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日本「醫界良心」近藤誠的癌症理論真相

文 / 勿怪幸

3Hn4JN4q7bMwKNmafcxXDAHP2R4fMRn-TGkGE2-f7iRKAQAA6wAAAEpQ_260x196

最近在網上看到《大河報》、《瀋陽晚報》在連載介紹日本放射醫生近藤誠的理論和他的書。 《大河報》的報導文章的題目是「可怕的不是癌症本身,而是『癌症的治療』」,並介紹由廣東科技出版社翻譯出版的他的暢銷書《不要再上癌症的當》。因為題目很有衝擊力,又迎合了民眾對癌症和癌症治療的恐懼心理,非常引人注目,引起強烈反響。書的封面將近藤誠稱為日本最權威癌症專家,更是讓普通民眾深信不疑。

我作為腫瘤外科專業的專業人士,有過在日本國立癌症中心工作的經驗,覺得很有必要為此寫文澄清事實,告訴大家真相。

近藤誠是什麼人?

我們先來看看近藤誠到底是什麼人,是否真的是日本最權威的癌症專家。

近藤誠,現年65歲,是日本私立大學名門慶應義塾大學醫學部的放射科醫生。 1980年獲得慶應大學醫學博士學位。在國立東京第二醫院短暫工作後,1983年被慶應聘為放射科專任講師。他的專業醫生資格是放射科醫生。從他的履歷看,無論如何不能被稱為最權威的癌症專家,甚至連癌症專家都算不上。真正讓近藤誠被媒體所知的是1988年他發表在日本雜誌《文藝春秋》的一篇文章《乳腺癌不切除而治愈》。因為這個與民眾的認知相悖,很是引人注目,因此影響很大。但是,因為他的文章與正規醫療常規原則相違背,慶應大學從1988年起,決定近藤醫生永遠失去升職資格。所以直到現在,他仍然是一個專任講師,怎麼也談不上是權威的癌症專家,遑論最權威了。

但近藤醫生不甘寂寞,抱著語不驚人死不休的精神,從1988年到現在先後出版了二十多本書。 1996年出版的書名是《癌症患者啊,不要跟癌作鬥爭》。真正讓他名聲大噪,且傳入中國的是他2012年出版的書《不被醫生殺死的47個心得》。這本書因為是一個慶應大學臨床現職醫生寫的,暗示著揭露醫療黑暗面,同時否定現代醫療,一經出版,立刻成為暢銷書,同年度獲得菊池寬文學獎、文藝春秋讀者獎,銷量達百萬冊,影響巨大。

「癌症專家」近藤誠的作品《不要再上癌症的當》

「癌症專家」近藤誠的作品《不要再上癌症的當

語不驚人死不休

那近藤誠在一系列書中的主要主張是什麼呢?

他的主要主張分3點:

  1. 癌症的檢查診斷是無效的。
  2. 作為癌症治療的常規手段的手術和化療是沒有意義的。
  3. 癌症的早期發現、早期治療沒有價值。

也就是說,如果得了癌症,不要治療,應該讓它自然發展,癌症治療不但無益,而且只會讓患者多受苦痛,飽受折磨。

多麼體貼人的主張。無怪乎受到追捧。

他將自己的理論總​​結起來,創造了一個新詞,也是他的癌症新理論,日語叫「がんもどき」理論。這個詞因為是生造的,很難用中文翻譯。簡單地說,もどき本來是吃素的人齋食中將豆腐做成肉味的食物的意思,引申一下就是「似是而非,看上去像但不是」。所以他的理論大概就是「癌症假象」的意思。這個理論主張癌症分為真正的癌和假癌兩種。他認為,如果發現的是真正的實體癌,那麼治療沒有任何意義,因為一旦發現,就已經有了轉移,所以即便是早期發現,治療也無益,主張放棄治療。如果是進展緩慢,沒有出現轉移的癌就是假癌,則根本不需要治療,因為不是惡性腫瘤,於生命無害。

總之,癌症不需要治療,無論真假。

他的書中還有以下這些強烈的觀點:

「老去醫院看病的人,因為吃進很多本不需要的藥物,或者接受本不需要的治療,會早死。」

「癌症的早期發現沒有任何意義。不做癌症篩查檢診的人反而能活得長一些。」

「抗癌藥物毒性很大,卻根本無效。」

「對付癌症最好的辦法就是放置不管。」

看了這些強烈的主張,就很好理解為什麼這本書在日本銷量達百萬了。因為他所說的正是普通民眾或者癌症患者想聽的。

癌症治療的事實

但事實如此嗎?在這裡我先羅列一些數據給大家看。

世界衛生組織2014年發布新的數據。預計全球癌症發病率將從2012年的每年1400萬急劇上升到2032年的2200萬。肺癌首位,佔13%,乳腺癌11.9%,大腸癌9.7%。死亡率第一位也是肺癌,佔19.4%,肝癌9.1%,胃癌8.8%。

