子氣、氯氣和光氣等毒氣。近20萬英國部隊遭遇化學攻擊,即使不致命仍讓軍人接下來的人生時刻受恐慌與折磨。對許多人來說,這是我們理解到科學無差別傷害性的一刻。但矛盾的是,科學也用來發展輸血、打造義肢與外科重建手術。

de100691_rgb-web
Source: artblart

科學並不處於道德真空區,它並非本質好或壞,而是展現人類本性的平台,不論是暴力、友善或創意。我們應該為希格斯玻色子或火星探測等新發現歡呼,但我們也需要找到一個空間,供科學家和公眾針對有責任的科學創新進行辯論。發明者與我們大眾都該負責。金融業告訴我們如果忽略了這種責任後會發生什麼事。受2008年金融危機影響,各方政治家與評論員都談起這場危機,也提供公眾一個機會,去討論經濟的重新平衡與我們的金融體系該如何運作。

但幾年後,不論是辯論或重新平衡都沒發生,我會認為,至少一部份的原因,是因為能把議題鑽研到足以勝任任何一場金融討論的人太少了。當科學進步在人類一年又一年飛逝的歲月中扮演更重要的腳色,如果大眾變得討厭科學與科學家,如同討厭金融業與金融家一樣,我們承受不起。讓大眾能輕易理解並詢問科學的過程與產物是非常重要的,這並不是說科學不受規範,科學最獨特的優點就是同行審查(Peer Review),一種科學家互相監督的過程。

6735929719_fa64ccda8f_o
Source: AJ Cann

這種自治無疑強化了研究,不過並不該讓剩下的人卸除自身挑戰和推動科學進步的責任。但同行審查也讓大部分的科學家在自我規範中位居較特殊的地位。許多其他領域的專家與行業已經失去了這種特權或責任。在政治領域,有各式各樣的人監督政府為我們社會所做的決定。記者、法官、公民,「They Work For you 」這樣的網站,以及公民運動團體。他們批判政治人物,要求公開透明,但在科學領域,只有其他科學家會這麼做。

如果有更多批判性的友人對科學整體來說有益處,且不只在研究方面。如科學家 Funtowicz 和 Ravetz 提倡的,這種延伸的同儕社群應該包含受這個主題影響,並願意討論的各方團體代表。他們經驗的廣度在檢視科學家進行的事情上無可取代。例如,最近由 BSA 可敬的前主席 Paul Nurse 爵士領導的英國研究委員會審查,其顧問團完全由科學家及科學背景的人組成,而代表納稅人撥出研究經費的英國研究委員會也有同樣的問題。有多少產業能這樣容忍獨立觀點的缺乏?

1991年成立的人類受精與胚胎管理局(HFEA)則是另一例,它的規則明訂主席、副主席和至少一半的HFEA成員必須來自非醫學或科學界。這個團體當前包含許多做過試管嬰兒的人,管理局所掌管的科技與他們有切身關聯。這是人民參與真正科學投資與監管機構的第一步。當多樣性越多越好,我們需要更努力。科技創新的關鍵決策應該永遠包含公共對話,且董事會有責任確保此事發生。

科學家也能從此方法獲利。例如,每當提到為何科學要在社會佔有更重要的角色,不論是透過政府投資、產業政策、教育和監督,就產生科學家自身既得利益的問題,而非科學家可以更有效率地釐清這件事。2015和2016年度,科學界將獲政府補貼58億英鎊,大概是英國政府年度總預算的0.8%,或等於每位國民付出89.78英鎊。有些人主張應該再增加,好趕上其他歐洲國家的科技投資,但如果我們希望繼續投資科技創新,那我們就需要社會上更多人支持這個主張。即使只是要維持目前的投資,BSA相信科學社群也需要更好地反映並代表支持自身的社會大眾。

GetImage
Source: bsa

大部分的人可能會有點驚訝,專業科學家大多來自英國上流社會。成為科學家所需的教育、資金、穩定生活和人脈,對非權貴族群來說較難取得。倫敦國王學院的ASPIRES報告主張,某種程度的「科學資產」,對想加入科學重大議題的討論也是必須的。我們共同的目標,是讓科學工作與英國其他職業更相近,也有更多不同領域的人與科學家做朋友。但為了那些沒和科學家往來的人好,我們也該對科學研究主要是為了訓練未來專家的假設提出挑戰。雖然皇家工程學院的報告中指出,英國2020年需要一百萬名工程師,但我們不能讓這些數字牽制了教育。科學教育的核心應該是確保學生在離開學校時所擁有的技能與自信,讓他們不論未來從事什麼行業,都能夠討論與塑造社會中的科學和科技進步。

