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何不問問神奇的章魚保羅?-關於章魚的二三事

不想熬夜看世足又想先知道誰會贏嗎?那為何不問問神奇的章魚保羅。

圖片來源|CC by  Morten Brekkevold

圖片來源|CC by Morten Brekkevold

還記得上屆世足八場全中神預測的保羅嗎?那隻阿根廷嗆聲要把他煮來吃,之後也因為準決賽不挺自家人德國被部分球迷唾棄,讓西班牙球迷張開雙臂歡迎他遷居西班牙的德國章魚。

巴西v.s.墨西哥零比零平手讓保羅的接班人駱駝和烏龜紛紛中箭落馬,因此保羅仍是世足史上最牛力於不敗之地的神算奇獸。(編按:不知道烘爐地鳥卦的結果如何….)礙於章魚四歲的壽命極限,不用預測也知道保羅是無緣參與這屆巴西世界盃了。他打了那場光榮戰役後,也在南非世界盃結束後的三個月揮手跟世界說再見。

為什麼保羅會那麼神?「假設」眾說紛紜。如果保羅無法像人或電腦能運用所得的資訊去分析預測結果的話,那牠的精準命中很可能只是純然的機率問題。雖然要發生這樣的偶然很難,但在忽視了可能會有平局的情況,這樣八場全中1/256的機率跟世界上其它事件相比,像是被雷打到或是中樂透,其實也並不算那麼巨大。[1]

再者,其實在保羅的「職業生涯」中,包括08年歐洲盃和10年世足,只選過三面國旗:德國、西班牙和塞爾維亞。而這三面國旗在保羅眼裡看來可能跟牠愛吃的食物像是螃蟹蝦類比較相似。章魚可能沒辦法太具體的看到彩色視覺,因為在深海下的顏色呈現會跟我們看到的顏色相差甚遠(可參考:〈 深海的色彩 〉),但它能透過色調和亮度的差異去判別物體,實驗也證明章魚可以區分物體的大小形狀,和他圖案的水平垂直的方向。[2,7]

上述的假設都看來合理,但保羅預測的樣本數不大,也沒能在當時讓牠重複預測同一場比賽來看再現性如何,當然更沒有機會讓他在這屆世界盃重複驗證;所以牠到底有沒有那麼神可能真的只能問神了。

保羅曾經選過的三個國國旗。 圖片來源|CC by Max Westby

保羅曾經選過的三個國國旗與章魚愛吃的螃蟹。圖片來源|CC by Max Westby

就算覺得神算是因為巧合或是本能,也都不能否認章魚被認為是無脊椎動物當中最聰明的頭足類動物。不管是學習能力以及模仿,這些都是極高複雜度的多工行為(可參考:章魚怎麼擬態 〉)。擬態章魚甚至因為太會躲,讓牠直到1990年代才被人類發現。牠可以偽裝成珊瑚礁、海蛇、比目魚、海葵、獅子魚、水母…….等等的其他海中物件。模仿像獅子魚、海蛇和水母這些有毒動物,可以很有效的避開食肉目動物的攻擊。[3,4]

而章魚聰明的不只是大腦,牠連吸盤也有複雜的神經網絡。若你還覺得章魚的吸盤像那種透明的塑膠吸盤一樣,只能說事情絕對不是憨人所想的那樣簡單。章魚在吸盤有特化的肌肉群,可以控制不同程度的力量去吸附物體。當吸附到物體時,外層漏斗腔(infundibulum)的肌肉會重塑吸盤邊緣讓牠更貼合物體,形成密封狀態。內層的腹吸盤(acetabulum)的肌肉則會收縮,用吸滿水的方式在內部產生負壓來對抗海水行成的外部壓力,而這樣的壓力差越大則吸力越強。

圖片來源|CC by Joachim S. Müller

圖片來源|CC by Joachim S. Müller

吸盤上還密布了各種的化學受器(chemoreceptor)、機械受器(mechanoreceptor)、本體受器(proprioceptor)等特化神經元,讓吸盤能感知味覺,壓力以及一些肌肉活動的相關訊息。因此也有一說保羅是根據水流中氣味決定牠的選擇。這些神經元成束的形成成神經結,讓吸盤像是個微大腦一樣可以接收感覺訊號後直接做出有系統的反應。[5,6]

神獸的出現跟運動賭博文化息息相關,看看駱駝沙欣的下場(誤),像保羅這樣的神算大師還是少出現為妙。

章魚料理:章魚醋。圖片來源|CC by 花落。

章魚料理:章魚醋(抖)。圖片來源|CC by 花落。

 

參考資料:

  1. Sarah Shenker. What are the chances Paul the octopus is right? BBC News[10 July, 2010]
  2. He’s no sucker: Paul the oracle octopus is right for the seventh time after picking Germany to beat Uruguay to third place. Daily Mail[9 July, 2010]
  3. Piper, Ross (2007), Extraordinary Animals: An Encyclopedia of Curious and Unusual Animals, Greenwood Press. ISBN 978-0313339226
  4. Jay Hemdal. Aquarium Fish: Captive Observations of the Mimic Octopus, Thaumoctopus mimicus. Advanced Aquarist [April, 2007]
  5. Frank W. Grasso.Sensational Sucker: The Neural Complexity of the Octopus Organ. Scientific American [October, 2010]
  6. Darum hat sich Krake Paul für Spanien entschieden. Die Welt [8 July, 2010]
  7. Paul the Precognitive Octopus. paranormal ocean [July, 2010]

關於作者

雷雅淇

PanSci 主編|代號是(y.),是會在每年4、7、10、1月密切追新番的那種宅。中興生技學程畢業,台師大科教所還沒畢業,對科學花心的這個也喜歡那個也愛,彷徨地不知道該追誰,索性決定要不見笑的通吃,因此正在科學傳播裡打怪練功衝裝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