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亞洲首例飛航探測──追逐颱風的卓越計劃

科學月刊_96
・2011/03/21 ・4892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63 ・九年級

台灣身處的西北太平洋是全世界颱風最猛烈、最頻繁的地方。為了掌控這威力驚人的天災動向,本文作者挑起大樑,主導直接以飛機對颱風空投觀測器的追風計劃,以求對颱風有更進一步的認識,規避禍害,造福世人。

作者:吳俊傑

圖一:追風計畫標誌

颱風究竟有多難懂?其實我們對於颱風生成所需的條件分析得很清楚,但卻不是很能掌握在同樣的條件之下,何以某些熱帶擾動成了颱風,另一些卻消散無蹤。我們只知道,颱風這個「非線性動力系統」就像個敏感的孩子,在生成期間,任何一點小小的擾動,都能使颱風未來的發展走向截然不同的結果。為了要掌握颱風,我們就像過度憂心的家長,不想放過任何足致左右其成長的蛛絲馬跡,雖然我們不能強迫孩子按照我們的意願成長,但只要我們對颱風這孩子的動向掌握得越精準,便越能夠因應他所帶來的恩賜與災難。這正是追風計畫的初衷。

 

追風之旅

國科會於2002年8月起3年內提供相當經費,進行由本人所主持的「颱風重點研究」(National Priority Typhoon Research)。首要研究項目是以「全球衛星定位式投落送」(GPS Dropwindsonde)進行飛機觀測,名為「侵台颱風之飛機偵察及投落送觀測實驗」(Dropwindsonde Observation for Typhoon Surveillance near the TAiwan Region, DOTSTAR),又名「追風計畫」(圖一)。

投落送

投落送追風計畫的基本概念,是將小型噴射機駛入颱風周圍4 萬3000 英尺高的地方,以「策略性觀測」(標靶觀測, targeted observation)的方法,在「敏感區域」投擲大氣探測儀「投落送」(dropwindsonde ,圖二),可在飛機上立即接收由投落送每0.5秒傳來的溫度、溼度、氣壓等數據,並立刻計算出風速,再將這些直接量測到的關鍵數據,即時傳送到世界各主要的氣象中心及其分析與模擬系統,經由繁複的電腦程式模擬、預測颱風的發展及走向。

上面這段看似簡單的敘述,背後涵蓋了多少人的心血與努力,自不待言。這是一個極具前瞻性、開創性的計畫,全球除了美國外,沒有任何國家曾經以飛機直接觀測過颱風。身為開路先鋒,追風團隊集結眾人之力披荊斬棘,我們曾遠赴美國取經,進行專業的技術研發與完備的行前訓練;我們前往日本及菲律賓,與兩國民航局往來交涉,在各國不同的民航法令限制之下,尋求可行的變通路徑;我們找到了漢翔航空的以色列IAI Astra 雙引擎噴射機,加以改裝成能乘載我們飛向颱風執行任務的專用機,還有帶領我們飛向颱風的優秀飛航教官;我們從芬蘭的氣象儀器製造公司Vaisala 購置RD93 GPSdropwindsonde,也就是追風團隊的「投落送」;我們集結國內外大氣學界及中央氣象局頂尖的大氣科學研究者和從業人員,共同投入追風研究,甚至在2008年進一步跨出台灣,與美國、日本、德國的研究人員共同追風。追風至此,已不只是與各國並駕齊驅,更走在國際颱風研究的前端。

颱風觀測

圖二:投落送示意圖

2003 年9 月至今,追風計畫已針對杜鵑、米勒、妮妲、康森、敏督利、梅姬、艾利、米雷、納坦、南瑪都、海棠、馬莎、珊瑚、卡努、龍王、碧利斯、凱米、寶發、桑美、珊珊、帕布、聖帕、韋帕、柯羅莎、風神、卡玫基、鳳凰、如麗、辛樂克、哈格比、薔蜜、蓮花、莫拉克、芭瑪及盧碧等35個颱風,完成45 航次飛機偵察及投落送觀測任務,總計在颱風上空飛行239小時,並成功投擲751枚投落送。其中,如麗、辛樂克、哈格比、薔蜜等4 個侵台颱風是在2008 年「西北太平洋颱風聯合觀測實驗」(T-PARC)期間,與日、德的 Falcon 、美國的 P-3、C-130 等飛機,共同完成超過25架次國際聯合的觀測。這前所未有的觀測資料對颱風路徑預報、颱風形成、結構演變、路徑偏轉及變性等相關研究具有重大價值。

