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8
4

文字

分享

0
28
4

你累了嗎?學著一個人好好吃飯,還給自己清爽的大腦

異吐司想Toasty Thoughts_96
・2021/03/25 ・4002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 文/異吐司想 Toasty Thoughts

身為一個稱職 (?)的台灣人,我相信應該大部分的人應該都是「喜歡」吃東西的。看看我們到處都能買到東西吃的街頭巷尾,還有那個傳說中一言不合就會拿食物霸凌晚輩的外婆,「愛吃」這件事大概早就深深刻印在我們的集體無意識裡。

可惜的是,隨著現代生活節奏越來越快,「吃飯」這件事漸漸也失去了它原本可以帶來的附帶功能。

「吃飯」這件事漸漸也失去了它原本可以帶來的附帶功能。圖/GIPHY

認真回想一下,你上次「一個人好好吃一頓飯」是什麼時候的事了?

不是酒酣耳熱的餐敘,也不是別有目的的應酬,就是自己一個人好好地、安安靜靜地吃一頓飯。沒有任何東西打擾,就是一段只有你與食物的祥和時光。

有人說食物的美味程度,是取決於跟你一起用餐的對象。跟能讓你心曠神怡的人坐在一起,再普通的粗茶淡飯也能吃得很香;相反的,就算是米其林三星的絕世美餚,也可能被不討喜的飯伴搞得索然無味。

然而,現在當我們一個人吃飯的時候,陪著一起的大多是手機或電腦,不管是在玩遊戲、看影片,甚至是繼續處理做不完的工作,總是會有事情確保我們不會「浪費」這段時間。

小時候這樣做肯定會被家裡人斥責,說這樣會「消化不良」,雖然並無其事,不過「好好吃一頓飯」這件事確實對我們大有好處,只是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樣。

現在當我們一個人吃飯的時候,陪著一起的大多是手機或電腦,不管是在玩遊戲、看影片,甚至是繼續處理做不完的工作。圖/Pexels

不習慣空下腦袋吃飯?小心精神耗竭

為什麼我們獨自吃飯時,總是會不由自主地想找東西來「打發時間」?這其實是因為「吃飯」這件事情對我們來說太過簡單,簡單到幾乎「不用想」的程度。

就如同我們閉著眼睛都能摸到自己鼻子,或是可以一邊想事情一邊刷牙,「把食物送進嘴裡」這個動作已經在日積月累的生活經驗中變成「本能」,完全依靠意識外的自動導航就能完成,沒有太多「意識」介入的空間。你可能會「知道」自己在吃什麼,或是在叉揀舀時知道要刻意避開某些食物,但是你不需要監控每個動作,通常只需要「啊,我不要吃那個」身體就自發完成整個流程、把你要的東西送進嘴裡。

「把食物送進嘴裡」這個動作已經在日積月累的生活經驗中變成「本能」。圖/Pexels

也因為吃東西用不著特地去思考,我們的大腦就暫時「空」下來,沒有事做。

對於習慣讓大腦不斷處理資訊、保持運轉的現代人來說,這樣無所事事反而會引發類似戒斷症狀的不適應,令人下意識地想找事情做。然而不管是使用 3C 產品或是邊吃邊處理工作,這樣透過外在刺激讓意識維持忙碌的作法,其實正是讓我們越來越容易精神耗竭的元兇。

問題的癥結點,就在於吃飯時讓腦袋「放空」其實是有意義的

當我們在說「注意力」的時候,最先想到的往往會是「注意到外界」的某樣事物,例如進行到一半的工作、正在台上講課的老師,或甚至是某隻從你眼角餘光走過的貓。這些「對外」(outward) 的注意力是我們熟悉的日常認知功能,幫助我們每天順利與外界互動、完成工作,同時也是大腦額葉皮質正常運轉的證明。

但是我們其實還有另一種注意力,那就是「對內」(inward) 的注意力,讓我們能夠掌握身體當下的各種生理以及情緒反應。

「對內」(inward) 的注意力,讓我們能夠掌握身體當下的各種生理以及情緒反應。圖/GIPHY

你累了嗎?累到「以為自己不累」?

