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演進中的科學研究方法(3/4) – 假設檢定能衡量研究結果的價值嗎?

活躍星系核_96
・2014/08/08 ・3320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67 ・九年級

文/ 陳紹慶(慈濟大學人類發展學系專任助理教授)

這一篇要談談證偽邏輯在心理科學研究未充分思考的情況,特別是運用假設檢定評估資料有沒有意義所造成的問題。了解什麼是特設假設,就能理解證偽邏輯的思考模式:排除所有可以解釋原因的特設假設之後,剩下的就是最有解釋力的理論。特設假設是因果關係的概念推論,設定者儘可能列舉各種特設假設會成立的證據要件,讓統計訊息顯現可以排除的特設假設。以證據為本的實驗科學家,任務是確認手上的資料是否符合特設假設的條件,如果符合,就不能以設定為真的理論解釋原因;如果不符合,才能接受設定為真的理論。假設檢定就是完成判斷任務的統計工具,抱著這個認識,來談談運用工具的問題意識如何產生可靠的知識、錯誤的知識和無法帶來啟發的知識等困境。

一、不虛無的虛無假設

不論你的假設檢定學得好或不好,必定記得最後步驟要根據得到的p值,判斷研究資料是不是符合假設的預期。還有一種情況是因為有完成課程要求而收集資料,並且要進行統計檢定撰寫報告,得到的p值越小似乎代表自己做的研究越成功。不過現在了解特設假設的意義,可知虛無假設就是一種特設假設,p值表示不接受虛無假設但結論錯誤的機率。嚴格來說真正的研究假設是不是成立並不能依據p值的大小判斷,除非研究設計讓研究假設與唯一的特設假設相互對決。然而一個研究主題已經進展到公認只有一種假設能解釋因果關係,通常是有多重虛無假設(或特設假設)要逐步排除。這也是為何許多實驗研究報告不會只有一個實驗,也是心理科學的學習與規劃研究的最大難關。

藉著分析一個語言演化理論的筆戰案例,我在此試著呈現設定研究假設與特設假設對決的複雜性。Hauser、Chomsky與Fitch發表在2002年的「自然」期刊,提出遞迴(recursion)是人類語言獨有成份的假設與支持假設的證據。遞迴是程式設計中常見的名詞,指一道編程(program)輸出的結果自動成為下一步計算的輸入,人類語言中有此結構的認知機制僅限於發語習得,語法(syntax)及特化的語義概念等認知結構適用遞迴運作的機制。Hauser等人將這些設定為狹義語言機關(Faculty of Language Narrow, FLN),只屬人類獨有。其它也是構成人類語言的認知機制,例如語音辦識與詞彙知識,與非語言的心理功能有相同的演化來源,而且是包括人類在內的靈長類動物都能觀察到的認知能力。Hauser等人將這部分稱為廣義語言機關(Faculty of Language Broad, FLB),整理支持兩種機關相互獨立的各種證據,大致如下表所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

如此的區分使心理學者與語言學者可以透過非人類的靈長類動物為研究對象,測試是否有屬於FLB的能力,以及是否沒有屬於FLN的能力。如果研究的是FLB的能力,特設假設就是此能力並非研究對象所有;反之,如果研究的是FLN的能力,特設假設是研究對象能掌握此類能力。這一套證偽邏輯的推理,是Pinker與Jackendoff發表在2005年「認知」期刊的文章批判重點,因為每種能力的各項證據都不足以支持兩種機關之間的區別,他們花了許多篇幅說明每個主題尚且無法排除對應的特設假設為真的可能性。雖然Pinker與Jakendoff沒有提到研究方法與統計分析的術語(有提到虛無假設,但使用的脈絡其實是指特設假設),這兩篇論文照出有證偽邏輯瑕疵的理論推理,會妨害有效研究的設計。