T-PARC實驗執行期間,針對辛樂克颱風總共進行9架次的飛機觀測任務,並投擲了157顆投落送。比起過去的任務,對辛樂克的觀測資料最為豐富,提供了我們深入探討重要颱風議題難得的機會。我們以配置系集卡爾曼濾波器(Ensemble Kalman Filter, EnKF)資料同化系統的WRF模式發展創新渦旋初始化技術,並進行快速更新週期的模擬與預報實驗,將上述投落送資料、微波遙測測風儀(Stepped Frequency Microwave Radiometer, SFMR)所量測的海表面風速,及所有可取得的例行性探空資料同化至模式中,進行高解析度的系集模擬。

結果顯示9月10日3時開始的路徑預報有顯著的往東偏差(圖三A),且系集分布較廣,顯示較有限的可預報度。值得特別注意的是, 11 日開始的預報掌握了辛樂克往西北方行進的路徑(圖三B),而且系集的分布相當一致,代表可預報度明顯提升。除此之外, 11 日的預報也掌握了辛樂克的強度及結構演變(圖四)。實驗結果清楚呈現了辛樂克的雙眼牆過程:外眼牆在11 日7時形成,內眼牆明顯減弱,最終消散完成眼牆置換,而新的眼牆(原本的外眼牆)內縮,風速再度增強。這一系列與觀測一致的數值實驗,可做為研究颱風雙眼牆形成機制及其他重要颱風動力議題之珍貴資料庫。進一步的動力分析正在進行中,我們深信可以對颱風預報與科學研究提供有價值的貢獻。

資料分析

在追風觀測的同時,這些寶貴的投落送資料皆即時進入中央氣象局及世界各國氣象單位的電腦預測系統中,協助預測颱風路徑及分析其周圍結構,如暴風半徑(對放颱風假與否具關鍵性影響)。針對追風計畫所得資料的評估結果顯示, 2003~2008 年36 個個案之投落送資料,平均可以改進美國氣象局全球電腦模式24~72小時颱風路徑預測準確度達20%(圖五)。另一方面,投落送也首次被成功用來驗證及校正QuikSCAT 衛星遙測資料,藉此提升遙測颱風參數的可信度,結果顯示當颱風渦旋風速為中風速區(10~17.2 ms-1),QuikSCAT則會稍微低估風速值,而在高風速區(大於17.2 ms-1) 則會高估風速值;另外, QuickSCAT 在對流區會有較大的誤差。此部分的研究不僅對QuickSCAT 衛星資料誤差特性與應用有更深入了解,亦可提供未來遙測技術改進及衛星儀器設計之重要參考依據。

圖三:(A)辛樂克颱風四組實驗以9 月10 日3 時為預報起始時間的系集預報之路徑比較。深色粗線為觀測颱風路徑,淺色外框包圍粗線為系集平均路徑,淺色細線為個別系集成員的路徑。黑色叉號為預報起始時間的颱風中心位置。(B)為9 月11 日3 時的預報比較。

策略性觀測

在學術研究上,追風計畫最核心的科學議題,便是「策略性觀測」。颱風預報的基本方法,是把量測到或推算出來的種種氣象資料,輸入電腦模擬系統以計算及評估未來的發展,只要模擬系統越成熟、輸入的數值越準確,統計上就有機會模擬出越合理的結果。因此若要改進颱風預報的準確度,首要之務便是獲取即時又準確的相關數據,使初始狀態的誤差降低。而獲取的方式就是直搗黃龍,飛「近」颱風進行「原位觀測」,也就是使測量儀器直接接觸大氣來測得數據,比起衛星遙測,自然較為精確。可是,颱風的範圍如此廣大,絕不可能進行全面性的量測。美國從1997 年起就以飛機投擲投落送來觀測颱風,起初,投落送的拋投位置是隨機分布的,但在後續電腦模擬的驗證中發現,在部分區塊投落送觀測所造成的颱風初始條件改變對整個系統的後續發展影響有限,但在某些區塊中,投落送觀測所造成的颱風初始條件改變,會使整個系統產生極大的變異,甚至影響整個颱風的發展。這些位置,我們稱之為「敏感區域」。也就是說,影響颱風發展的關鍵存在於這些敏感區域裡,當我們無法量測整個颱風時,針對敏感區域探測,自然是最有效率的作法,只要能有效降低初始條件的誤差,便能延長預報準確的時間。這種具針對性、策略性的探測原則,就是「策略性觀測」。