如果說對外的注意力是平常用電腦時打開的各種程式與網頁,專門讓我們處理外來業務的工具,對內的注意力就是系統管理員,用來掌握自己的運轉狀況以及安全警訊。對外與對內的注意力技術上來說是併行的,但是我們大腦分配的心理能量卻會依據當下情境而有所偏頗,特別是在網路世代每天海量的資訊狂潮中,對內注意力的配比自然會越來越低。

也因此,像吃飯、洗澡、走路甚至是搭車通勤這些難得的「發呆」時間,其實就是在回收對外注意力,給大腦重新開機、釋放記憶體的機會。

這時還用其他工作去填滿好不容易出現的空檔,不只會讓大腦無法良好休息,連「疲累的訊號」都接收不到。我們大多都有過忙了一整天後,忽然在某個時刻意識到「自己其實很餓/很累」、「這裡痛那裡痛」,或是回家一碰到沙發就「連一根手指頭都動不了」的軟爛。

利用難得的「發呆」時間,回收對外注意力,給大腦重新開機、釋放記憶體的機會。圖/GIPHY

這些都不是突如其來的負面狀態(又不是踩到陷阱),而是整天不斷累積、卻因為注意力不曾回收而持續被忽略的「疲勞警報」一次湧現。

這個「以為自己不累」的錯覺會讓我們一不小心就把自己操過頭,使得身體長期處在沒有得到充分休息的勞累狀態,最終導致可怕的精神疲乏與各種心理、生理健康問題。

為什麼(正常)工作會安排 1 到 1.5 小時的午休?就是要把「1 天工作 8 小時」切成「早上工作 4 小時」跟「下午工作 4 小時」,讓你有機會在中間稍微回點血、不要過度耗損珍貴的體力。當然我知道許多工作場所沒有這麼友善,但至少這個制度的原意是這樣。

我知道有些人這時會想說:「可是事情就只差一點點了,我 ㄍㄧㄥ 一下再去休息不行嗎?」如果你剩下的工作只是一些機械式、重複性高的工作,那確實是無傷大雅;但要是你需要動腦,這樣的「再ㄍㄧㄥ一下」反而是在自找麻煩。

放空時刻給靈感與創意空間

你或許聽過所謂的「浴中哲思」(shower thoughts),就是那個讓阿基米德在泡澡時突然大叫「Eureka!」(我知道了)然後開始當眾裸奔的東西(咦)。

這並不是因為洗澡水有什麼神奇的魔力,而是因為在這個「放空」的時刻,我們開始回收過度集中在特定事物上的注意力,讓緊繃的神經得以紓緩、釋放出被佔用的記憶體。持續投放對外注意力給同一件事,雖然能讓人「集中」,把所有心理能量都用在處理工作上;這同時也會限縮視野,使我們逐漸喪失「觸類旁通」的聯想能力。

「放空」的時刻,我們開始回收過度集中在特定事物上的注意力,使我們恢復「觸類旁通」的聯想能力。圖/GIPHY

說得直白一點,我們就像是被套上眼罩的賽馬,除了眼前的目標與腳下的道路之外什麼都看不到。

但是這樣的專注其實是與所謂的「創意」或「靈感」背道而馳,因為當我們只看得見框架內的事物,自然也就喪失了「跳出框架」的能力。只有把那些被佔用的記憶體放出來,我們才會重新跟工作以外的世界接上線,讓看似毫無關聯的東西刺激出新的創意。

很多人在工作卡關時會想「出去走走」、「去抽根菸」、「去喝杯水」,這些小歇行為本身沒有問題,但是問題在於,很多時候我們並沒有「專心休息」。如果你在休息時還掛念著工作,那只是把過度狹隘的注意力延續下去,消耗了時間卻又沒有讓大腦重新開機的效果。

前陣子很風行的「番茄鐘工作法」其實就是運用了類似的原理,除了有專心工作的時段,也有設定特定的休息時間。透過有規律的專注與休息,讓大腦不會陷入過度緊繃的狀態,保持認知上的彈性。

而越是緊繃、越是被限縮的注意力,往往會需要更長的放空期才能舒緩。這也是為什麼每天工作結束後的「晚餐」特別重要,因為這段時間的放空會是很明確的「休息」訊號,把佔用記憶體的分頁通通 Alt+F4(關閉所有程式)掉,還給自己一個清爽的大腦。

每天工作結束後的「晚餐」特別重要,因為這段時間的放空會是很明確的「休息」訊號。圖/Pexels

專心一個人吃頓飯,讓大腦好好喘息

雖然說跟朋友一起聚餐小酌也可能有同樣的效果,但就現代人的互動模式,這種餐敘也很容易就變成另一種認知勞動的場合,大家聽一個人吐苦水聽著聽著就開始關心對方、想對策。這些社交活動雖然有它的好處,但如果你是真的想好好休息,還是學著跟自己一起吃飯吧。

因為這時候你不需要思考別的東西,只要「專心吃飯」就好。

去認真咀嚼、體會每一口食物的味道,並且感受它們進到你身體後化做養分的滋補。記得同時把注意力從外界拉回到自己體內,去審視這段時間自己的身心狀況。當注意力的焦點被拉回體內,很多你以為感受不到的小細節自然會出現在意識之海等著被捕捉。

有沒有地方不舒服?有沒有特別讓你煩悶的事?剛剛如果遇到爛人搞事,現在心情平復了嗎?

