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一個不能少 – 性格促發影響消費偏好

Y. M. Huang
・2013/07/04 ・1435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10 ・六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在台灣便利超商的集點活動非常盛行,大多數的超商都有不只一個集點活動在進行中,舉凡經典卡通人物、熱門網路遊戲人物等等,都是集點贈品的常客。在集點活動快要結束前,大家會看到店家張貼「蒐集完成,一個也不能少」等類似的字樣,到底有多少人會買單呢?大家是否有想過自己為什麼明明沒有特別喜歡這個卡通中的人物,但卻有一種偏執感,覺得一定全部都要有?或是你本身是屬於理性的消費者,只選擇自己需要的東西?為什麼會有這樣差異呢?

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是探討集體主義/個人主義如何影響我們的消費行為,特別是在購買一堆東西,而非一樣東西的時候。在第一個實驗中採用是比較安格拉裔(我們一般認定的白人)和拉丁裔的實驗參與者,在購買手機及其配件時,是否會有不同的購買偏好。過去的研究顯示拉丁裔的個體較屬於集體主義,而安格拉裔較屬於個人主義。在實驗一開始他們會請實驗參與者針對手機及三個相關配件去選擇自己的顏色偏好(紅、藍、黑或白),針對每個項目他們可以選擇不同的顏色。在選擇完之後,他們會被告知,有一項東西已經沒有貨了,那他們會選擇:1)只買那些有貨的產品;2)重新選擇;3)不購買。結果顯示,拉丁裔的實驗參與者在被告知有一項東西已經沒有貨時有較低的比率(49% vs. 71%)會選擇只購買那些有貨的產品,顯示集體主義有可能會影響消費的行為

第二個實驗中,他們請實驗參與者圈選有出現的單數/複數代詞來促發個人或集體的概念,有一半的實驗參與者只會看到單數代詞(I, Me, my),也就是被促發個人主義的;另一半的實驗參與者只會看到複數代詞(We, our, us),也就是被促發集體主義的。實驗者同時改變了作業的需求,他們被告知要幫他們的朋友選擇狗狗寵物,他們要從五隻她的朋友選出的狗狗中選擇兩隻。在他們做了選擇之後,他們會被告知其中有一隻狗已經被賣掉了,他們要選擇是否只選那隻剩下的狗,或是重新選擇或是不購買。結果顯示在促發集體主義的情境下,受測者也比較不傾向去選擇只購買剩下的那一隻狗,複製了第一個實驗的結果

第三個實驗中,他們想要了解為什麼集體主義傾向的實驗參與者會傾向買一組東西,而非沒有成組的東西。他們採用了類似第二個實驗的情境,他們請實驗參與者告知為什麼他們選擇其中的兩隻狗,而非其他的狗。結果顯示,有集體主義傾向的實驗參與者,會列出較多的原因關於為什麼他們會選擇其中的兩隻狗。實驗者認為,這顯示集體主義傾向的實驗參與者對於物體間的連結有較強烈的意識,所以一旦認定物體間是有關係的(例如在實驗中他們決定要購買這些東西時),他們會認為要一次獲得所有有關係的東西,而非零散的購買

綜合這幾個實驗的結果,顯示集體主義/個人主義會影響我們的消費偏好,特別是當要購買的東西之間有關係時;若集體主義較強的個體,會較重視東西之間的關係,所以會傾向全部都要買。當然這個研究也是有限制的,因為雖然實驗者認為性格會影響消費偏好,但我們可以發現,其實在所有情境下,即便是集體主義傾向的實驗參與者,還是一定百分比能夠接受零散購買的選項,顯示性格並非決定了一切。

大家也可以做一些延伸性的思考,在世界各地似乎就是亞洲地區最容易有集點換贈品的行為,亞洲國家集體主義的性格是否扮演一個重要的角色?還是其他心理特質、商業銷售伎倆也影響了這樣的行為呢?

去看研究的原文 One Without the Other Seeing Relationships in Everyday Objects
去看主要研究者Daphna Oyserman教授的網頁,Oyserman教授的研究大多是關於文化與自我的,以及跨文化的比較。

文章難易度
Y. M. Huang
96 篇文章 ・ 2 位粉絲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

1

14
2

文字

分享

1
14
2
誰能佔領搜尋結果第一名?從 PageRank 網頁排名演算法談起
Abby T
・2021/04/18 ・257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65 ・九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在 Google 的搜尋結果裡面,你的網頁會出現在第幾頁?被大眾看到的機會有多高?

