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3
1

文字

分享

0
13
1

色字頭上一把刀,網路色情成癮如何影響大腦——《墮落的人腦》

臉譜出版_96
・2021/08/08 ・2511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作者: 傑克.路易斯(Jack Lewis)
  • 譯者: 鄧子衿

網路色情成癮

在本章的最後,我們會從兩個角度探討色情內容可能造成的傷害,它會讓人犯下色欲之罪:過度觀看會對腦部功能造成衝擊,而且也會對文化常規帶來不良影響。

青少年男孩看了太多色情內容會怎麼樣?最好的歸納總結,可能來自於義大利男性生殖醫學與性醫學學會(Italian Society of Andrology and Sexual Medicine)會長:卡羅.佛斯塔(Carlo Foresta)。他檢閱了大量關於青少年男孩如何利用色情內容,以及他們真實生活中性經驗的調查,歸納出的結果是接觸頻率愈密集,就愈容易發生性功能障礙。一開始的時候,色情網站帶來的性興奮感會比往常少,然後慢慢造成性欲降低,最後的結果是無法勃起。

青少年男孩愈頻繁接觸色情內容,就愈容易發生性功能障礙。圖/PEXEL

它如何影響大腦

瘋狂觀看色情影片會造成這些行為上的變化,原因在於這麼做影響了腹側紋狀體對能造成性刺激之人事物的反應,同時受到改變的還有腦部對其他可帶來報償的刺激的反應。如果要正確了解腹側紋狀體受刺激而產生的反應是怎麼被削弱的,我們先要退回一步,看看它正常的反應本來是怎樣。

腦部造影研究指出,人類腹側紋狀體的反應要比其他哺乳動物更精細。如果在掃描器中的人看到了有吸引力的臉孔,腹側紋狀體產生的反應要比看到沒有吸引力臉孔強烈,也就表示前者的魅力要大於後者。微笑的表情在腹側紋狀體所引起的「預期報償」(predicted reward)反應,要大於面無表情。如果符合受試者所偏好的性別、有吸引力的裸體,同時再搭配上微笑,那麼觀看者的腹側紋狀體的反應會更強烈,表示腦部預期到的報償又更增加了。腹側紋狀體活躍程度的差異,說明了人們偏好有吸引力且面部微笑的裸體,勝於有吸引力的微笑,而這兩者又勝於不帶微笑的表情。這些偏好就反映在腹側紋狀體反應的高低差別,而且也影響了我們的決定。

人們偏好有吸引力且面部微笑的裸體,勝於有吸引力的微笑。圖/pexels

腹側紋狀體神經元的神經纖維會伸到內側額葉眼眶皮質。科學家最初認為內側額葉眼眶皮質參與了決策的過程,因腦部受傷致使這個腦區受到影響的人,往往難以做出選擇。他們很容易在原地兜圈子,沒有辦法下最後的決心,這是由於內側額葉眼眶皮質正常運作時,能夠把來自腹側紋狀體的預估報償值和其他的有關因素一起納入考量(下一章會再敘其他內容)。那些因素包括了目前的優先事項、最近發生的事情、可用的時間長短、現在的情緒、今天之後的計畫、周遭環境的現況等。腹側紋狀體與內側額葉眼眶皮質會幫助我們決定可選擇的食物和色情影片對當下而言的價值,並且會把眼前的狀況納入考量,好做出可能從中得到最多報償及愉悅感的決定。

為何越來越「重口味」?

最近,科學界研究了色情內容成癮者因過量觀賞而造成的行為改變,相關的證據便借鑒了藥物成癮和網路成癮等研究的文獻。每天固定觀看露骨色情影片的人,腦中會出現大量多巴胺,科學家認為這會使調節機制得要試著保持系統的平衡。在報償迴路受到過度刺激的狀況下,身體會分泌鴉片類胜肽代腦(dynorphin),好抑制多巴胺的釋放。而多巴胺在報償系統中的影響力下降,就減少了之前帶來報償的刺激所引發的反應強度,結果便是對愉悅感的敏感度下降。這樣一來,除了非色情刺激所帶來的愉悅感也隨之減少之外,報償迴路對色情影像的反應還會變得不敏銳;用卡羅.佛斯塔博士的話來說,就是「色情網站開始刺激不了觀看者。」最早能讓人獲致所追求之愉悅感的色情內容失效,無法引起並維持性興奮感,所以看色情影片的人會開始點選各種不同類型的影片,直到某一種「有效」為止。其中對他們「有效」的,大部分都含有不尋常或是訴求震撼的內容,以此加強刺激已趨於遲鈍的愉悅反應。第一眼看會讓人反感的色情影片類型,到頭來會變成他們看了唯一仍有反應的類型。

每天固定觀看露骨色情影片的人,報償迴路對色情影像的反應會變得不敏銳。圖/pixabay

不論是青少年還是成人,若是一連幾個月每天看色情影片,那就像是不經意訓練腦部只對超乎尋常的刺激產生性反應。「超乎尋常」的意思是比尋常生活中所能遇到的更大、更顯眼、更震撼的事物。可能是有巨大陰莖的影片,由豐臀巨乳女性演出的色情片段,以上種種雖然在色情影片中屬於正常,但絕大多數人在日常生活中不可能遇得到。不過稍後我還會再談,有初步的證據顯示這樣的看法正在改變。