就算不是午餐或晚餐,你也可以給自己安排點心時間,讓大腦有「暫停」的機會。多花點時間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給吃飯時間它應得的尊重 (?),或許你就會是下一個大叫「Eureka!」的人呢。

不過現在裸奔是會被警察逮捕的,記得要穿衣服啊(?)

參考資料

  1. Cirillo, F. (2006). The pomodoro technique (the pomodoro). Agile Processes in Software Engineering and54(2), 35.
  2. Farb, N. A., Segal, Z. V., & Anderson, A. K. (2013). Attentional modulation of primary interoceptive and exteroceptive cortices. Cerebral cortex23(1), 114-126.
  3. Khalsa, S. S., Adolphs, R., Cameron, O. G., Critchley, H. D., Davenport, P. W., Feinstein, J. S., … & Zucker, N. (2018). Interoception and mental health: a roadmap. Biological Psychiatry: Cognitive Neuroscience and Neuroimaging3(6), 501-513.
  4. Sze, J. A., Gyurak, A., Yuan, J. W., & Levenson, R. W. (2010). Coherence between emotional experience and physiology: does body awareness training have an impact?. Emotion10(6), 803.

文章難易度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第二屆泛科幻獎佳作——〈最後一個威尼斯人 〉(一)

泛科幻獎_96
・2021/04/16 ・251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A 編按:每周一、三、五晚上九點,泛科學將連載第二屆泛科幻獎的得獎作品!由於每篇得獎作品都是超過萬字以上的中篇小說,為了方便閱讀,我們把每一部作品拆成三個章節分別上傳,預計每週能看到一篇完整的得獎作品!

不想錯過連載?請密切鎖定泛科幻獎!如果想看前面的章節,可以點選標籤中的篇名,或是直接進入泛科幻獎帳號搜尋。

拿出最後一顆安德魯蛋塔,放入烤箱,轉九十秒。

再打開冰箱,為自己倒一大杯可口可樂,加一大勺冰塊。倉庫裡還有八大箱可口可樂,大概是沒機會喝完了,全送給地球吧。藍色行星不辭辛勞照顧人類這麼多年,無以為報,就用人類史上最偉大的發明當謝禮。

再倒一杯。地球沒有那麼容易渴,喝不了那麼多的。

等我到了那邊,肯定要跟紀錄部討一張「喝到最後一杯可口可樂的人」證書。 

叮。 

安德魯蛋塔真是人間美味。商場全面歇業前,請陌陌幫我買了兩盒,我真有遠見。雖然大家都說,何必弄得像世界末日,去了那邊要什麼有什麼,還怕吃不到嗎?不一樣,去了那邊之後,再也不會有這種嘴饞微餓的感覺了。那種有點餓,又不太餓,吃一個蛋塔剛剛好的食慾,正是「吃」這件事最幸福的狀態。 

更不用說可口可樂了,那邊沒有。

說來諷刺,知道關鍵配方的人很固執,怎麼勸都勸不聽。總指揮特別飛了一趟亞特蘭大做簡報,告訴他們說,那邊什麼資源都有,而且用不到錢。他們卻非常堅持,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行為,如果那邊沒有規劃貨幣,可口可樂就會是未來的流通單位。這麼會算,偏偏忘記要把雞蛋放在不同的籃子裡,載著那三個人的私家客機還沒到澳門,撲通一聲掉進太平洋裡了。 

這起意外毫無意外地成為那邊的頭條大事。美國總統特別打跨界電話來這邊,哽咽地表達哀悼之意,並且告訴總指揮說,這件事攸關全人類福祉,就算把整個亞特蘭大翻過來,也要找到寫著配方的紙。

結果當然是什麼都沒找到。可口可樂世界裡那張紙最誇張,上面只有一行字:「這麼簡單幾個字,不需要寫下來。」聽說解密小組組長一看到那句話,狠狠地被氣哭了。解密小組的錄影畫面儲存在一張記憶卡裡,埋在倉庫深處,跟其他可口可樂共存亡,不會去到那邊。

總指揮說:「就當沒這回事,別讓那邊的人不開心。反正大家很快就會忘了計較這件事,那邊的生活很愜意,可樂沒那麼重要。」行,他說了算。我和總指揮心裡想的都是同一件事,越早把計畫完成,越早過去那邊。 

