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自然界無奇不有的交配儀式

生命最重要的精髓在於能夠永續,如何將遺傳物質傳給下一代是每一種生物必定面臨的挑戰。而在千變萬化的環境中,生物還得要傳下好的基因才能於演化之路上繼續前進。因此對個體而言,舉凡求偶、擇偶、交配、育幼等過程皆是人生最需要奮鬥的時期。在演化詭譎莫測的推弄下,我們一同來看看自然界中最令你瞠目結舌的繁殖模式吧!

1. 斑點鬣狗(Crocuta crocuta

斑點鬣狗

許多動物在兩性所扮演的角色上常常顛覆了我們的認知,而在斑點鬣狗身上更是超越你我的想像。

比起雄性鬣狗,雌鬣狗的體型較大、侵略性較強,即便是族群中地位最低階的雌性,其位階也比地位最高的雄鬣狗還高。這樣的位階制度十分嚴謹,甚至許多成年雄性都還會懼怕年幼的雌鬣狗。成年後的雌鬣狗會對爸爸比較友善,不會像其他雄性一樣易遭受霸凌。

最酷的一點是,雌鬣狗擁有如假包換的「假陰莖」,這種延長的陰蒂同樣可以勃起,而且比起雄鬣狗的陰莖還要長,可達17公分。因此雄性與雌性的交配動作相當困難,雌鬣狗必須先將假陰莖彎向後方,雄鬣狗才可順勢插入。所以雄鬣狗絕對沒有任何硬上的機會。對雄性而言,勃起的陰莖是一種虛弱的象徵,所以在面對位階較高的雌鬣狗,雄性必須嶄露他勃起的陰莖以示臣服,這跟狼會向強勢的一方露出喉部是一樣的道理呢!

2. 天堂鳥(Paradisaeidae)

天堂鳥

在鳥類的世界當中,雄性的體色總是光鮮亮麗、耀眼奪目,而在印尼和新幾內亞的天堂鳥們更是這個領域的美艷翹楚。

棲息在食物充裕、掠食者不多的森林裡,雄性天堂鳥有許多時間,擺動牠們身上令人嘆為觀止的鳥羽,表演一齣最動人的求偶舞蹈來擄獲雌鳥芳心。在強烈性擇的壓力下,即便沒有雌鳥在附近,牠們的表演慾仍然相當強烈。一旦雌鳥現身,雄鳥便會卯起全身的衝勁,為姑娘們獻上最細緻的舞步。年輕的小夥子們總是經驗不足,牠們會觀察資深熟男(大概就是都敏俊那樣吧)的舞步,作作筆記、學點小撇步,借用熟男的場子來加緊練習,希冀能夠雀屏中選。

這些天堂鳥姑娘們會在貨比三家之後,就會挑選出一位最中意的郎君和她交配,通常是那些長的最俊美、跳的最吸引人的雄鳥勝出(果然高富帥潮不是人類所獨有)。一代接著一代,幾百萬年來雄鳥就越來越帥越潮,舞步也越來越複雜、高端。(《BBC地球脈動》收錄了各種費勁巧思的天堂鳥求偶影片,點此觀看

birds-of-paradise-wallpapers-3

大極樂鳥(Paradisaea apoda) Photo by Tim Laman

華美極樂鳥 (Lophorina superba)求偶舞步分解圖

華美極樂鳥 (Lophorina superba) 求偶舞步分解圖 FROM: Andrew Leach Projects

新幾內亞雨林中的天堂鳥們,鬼斧神工、各顯神通 FROM Andrew Leach Projects

新幾內亞雨林中的天堂鳥們,鬼斧神工、各顯神通 FROM: Andrew Leach Projects

3. 侏儒黑猩猩(Pan paniscus

侏儒黑猩猩

黑猩猩和侏儒黑猩猩是我們人類最相近的近親,雖然這兩種黑猩猩外型上有許多相似的特徵,但牠們在行事風格上可是南轅北轍。

在黑猩猩的社會當中,最猛壯的雄性黑猩猩說的算;相反的,在侏儒黑猩猩的社會中,嬌弱的雌性有個方法可以掌控住強壯的雄性侏儒黑猩猩:跟他翻雲覆雨一番!