在 Google 搜尋引擎中,有多項重要演算法來協助搜尋引擎的運作,其中,名為「PageRank」的演算法可說是關鍵中的關鍵。

PageRank 演算法已問世二十餘年,至今仍是 Google 於搜尋結果頁為網站劃分排名的核心依據之一,接下來,本文將一一簡介 PageRank 的發展及歷史、運作原理,以及它如何影響使用者所看見的搜尋引擎結果排名。

PageRank 演算法至今仍是 Google 於搜尋結果頁為網站劃分排名的核心依據之一。圖/Pexels

什麼是 PageRank ?

1990 年代,網路世界剛剛起步,搜尋引擎遠不如現在精確及貼近人心。1997 年,為了提升搜尋引擎的搜尋品質, 兩位 Google 創辦人 Sergey Brin 及 Larry Page 設計出了 PageRank 演算法,幫助使用者更有效率地找到能解決問題、實用的資訊。

PageRank 的核心概念是利用網站和網站間的連結 (link) 數量多寡連結來源的品質,來判定一個網站的價值高低,以及其在網路世界中的權威性。

PageRank 的設計靈感來自學術界對論文的評估依據之一:越多人引用的論文,表示其內容的可信度越高、品質越好,在學術界的地位越重要。同理,越多網站願意引用、放置連結連過去的網站,表示其內容越受信賴,是個值得被使用者閱讀、能為使用者帶來實用幫助的優質網站,必須排在前面、優先被使用者看到。

起初,所有人皆可透過 Google 官方開發的專屬工具查看某個網頁的 PageRank 分數,並且將 PageRank 的分數當作 SEO 評估的重要指標。

但也正因為一切分數所見即得、高低明瞭,引來有心人士濫用,利用一些投機手段在分數高的網站硬塞入自己的網站連結以獲得高分,或是將連結作為買賣交換的商品、嚴重影響公正性。

2016 年,Google 官方宣布不再公開 PageRank 分數,以解決濫用亂象。然而,雖然 Google 隱藏了分數,但 PageRank 仍然是 Google 演算法中的重要骨幹且不斷修正漏洞、持續優化中!這一點已獲得 Google 內部負責維護良好搜尋體驗的網站管理趨勢分析師 (Webmaster Trends Analyst) Gary Illyes 兩次證實

有多少人推薦你的網站?看反向連結!

在了解 PageRank 的運作之前,必須先明白「反向連結」(Backlinks) 及「外部連結」(External Links) 的意義。

「反向連結」指的是「他人網域中,連到我的網站的連結」,而對他人來說,這是他網站中的「外部連結」,也就是「由某網域連到另一個網域的連結」。

例如,小美在她的網站裡放了一個連結導到我的網站,對小美而言,這是一個外部連結;對我而言,則是一個反向連結。

反向連結與外部連結示意圖。圖/JKL製作

「反向連結」是 PageRank 考量的重要依據。如同前面所說的,當你的網站獲得越多反向連結、意味著你的內容被越多人引用及信賴;且 PageRank 的分數是可傳遞的,而反向連結就是傳遞的媒介。

總的來說,PageRank 會參考三項關鍵因素:

  • 反向連結的數量以及連結來源網頁的品質
  • 連結來源網站的外部連結數量
  • 連結來源網站本身的 PageRank 分數

除了可傳遞性外,PageRank 運作的另一個重點是:分數會被連結對象所平分。

假設有 A、B、C、D、E、F、G 五個網頁。其中,A 是一個 4 分網頁,連結到 C 與 D;B 是一個 2 分網頁,連結到 C、E、F、G。五個網頁間的 PageRank 計算如下:

  • C:獲得來自 A 的反向連結並與 D 平分分數,先得 4÷2=2 分,再加上來自 B 的反向連結並與 E、F、G 平分分數,再得 2÷4=0.5 分。最後為 2+0.5 = 2.5 分。
  • D:獲得來自 A 的反向連結並與 C 平分分數,得 4÷2=2 分。
  • E、F、G:獲得來自 B 的反向連結並平分分數,各得 2÷4=0.5 分。

(補充:以上是 PageRank 的簡易算法,更完整的計算方式詳見 WiKi。)

買連結來連向自家網站,不行嗎?

