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手機應用,讓你啪啪啪得更安全!

果殼網_96
・2014/02/13 ・358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2 ・八年級
credit: CC by KaroliK@flickr
credit: CC by KaroliK@flickr

編譯 / 梅子_Prune

「我今晚不行,我感染了衣原體。」頗為成人題材的美劇《慾望都市》中,米蘭達就是用這話撲滅了愛人的慾火,同時也提醒了電視機前的觀眾,關於性病的對話能有多麼尷尬。

米蘭達的坦誠相告是13年前的劇集中播出的,但開展這樣的對話到今天依然艱難。最近,各種商業點子催生了一系列數位產品,旨在幫助消費者匿名通知過去的性夥伴他們曾接觸過性病(通常是通過正經的電子賀卡來傳遞壞消息)或幫助人們更輕鬆地獲取自己的化驗結果——既為了讓自己知情,也便於告知床伴。

目前已經有大約10個這樣的網絡或手機電子服務出台,還有更多應用在開發中。這些多樣的應用為用戶提供性病化驗結果或向其伴侶匿名告知染病風險。例如Don’t Spread It、inSPOT和So They Can Know可以向感染者的性夥伴匿名發送他們可能接觸性病的通知。他們還獲得了一些健康專家的先期支持。(舊金山公共衛生部門就是inSpot將近十年前開始開發時的早期合作夥伴。巴爾的摩市立衛生部門現在也在和So They Can Know的開發者合作建立自己的門戶,便於人們在網上查閱自己的性病化驗結果並分別通知其性夥伴需要化驗。)還有一些如Chexout和ChecMate這樣的服務可以讓化驗者上傳化驗結果,然後發給訂閱服務的患者。

新的公共衛生工具?

新推出的一個免費手機應用率先推出了更多服務,受到推廣性病化驗和意識的公共衛生專家讚譽。但這一革新性應用也引起了關於隱私、合法性和這一應用所傳達的信息的擔憂。這項應用名叫Hula(原意為夏威夷草裙舞),其開發者表示這項應用可以「幫你約炮」。(而且Hula這個詞本身也帶有性的意味。)該應用提供本地性病檢測場所的名稱、地址和其他資訊,還可收集化驗結果。如果要獲取化驗結果或者用相對輕鬆的方式把結果通知他人,要打開一個頁面,上面有一張拉著拉鏈的圖片,用手指劃開拉鏈,就會顯示出下面的信息。你也可以加其他人為好友,允許他們使用數位裝置安全地查看你的化驗結果。該應用還用類似大眾點評的方式讓用戶分享對性病化驗場所的評價。

該應用聲稱要解決其開發者所謂的「破冰系統」的問題,扮演用戶和診所之間的中介角色,幫助患者獲取其化驗結果(如果沒有這一中介他們可能就不會去拿結果)並對其進行解釋,使患者明白化驗結果的涵義。在用戶的許可下,化驗室會把原始結果上傳至Hula。隨後,經過專門培訓的Hula工作人員將結果輸入一系列模板,使其轉化為容易理解的表述。比如說,梅毒化驗結果會顯示「無抗體」,而這個應用就會告訴你,梅毒結果為「陰性」。因為全國各地診所都有人手不足的問題,所以大家默認為「沒消息就是好消息」——患者被專門告知或以為,只要沒有接到化驗結果,他們就沒有健康問題。但這樣,陽性結果也有可能鑽了空子。這類自動應用就可以確保患者收到化驗結果。Hula的開發者表示,他們希望這個應用有助於促進進一步檢查,因為它會發送定期檢查的提醒。

6J2CFwqpIitrBZW8m_l9TuShpn_qjK6JudZnNbRQP0ToAwAAcQIAAEpQ_645x403
沒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Hula的醫學顧問傑弗裡‧克勞斯納(Jeffrey Klausner)表示,他認為這一應用是重要的公共衛生工具。據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估計,美國每年約診斷出2000萬性病新病例,美國衛生系統在這一方面的醫療開支每年達160億美元。目前,全國男女群體中有超過1.1億例性病感染。「一想到美國有數百萬性病感染者對自己的健康狀況渾然不覺,促進檢查和改變人們對待化驗結果態度的工作會對這一狀況有所改善。」克勞斯納表示。他是一名外科醫生,曾擔任舊金山公共衛生署性病防控部門主任,目前是加州大學洛杉磯分校的醫學和全球衛生教授。

潛在問題

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和公共衛生官員還承認這些應用能夠讓人們深入瞭解接受性病檢查並向其性夥伴告知檢查結果的需要,具有潛在裨益。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認為,由於人們現在會利用手機應用尋找性夥伴,這類行動在當下便有了前所未有的重要性。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性病預防部門的一位行為學家瑪麗‧麥克法蘭(Mary McFarlane)還預言,如果新的手機應用能減少性病感染和尋求治療的羞恥感,就能有助於減少性病病例數量。但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在發給《科學美國人》的電子郵件中還表示,這類應用能否提供最準確的信息以及是否足以保護患者隱私,這些問題還有待考察。