現在可以了解研究設計的優劣在設定對立假設與虛無假設的成立條件時,就已經確定,顯著的結果並非好研究的充分條件。以假設檢定做出結論的報告,除非能確定除了對立假設與虛無假設立之外,沒有第三種解釋結果的可能性,否則必須檢討實驗結果的限制與需要改進的地方。現實的科學研究生態是沒有達到統計顯著性的實驗結果通常很難獲得發表機會,造成兩個方面的問題。一個是原始研究結果無法重現的問題,另一個是本系列第一集提過的「不見天日」效應。前者會傷害科學知識的誠篤性(scientific integrity),後者阻礙科學知識的進展。

二、無法重現的研究 = 不能重覆推翻的特設假設

舉Hauser與Pinker的筆戰為例是有用意的,Hauser違反學術倫理的事件是近年心理學界探討的重大案例之一。根據案件爆發當年(2010)曾志朗院士在科學人雜誌發表的專欄文章,可知事件的引爆點是Hauser的團隊測試猿猴語音辨識能力的實驗,也就是證實是語音辨識是FLB一部分的證據。當時在哈佛大學組織的調查委員會調查過程中,還發生接受爭議論文發表的「認知」(cognition)期刊主編辭職的事件,隔年(2011)調查即將結束時,Hauser主動辭去教授職位,並宣佈致力投入中輟學生的輔導工作,不再參與語言與道德演化的研究。這個動作讓哈佛調查委員會完成報告後,決定不公開發表,當時部落客Neuroskeptic就指出如此一來世人將無法得知全部真相,無法從Hauser的案例學到教訓。

Marc Hauser。圖片來源:Scitable
Marc Hauser。圖片來源:Scitable

不過在撰寫本文的時候(快寫不下去?),2014年5月,不再做研究的Hauser在Frontiers in Psychology發表兩篇回顧性論文(Hauser et al., 2014, Watumull, J. and Hauser, 2014),一篇是自已掛第一作者,而且有2002年一起在「科學」發表論文的Chomsky並列共同作者,主要是整理語言演化的理論主張。另一篇是談論語言演化理論與實驗研究面臨的困難。 也許是沈寂三年突然有論文發表,波士頓致力資訊透明化的公民團體,找出當年調查委員會封存的報告並透露給當地媒體。2014年5月30日的新聞報導透露的報告內容指出,Hauser早期研究的行為反應編碼資料,有部分並非呈現研究對象(猿猴)的實際表現,導致調查小組從實驗錄影重新編碼的行為資料做出不同的統計分析結果,曾經發表的論文並未忠實呈現編碼與行為觀察的不一致,可以確定Hauser為了得到有顯著性的統計結果而變造部分資料。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認為可以從Hauser與Pinker的筆戰論點能發現讓Hauser鋌而走險的遠因,儘管理論能明確區分相互對立的假設成立的條件(FLB,FLN),非人類對象的實驗會有較大的隨機誤差,可以預期得到的差異效果遠較人類實驗小,不大容易獲得顯著的統計結果,而且相同實驗由不同研究團隊進行也會得到不一致的統計結果。但是限於發表的壓力,對於差一點就顯著的差異效果,很難有不去調整的動機。Hauser的早年研究生涯也面臨這樣的壓力,而且他的實驗方法如果可行,能擴大心理學實驗的研究範疇,這是能功成名就的誘惑,凡人能抵抗者幾希。

三、無法發表的研究 = 很難推翻的特設假設

極少數研究只會有一個特設假設需要推翻,多數研究要經過許多回合的實驗技術與設計的改良,逐一消去各種特設假設,並且實驗效果經過多次重覆,都能得到一致的統計顯著結果,才能得到同行人士的接受。這也表示有理論意義,但是結果未達到統計顯著的實驗,在早期大多面臨被鎖進抽屜的命運,也就是第一篇提到的「不見天日」偏誤(file drawer bias)。比較著名的案例是錯誤記憶的實驗典範DRM效應,這是首見於1959年Deese發表的論文,1994年由Roediger與McDermott改良,成為今天記憶研究者廣泛運用的實驗方法,也改變認知心理學對於記憶的看法。