你有沒有看過充滿各種無意義連結的部落格?或是專門在別人文章留言並貼上一堆無意義連結的帳號?

由於反向連結是 PageRank 計算的關鍵,在過去 PageRank 分數仍公開、被濫用的年代,許多人會刻意到高分網站洗留言、拼命留下自己網站的連結,藉此「強制」獲得 PageRank 分數;又或者,高分網站開始兜售反向連結,浮濫連去各式各樣客戶的網站。

隨著 Google 的反制,大量洗連結、買賣連結等手段已經被明文禁止,也有相應的其他演算法來偵查這些惡意行為。像是企鵝演算法 (Google Penguin) 就是 Google 用來掃蕩植入劣質反向連結網站的演算法。

有趣的是,Google 自家的 Chrome 瀏覽器也曾經違反自家的規定而被懲罰,2012 年時, Chrome 因付費購買不當連結來行銷自己,對此 Google 除了公開道歉外,還將 Chrome 原先在搜尋結果第一頁的排名大幅調降,長達兩個月之久,而此事件也因此成為了 Google 反制劣質連結的經典案例。

別讓自己淪為人人喊打的黑帽 SEO!

洗連結這種欺騙搜尋引擎的作弊手法,在搜尋引擎優化 (SEO, Search Engine Optimization) 技術中被稱為黑帽 SEO (Black Hat SEO) 。

使用黑帽 SEO 雖然可能在短期內快速取得 SEO 成效,但正如上述所提,黑帽手法違反搜尋引擎的規範,所以如果使用黑帽 SEO 且被演算法發現,後果將會不堪設想!除了洗連結和買賣連結等,在文章中硬塞關鍵字也是黑帽 SEO 的一種。

雖然 PageRank 演算法仍然是 Google 進行網頁排名的命脈之一,但如果網站經營者想提高自己網站的 PageRank 分數,最好的辦法還是打造出優質的網站內容,獲取其他高分網站的認同與信賴、願意在他們的網站中放上你的連結,爭取到高價值的反向連結!

參考資料

  1. PageRank – Wikipedia
  2. Google Penguin – Wikipedia
  3. Search Engine Land: Google has confirmed it is removing Toolbar PageRank
  4. Search Engine Land: Google Chrome’s Paid Link Penalty Now Lifted
  5. Ahrefs: Google PageRank is NOT Dead: Why It Still Matters
  6. Google搜尋中心:連結配置
  7. Google搜尋中心:搜尋引擎最佳化 (SEO) 入門指南
所有討論 1
Abby T
5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內容行銷專欄作家,JKL SEO 行銷公司行銷長 (CMO),對 SEO搜尋引擎優化相關演算法小有研究,致力於將 SEO 相關知識以淺顯易懂方式撰寫成科普文章,使普羅大眾有機會認識 SEO 這項專業數位行銷技術。

0

24
0

文字

分享

0
24
0
集體主義中社群與世界的交流——《當我們一起》
天下雜誌出版_96
・2021/04/10 ・3384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 作者|Vivek H. Murthy
  • 譯者|廖建容

集體更甚於個人——集體主義

全世界有許多傳統社會建立在共享的歷史、錯綜複雜的家系、當地的價值觀、交織的故事,以及宗教信仰的基礎上。就和哈特派信徒一樣,歸屬感是這些文化的核心。南非的祖魯族甚至有個說法:「我在是因為你在,你在是因為我們同在」,這個說法還可以濃縮成一個字「ubuntu」,意思是「透過其他人而活著」。「ubuntu」與個人主義相反,它把個人與群體的連結放在第一位,視和諧為最重要

