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現代流行病學之父──約翰・斯諾誕辰│科學史上的今天:3/15

1854 年九月初,倫敦的蘇活區爆發霍亂疫情已經邁入第四天,死亡病例多達 127 人,而且仍繼續蔓延中,毫無減緩的趨勢。這一天,疫區的懷海德牧師(Henry Whitehead)應邀走進斯諾醫師的辦公室,原本眉頭深皺、盯著牆上地圖深思的斯諾趕緊與他寒暄後,開口說道:。

「牧師,我知道你與大多數人一樣相信『瘴氣說』。」

「是啊,你看,我們那一區環境髒亂,瀰漫臭味,這次霍亂肯定是壞空氣造成的。」

「嗯,不過你還記得八年前那次霍亂嗎?我們醫護人員每天與送來的病患密切接觸,卻都沒被感染,所以我想霍亂應該不是經由空氣傳染。另一方面,病患總是不停腹瀉,病菌應該是從口而入才造成腸胃的問題,而最有可能的媒介就是被病患的糞便汙染的水。」

「你有什麼根據?」牧師半信半疑地問。

斯諾站起身來,指著牆上的地圖:

「這是蘇活區的街道圖,塗上黑色的是病患的住所。你看,大街(Broad Street)這具抽水幫浦就位在分佈圖的中心點,我相信這附近的居民的飲用水都來自於它,才因此感染霍亂。」

牧師湊上前仔細端詳地圖,一邊問道:

「那你檢驗過水發現了什麼?」

「很不幸,我用顯微鏡並沒看出什麼。您先別急,可能只是我取的水中剛好沒有病菌。至少我們問到的病患的確都是用這具幫浦取水。」

「等等,那為什麼感化院 535 人中只有 5 個病例,然後這間啤酒廠 702 個員工居然沒有一人得霍亂?!」牧師指著圖上的數字質問道。

華生,你突破盲點了!是的,我也感到奇怪,這正是找您來幫忙調查的原因。另外,也要問問已故病患的家屬他們是否都喝這裡的水。」

於是,在懷海德牧師的協助下,確認了患者都是飲用大街這具幫浦的水。至於感化院與啤酒廠,乃因自己有獨立水井。另一方面,斯諾發現在大街幫浦取水區以外的十個病例中,有五人因為偏愛大街幫浦的水而來此取水,另外三名是來此區域上學的孩童。至此,斯諾的論點已毋庸置疑。9 月 8 日,斯諾向地方首長報告他的調查結果,說服他們將大街這具抽水幫浦的把手取下,讓民眾無法使用,這場奪走六百多條人命的霍亂才終於告歇。

斯諾雖然推翻了瘴氣說,確認霍亂是經由飲水傳染,但他在四年後就死於中風,要等三十年後,德國醫師柯霍(Robert Koch)才發現霍亂的病菌。不過,斯諾在這場瘟疫疫情的調查中首創的研究方法才開啟了流行病學,因而被尊稱為「現代流行病學之父」。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從即刻開始到 9/18 晚上 10 點前,預購達 250 組即確定推出,更多資訊請見預購頁面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