為何以上提到的兩篇論文相差35年?因為Deese的論文發表後並未在其它心理學者的實驗室裡獲得穩定的重現,相當於被鎖在抽屜多年才得到應有的重視。Hauser與DRM的例子互為極端,都指出即使研究者的點子相同不錯,若實驗結果不能穩定地證實特設假設可被推翻,很難在現代科學知識生產體系中出線。實驗結果的統計顯著性並非是確定某個特設假設可被推翻的指標,而是能不能獲得發表機會的基本門檻。現實情況對科學知識的累積有如雙面刃:有好主意但研究結果不顯著的研究者,冒著造假的風險發表有問題的研究,或著沉潛多年等待被肯定的機會。無論是那一種情況,對於科學知識的進步都是損失,但有沒有方法可以改變現況?最後一篇要介紹現在正在進行的一些方式,還有我對未來研究教學趨勢的想法。

參考文獻

  1. Deese, J. (1959). On the prediction of occurrence of particular verbal intrusions in immediate recall.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58, 17–22.
  2. Hauser, M. D., Chomsky, N., and Fitch, (2002). The Faculty of Language: What Is It, Who Has It, and How Did It Evolve? Science, 298, 1569-1579. doi: 10.1126/science.298.5598.1569
  3. Hauser MD, Yang C, Berwick RC, Tattersall I, Ryan MJ, Watumull J, Chomsky N and Lewontin RC (2014) The mystery of language evolution. Frontiers in Psychology. 5:401. doi: 10.3389/fpsyg.2014.00401
  4. Roediger, H.L., & McDermott, K. B. (1995). Creating false memories: Remembering words not presented in lists.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Learning, Memory and Cognition, 24(4), 803–814.
  5. Pinker, S., & Jackendoff, R. (2005). The faculty of language: What’s special about it? Cognition, 95, 201-236. doi: 10.1016/j.cognition.2004.08.004
  6. Watumull, J. & Hauser MD, (2014). Conceptual and empirical problems with game theoretic approaches to language evolution. Front. Psychol. 5:226. doi: 10.3389/fpsyg.2014.00226

延伸閱讀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125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人體吸收新突破:SEDDS 的魔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4/05/03 ・1194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本文由 紐崔萊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營養品的吸收率如何?

藥物和營養補充品,似乎每天都在我們的生活中扮演著越來越重要的角色。但你有沒有想過,這些關鍵分子,可能無法全部被人體吸收?那該怎麼辦呢?答案或許就在於吸收率!讓我們一起來揭開這個謎團吧!

你吃下去的營養品,可以有效地被吸收嗎?圖/envato

當我們吞下一顆膠囊時,這個小小的丸子就開始了一場奇妙的旅程。從口進入消化道,與胃液混合,然後被推送到小腸,最後透過腸道被吸收進入血液。這個過程看似簡單,但其實充滿了挑戰。

首先,我們要面對的挑戰是藥物的溶解度。有些成分很難在水中溶解,這意味著它們在進入人體後可能無法被有效吸收。特別是對於脂溶性成分,它們需要透過油脂的介入才能被吸收,而這個過程相對複雜,吸收率也較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你有聽過「藥物遞送系統」嗎?

為了解決這個問題,科學家們開發了許多藥物遞送系統,其中最引人注目的就是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Self-Emulsifying Drug Delivery Systems,簡稱 SEDDS),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這項科技的核心概念是利用遞送系統中的油脂、界面活性劑和輔助界面活性劑,讓藥物與營養補充品一進到腸道,就形成微細的乳糜微粒,從而提高藥物的吸收率。

自乳化藥物遞送系統,也被稱作吸收提升科技。 圖/envato

還有一點,這些經過 SEDDS 科技處理過的脂溶性藥物,在腸道中形成乳糜微粒之後,會經由腸道的淋巴系統吸收,因此可以繞過肝臟的首渡效應,減少損耗,同時保留了更多的藥物活性。這使得原本難以吸收的藥物,如用於愛滋病或新冠病毒療程的抗反轉錄病毒藥利托那韋(Ritonavir),以及緩解心絞痛的硝苯地平(Nifedipine),能夠更有效地發揮作用。

除了在藥物治療中的應用,SEDDS 科技還廣泛運用於營養補充品領域。許多脂溶性營養素,如維生素 A、D、E、K 和魚油中的 EPA、DHA,都可以通過 SEDDS 科技提高其吸收效率,從而更好地滿足人體的營養需求。