在問及對Hula的看法時,公共衛生部門在對這一應用的支持中也表達了類似的審慎態度。舊金山公共衛生部門人口衛生分部疾病防控分支主任兼性病部門主任國家團結委員會主席蘇珊‧菲利普(Susan Philip)表示這一應用「很有意思,也很激進」,並贊同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的觀點,認為應當加強與可能感染性病及有可能使用這類應用的人群的聯繫。另外,把性病化驗結果交給除患者本人以外的人也可能造成法律隱患,因此很多市立性病化驗機構拒絕了患者將化驗信息通過Hula傳遞的申請——雖然Hula簡化了醫療保險表格的填寫,並由此允許診所將數據分享給所有Hula用戶。菲利普表示:「我們正在和市立律師討論這一問題,以便澄清一些疑慮。很多人都還處於澄清階段。」

還有一些公共衛生專家擔心陰性結果會讓接受化驗者及其性夥伴獲得虛假的安全感。Hula的化驗數據是有時效的,但就算化驗是新近做的,它們也不意味著接受化驗者在獲得化驗結果時一定沒有感染。接受化驗者有可能在化驗之後不知情感染,也有可能又做了化驗但沒有告知Hula,或者有可能化驗時感染還無法被檢測出來。以HIV感染為例:病毒進入體內之後,免疫系統可能要用幾個月的時間才能製造出足夠的反HIV抗體,使標準臨床HIV化驗能夠檢測出來並顯示感染。Hula每次發佈化驗結果時,都會警告用戶有這種時間差的問題,聲明陰性結果並不保證該人未患性病,並敦促大家「注意安全」。但衛生官員仍然擔心有些人會被第一印象誤導,接受化驗者可能其實是感染者。巴爾的摩市立衛生部門疾病控制組執行副專員帕特里克‧喬克(Patrick Chaulk)表示:「這是一個創新概念,而且針對適當的年齡群體,但我擔心它會讓你以為自己沒得性病。」

「我們想傳達給人們的信息是,我們希望他們去接受檢查,但不要以為陰性結果就是他們可以為所欲為的通行證。」他說。巴爾的摩已表示需要加強通知性病化驗結果方便的工作,這與Hula的使命類似,並承認聯繫所有接受化驗者並不是一個容易的任務。他說:「我們嘗試聯繫所有人。每年,我們市的兩個診所有大約33000次化驗,所以我的首要目標是聯繫所有陽性結果的化驗者——包括淋病、衣原體感染、梅毒和艾滋病。」為了促進用戶獲得陰性和陽性的化驗結果,巴爾的摩衛生部門目前正與「性健康創新」網站合作建立一個網站,接受化驗者可以用手提電腦或智能手機在網站上查閱其化驗結果。So They Can Know也在幫助巴爾的摩市建立短信和電子郵件通知系統,在用戶同意的前提下以這些方式發送化驗結果。喬克表示,目前還沒有患者問及Hula的服務。

未來的路還很長

Hula目前仍然免費提供服務,但它希望最終能夠盈利。目前,其開發者還在尋找擴大該應用的用途的方式,以便在預防性病方便發揮更大作用。Hula正在與洛杉磯大學區合作,促進對青少年在性病檢測和安全性愛方面的教育,教師也可讓即將或已開始性生活的學生瞭解Hula這一應用的存在。

利用基於地理位置的約會軟件日益增加,Hula還希望能夠幫助這類軟件的用戶降低性方面的風險。上個月Hula宣佈與男同約會應用MISTER開展合作,該應用就是通過地理定位器幫助同志尋找同伴。MISTER還鼓勵用戶在其個人頁面連接到Hula,使其在線「好友」可以看到其化驗結果。同志交友應用上顯示經認證的化驗結果可謂是一大轉變,因為目前一般採取的方式是用戶在自己的個人頁面上主動宣佈自己未感染艾滋病。「在不遠的未來,你會看到別人的交友頁面上顯示一個徽章,表示他們經Hula認證的性病狀態。」Hula創始人兼CEO拉敏‧巴斯塔尼(Ramin‧Bastani)說。「這可以幫你決定你想找什麼樣的人。」

3IhSOt-21XytMBr0eJalC7TN8S_5n42-rQ6V6RJYGcCyAwAA6AMAAEpQ_645x681
以後都在社交網絡上加個認證,證明自己是接受過性病檢查且一切正常的。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但MISTER的CEO卡爾‧桑德勒(Carl Sandler)表示,他們目前正在「謹慎考慮」如何進一步將Hula的服務納入他們的應用。「經認證的結果應該成為更長久的討論的一個開端,而不只是一勞永逸的檢測。」桑德勒表示。「我認為,未來人們會更願意索取經認證的數據,但我們不會強制要求提供這種數據。現在對性病和艾滋病存在很多偏見和誤解,經認證的數據只是確保性安全的解決方案的一部分。」