有人把上述現象連結到諾貝爾獎得主尼可拉斯.丁伯根(Nikolaas Tinbergen)的黑脊鷗(herring gull)研究。他觀察的黑脊鷗也學會了偏好超乎尋常的人為刺激,而較不喜愛真實事物。他在研究中用到了比正常鳥蛋還要大、色彩更鮮豔的人工蛋。那些黑脊鷗通常會坐在更大或更鮮豔的蛋上面孵,而不是選擇裡面有自己後代的正常鳥蛋。這是科學界首度有人指出生物對超乎尋常的人工選項,喜好程度更勝於自然界的生物原始版本。

網路色情影片成癮和丁伯根教授的黑脊鷗最後都發展出喜好偽造物更勝真實事物的傾向,這是最讓人擔憂之處。黑脊鷗想要去孵熟石膏做成的卵,這也表示自己的卵遭到拋棄,不會孵化。網路色情影片成癮導致的問題,是把本來可以用在真正的性生活上的時間、精力與意圖放錯了地方,縱使有真正的性生活,看色情影片的習慣也會嚴重影響他們在床笫之間的表現。雖然本來看起來可能只是一些無害的樂趣,但是長期下來,這顯然對建立有意義伴侶關係的能力有不良影響,會讓人與人疏離而非靠得更近。對於人類發展關係中的親密感而言,性是非常重要的,而且長期關係裡也不是只有性愛而已。對每個人來說,最好是要注意觀看色情影片的量,並且也要注意不讓自己的性偏好失去控制。

——本文摘自《墮落的人腦》,2021 年 6 月,臉譜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臉譜出版_96
58 篇文章 ・ 241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勃起」能測出性傾向?關於陰莖充血——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A編
・2022/01/09 ・34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編按:青春期是人體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除了身體上的「第二性徵」開始發育蠢動外,身體內的賀爾蒙也開始活躍流竄,讓你在課堂間、捷運上,都時不時對他人陷入「可以色色」與「不可以色色」的理智與慾望的拉鋸戰……。你是未滿18歲的青少男女嗎?是否對該如何理解「性」感到迷惘?這次《談性先修班》專題,以「未滿 18 歲可以看」的初衷製作系列文章,邀請各位讀者認識那些「能看A片前,你要知道的性知識」!

經常會聽到「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這樣的描述,為了探明真相,我找到一篇 2019 年的研究,內容提到勃起會降低「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1]

勃起時真的比較衝動?

「執行功能」是人們為了達成特定目標,會在認知過程中「監控」自己行為的能力,包含基本的注意力控制、認知抑制、反應抑制、工作記憶…等,以及多種能力共同運用的計畫或推理能力。

而「執行功能」也並非是無限的,一位男性為了抵抗自己的勃起,必須集中精神告訴自己不要勃起,當下其他事情都不能做也不能想。因此,研究者假設「當男生企圖抑制性喚起(勃起)的時候,執行功能會被用在抑制上,此時因執行功能匱乏,會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

圖/Pexels

實驗設計分為要求抑制自己勃起的「抑制組」,與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看 A 片的前後,測量受試者的執行功能能力,並比較前後測與組間差異。為確保所有受試者在看 A 片的時候都有感受到「性」奮,每位受測者在看 A 片期間,皆使用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監測性喚起的程度。

實驗結果卻發現,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後測的執行功能表現上顯著低於前測,而「抑制組」的前後測並沒有顯著差異。不精確的說法就是,如果男生放任自己勃起,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也就是說不受控制的原因就是當初根本沒想控制)

身為直男的我,對於實驗結果不感意外,但文中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卻引起了我的好奇,到底是什麼神奇道具,可以監測性喚起?

看起來像飛機杯的陰莖體積描記器

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是藉由偵測陰莖勃起程度,確認男性性喚起的器材,該器材的結構如下所示:

基本上就是一個中間沒有矽膠鑄模,但開口非常貼合的飛機杯,唯一的差別是 3 號零件能偵測陰莖勃起的狀況,其工作原理一般可分為兩類:

  1. 測量空氣被擠出柱狀玻璃的量,用於勃起幅度較小的情況
  2. 測量具有彈性的橡膠環的形變量,用於正常勃起的情況

目前,在確認是否患有勃起功能障礙(Erectile dysfunction,俗稱陽痿)的檢測上,有另一種用來測量夜間陰莖勃起(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俗稱晨勃)的儀器,裝置如下所示:

看看這個設計,不只看起來比較舒服,也能有效偵測到勃起程度,這讓我不禁懷疑前面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有必要做得這麼複雜嗎?