研究者用「集體主義」來描述一種結構上強調集體更甚於個人的團體,相反的概念是個人主義團體。另外還有第三種文化:正在從集體主義進入到個人主義的「過渡」文化。羅卡奇發現,過渡文化裡的年長者特別容易感到孤獨,因為他們已經習慣擁有強大的社會支持,當社群裡的成員開始各自打拚後,年長者很可能不知道如何適應新的處境。羅卡奇說,在個人主義傳統盛行的國家(例如挪威),年長者很習慣自己一個人生活,但在日本或以色列,年長者往往將獨居視為不正常,並因此感到沮喪,也難以承認這個事實。他們比較容易將社交孤立視為自己的問題,彷彿獨居代表「我不值得別人花時間來看我」。

過渡文化裡的年長者往往將獨居視為不正常,並因此感到沮喪,也難以承認這個事實。圖/envato elements

極端集體主義文化的服從與脫離

我們或許很容易將傳統文化與其他集體主義文化浪漫化,但也不該將它們視為孤獨的解方。這類文化幾乎容不下個人發展與表達的空間,一旦你脫離或拒絕服從規範,將會面臨另一種類似疏離感的孤獨。當歸屬感是在嚴格的條件下才能獲得,即使是輕微的違背規範也可能引發痛苦的後果。當你反抗與違背準則,可能導致其他人開始躲避你、將你放逐,甚至更糟的情況。

對於讓家族蒙羞的成員施予榮譽處決(honor killing),是極端的例子,但遺憾的是,在南亞、北非與中東,每年仍有數千件這樣的案例。鄰居之間經年累月的長期不睦,也可能導致集體暴力衝突、文化分裂,乃至戰爭。我們在土耳其、印度、盧安達和前南斯拉夫都見過這樣的悲劇。中東情況更嚴重。

傳統社會的根是部落。部落將維持緊密連結的所有好處,都賜給遵從社群制定的信條和行為準則的成員,對於不遵守部落意識型態和規矩的人,就加以抵制反對,而且往往將他們妖魔化。如同古老的部落,傳統社會傾向於對外來影響與變革心存懷疑,因為那些東西不是完全在個人的掌控之中。擁有認識了一輩子的好朋友和鄰居的支持,固然令人安心,但它也可能使人感到極度孤獨,甚至致命——當你的膚色、性傾向或種族和其他人不同,或是你嚮往族人禁止的職業、宗教或生活方式。在今日的美國,成長於關係緊密的極端主義社群、長大後開始質疑家族價值觀的孩子,就會體驗到這種孤獨。

德瑞克.布萊克(Derek Black)正是其中之一。德瑞克的父親曾經是白人民族主義運動的領袖、三K 黨(Ku Klux Klan)的「大巫師」(Grand Wizard),以及美國第一個、也是最大的白人至上網站「風暴前線」(Stormfront)的創立者。德瑞克的教父是大衛.杜克(David Duke),他也曾是三 K 黨的「大巫師」。德瑞克在家人深厚的愛與保護中長大,從小在家自學,由家族成員教導。由於周遭只有家族成員圍繞,所以他從來不曾質疑家人相信白人至上的假定,直到他離開家庭,到「外面」上大學。

我和德瑞克在 2019 年有個機會聊天,他回憶道,「我們感受到某種意義和目標,覺得自己做的是對的事。」

為了說明這種親密的關係,他告訴我一段青少年時期的經驗:他與家人進行一趟長途公路旅行,「我有機會和社群裡形形色色的人相處,我從來沒有見過他們。這種把人連結在一起的人際網絡,感覺非常踏實。」

德瑞克告訴我,問題是,這種緊密關係有一部分是建立在對外人的憤怒和仇恨之上,尤其是對猶太人和少數民族。德瑞克很難對外人產生同理心,因為他所處的文化強調外人和他之間的差異,而不是他們共有的價值觀或經驗,並且習於用負面的方式描繪外人。

走入不同人群認識社群的意義

當德瑞克在 2010 年到佛羅里達新學院(New College of Florida)讀大學時,他的為難處境開始被突顯出來。「上大學讓我第一次看見成長環境以外的社群,而且是一個我能夠認同的社群。我後來也開始關心這個社群。」德瑞克曾經和父親一同主持廣播節目,有位打電話進電台的聽眾稱這所大學為「多元文化主義的溫床」。德瑞克的父親認為,德瑞克上大學相當於是到敵對的人文陣營臥底,進行祕密蒐集情報的任務。但德瑞克天生充滿好奇心,突然間,他的周遭全是個人信念、政治理念和性別認同與他不同的人,「我想要更深入了解他們的不滿和問題。」