我和總指揮都是遷移指揮總部第三代,從小一起在威尼斯人長大。

沒有人料想到,最初因應彗星撞地球,打算秘密送一千人去那邊的計畫,最後雖然彗星沒有來,計畫卻意外曝光,不得不擴增規劃到一千萬人,接著指揮總部擋不住「一個都不能少」的國際輿論壓力,在聯合國安理會強勢主導之下,決定將世界逐步移往那邊。第一代總指揮花了整整四年擴充硬體,擬定一套十年遷移計畫。

「只要在全世界設置一千五百個轉移接點,每個接點一天進行二十回批次轉移,每回轉移一百個人,一年就可以轉移十億人。扣掉期間內自然死亡的人口,估計六到十年讓全世界都到那邊。」

真不知道第一代總工程師到底哪來的信心,給出這種天真爛漫的算式。

倫敦、馬德里、孟買的大型接點輪番遭受駭客入侵那時候,我還沒出生。母親告訴我說,那陣子全世界都跑到澳門總部來,從三十六樓看下去的景象教人永遠都忘不了。萬頭攢動,還是個小女孩的他甚至擔心整塊路氹城都會被踏回海平面底下。在聯合國秘書長強力要求下,第一代總指揮決定關閉所有不安全的外部接點,想去那邊,只能經由澳門總部。

八十億人不是小數目,就算扣掉自然死亡人口及一般情況下非自然死亡人口,單單靠澳門總部的設備,最快最快也要五十年才能完成運送作業。為了避免核心技術遭到有心人士利用,上至總指揮,下至像我這樣的前端作業員,頓時成了責任制的世襲工作。第一代總指揮說定了:「爸爸送不完沒關係,二十五年期滿退休先去那邊休息,交給兒子繼續。」 

送走最後一億人之前,我用交友軟體認識了陌陌。 

陌陌今年三十三,比我大一歲。陌陌有四分之一日本血統,日文名字唸起來也是陌陌。陌陌跟大部分同齡的人一樣,從小就知道自己將是這邊的最後一代,三十歲一到,先把爸爸媽媽送去那邊,接著背上裝備,走訪幾個有人的景點和上百個早就沒有人的景點,心滿意足地來到澳門,等著輪到自己被送去那邊。

我的自我介紹欄是這樣寫的:嗨,你好,我是第三代前端作業員,歡迎來威尼斯人找我。其實我不只是普通的第三代前端作業員,在總指揮的安排中,我還是全世界最後一位前端作業員。但是這件事感覺不會加分,所以我就沒寫。陌陌見面劈頭第一句話就問我:「那邊通用的語言是什麼?」

去了那邊,要說什麼語言都可以,系統會自動將所有字句轉換為聽者習慣的語言。 

總有科技無法處理的難題,任憑工程部研究了三代仍然找不出解。比如三十歲以下的人幾乎無法成功傳送過去那邊,就算真的到了那邊,也是缺胳膊斷腿。計劃剛開始那幾年,許多人緊抓著這一點不放,認為我們的所作所為嚴重違反上帝意旨。還好在我出生之前,這些有意見的人都已經自然死亡了。

我在從前的報導中看過一個有趣畫面,反對派宗教領袖在曼谷某會議上攔截美國總統,慷慨激昂地說了二十分鐘後,美國總統臉不紅氣不喘地拍了拍他的肩膀,說:「看樣子是沒有機會在那邊見到你了。真好。朋友,我們就此別過吧。」

為了避免橫生枝節,我們這一代人都在還沒有記憶的年紀,預先動過了生育控制手術。小時候問過母親,老電影裡面的人為什麼那麼喜歡脫光光在床上滾來滾去,他們都不會冷嗎?母親擺出一個無法判讀的表情,看著我說:「等你到那邊就會知道了。」於是我和陌陌約定好,以後要一起弄清楚這回事。

抄襲老電影裡面常見的橋段,送陌陌去那邊前,給了他一個擁抱。我告訴陌陌,我一定會去找你,等我。

不會讓你等太久的,吃完這顆蛋塔,馬上就去那邊找你。 

泛科幻獎_96
17 篇文章 ・ 13 位粉絲
泛科知識旗下的科幻品牌,與科幻相關的資訊和發布與《泛科幻獎》有關的資訊。 科幻帶領我們想像未來、解決還沒發生卻至關重要的議題、航向前人未竟的宇宙冒險……我們從哪裡來,又將往哪裡去?星雲的深處有哪些未知的宇宙世界?智慧生物如何改變時空與心靈? 科學不能回答的事,我們期待科幻的解答。 一百個作家擁有不只一萬種對於宇宙的想像,快來分享你腦中的小宇宙吧! 獎項介紹及相關事宜,請參考泛科幻獎官方網站。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