隨著科技的進步,藥品能打破過往的限制,發揮更大的療效,也就相當於有更高的 CP 值。SEDDS 科技的出現,便是增加藥物和營養補充品吸收率的解決方案之一。未來,隨著科學科技的不斷進步,相信會有更多藥物遞送系統 DDS(Drug Delivery System)問世,為人類健康帶來更多的好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文章難易度

討論功能關閉中。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97 篇文章 ・ 303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2

10
3

文字

分享

2
10
3
尿急可以讓人做更好的決定,但這個決定不一定是好決定—— 2011 年搞笑諾貝爾醫學獎
雷雅淇 / y編_96
・2023/04/01 ・182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車輪餅要選奶油還是紅豆?遊戲機該買 Switch 還是 PS5?要吃麥當勞還是肯德基?父母和伴侶落水應該先救誰?人生中會有很多時候需要做終極二選一,有選擇困難的時候怎麼辦?2011 年搞笑諾貝爾獎醫學獎的得獎研究提供了一個方法:憋尿。

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裡,主角謝爾頓(Sheldon)在 PS4 與 Xbox 之間難以抉擇。

搞笑諾貝爾獎頒發給「讓人捧腹大笑,然後發人深省 (achievements that make people LAUGH, then THINK.)」的研究或事件,2011 年的醫學獎頒給兩個研究團隊,表彰他們證明:當人尿急的時候會做出更好的決定,但對其他事情來說這是糟糕的決定。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為什麼當人尿急的時候會做出更好的決定,但對其他事情來說,卻是糟糕的決定呢?圖/Pixabay

憋尿幫助你終極二選一?

荷蘭特文特大學行銷傳播與消費者心理學系的米賈姆 (Mirjam A Tuk) 從一次聽演講時不小心喝太多咖啡得到靈感,讓他想知道「當人們需要控制膀胱的時候會發生什麼事?」

於是他和研究團隊一起設計了實驗,一群喝一點水和另一群喝很多水的受試者,在 40 分鐘後水到達膀胱的時候,開始要受試者回答一系列的問題,例如「會選擇明天收到 480 元還是 30 天後拿到 900 元?」等問題。實驗發現,當人們很想上廁所、不得不控制膀胱的時候,反而更比較願意延遲滿足、變得更有耐心,且有助於控制衝動。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結果令人驚奇的地方,因為許多心理學研究都支持過於克制反而會使人「自我耗盡 (ego-depletion)」,讓他們對其他事情更難以控制自己。米賈姆認為這可能是因為膀胱控制在某些程度上來說,是自動的、無意識的過程。

不過這不代表尿急就是好事,另一個一起得獎的研究則發現,當人很想尿尿的時候,注意力和工作記憶會顯著下降,而且糟糕的程度和酒醉(血液中酒精濃度 0.05%)、疲勞(持續清醒 24 小時)相似,而在尿尿警報解除後認知就會回到原來的水平。

當人很想尿尿的時候,注意力和工作記憶會顯著下降,就和喝醉時類似。圖/PIxabay

研究團隊讓八位健康成年人每 15 分鐘喝 250c.c. 的水,直到他們很想上廁所、再也忍不住為止,並在這個時候讓他們進行自評和認知測驗。

不過,為什麼要做這個實驗呢?研究成員之一、耶魯醫學院的皮特札克 (Robert Pietrzak)  教授解釋,有很多工作是無法隨時想去上廁所就能去上廁所的。例如:長途卡車司機、醫護人員等,這個研究提醒大家,當你在憋尿的時候,很可能會干擾正在執行的工作。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挑戰人類的憋尿極限?勸你還是不要比較好

人到底可以憋尿憋多久?會不會憋死掉?一天又會尿尿幾次呢?