圖五:GFS 模式模擬2003~2008 年36 個追風計畫個案每12 小時平均路徑誤差。直條圖為路徑誤差 (單位:公里),淺色為無同化投落送資料統計值,深色為有同化投落送資料統計值。折線為有同化投落送資料相對於無同化投落送資料的誤差改進率 (單位:%)。*表示該統計量有90%的信心水準,**則為95%。

標定敏感區域

大體而言,敏感區域的所在位置就在大氣系統交界之處。學理上來說,颱風的移動可能跟太平洋高壓的動向、北方有沒有槽線靠近,以及附近有沒有另一個颱風來牽動等等有關連,這些天氣系統與颱風交界重疊之處大概都很敏感,也就是颱風的整個環狀外圍,然而颱風中心本身也是天氣系統的一部分,所以中心與這些系統也會相互牽絆,導致颱風內部某些區域也相當敏感。每一個系統都會對不同的颱風造成不同的影響,所以每個颱風確切的敏感區域位置,都需要經過複雜的數學和物理計算過程推演出來,無法一概而論。研究團隊每一次的觀測飛行路徑都會參考國際上各家模式所輸出的敏感區位置,其中包括:(一)全球預報模式之深層平均系集風變異;(二)系集變換卡爾曼濾波器;(三)奇異向量。而近期研究團隊也研發出新的敏感區定義方法:颱風駛流敏感共軛向量(ADSSV,圖六),這個方法已於國際期刊發表並特別獲得引用〔註一〕,認為這是一項可以針對颱風導引氣流進行標靶計算的根本方法(圖五)。而此方法除了應用在追風計畫外,也被美國國家海洋大氣總署所屬颶風研究中心(NOAA/HRD) 的颱風觀測任務所採用。

圖六:2004 年米雷颱風在驗證時間前36 小時、24 小時與12 小時實驗700hPa 高度場之ADSSV 敏感區,方框為其對應之驗證區域,色階部分為觀測時間之700hPa 高度場(單位:公尺),CTRL實驗之颱風模擬路徑以黑線表示,實心颱風符號為觀測 時間之颱風中心位置,淺色原點表示在觀測時時間追風計畫投擲之投落送位置。

為了能進一步統合、比較針對西北太平洋颱風的標靶觀測裡,幾種主要尋找敏感區域的方法,研究團隊利用上述4種理論搭配不同動力模式〔註二〕,計算出6 種不同的敏感區域分布特徵,藉由定量上的統計方法,分析此6種結果在綜觀尺度與颱風尺度上相似與相異的程度及其動力特性,分析結果已成為標靶區域選定的重要參考指標。追風計畫已經執行了七年,除第一年的準備和訓練之外,飛行任務也持續了六年之久,與計畫相關的研究論文已陸續發表於許多國內外的學術期刊,本人並於2009 年領導美、日、韓、中等國相關科學家於美國氣象學會(AMS)的Monthly Weather Review期刊發表專刊〔註三〕,使研究成果更進一步獲得國際肯定。

結語

追風團隊無疑地是一個優秀的組織,而身為計畫主持人,肩負的壓力可想而知,不論是專業知識的運籌規劃、團隊成員的組織領導,還是單位人事的溝通協調,無一不兢兢業業、孜孜矻矻地完全投入。或許對於國家預算而言,追風計畫的經費相對來說不算非常龐大,但我們秉持著一股學術熱忱,傾盡全力地執行。期待追風的科學與應用成就,能在學術上能達百尺竿頭,於國計民生更能有實質的幫助。對我個人而言,追風計畫更是人生中相當可貴的經驗。回想起來,人生歷程中有許許多多看似不相干的事件,在每一個當下亦未體察到可能產生的影響,或許是我個人的幸運,也或許是追風計畫使我不得不窮盡所學,這些點點滴滴都成了計畫得以成功的基石。計畫裡有一群專家的專業知識及聰明才智,有領導能力與團隊合作,有精熟的外語能力和靈活的溝通技巧,更有堅持、決心、奉獻、努力與負責的胸懷,這些寶藏或許一直都在,但我能有這個機會,把這些珍貴的元素串起來,共同成就了追風計畫,則是令我感到相當驕傲與珍惜的成果。最重要的是,能夠有充分的條件,以特殊的角度實際量測颱風,並進一步驗證與修正理論,更是最令研究者感到振奮的科學實踐。

