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二百多年前就在小說中出現的機器人──〈談科論幻話創意〉

一提起〈胡桃鉗〉,想必你會聯想到柴可夫斯基,可是或許你不知道,這齣芭蕾舞劇改編自 1816 年的一部中篇小說,作者是多才多藝的德國學者霍夫曼。就在同一年,霍夫曼還發表了短篇小說〈沙人〉,女主角是個非常美麗的機器人,令男主角一見鍾情,幾乎不能自拔。後來男主角無意間發現她的真實身份,居然因而發了瘋……

By E. T. A. Hoffmann – Zweite, durchgesehene Auflage in zwei Theilen, Band 1, 1819, Public Domain

早期帶著奇幻色彩的西方機器人

看到這裡想必有人會問,既然這個故事比《科學怪人》早發表兩年,那為什麼科幻元年不是 1816 年呢?原因很簡單,機器人和科幻並不能畫上等號,就嚴格標準而言,〈沙人〉還不算是正統的科幻小說。雖然女主角毫無疑問是機器人,作者霍夫曼並未對她的本質多所著墨,頂多提到她體內有好些發條。相較之下,瑪麗‧雪萊對「科學怪人」各方面的描述就詳盡多了,因此我們可以說,霍夫曼的機器人尚未完全擺脫奇幻色彩。

事實上,這類夾在灰色地帶的機器人是西方文學的常客,若要追本溯源,可以直溯三千年前的古希臘。在希臘神話中,近似機器人或機器獸的角色著實不少,最有名的當數塔羅斯 (Talos) 這個巨大的銅人。希臘神話對它的描述相當仔細,甚至提到它體內有一條直上直下的血管,裡面流著神族的血液。

By Bulfinch, Thomas – Stories of gods and heroes (1920) by Thomas Bulfinch with illustrations drawn in color by Sybil Tawse, Public Domain, @wikicommons

巨形銅人塔羅斯終年駐守克里特島,每天沿著海岸線巡邏三圈(共計三千多公里),驅趕所有企圖登島的入侵者。後來一群英雄豪傑來到島上,一位奇女子用計拔掉它腳跟上的塞子,不久它便「失血過多」倒地不起,成了一堆廢銅爛鐵。之前我們提過,在古今中外無數的幻想文學中,不知潛藏著多少堪稱科幻的成分,這個塔羅斯就是絕佳的例子。只要將它體內的血管改成電線,將血液換為電力,它就能搖身一變,成為標準的科幻機器人。

東方機器人「機關木人」

接下來讓我們換個時空,談談東方的古典機器人。首先必須強調的是,雖然東方古國的冶金術相當發達,偏偏沒有反映在文學創作上,換句話說,古東方的機器人多數不是金屬之軀,這點相當耐人尋味。例如在佛經中不時出現的機關木人,以現代眼光看來,其實就是木製的機器人。

這方面最具代表性的例子是《生經》中的一個故事,主角是一位名叫「工巧」的印度王子,他在雲遊四方時造出一個栩栩如生的木人,不但足以亂真,而且能歌善舞。後來,當木人在異國宮廷表演時,陰錯陽差惹惱了國王,因而招來「殺身之禍」。王子在萬般無奈下,自己動手拔掉木人身上的栓子,它便在瞬間解體成一堆積木。直到這個時候,國王才相信木人並非真人所假扮,感嘆曰:「此人工巧,天下無雙,作此機關,三百六十節,勝於生人。」

機器人在中國古籍裡當然也沒有缺席,其中的佼佼者公認出自《列子‧湯問》,講述西周時期一位西域巧匠所製造的機器人,但由於篇幅所限,必須另闢專章來討論這篇傑作。在本文結束之前,且讓我們聊備一格,從一本唐朝的筆記小說中,抄錄兩則應屬虛構但煞有其事的記述:

一、楊務廉甚有巧思,常於沁州市內刻木作僧,手執一碗,自能行乞。碗中錢滿,關鍵忽發,自然作聲云布施。市人競觀,欲其作聲,施者日盈數千矣。(這是個能做出簡單的動作,並具有初步語音功能的木製機器人。)

二、王琚刻木為獺,沉於水中,取魚引首而出。蓋獺口中安餌為轉關,以石縋之則沉。魚取其餌,關即發,口合則銜魚,石發則浮出矣。(這是個會捕魚的木製機器獸,其功能不遜於當今的自動捕魚裝置。)





【Re:從零開始的30堂人工智慧必修課】線上課程預購

人工智慧?考試不考,幹嘛要學?因為人工智慧將影響我們接下來的人生!

2018 年泛科學院又一重磅線上課程:台灣第一門專為青少年設計的人工智慧課。特別邀請中華民國人工智慧學會祕書長洪智傑共同授課與監製,集結知識、理論與實作三合一。

現在預購馬上省 $1000!傳送門:https://lihi.cc/foBOq/pansci

關於作者

葉李華

1962年生於高雄,曾任交大科幻研究中心主任,現為自由作家;致力推廣中文科幻與通俗科學近三十年,成功過,失敗過,唯獨從未放棄過 ……

專欄:談科論幻話創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