膀胱是可以伸縮的器官,成年人的膀胱可以儲存約 400~500cc 的尿液,膀胱和大腦有直接溝通的專線,約四分之一滿的時候就會有尿意。尿尿的次數也和膀胱的大小有關,成年人平均一天尿尿 6~7 次,不過在 4~10 次之間都屬正常範圍;小小朋友和嬰兒的膀胱比較小,一天會尿尿 10 次或以上。

憋尿對身體的影響大多是長期累積而來的:如果沒有定期排空膀胱,最常見的是細菌滋生造成尿道感染,和因為都憋著導致膀胱肌肉在該放鬆的時候無法放鬆,極少極少出現憋尿憋到漲破膀胱的狀況。

偶而一兩次憋尿、試試看是不是會做比較理性的決定還無妨,但還是要養成想上廁所時不要憋太久,尿尿時不要急、要盡量排空的好習慣喔!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考資料

  1. About the Igs
  2. The Impulsive client: theory, research, and treatment
  3. Inhibitory spillover: increased urination urgency facilitates impulse control in unrelated domains
  4. Bladder control – DW – 10/05/2011
  5. How needing a wee affects your decision making – Big Think
  6. Full Bladder, Better Decisions? Controlling Your Bladder Decreases Impulsive Choices
  7. IG Nobel prize goes to University of Twente researcher
  8. Lifespan researcher wins Ig Nobel Prize
  9. Ig Nobel Award Winners: Do Humans Think Less Clearly When They Have To Urinate? | HuffPost Weird News
  10. Why Having To Pee While Driving Is As Bad As Drinking
  11. Ig Nobel Prize: Humor and Science – Yale Scientific Magazine
  12. The effect of acute increase in urge to void on cognitive function in healthy adults
  13. How Long Can You Go Without Peeing? Risks, Complications, Concerns
所有討論 2
雷雅淇 / y編_96
38 篇文章 ・ 1238 位粉絲
之前是總編輯,代號是(y.),是會在每年4、7、10、1月密切追新番的那種宅。中興生技學程畢業,台師大科教所沒畢業,對科學花心的這個也喜歡那個也愛,彷徨地不知道該追誰,索性決定要不見笑的通吃,因此正在科學傳播裡打怪練功衝裝備。

1

4
4

文字

分享

1
4
4
假裝世界永遠滑稽:幽默比較長壽?——《怪咖心理學》
azothbooks_96
・2023/03/16 ・373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受試者看完令人不安的電影後,血液循環降低 35%,但看完幽默題材後則增加 22%。根據研究的結果,研究人員建議大家每天至少笑十五分鐘。

憂傷小丑?喜劇演員的心理特質

1981 年,紐約州立大學雪城分校的心理分析師西摩爾.費雪(Seymour Fisher)若達.費雪(Rhoda Fisher)發表研究結果,他們並不支持傑納斯所謂「喜劇演員是憂傷小丑」的說法(編按:許多人認為喜劇演員得在舞台前、舞台後承受高度的壓力,不管他們現實生活中發生什麼事,總得每晚登台作秀製造效果,有些演員甚至因此受憂鬱症、躁鬱症所苦,也因此大眾對喜劇演員往往有「喜劇演員其實是憂傷小丑」的印象)。

費雪兄弟進行廣泛的調查,研究四十多位知名的喜劇演員與小丑,包括席德.西薩(Sid Caesar)、傑奇.梅森(Jackie Mason)、小丑布林可(Blinko the Clown),並出版《假裝世界永遠滑稽》(Pretend the World Is Funny and Forever )一書發表他們的研究。

他們在研究中做了一個經典的佛洛伊德測試:羅夏克墨漬測驗。他們請受試者看模糊的墨漬,說出他們想起什麼。學術研究中時常用到這類測試,甚至有一個知名的佛洛伊德笑話也以此為主題:

一名男子去看心理分析師,分析師拿出一疊印有墨漬的卡片,讓男子一次看一張,問他墨漬讓他想起什麼,男子看了第一個墨漬後說:「性」,看到第二個墨漬後又說:「性」。事實上,他看到每一張卡片都說:「性」。心理分析師憂心地說:「我不是想嚇你,但你似乎滿腦子都是性。」那男子驚訝地回答:「我真不敢相信你剛剛說的,擁有整疊色情卡片的可是你。」