追風計畫雖只是小小的科學研究故事,希望能給有志從事科學研究的年輕學子一些激勵與期勉。我相信沒有任何一件事情是全無意義的,端賴自己是否願意多方嘗試並從中學習,在任何不同性質的工作與經驗中擷取自我成長的果實;沒有任何的成功建立於單一因素或個人的努力,越是勇於承擔挑戰、樂於奉獻,並感念他人對於自身的幫助,便越能獲取充足的能量。有責任心的人,會在一生中不斷的追求,而追求的最高境界則是自我超越,做別人沒有做過的事,也別忘了理想的初衷與身邊陪伴、鼓勵、支持自己的人們。(本文圖片皆由作者提供)

吳俊傑︰任教台灣大學大氣科學系 | 本文刊登於2010.1月號的《科學月刊》

PanSci泛科學網自3月起與《科學月刊》合作,將《科學月刊》當期以及過去42年來累積的精華科學文章帶給大家,也歡迎各位多多傳播閱讀、留言指教。

註一: Wu, C.-C., Chen, J.-H., Lin, P.-H., Chou K.-H., Targeted observations of tropical cyclones based on the adjoint-derived sensitivity steering vector, J. Atmos. Sci., vol., 64:2611-2626, 2007.
註二:Wu,C.-C., Chen, J.-H., Majumdar, S. J., and Chou, K.-H., Intercomparison of Targeted Observation Guidance for Tropical Cyclones in the North western Pacific. Mon. Wea. Rev., vol. 137:2471-2492, 2009.
註三:Special Collection on Targeted Observation, Data Assimilation, and Tropical Cyclone Predictability, http://ams.allenpress. c o m / p e r l s e r v / ? r e q u e s t = g e t – collection&coll_id=32&ct=1

文章難易度
科學月刊_96
216 篇文章 ・ 1238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2

6
0

文字

分享

2
6
0

地球在20年間「亮度」變低了!——地球暖化讓陽光反照率直直落

Mia_96
・2021/10/23 ・275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地球暖化會造成溫度升高?不稀奇!地球暖化會造成人類生活環境越來越嚴峻?也不稀奇!但你有聽過,因為地球暖化,讓我們的亮度竟然逐年遞減,地球變得越來越暗嗎?

地球亮度的改變並不是近期才出現的新興議題,關於地球亮度的變化,科學家早在 1990 年代前後便提出一種現象「全球黯化」(global dimming)去解釋為何地表獲得的太陽光能量越來越低。

當時透過資料指出,進到地球的太陽能量大幅降低,從 1950 到 1990 年入射至地表的太陽光能量,竟然平均減少 4%! 也就是身處在地球上的人類會覺得地表的亮度似乎逐漸地降低。

但入射地表能量降低的原因並非是太陽發出能量的變化,而是因為近幾年我們最常耳聞的,空污現象! (圖/pixabay

當人類使用石油、煤炭等非再生能源發電時,會在環境中產生許多氣膠微粒,而這些氣膠微粒進入大氣,微粒可以吸收、反射入射到地球的太陽光,使太陽之能量無法進到地球表面,進而造成地球亮度降低。

而全球黯化同時也影響著人們過去對於全球暖化的理解,當全球黯化造成入射到地表的太陽光減少時,代表著地球所獲得的能量並不如過往我們所想像的這麼多。換句話說,全球黯化所造成的冷卻效應竟比不上人們所造成的暖化速度!

知曉地球改變亮度的方法——地照!

近期最新研究更是顯示,1998 年到 2017 年近十年內,地球的反照率逐年下降!除全球黯化造成地表獲得太陽能量減少外,當從外太空看著地球時,地球竟然也越來越暗了!

反照率是一種常用於亮度表示的方式之一,其指的是太陽電磁波段入射至地表的總量質,除以被地表反射的量值所得出的數字。不同的地表特性即有不一樣的反射量質。因此,透過反照率的升降,科學家也可以推估氣候變遷對環境所產生的變化與影響。

計算反照率的方式十分特別,在科學中我們將其稱為「地照」!

