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腦神經學家認為,失戀和被熱咖啡潑到差不多痛

失戀讓你心如刀割嗎?也許那是真的,至少在你的腦裡。腦神經學家發現,分手的「痛」,也會活化腦部掌管痛覺的區域,就像生理上真實感受到傷害一樣。

過去的研究發現,模擬的分手,會連結到腦部感到痛的神經迴路,但並不是藉由感官體驗到痛覺。紐約哥倫比亞大學(Columbia University in Nwe York City)的心理學家愛德華‧史密斯(Edward Smith)和研究團隊,在曼哈頓散發傳單、廣告還有透過facebook宣傳,找來四十位在最近六個月內,剛經歷失戀的受測者。在核磁造影(MRI)掃描受測者腦部活動的同時,他們會看到前伴侶的照片,並要回憶那段分手的經歷。

結果顯示,當受測者回憶起分手時,大腦掌控痛覺的區域-次級體感皮質區(secondary somatosensory cortex )和腦島背後側( dorsal posterior insula)會被活化。表示分手和生理上的痛覺,在腦中其實相去不遠。

不過史密斯坦承這不是完美的研究,因為「我們無法掌握哪些受測者的經歷屬於『分手經歷』,而哪些不是」。他說,「永遠都可能有其他未知的因素,使得這些經歷失戀傷痛的人的大腦,表現出我們所看到的結果。」

無論如何,這項發現令人印象深刻。尤其研究團隊還分析了另外150位受測者的情緒反應,包括恐懼、焦慮、憤怒、憂傷,作為對照組,卻沒有一項腦部活動和痛覺相似。

只能說,或許失戀是特別的經歷吧。

資料來源:National Geographic Daily News: Rejection Really Hurts, Brain Scans Show [March 28, 2011]

研究文獻:Ethan Kross et al. 2011. Social rejection shares somatosensory representations with physical pain. PNAS


泛科學5月主題徵文: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不論是推甄繁星填志願,選科系時,爸爸媽媽阿姨叔叔還有隔壁鄰居總要你想想你要唸的XX系未來出路是什麼。但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

已經出社會的人們啊,你大學念什麼系?現在又正在做什麼?跟我們分享吧!

  1. 請告訴我們:
    • 你是怎麼開始從事這份工作的?大學的訓練跟它有關係嗎?
    • 日常工作內容有哪些?最常面臨的考驗是什麼?
    • 周圍的人/家人對於工作內容有哪些誤解
    • 對於有志從事同業的讀者們有哪些建議
  2. 徵文時間:即日起至 5/31止
  3. 稿酬細節:每篇字數範圍 1500-2000字,如蒙錄用將於投稿一周內回覆,稿酬 1000元整。
  4. 請將文章寄到:contact@pansci.asia

關於作者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