「在性病預防問題上,Hula並非萬靈丹,我們也從未表示過我們的用戶沒有性病。」巴斯塔尼說道。「Hula和安全套一樣,只是一種性病預防手段。我們認為我們提供的手段比現狀要好很多——目前只是自己主動宣佈,或者對此默不作聲。在我們看來,有一些信息總比什麼信息都沒有要好。」

資料來源:

You’ve Got Mail… about STDs|Scientific America

轉載果殼網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果殼網_96
108 篇文章 ・ 5 位粉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透過「生長激素刺激測驗」,評估孩童生長激素是否不足

careonline_96
・2022/05/19 ・189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當孩童因「身高不足」或「生長遲緩」就診「兒童內分泌科」,醫師評估有「生長激素不足症」之疑慮時,會安排小朋友做「生長激素刺激測驗」。

究竟這是什麼樣的檢查呢?什麼時候需要做這個檢查?如何執行?這樣的檢查安全嗎? 以下由林口長庚醫院兒童內分泌科邱巧凡醫師,針對以上家長常見問題做完整說明。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什麼時候要做?

  1. 「長的矮」而且「長的慢」!
    (1)長的矮: 身高落在該性別年齡「第三百分位」以下。
    (2)長的慢: 「一年長不到四公分」,或身高曲線往下掉兩大條百分位曲線。
  2. 初步檢查顯示: 骨齡明顯落後,血液檢驗 IGF-1 與 IGFBP-3 濃度不足。
  3. 伴隨其他生長激素不足可能合併的特徵(如前額凸出、顴骨發育不良、鼻梁塌陷、低血糖、陰莖短小、尿道下裂,或合併其他賀爾蒙異常等。)

當以上情形發生,醫師認為孩子有「生長激素缺乏症」的可能,將進一步安排「生長激素刺激測驗」。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是什麼?

邱巧凡醫師指出,平常生長激素的分泌呈現「脈衝式分泌」,因此無法從隨機、單一次的血液檢測直接反映個體生長激素分泌的能力。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是藉由藥物的刺激,營造出生長激素必須要分泌的情境,藉此情境來了解分泌的功能是否正常。

目前在台灣可用來做為生長激素刺激測驗的藥物包含:胰島素、clonidine、L-Dopa、Arginine 及 Glucagon。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怎麼做?

  • 檢查前的準備
  1. 自檢查當天凌晨零時起「禁食」任何食物。
  2. 填寫「檢查同意書」。
  •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流程
  1. 於早上 7~9 點,幫受檢兒童建立靜脈留置針(通常選擇上肢靜脈),並執行第一次的抽血,隨後給予受檢兒童檢查用之「口服藥物」或「靜脈注射藥物」。
  2. 之後約每隔 15 至 30 分鐘執行一次抽血,檢測生長激素濃度。(不同之檢測藥物,其抽血頻率與時間略有不同)
  3. 一次的「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流程約 2~3 個小時完成,最後一次抽血完畢後,若身體無不適,便可移除靜脈留置針頭,完成檢查。並給孩童進食一頓大餐。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安全嗎?

邱巧凡醫師說,生長激素刺激測驗執行過程,有可能發生以下狀況,須特別留意,因此在林口長庚醫院本檢查需住院執行,在專業醫療團隊照護下執行此測驗。

  1. 暈針: 由於需透過口服或靜脈注射藥物刺激生長激素分泌,加上得抽血數次,因此在兒童、青少年族群有可能因為心理壓力與恐懼感,在測驗過程中出現眩暈與噁心等暈針症狀。通常只要休息一段時間即可恢復,也不會因此產生後遺症。
  2. 測驗藥物的作用: 檢查期間所服用或注射的藥物,會造成血糖偏低、血壓偏低,可能出現口乾、頭痛、冒冷汗、臉色蒼白、嗜睡、疲倦、頭暈、噁心、嘔吐等症狀。一般只要適度休息,並於檢查後進食即可逐漸恢復。少數有特殊病史的孩童(如癲癇、腦瘤等)可能在此過程出現抽搐發作等狀況。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注意事項

  1. 自檢查當天凌晨零時起,至檢查流程完畢,期間禁止飲食,否則會影響檢查結果的準確性。 
  2. 抽血期間如出現頭暈、噁心、臉色蒼白、抽搐、意識不清等情況,請立即告知醫護團隊。
  3. 檢查期間應坐在椅子上或臥床休息,儘量不要起身走動。

生長激素刺激測驗——檢查結果

檢查結果醫師將針對患童本身狀況與兩項不同藥物刺激後的生長激素分泌能力進行判讀,若判斷為「生長激素缺乏症」,將進一步安排「腦部核磁共振檢查」以釐清生長激素缺乏的可能原因,並衡量「生長激素治療」的適當性與時機,與家長進行說明與討論。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careonline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台灣最大醫療入口網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