另一方面,美國癌症協會最新報告顯示,美國從2000到2010年10年間,50到75歲的接受腸鏡篩查的人的比例從19%增長至55%,得益於此,全國大腸癌發病率下降了30%。

2013年美國癌症研究所的統計,癌症患者(包括所有類型)由於早期診斷的進步和積極的治療,總體5年相對生存率均大幅上升,由1975的48.7%升至2005年的67.6%。個別惡性腫瘤的治療更是進步巨大,如慢粒白血病生存率由1975年不到20%升至2005年的近60%。女性第一大癌症的乳腺癌亦由75%升至90%。

急淋白血病目前治療效果極好,2005年的統計,化療後緩解率幾乎100%,5年無病生存率達到75.2%。慢粒白血病更是從1975年的29%躍升至2005年的83.2%。

美國2013年的統計顯示,1期(早期)乳腺癌經治療,5年生存率達到了100%,2期達到93%,3期達到72%,即便是非常晚期的4期也達到了22% 。診斷後20年生存率為64.5%。總體5年生存率達89.0%。

這些數據應該已經能夠說明問題了:癌症的早期診斷早期治療非常有用,極大提高患者生存率,提高生活質量。

日本醫學界的反應

那麼,日本醫學界是如何看待近藤誠的理論的呢?

長久以來,日本主流醫學界對近藤採取了無視的態度。日語有個詞,叫默殺。顧名思義,日本學界秉承了魯迅先生的「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而且連眼珠子也不轉過去」的姿態。

但是,顯然這種策略對付一般人是可以的,但對於這樣關係到千萬人生死的重大問題,採取不理不睬是行不通的。相信近藤說的人選擇了不接受治療,本可治好的癌症被耽誤而失去生命,本來計劃定期體檢篩查癌症的健康人也放棄檢查而導致本來可以早期發現的腫瘤被延誤的報導相次出現。醫學界人士坐不住了。

日本國立癌症中心名譽理事長市川平三郎博士,也是早期胃癌檢診協會理事長,在醫學雜誌《胃和腸》上發表長文批駁近藤的謬說。

市川博士的文章對近藤的書進行了逐條駁斥。他指出,近藤最初之所以受到廣大關注,是因為他出書的時候正是日本大明星逸見政孝胃癌手術被媒體報導受到民眾關注,因此產生對癌症手術帶來的痛苦心生恐懼的時期。同時因為化療藥物的毒副作用,癌症患者的痛苦經歷在媒體廣有報導,近藤站出來,以專業醫生的身份對癌症的治療提出顛覆性的反論,自然迎合了民眾的心理,因此一炮打響。藉著這個名聲,近藤開始指責癌症的篩查體檢,開始異想天開地提出「癌症真假說」。他認為,這個說法只可以稱為論點,無論如何不能稱為理論。本來應該是不值得一看的謬論,沒想到居然被民眾廣為傳播,造成非常不好的影響。

但是,普通人接受的觀點和觀點是否屬實,實在是兩個差別很大的事情,和最終患者是否獲益更是完全兩碼事。這樣的書,滿足了一知半解的讀者們的好奇心,看起來風光無限,但是背後隱藏的是許許多多因此拒絕治療而最終受損的癌症患者。這實在是不能置之不理了。

市川接著指出,近藤的所謂癌症真假說是將生長緩慢而且最終階段也不轉移的一部分癌稱為假癌,這真是謬說。另外,近藤在書中說,他經手的早期胃癌患者,完全不治療,採取放置的態度,最終轉變為晚期或者進展期的患者一例也沒有。這個實在讓我們這些每天接觸大量這樣的患者的臨床腫瘤醫生無法安坐了。最善意的解釋是近藤不過是自己沒有見過罷了。更加荒謬的是他提出癌只分進展迅速的真癌和假癌兩種,居然連有進展緩慢的癌的存在都不知道,讓人驚詫莫名。近藤還主張癌症的淋巴結轉移不是轉移。經淋巴結轉移的癌細胞最終匯入靜脈,進入血液循環,導致血液轉移。這樣的常識也試圖顛覆,實在是太想做驚人語了。

市川說:「再者,近藤主張的『癌症檢診百害無益』這一說法的荒誕不經,我連寫文章反駁的想法都沒有。檢查當然都不可避免地有一些副作用,比如放射線照射可能提高癌症的發病率。但是作為醫學手段,需要衡量的是利弊。癌症檢診的益處已經有太多大型的研究證實,世界各國均大力提倡。已經沒有必要為此辯駁了。」