如果想達到這點,有個方法是讓學校別再把科學細分成數個學科。在一個跨學科的年齡,就把物理、生物、化學分開研讀,即使是將成為科學家的人也覺得不合理,同時對只想簡單成為科學知識社會一員的人們更沒幫助。也許讓年輕人把科學看成,比如說氣候變遷,再搭配相關的歷史、地理和政治因素,會是更好的方式。科學家可以和足球界的梅西(Lionel Messi),藝術界的翠西.艾敏(Tracey Emin)一樣有創意,而科學教育需要更多的激發與鼓勵。學生應該能夠盡情開拓和探索他們的世界,而不只是死背硬記,只有這樣做,他們才能喜歡上科學內在的創意。

Tracey Emin in her studio
翠西.艾敏(Tracey Emin)Source: Laura Pannack for the Observer

科學應該被當成社會中令人振奮、持續進步與可互動的一環,而不只是被現代版聖人領導的崇高專業。科學與創新的目的、方向、道德與永續,必須由大眾一同擬定,但只有當更多人覺得自己能參與科學討論,這才可能發生。我們已經知道29%的英國成人,約150萬人,渴望在科技議題的決策上有更多話語權。英國科學協會的目標,就是擴大有這種念頭的人的比例,並賦予他們這麼做的權力。科學按理說是人類最棒與最偉大的發明,為了充分利用科學,我們必須確保所有人都享有它。

本文翻譯自 “Science: Not just for scientists.“,作者為 Imran Khan,英國科學協會(BSA)執行長

翻譯 / 洪郁真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89 篇文章 ・ 684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輝瑞登月任務》:人類如何拯救自己之資本敘事角度(正向意涵)

天下文化_96
・2022/04/15 ・4525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輝瑞 BNT 疫苗

之前臺灣熱議的 BNT 疫苗,其實是輝瑞與 BNT 合作的。核心技術由 BNT 開發,輝瑞承擔早期研發成本,如果沒有成功,BNT 不用還錢,如果成功,再從 BNT 的獲利中扣。

圖/Pixabay

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支 COVID-19 疫苗,最早完成試驗、最早被英國 EUA 通過,也是最廣泛使用的疫苗之一。

這次人類快速的在遇到 COVID-19 疫情後,竟能前所未見的,在一年內研發出有效的疫苗,達成科技突破、大規模製造、大規模施打,這是一次很成功的「人類拯救了自己」的全球協作行為

人類如何拯救自己:四種敘事

究竟這個快速且高效的協作行為,是怎麼做到的?了解這個,我們才能對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有更深的認識。天下文化這波引進的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剛好是四種不同的敘事。

所謂的敘事,就是描繪事情的方法。例如共產主義是一種敘事,民主自由論述也是一種敘事,各種主要宗教也都有自己的敘事。敘事是人類傳遞概念的方法,也是了解世界的重要架構,越多人相信的敘事,就越有力量。

這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其代表的敘事分別為:

  • 《疫苗商戰》:記者角度敘事
  • 《輝瑞登月任務》:資本敘事(股份有限公司敘事)
  • 《疫苗先鋒》:學者敘事
  • 《BNT 光速任務》:小型生技新創公司敘事

這些敘事,提供了我們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一次人類史上了不起的突破與協作。其中《輝瑞登月任務》所代表的資本敘事,可能是最容易被忽略,卻最值得我們帶著歷史感去閱讀的。

資本的正負面意涵

「資本」這兩個字,往往被認為有負面意涵,從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到今天普遍反商反財團的輿論,都是如此。

但就歷史的觀點來看,人類開始能以「股份有限公司」形式匯聚資本,並從事全球化商業貿易,是件很偉大的事,即使一開始有些不堪的過去,時至今日,卻成為支持全地球人類生存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生產食品的雀巢、生產日用品的聯合利華、生產晶片的台積電,全部都是以「股份有限公司」匯聚起來的資本。研發並製造出人類第一支 COVID-19 疫苗的輝瑞大藥廠,也是。

這本書,就是輝瑞以自己的角度,說明新時代的資本,是如何以對人類的終極關懷為動機,由單一公司發動,整合全世界的資源,鎖定適合的疫苗技術,為技術研發與供應商們承擔財務風險,用前所未見的速度,開發出產品、大量製造、全球配送的。

輝瑞故事的特殊之處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本多終勝」,有那麼多錢,當然可以做到。但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可以想想幾個問題:

  • 根據統計方法與時間不同,輝瑞通常都在世界前五大藥廠之內,有時還是世界最大藥廠。這麼大的藥廠,最怕毀滅性的公關事件,也希望能控制風險、減少股價波動。為什麼他們會選擇衝第一線做疫苗,而且把公司商標壓上去,而不是使用子公司或次品牌?畢竟新藥物失敗,或者臨床試驗成功,但在真實世界卻造成問題而下架的,在製藥界並不罕見。
  • 在這次的全球疫情,傳統疫苗大廠,如葛蘭素史克、默克、賽諾菲,都沒有自己的 COVID-19 疫苗產品,部分是因為研發失敗,部分是因為預測疫情可能如 SARS 一樣很快結束。為什麼輝瑞卻賭上了研發這條路?
  • 輝瑞總裁 Albert Bourla,也就是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在 2019 年沒有疫情的時候,公司就已經給了 5.1 億新台幣的薪水。假如是你,在 2020 年疫情爆發之後,會怎麼做決定?是想說競爭對手都沒打算積極研發疫苗,其中必有詐,不要自己賭下去,燒掉公司的現金水位,成為唯一的輸家,乾脆好好打個安全牌,領個差不多的薪資就好?或者,你認為自己有獨到眼光,決定把全公司操到極限,拚一個歷史定位,失敗了被檢討,黯然下台也沒關係?

