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都在對我笑 – 透過情緒臉孔辨識訓練來降低衝動行為

隨著網路媒體的發達,人們有越來越多的機會在心智尚未成熟時就接觸過多色情、暴力的訊息,很多年輕人愛玩的網路遊戲更是以暴力相向的居多。這些影響陸續在我們日常生活中發酵,有心人士甚至引誘未成年人從事犯罪行為,因為他們較容易被引誘且刑責較低。撇開刑事相關的例子,近年來台灣校園的霸凌行為層出不窮,顯示青少年暴力行為是一個值得關注的議題。

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是在英國的一群學者嘗試透過情緒臉孔辨識的訓練,來降低青少年的暴力行為,他們採用兩個不同的方法來進行情緒臉孔辨識的訓練:第一、讓實驗參與者看到模稜兩可的情緒臉,然後請他們用二分法判斷這張臉的情緒,透過給予實驗參與者的回饋來改變他們對於情緒臉孔的判斷。下圖是同一個人從快樂到生氣的表情,越靠近中央的圖其實表情是很難判斷的,所以可以透過回饋的方式來讓實驗參與者傾向把那些臉判斷為快樂或是生氣的表情,在這個研究中就是透過回饋,讓實驗參與者傾向把這些表情模稜兩可的臉看成是快樂的臉。

他們用的第二個方法是透過習慣化來降低對於生氣臉的敏感度,相信大家都有這樣的經驗,同一個笑話,聽過很多次後就變不好笑了,人臉的辨識也是如此。研究者通常會讓實驗參與者長時間看帶有某個情緒的人臉圖片,雖然可能只有一分鐘,但在實驗室中一分鐘已經很久了,日常生活中同一個表情的持續也鮮少會持續這麼久。接著研究者請受試者去判斷一張別的表情的臉。下圖中就是讓實驗參與者對於嫌惡的臉產生習慣化的歷程,然後去檢驗他們對於同樣嫌惡或是生氣臉孔的情緒判斷。因為已經對於嫌惡的臉產生習慣化的歷程,所以對於嫌惡程度的判斷就會比較低。

(取自http://dx.doi.org/10.1016/j.visres.2012.12.009)

在這個研究中他們不是採用傳統習慣化的程式,而是用先前介紹過的n-back作業,他們操弄在作n-back作業時,圖片是否全部都是生氣臉,或是夾雜著快樂和中性臉孔。

研究結果證實了這兩個方法確實都會改變人們對於情緒臉孔的判斷,也就是會降低他們將臉孔判讀為生氣的比率。但更重要的是,他們在其中一個研究中特別篩選了高關懷的青少年族群,讓他們透過第一個情緒臉孔訓練的方式來企圖改變他們情緒辨識的機制。結果是成功的,除此之外,不論是這些青少年自評、或是由照護人員評定的衝動行為,都因為訓練而顯著的下降。顯示,若能夠改變青少年對於他們臉孔的情緒判讀,能夠有效降低他們的衝動行為。

很多時候,從基本的層面做小小的改變,或許就會有意想不到的後果,這個研究的發現就是一個很好的見證。如果只是一味的用法規去限制,而沒有其他的作為,只是治標不治本,問題依舊是存在的。

最後,要做這樣的訓練其實不困難,若各位有意願想要嘗試,筆者很樂意協助建置相關的訓練程式。

去看研究的原文 (如何透過快樂臉的辨識來降低生氣及衝動行為)

去看主要研究者Munafò教授的網頁,Munafò教授主要關注的是成癮行為,大多研究是從心理藥物學的角度來做研究。這篇研究是與其他教授一起合作的,也較無涉及心理藥物學的範疇。


921 地震 20 週年活動

距離 921 大地震發生已經過了 20 年,時間漸漸走過,傷口慢慢癒合,但地震、颱風甚至是極端氣候等天災對我們的侵襲依然無可避免。那麼我們已經學會如何和天災共處了嗎?

2019/9/21 當天,來和震識副總編輯阿樹、救災經驗豐富的消防員宗翰,一起聊聊震災的相關研究和應變方法!免費報名傳送門:https://lihi1.com/AksNA


如何準確投資自己,才能因應新世代的數位挑戰? 各行各業都力拼「數位轉型」,你也準備好自己的「數位力」迎擊了嗎?

泛科學院特別精選 12 堂職場必備數位技能線上課程,從 GA、試算表到聊天機器人,不論是在職進修還是為轉職提前做準備,泛科學院陪你一起練功! 9/30 前泛科選課九折再送課 👉 選課這邊走

關於作者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