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說的白是甚麼白~說不出名字,還能正確辨認顏色嗎?

你玩過這種遊戲嗎:面前放著好幾張卡牌,上頭寫著代表顏色的字,字體顏色卻不見得和它所指稱的色彩相同。你可以一個人玩或跟同伴一起,由第三者唸出一種顏色,玩家要在最快的時間裡選出該顏色的字。(此遊戲有各種變化形式,發揮點創意會有不同玩法喔

此圖的「yellow」是紅色還是黃色呢?本圖來自「反向斯特魯普實驗」。圖/wikimedia commons

在玩這種遊戲時,你是不是覺得手、眼、腦協調起來相當困難?文字本身跟它所代表的色彩在我們的認知裡,一定是緊密扣連的嗎?

現在,有請 RDS 先生來為我們解答這個問題!(老師音樂請下)

你說的白是什麼白看著顏色卻說不出口的痛

曾經有一位 RDS 先生,他中風了,而且出現一種罕見的副作用——不論看到什麼顏色,都無法說出它的名字。

無論你是什麼顏色,我都會喊出你的名字(誤)。圖/奇摩電影

於是,一項以這位先生為主體的研究於《 Cell Reports 》雜誌上發表了。它主要在研究「語言如何塑造人類思維」——事物的名稱會不會影響我們對於感知內容的分類方式?還是,是先有感知的類別後,才出現對應的名稱呢?(對,就是語言版的雞生蛋蛋生雞)

上面這段話太繞口了嗎?舉例而言,我們之所以將紅色命名為紅色,是因為「紅色」這個字眼可以代表模糊光譜中各式的紅色。每當我們替東西命名時,我們都會分類,好比將芥末黃歸為黃色的範疇中,或將藍綠色歸為藍色的範疇中。(S 編按:藍綠色難道不是綠色嗎嗚嗚)(戰起來囉)

我左看右看上看下看,大腦究竟用哪邊分類顏色?

巴黎神經科學家 Paolo Bartolomeo 表示:我們認為顏色是連續性的,例如紅色和藍色間並沒有清晰的界限。但概念上,我們依然會分出相關的類別並給予名稱。

許多科學家認為,大腦對顏色的分類取決於語言系統到視覺皮層「由上而下」的輸入,而這些顏色的名稱存儲在大腦左半球,並取決於大腦左側與語言相關的活動。

相反地,最近的神經影像學研究則表明:顏色的感知分類運作雙邊分佈在人腦中

大腦兩邊都得分類顏色,別想偷懶。圖/WIKI

誰說不能黑白配?忘了顏色,卻還記得怎麼配對

Paolo Bartolomeo 對 RDS 先生感到興致勃勃,他表示:我們有了一個難得的機會,藉由測試無法有效命名顏色的患者,來找出語言在顏色分類時所扮演的角色。

於是,RDS 先生進入了實驗。

實驗中,他被要求觀看一些含有二種顏色的盤子,一種盤子上的顏色是屬於相同的類別(例如,兩個藍色系的顏色),另一種盤子上的顏色則來自不同類別(例如,棕色和紅色),並且把相同類別的顏色標示出來。此外,他也被要求在電腦螢幕上寫出 34 個色塊的名字,其中 8 個色塊是白、黑和灰這種無色彩的顏色,另外 26 個是彩色的。

來辨認顏色囉!圖/研究圖片

RDS 先生中風前,可以正常地感知並說出顏色。中風後,MRI 顯示他的大腦左側出現病變,切斷了「關於色彩名稱的記憶」與「視覺感知」、「語言系統」間的連結。然而,即便無法命名,RDS 仍可以將大多數顏色按深淺、混和色等指標歸類。

白天不懂夜的黑,大腦卻懂得區分語言和色彩辨識

博士生 Katarzyna Siuda-Krzywicka 表示,雖然 RDS 先生較難說出紅、藍和綠等等彩色色彩的名稱,但令人驚訝的是,他能夠不斷指稱黑、白、灰等等無色彩顏色。這表示人類的語言系統中,對於「無色彩顏色」與「彩色」的處理可能不同。同時,這也引起了另一個問題:各種不同顏色的相關信號是如何在我們的大腦中分離和整合的呢?

為確保 RDS 先生的行為不是反映到異常的大腦組織,研究人員比較了他未受影響的腦域與健康受試者相同腦域的功能,並設計了一個不需使用語言的顏色分類測試。他們認為,這項「對顏色的認知和語言沒有直接關係」的結果,應該也可以推及一般健康的成年人。

如果對於色彩的區分並非來自語言,那又是從何而來?Siuda-Krzywicka 建議,未來的研究可以著眼於探索人類與非人靈長類的大腦進行色彩分類的方法,以及在兒童發展階段,語言的習得如何與顏色分類發生作用。

資料來源

原始研究

  • Katarzyna Siuda-Krzywicka, Christoph Witzel, Emma Chabani, Myriam Taga, Cécile Coste, Noëlla Cools, Sophie Ferrieux, Laurent Cohen, Tal Seidel Malkinson, Paolo Bartolomeo. Color Categorization Independent of Color Naming. Cell Reports, 2019; 28 (10): 2471 DOI: 10.1016/j.celrep.2019.08.003

該怎麼幫助學生擁有「科學思辨力」?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精心打造,專屬於教師的科普閱讀基礎課《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

 

關於作者

喜歡貓但不敢紮實去摸,像對所有喜愛的事物,嚮往也懼怕。依賴文字,生存於不被看好的文組,走著忽焉變成資訊的雜食動物。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