羅夏克墨漬測驗,又稱墨跡測驗,是知名的人格測驗之一。受試者收到十張上頭有墨漬的卡片,並被要求回答他們最初認為卡片看起來像什麼、以及後來覺得像什麼。心理學家再根據他們的回答及統計數據,判斷受試者的人格還有狀態。

多數測試是在餐廳與馬戲團的更衣室進行,費雪兄弟表示,這些測試往往很難進行,因為旁人和其他表演者常打斷他們。費雪兄弟的研究和一般人對「憂傷小丑」的印象及傑納斯之前的研究結果剛好相反,他們發現喜劇演員與小丑鮮少有精神疾病。專業喜劇演員的工作雖然充滿壓力,但費雪兄弟意外發現,這些受訪者都能迅速恢復元氣,調適力都很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被接納的需求

另一方面,費雪兄弟也檢視喜劇演員與小丑的童年經驗,他們說受訪者大多從小就開始走這一行,小時候通常是班上的活寶。他們常開老師的玩笑,這點也符合幽默的「優越」論。有一位表演者記得老師叫他到黑板拼「petroleum(石油)」一字,他馬上走到前面,拿起粉筆寫下「oil」。

專業喜劇演員通常出生低收入戶,童年不是過得很好,所以他們的表演可能是想獲得觀眾的喜愛,藉此彌補童年的缺憾,有很多實際證據支持這點。伍迪.艾倫曾說「被接納的需求」是他想要變得風趣的主要動力之一。傑克.班尼(Jack Benny)不喜歡在古巴度假,因為那裡沒人認得他。W.C. 菲爾茲(W.C. Fields)曾經提到他喜歡讓人發笑是因為「⋯⋯至少在那短暫的時刻裡,大家是愛我的。」

是喜劇演員也是社會學家

費雪兄弟研究的第三方面是檢視與好笑有關的心理特質,有些演員坦承他們對人與行為很好奇,他們會不斷觀察別人的生活細節,直到發現一些小特質可以拿來當新的笑話或表演題材為止。

費雪兄弟發現喜劇演員與社會科學家有很多相似處,他們認為這兩種人都時常注意人類行為的新鮮面,唯一的差異在於喜劇演員用這些觀察讓人發笑,社會科學家則是以這些觀察做為學術論文的基礎。我畢生都在研讀社會科學家的文獻,所以我想主張這種分法並無法清楚區隔這兩種人。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Waist up portrait of mature man giving speech standing on stage in spotlight and speaking to microphone, copy space

費雪兄弟也檢視喜劇與不安之間的關係,一般人看到墨漬時,通常會看到一個影像,然後才發現墨漬可能有不同的觀察方式。

仔細分析喜劇演員從墨漬中看到的圖案後,費雪兄弟的結論是,他們的受試者常會把墨漬想像成「好的怪獸」,把有威脅感的圖案轉變成比較親切的感覺。「噴火龍」會變成被誤解的高貴角色,「骯髒的土狼」會變成可愛討喜的寵物。費雪兄弟認為這是喜劇演員與小丑在無意間想要以幽默感因應困境的證明。

幽默的長壽

很多人都曾經對喜劇根本上和憂傷與精神病有關的說法提出質疑,費雪兄弟並不是唯一的學者。佛羅里達國際大學的詹姆斯.羅頓(James Rotton)深入探討霍夫曼(Hoffman)的《過往娛樂名人》(Entertainment Personalities of the Past),了解知名喜劇演員的出生與死亡年份,並以同年出生的非喜劇藝人當對照組註一

羅頓在名為〈幽默與長壽:搞笑演員較長壽?〉(Trait Humor and Longevity: Do Comics Have the Last Laugh?)的論文中說明研究的結果,他主張喜劇演員和其他藝人的死亡年齡差不多。後續關於喜劇演員死因的研究註二也顯示,他們並沒有比較常因心臟病、癌症、肺炎、意外或自殺而身亡。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之,沒有證據顯示每晚必須搞笑演出的明顯壓力會讓他們比較短命。