為排除反射性勃起,必須將它包起來

在討論兩者設計的差異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一下勃起的不同種類:

  1. 反射性勃起:藉由物理方式刺激陰莖神經末梢產生勃起
  2. 心因性勃起:藉由其他感官刺激或性幻想產生勃起
  3. 自發性勃起:無意識的勃起,像是晨勃。

看到這邊,我想你應該有了點眉目,晨勃測量只確認「使用者是否有勃起功能障礙」,而「陰莖體積描記器」是要確認「男性性喚起的程度」,也就是「只測量心因性勃起」,所以為了避免反射性勃起,必須把陰莖包起來排除其他勃起的可能性。

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發明者——庫特·弗雷德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是一位捷克裔的加拿大醫生,在 1950 年代,捷克斯洛伐克軍方規定「同性戀者不得當兵」,這讓許多為了逃避兵役的人,選擇謊報自己的性傾向,而軍方為了避免這類逃兵事件發生,邀請佛雷德設計一套可以辨別同性戀的儀器,而他發明的這套儀器正是「陰莖體積描記器」。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圖/維基百科

於此同時,佛雷德也在研究治療同性戀的方法,在當時,同性戀還是一種精神障礙,學界認為同性戀是恐懼或厭惡與異性相處所造成的。

毫無作用的同性戀治療

佛雷德來找了四十七位男同性戀者測試他主張的轉化療法,在療程中,他一面強調同性性交好壞壞,一面說異性好棒棒,並用了一些現在看來過於激烈的手段來強化刺激,例如在提及同性性交時,會使用藥品製造反胃來進行負回饋。

然而,這一系列療程並沒有轉變男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有一半的患者沒有任何改變,剩下的人有部分在數周後重新與同性發生性關係,當然,還是有人最終娶了老婆、生了小孩,成為「表面上的異性戀」。

為什麼說是「表面上的異性戀」?即便這些接受治療的同性戀者,在異性伴侶的生活中與異性戀者無異,但對同性的慾望仍超越了對異性的慾望。

經歷治療研究失敗後,佛雷德放棄同性戀治療研究,並意識到同性戀在社會與法律上的困境,他於 1957 年開始在捷克斯洛伐克提倡同性戀除罪化,1961 年捷克斯洛伐克將成年人的同性性交合法化。之後,佛雷德致力於完善「陰莖體積描記器」,並開發出診斷不同性傾向與性偏好的方法,包含戀童癖、露出癖……等。

1960 年代,同性戀的治療研究並沒有停止,這些研究者也使用佛雷德開發的「陰莖體積描記器」來測試治療效果,但這些結果,都證明了同性戀的不可變動性,以及治療法的侷限性

圖/Pexels

接納不同性取向

1973 年,美國精神病學會決定從 DSM 中刪除同性戀,這件事情影起了多方的辯論,佛雷德也因為自己做過同性戀治療研究,被邀請在《同性戀雜誌》發表評論。1977 年,佛雷德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道歉聲明,他認為自己的治療研究是非常失敗的,他說:

「如果這些治療是有『幫助』的,那它已經『幫助』人們進入一段不能忍受,或幾乎無法忍受的婚姻中。」

佛雷德也強調,「並沒有任何治療方法能把同性戀變成異性戀」,他建議嘗試藉由社會變革消除特定的壓迫,提供同性戀者相關諮詢,接納自己的性取向,才是合理有效的方法。

隨後的幾十年間,佛雷德與「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相關研究,先被同性戀運動者當作負面的宣傳素材,後被專家引用當作推行同性戀正常化的科學證據。

在自我信念與事實間徘徊的科學家

本來帶著玩笑心情寫這篇文章的我,卻被「陰莖體積描記器」的故事給深深吸引。

當初佛雷德發明「陰莖體積描記器」,是為了辨識同性戀,並用於證明同性戀的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諷刺的是,這些研究紀錄最終卻成為了同性戀正常化的有力證據。雖然佛雷德後期沒有直接參與同性戀治療的研究,但「陰莖體積描記器」仍促成了許多同性戀治療研究。

綜觀佛雷德的研究歷程,我不確定他轉變的關鍵原因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忠於實驗數據,隨著越多實驗數據證明同性戀性傾向是不能改變的,他也逐漸改變自己的假設,這對一位研究者來說是難得可貴的。

參考資料:

  1. TSuchy, Y., Holmes, L. G., Strassberg, D. S., Gillespie, A. A., Nilssen, A. R., Niermeyer, M. A., & Huntbach, B. A. (2019). The impacts of sexual arousal and its suppression on executive functioning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56(1), 114-126.
  2. Waidzunas, T., & Epstein, S. (2015). ‘For men arousal is orientation’: Bodily truthing, technosexual scripts, and the materialization of sexualities through the phallometric test.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45(2), 187-213.
  3. Shvartzman, P. (1994). The role of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and rigidity monitoring in the evaluation of impotence.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39(3), 279-282.
  4. Ha, N. (2015). Detecting and teaching desire: phallometry, Freund, and behaviorist sexology. Osiris30(1), 205-227.
  5. Freund, D. K. (1977). Should homosexuality arouse therapeutic concern?.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2(3), 235-240.
  6. Penile plethysmography – Wikipedia
  7.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 Wikipedia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1
A編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PanSci 編輯|讀物理毀三觀的科學宅,喜歡相聲跟脫口秀,因為它們跟我一樣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