另外,市川也指出,近藤最近幾年也意識到他的理論的荒謬,開始轉換口風。最近幾年開始在文章里分辯說,他是針對過度醫療,並且分辯說他所說的假癌不會轉移也不是絕對不會轉移。另外近藤主張的胃癌手術死亡多發一說,更是荒誕不經。日本外科醫生胃癌手術的水平世界領先。國立癌症中心的胃癌手術死亡率為0.1%,而歐洲各先進國家如英國、德國,手術死亡率大約是日本的50到150倍。

近藤隨後在《周刊文春》發表文章辯駁各方的批判。他說:「我在慶應大學門診工作23年期間,聽從我的勸告,接受放置療法的癌症患者,有150人次之多,沒有一個發現出現癌症進展的。」

針對這個說法,國立癌症中心中央醫院放射科醫生牛尾恭輔寫文章進行了批評。他說:「普通人聽到150這個數字也許會覺得:啊,近藤醫生真是名門大學醫院的有豐富經驗的醫生啊。但是,算一算就知道,23年門診,150人是個極小極小的數字。拿著這樣算是極端稀少的個例說事,真難以相信是慶應大學培養出來的醫生。」

48個真實

2014年1月,暢銷書作者、同為醫生的兵庫縣的長尾和宏醫生出版了新書,書名就叫《不被醫療否定書殺死的48個真實》。顯而易見,這本書是針對近藤的《不被醫生殺死的47個心得》而出的。 《周刊文春》立刻在雜誌上發表了書評,題目很醒眼:「近藤醫生,你的受害者出現了哦。」

長尾醫生說:「近藤發表他的假說是他的自由,相信他的假說也是病人的自由。但是,本來就對癌症懷有不安,因為看了他的書而產生困惑,本可以有機會治療獲得生命的患者卻延誤治療丟失了性命,作為醫生,我實在看不過去。」

「相信近藤的謬說,本來只是癌前病變的患者,好不容易早期發現了,卻不進行任何積極的治療,耽誤了治療的,我已經看到了多例。」

「我們承認,現代醫學的確也有很多不試一試就無法知道結果的情況。99%成功率的手術也有那1%的失敗機會。癌症化療的效果也是如此。這就是醫療的不確定性。但是,單在日本,從江戶時代發明全身麻醉的外科醫生華崗青洲開始,到為了現代醫學普及和啟蒙竭盡全力的緒方洪庵等等前輩,醫學總是在不斷挑戰未知,一步步前進。世界各國的癌症專科醫生和研究人員,每天都在挑戰這個醫療的不確定性。如果否定這些進步,那就是根本上否定了現代醫​​學。」

至於為何近藤的書如此受民眾歡迎,成為年度暢銷書第三,長尾也進行了解釋。他認為近藤的書受到歡迎的社會背景是民眾對於醫療的強烈不信任。醫生常常居高臨下看待患者,大醫院的醫生往往在看病的時候,眼睛盯著電腦螢幕,跟患者沒​​有目光交流的很常見。對於癌症患者,本應該有的同情心和耐心也隨著每日工作的消耗消失殆盡。那麼從患者角度看,醫療就是一個冰冷的黑箱,不安和焦慮倍增,自然會想:「醫生們是不是在背後利用醫療特權賺黑心錢呢?」在這樣強烈的對醫療的不信任感中,近藤醫生的主張「不需要醫療,醫療全是騙局」就正好迎合了民眾的心理,自然很容易接受。甚至在長尾醫生發表了文章後,他在網絡上遭到近藤支持者的猛烈攻擊。

癌症到底需不需要治療?

那癌症到底需要不需要治療呢?這是一個複雜無比的問題,不可能在這篇文章裡給出簡單的答案。簡單地說,需要根據每個患者的病情不同,個人情況的差異做出判斷。早期癌症患者,積極地治療,能極大可能的提高生活品質,甚至完全治愈。晚期癌的患者,如果的確治療的益處無法大過治療副作用的壞處,可以考慮不接受積極的侵入性的治療,但也最好接受比如止痛這樣的提高生活品質的治療。至於預防檢診,那更是沒有疑慮地需要大力普及,防患於未然。

媒體的責任

這個世界,從來就不缺少譁眾取寵搶曝光率的跳樑小丑。他們的目的不是為了金錢利益,就是為了推銷自己的觀念以獲得社會認同。但一旦涉及醫療,尤其是凶險的癌症,這樣的不負責任的言論,如果影響力巨大,則不只是浪費社會資源,更可能導致不必要的死亡。我們的媒體,在引入國外這些語不驚人死不休的觀念和書籍的時候,請不要一味地只著眼於提高讀者人數、增加銷量,也請負起應有的社會傳媒的公共責任,諮詢相關專業的負責任人士,謹慎從事。我們需要引進的是發達國家的先進技術和文明理念,而不是垃圾。 (編輯:窗敲雨

本文首發於《南方周末》,經作者授權轉載。

轉載自果殼網

 

關於作者

果殼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