地照現象指的為當太陽光照射到地表,地表會反射部分太陽光,而當地表反射太陽光至月球未被太陽照到的地方時,月球又會將地表所反射至月面的光線反射回地球。

看似應該沒有被太陽光照射到的月球表面,其實也會因為地球反射之陽光而產生微弱的光。而最適合觀測地照的時間通常為弦月時分。 (圖/Wikipedia

地照的變化與地表的改變息息相關。例如冰雪的反射率較高,當地表溫度較低,累積較多冰雪時,地照數據便可能會上升;而洋面的反照率較低,當地表溫度較高,造成冰雪融化成海洋,則地照數據便可能會下降。

透過地照反射的光線強弱,可以推測地球反照率的變化,進而推測地表本身變化。 (圖/Wikipedia

除了利用地照觀測地球反照率外,為使觀測更加精確,科學家利用於 2000 年發射的 CERES 儀器(Clouds and the Earth’s Radiant Energy System)觀測大氣至地表的太陽光輻射與地表放出之輻射,並進一步分析對影響地球溫度的重要因子──雲,和太陽輻射的交互關係。

CERES 主要希望可以解答雲在氣候變遷中所扮演的角色與造成的影響,是美國國家航空暨太空總署地球觀測系統(EOS)計畫中的一部分。 圖/Wikipedia

研究結果分析發現,從 2000 年到 2015 年,地球反照率曲線一直維持接近平坦的狀態,但近年,地球反照率的衰退卻日益明顯,如下圖表示:

(圖/參考資料 1

橫軸座標為年度,縱軸座標為地照反照率之異常改變(單位為每瓦/平方公尺),黑色為地照異常之數據,藍色為 CERES 觀測到異常之數據,而灰色陰影區域則為誤差範圍。從圖中可以看出,地照反照率在這幾年下降約 0.5 W/m2,而 CERES 之數據則是下降約 1.5 W/m2

十年一變──太平洋年季震盪

科學家推測,改變反照率的原因,是週期性發生在太平洋的氣候變化──太平洋年季震盪。

太平洋年季震盪指的為太平洋的海水溫度會以十年為週期尺度產生變化:當北太平洋和熱帶太平洋間的海水溫度較高時,稱作暖相位;而當北太平洋和熱帶太平洋間海水溫度較低時,稱作冷相位。

而地球亮度改變的原因,正是因為太平洋年季震盪到了暖相位,造成海面低雲減少,反照率降低!

低雲較為溫暖,其主要成分是由水滴組成,當太陽輻射照射水滴時,較多太陽反射至太空,地球的反照率較高,也造成地表溫度降低;而高雲主要成分由冰晶組成,透光性較佳,再加上高雲通常體積較低雲薄,故太陽輻射可以順利進入地表,地球反照率相對降低。

當北太平洋與熱帶太平洋間海水溫度升高時,洋面上空氣需達到飽和的水氣量相對增加,氣塊達到飽和條件較高,低層雲較難生成。(其實背後原因極其複雜,作者僅是以最簡單的方式嘗試解釋。)當低層雲減少時,反射率降低,造成較少太陽輻射至太空,地球亮度因此變得越來越暗。

雲在地球輻射能量中一直扮演著重要的角色,低雲反射太陽輻射的能力較強,高雲吸收地球輻射的能力較強,因此較多的低雲往往造成地表降溫,而較多的高雲則會造成地表增溫。 (圖/pixabay

交織纏繞的反饋機制

看完整篇文章也別急著下結論!其實地球上的現象不僅環環相扣,影響因素更是族繁不及備載,從海溫改變的原因、高低雲量多寡的變化、反照率升降的主因……,我們都很難用單純或是絕對的一段話去完整解釋自然界的現象。

科學家所能做到的,是透過原因推導、盡力的去解釋現象,所以關於地球反照率下降的趨勢原因,除了太平洋年季震盪、海溫升高、低雲變化等,或許也還有科學家尚未清楚的其他可能性。

但同時,令科學家擔心的事情是,因全球暖化造成地表的反照率降低,代表地表接收到的能量、進到地表之能量相對增加,而吸收的能量又加速全球暖化的速度,地球或許會因為這樣的回饋機制持續升溫,造成更加嚴重的溫室效應。如何去因應溫度上升造成的種種問題,也將會是我們需要不斷去思考問題。

參考資料

  1. AGU AdvancesEarth’s Albedo 1998–2017 as Measured From Earthshine
  2. science alert,《Two Decades of Data Show That Earth Is ‘Dimming’ as The Planet Warms Up
  3. Wikipedia,《Clouds and the Earth’s Radiant Energy System
  4. Wikipedia,《行星照

所有討論 2
Mia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喜歡教育又喜歡地科,最後變成文理科混雜出生的地科老師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