他原本打算悄悄執行這個想法,但這個計劃有一天突然被中斷了,因為有個學生發現了他的身分,並在學校的留言板「爆料」他是白人民族主義者。結果,德瑞克遭到許多人的撻伐,但有少數人例外。有幾個同學向他伸出援手,和他進行深入對話。這些人帶著尊重與同情之心,主動與德瑞克分享交流。這個舉動逐漸改變了德瑞克的信念,並幫助他意識到自己原本的價值觀極具毀滅性。德瑞克後來揚棄了家族的信條。雖然他試圖與家人維持關係,但是家人認為德瑞克背叛了他們的核心價值觀,關係變得很緊張。白人民族主義社群裡的人,大多唾棄他的做法。

德瑞克白人民族主義者的身分被公布後遭到許多人的撻伐,但也有少數人向他伸出援手,和他進行深入對話。這些人帶著尊重與同情之心,主動與德瑞克分享交流,改變了德瑞克的信念。圖/envato elements

與家人的關係斷裂雖然已經好幾年,但德瑞克至今依然非常痛苦。他告訴我,這件事促使他認真思考,社群造成的正面與潛在負面影響。

「社群真正的意義與目的,」德瑞克反思的結論是,「來自擁有共同的理念,根植於共同的信念。不論這信念的基礎是宗教、政治、藝術或是體育運動,都反映出某個理想世界的獨特願景。一旦信念(連結的基礎)是建立在仇恨與恐懼之上,便會滲出毒性,慢慢侵蝕社群的正當性,最後破壞所有成員的幸福。這個情況不只發生在白人民族主義這類極端主義者身上,其他維繫關係的基礎是排斥與仇恨他們視為「不同」的其他人,最後也將面臨這樣的結果。」

雖然這類社群的成員可能感受到與彼此的連結,然而他們對於非我族類的懷疑,會使他們以嚴格的條件篩選往來的對象,進而限制了他們與廣闊世界的連結。他們對別人的信任、覺察與了解,也會隨之消逝。對於像是德瑞克這種決定冒險離開社群的人,這種情況將會使他們感受到的威脅與孤獨感更加強烈。然而即使刻意為之,能夠完全與世隔離的人少之又少。在現今這個極其多元的社會,我們注定會與不同背景的人交會。要在這個社會建立歸屬感,必須看見並欣賞存在於種種差異之上的共通人性。

這意味我們需要運用同理心,使自己不陷入從狹隘觀點指責他人的束縛,想像另一個人正在體驗的感受。即使那個人來自不同的種族、人種、宗教或國家背景。我們要有意願一起發現與培養共同的興趣和目標。

這不代表我們應該完全忽視彼此的差異與歧見,這代表的是,我們的共同點可以讓我們團結在一起,在我們因為衝突感到孤獨與焦慮時,幫助我們克服這些問題。如同德瑞克發現的,若社群只將同理心留給志同道合的人,這個社群注定會被整個社會疏遠。於是,隨著世界不斷改變與成長,社群成員開始覺得憤怒、害怕,愈來愈容易感到孤獨。

把人們凝聚在一起,使我們覺得所有人真正彼此相屬的,是連結,而不是仇恨。

——本書摘自《當我們一起》,2020 年 12 月,天下雜誌
天下雜誌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天下雜誌出版持續製作與出版國內外好書,引進新趨勢、新做法,期盼能透過閱讀與活動實做,分享創新觀點、開拓視野、促進管理、領導、職場能力、教養教育、同時促進身心靈的美好生活。

0

4
1

文字

分享

0
4
1
「故事」不只改變你的消費,還可能影響陪審員判決!——《故事經濟學》
天下雜誌出版_96
・2020/12/27 ・191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26 ・七年級

雖然我們有時可以藉由研究經濟史來推斷因果關係的方向,我們也必須認識到,經濟學以外的對照實驗已經揭露了敘事對人類行為的影響。

在行銷領域,艾斯卡拉斯 (Jennifer Edson Escalas) 指出,廣告的觀眾將產品與自己的個人經歷聯繫起來,就是所謂的自我參照 (self-referencing) 。但並不是所有的自我參照對改變消費行為都同樣有效。