而且,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本人,並不是醫師或商管出身,而是獸醫出身。32 歲才加入希臘輝瑞,40 歲才移民美國,他的英文有著很重的口音。今天一家根基於美國的世界級跨國藥廠,真的這麼多元化了嗎?這樣世界級的企業,真的成為一個以人類福祉跟價值為驅動力的資本力量嗎?

Albert Bourla on why mRNA technology was “counterintuitive” to producing an effective vaccine/YouTube

光是這些問題,就很值得我們閱讀本書。帶著這些疑問去閱讀,也會增加很多閱讀樂趣!

阿特拉斯繼續扛

1957 年出版,說明企業家重要性的知名右派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是在說如果這些商業力量逐漸消失了,世界將會崩潰,就像是扛起世界的阿特拉斯,如果決定聳聳肩,把肩上的地球放下來,那人類就慘了。

圖/Pixabay

《輝瑞登月任務》,就像是《阿特拉斯繼續扛》,而且是用這個時代的平等價值、多元實踐,在 65 年後更複雜的規範與監管與國際政治下,下定決心,繼續扛起全世界。

這次輝瑞的疫苗計畫,其標語是 Science will win. 科學終將勝利,但讀完全書,應該都能理解到,其隱而未顯的潛台詞是:「科學(當有輝瑞這樣的大藥廠資本支持時)終將勝利」。

Science Will Win / YouTube-Pfizer

新時代資本敘事:平等、多元、社會責任

我很享受閱讀這本書的過程,因為我曾懷疑過,以股東權益為基礎的股份有限公司,真的能夠與各種進步價值深度融合嗎?像是平等、多元、社會責任等價值,會不會與公司利益成長有本質上的衝突。而在兩劑 AZ 後,打了輝瑞 BNT 加強劑的我,讀了本書,也查閱了輝瑞破記錄的營業額成長(從 2020 的 417 億美金成長 92% 到 813 億美金),我個人很被輝瑞的這個新時代資本敘事打動!

單純的二分法,如左派跟右派、民主黨或共和黨、支持川普或支持拜登,可能已經不是很有效的敘事模式。

像是本書作者,作為第一代移民,書裡甚至有一章專門講平等,加上發布疫苗第三期試驗結果的時機又選在川普連任的美國大選之後,我們可能會猜,作者應該是偏民主黨的。但如果上網查,你會發現其實作者的政治獻金幾乎都是捐給共和黨,支持藥價自由。

這世界比二分法複雜得多,我們在不同的角色,會有不同的價值,在不同的議題上,也會與不同人合作。因此,一個以進步價值驅動的大型跨國藥廠,是可能的;一個拯救了世界的資本力量,也是可能的。

(對了,輝瑞之外,AZ、BNT、莫德納,也都是公司,也都是資本力量。)

一些本書的限制

最後,說說缺點。這本書當然是有缺點的,或者我們該說「特點」。

首先,本書作者畢竟是輝瑞的執行長,你可以想像,輝瑞的法務跟公關絕對是看過全書「好幾遍」,修掉各種可能的法律糾紛與公關問題。所以,我們不用期待他會公開批評誰,或詆毀誰,事實上全書連負面語句都很少。不過,作為一個讀者,知道這樣的前提後,學會從他對不同政治人物與公司的評論,從委婉程度不同的語句中,去推敲作者與輝瑞公司對特定政治人物或公司的好惡(如:川普、川普女婿庫許納、友商莫德納等),也是很有意思。

其次,雖然有專章介紹以色列與輝瑞的合作,但作者避談以色列的疫苗價格、不提納塔雅胡低迷的支持率可能是他高價買疫苗並送出全國病歷資料的動機只談以色列想送巴勒斯坦疫苗卻沒提到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爭。可以理解的是,書要代表公司,這部分捨去我可以接受。相關資訊,有在追國際新聞的,大概都知道。

最後,全書沒有提到臺灣 BNT 疫苗的爭議,因為 BNT 事前就把中國與台灣的研究開發權與經銷權賣給了上海復星,而這部分是輝瑞無法介入也不適合介入的。作者一定知道這個爭議,應該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但最後並沒有出現在書中,這畢竟是一個「講得好沒有賞,得罪人會出事」的主題,期望值為負,完全不提當然是個合理的決定。

總之,本書提供了一個跨國企業與 CEO 的視角,如何用資本力量研發人類第一支 COVID-19 有效疫苗,光是這點就值得看,也是本書的主要意義。那些更為尖銳的話題,就留待更多的優秀記者,替我們挖掘了。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天下文化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