其他研究顯示,能夠笑看人生可以減少不安,羅頓的研究也呼應了這點。如果喜劇真的有影響,那麼就是有益健康。十三世紀的亨利.德.曼德維爾醫生(Henri de Mondeville)推測笑有助於病人康復,他寫道:「外科醫生應該禁止病人生氣、怨恨與難過,提醒病人歡樂可以讓人心寬體胖,哀傷讓人瘦骨如柴。」

幾百年後,莎士比亞也呼應同樣的理念,他表示:「讓內心充滿歡笑與喜樂,可以遠離傷害,延年益壽。」

最近有一項研究也支持笑聲、因應壓力、身心健康之間的關係。該項研究顯示,會很自然地以幽默應付壓力的人,免疫系統比較健康,心臟病發與中風的機率也少 40%,看牙時比較不會痛苦,壽命也比多數人多四年半。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1990 年,研究人員發現觀賞比爾.寇斯比(Bill Cosby)的脫口秀錄影帶可增加唾液的免疫球蛋白 A。免疫球蛋白 A 是避免上呼吸道感染的要角(受試者聆聽梅爾.布魯克斯〔Mel Brooks〕與卡爾.萊納〔Carl Reiner〕的經典《兩千歲的人》〔2000-Year-Old-Man 〕時,這些優點明顯下降)

這不是唯一探討笑對身體有何影響的研究。2005 年,馬里蘭大學的邁可.米勒(Michael Miller)與同事研究笑看世界與血管內壁的關係。血管擴張時,可促進血液循環,有益心血管。他們讓受試者看可能讓他們感到不安(例如《搶救雷恩大兵》最初三十分鐘的劇情)或歡笑(《當哈利碰上莎莉》的「假高潮」戲)的電影。整體而言,受試者看完令人不安的電影後,血液循環降低 35%,但看完幽默題材後則增加 22%。根據研究的結果,研究人員建議大家每天至少笑十五分鐘。

根據研究的結果,研究人員建議大家每天至少笑十五分鐘。圖/envato

天然的止痛劑

羅頓也依循同樣的邏輯,檢視觀賞不同影片對整型外科病患的復原有何影響。他請一組病患從《香蕉》(Bananas)、《站在子彈上的男人》(Naked Gun)、《金牌製作人》(The Producers)等等喜劇片中挑選,但不讓另一組看任何可能讓他們微笑的影片,而是叫他們從《南海天堂》(Brigadoon)、《北非諜影》(Casablanca)、《第七號情報員》(Dr. No)等「嚴肅」片單中選片。研究人員秘密追蹤病患由自控式裝置中使用的止痛劑藥量。觀賞喜劇的人使用的藥量比觀賞嚴肅電影者少 60%。

在另一個有趣的實驗中,研究人員又找另一組病患,不讓他們任選喜劇片,而是叫他們看別人幫他們挑的影片,這組使用的止痛劑比另外兩組都多,這證明觀賞讓你笑不出來的喜劇比什麼都還痛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笑看生死

最後,有一群研究人員要求受試者立下模擬遺囑,開自己的死亡證明(包括估計的死亡日期與死因),寫自己的喪禮追悼文,研究人員發現喜歡笑看人生的人比較不覺得這有多難。在比較實際的情境中,也出現同樣的現象。輔導員訪問失去伴侶半年的人,發現能笑看生離死別的人比較能接受那個情境,繼續過日子。

不過,就像笑話實驗室收到的一則笑話所說的,笑看生死也有可能出現太誇張的情況:

一名男子過世了,他的太太打電話到當地報社說:「我想刊登以下的訃聞:柏尼死了。」報社員工楞了半响後說:「其實刊登十個字的價格是一樣的。」

女士回答:「喔,好吧,那我刊登:柏尼死了,豐田汽車出售。」

註解

  1. 羅頓的報告只研究男性喜劇演員,因為他發現很多女性喜劇演員的年齡並不可靠,與其他傳記資料不符,這很可能是一種喜劇的時間心理學。
  2. 此研究蒐集 1980 到 1989 年間刊登在《時代》與《新聞週刊》上的演員訃聞。

——本文摘自《怪咖心理學之史上最ㄎ一ㄤ實驗,用科學揭露你內心的真實想法》,2023 年 2 月,漫遊者文化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53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