廣告琳瑯滿目,什麼樣的敘事方式對觀眾改變消費行為比較有效呢?圖/Pexels

艾斯卡拉斯利用對照實驗,比較分析型自我參照(針對你為何需要該產品提供一種解釋)與敘事型自我參照和敘事神移(narrative transportation;提出一個故事,令當事人想像自己變成了另一個人,使用「我」而非「你」這個詞)。艾斯卡拉斯發現,敘事神移比較有效,尤其是如果支持產品的分析型理由薄弱的話。

在新聞學方面,馬西爾 (Marcel Machill) 等人注意到,有證據顯示觀眾看完電視新聞之後,記不住絕大多數內容。他們安排一個對照組觀看一則有關空氣污染危害的真實電視新聞,另外安排實驗組觀看以故事的形式呈現的另一個版本:故事的主角是一名麵包師,他因為空氣污染而受一些健康問題困擾,為此與那些從污染活動中獲益的人展開了不公平的對抗。結果顯示,實驗組記得比較多新聞內容。

除廣告外,以故事呈現的新聞也比較容易被觀眾記住。圖/Pexels

在教育方面,麥奎根 (Scott W. McQuiggan) 等人發現,以敘事為中心的學習具有激勵作用。實驗組中每一名八年級生都玩一個虛擬實境電腦遊戲,扮演年輕的愛麗克斯 (Alyx) 。在這個虛構的故事中,愛麗克斯的父親是水晶島上一個科學家研究團隊的負責人。一種神秘的嚴重疾病折磨島上一些科學家,包括愛麗克斯的父親。愛麗克斯決心找出原因。遊戲包括與其他模擬角色對話互動。

在這過程中,學生學習微生物學,認識細菌、病毒、真菌和寄生生物。這項研究顯示,相對於對照組,實驗組在學習上有優勢,包括「自我效能、臨場感、興趣和控制感」等方面。

學生在透過虛構故事的虛擬實境遊戲中學習微生物學,學習上較對照組有優勢。圖/Pexels

在健康介入方面,史萊特 (Michael D. Slater) 等人研究如何說服人們多吃水果和蔬菜。他們從實驗中得出以下結論:說教式陳述營養學證據較果不佳;如果利用敘事提出訊息,而受眾認同敘事中的人物,效果顯著較佳。就健康介入而言,這些結果突顯了我們有必要預先測試故事,並選擇合適的人來傳播訊息。

在慈善方面,韋伯 (Keith Weber) 等人要求實驗參與者閱讀與器官捐贈有關的訊息,然後要求他們簽署器官捐贈卡 (Weber et al., 2006) 。訊息的內容有敘事型和統計資料型這兩類,結果顯示敘事型訊息比較有效。

在司法方面,貝爾 (Brad E. Bell) 和羅芙托斯 (Elizabeth F. Lothus) 做了一項對照實驗,安排參與者扮演陪審員 (Bell & Lothus, 1985) 。實驗的目的是了解起訴資料中的生動細節如何影響陪審員。

例如,起訴資料中含有這種生動但不相關的細節:被告犯罪時不小心「打翻了一碗鱷梨醬在白色粗毛地毯上」。這個不相關的細節產生的生動心像有助實驗中的陪審員做出有罪判決。

起訴資料中生動但不相關的小細節,竟有助於陪審團做出有罪判決。圖/Unsplash

總之,經濟學可以向其他社會科學學習,包括心理學(尤其是社會心理學)、社會學、人類學(尤其是文化或歷史人類學),以及歷史學(尤其是文化史、思想史或心靈史)。因為經濟學家很難做有關整個經濟體的對照實驗,我們更有必要確定和認識經濟敘事的組成部分。

故事是經濟敘事的一個關鍵組成部分。

天下雜誌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7 位粉絲
天下雜誌出版持續製作與出版國內外好書,引進新趨勢、新做法,期盼能透過閱讀與活動實做,分享創新觀點、開拓視野、促進管理、領導、職場能力、教養教育、同時促進身心靈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