在侏儒黑猩猩的世界裡,只要你願意來場臨時起意的性愛,做任何事都不會被挨罵和處罰。當兩隻成年雄性侏儒黑猩猩要搶同一個女友時,在這樣一觸即發的情況下,他們不打架,反而是到一旁同性性交,除了解除緊張氣氛,又能增進友誼,何樂而不為呢?又或者是有雌性侏儒黑猩猩手癢欺負小寶寶,當家的媽媽會立刻衝過去,然後雙方坐下來,互相愛撫對方的陰蒂,和好如初。又或是某隻雄性越來越具侵略性,這時雌性侏儒黑猩猩會過去拉他一把,直接進入正題炒飯了事,讓他迅速放輕鬆。

性交對侏儒黑猩猩來說是非常臨時、隨意的,雖然黑猩猩和我們人類一樣有些性愛禁忌,但侏儒黑猩猩可完全沒這回事。任何事情都能以愛之名化解,也因此侏儒黑猩猩的族群是最和平的社會之一。

如果牠們需要座右銘的話,「做愛吧,不作戰」再貼切不過了!

001477-02

左上:兩隻母侏儒黑猩猩互相摩擦陰部取樂 Copyright © Frans Lanting
左下:母侏儒黑猩猩以手自慰 Photo by Pole Pole Safaris
右圖:公侏儒黑猩猩勃起狀 Photo by Christopher Lynn

4. 側斑猶他蜥(Uta stansburiana

側斑猶他蜥

側斑猶他蜥的雄蜥有三種截然不同的外型,有著不同的繁殖策略,分別是橘色喉部、藍色喉部、黃色喉部。

橘色喉部的雄蜥渾身充滿男子氣概(滿滿的睪固酮),他們的目標就是佔領越大的領地和擁有越多的雌蜥。雖然他們會保護領地中的雌蜥,但並不會與雌蜥形成緊密、長久的配偶關係。橘喉雄蜥可以打敗藍喉雄蜥而取的更大的地盤。

藍色喉部的雄蜥體型較橘色型小,睪固酮濃度也較低,能夠捍衛的領土只夠容納一隻雌蜥與牠配對,但與雌蜥能夠形成較緊密、長久的配偶關係。同樣的,藍喉型雄蜥會保護他的美嬌娘直到侵略者不再造成威脅為止。

最後,黃色喉部的雄蜥體型最小,外貌乍看之下與雌蜥差不多,而且他們沒有自己的領土。這樣看似相當魯蛇的雄蜥其實有他的優勢,他們會混入橘喉型雄蜥的廣大地盤中,偷偷地與雌蜥搞婚外情。由於橘喉型雄蜥花較多時間在保衛地盤,因此與雌蜥建立的配偶關係較弱,因此黃喉型雄蜥可以趁虛而入,成為男版小三。另外與藍喉型雄蜥配對的雌蜥則因緊密連結而將黃喉型雄蜥拒之門外,不會讓他們有機可趁。

簡單來說,這就像剪刀石頭布的賽局,橘喉型打敗藍喉型、藍喉型打敗黃喉型、而黃喉型打敗橘喉型。因此在整個族群當中,隨著時間的推移,雄蜥三種外型的比例會有週期性的變化,演化上稱之「頻率決定性選擇(frequent-dependent selection)」。

Uta competition

加州洛斯巴諾斯的側斑猶他蜥 (Uta stansburiana)
FROM: Lisa C. Hazard_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Santa Cruz

5. 烏賊(Sepiida)

烏賊

繁殖季的到來,最強壯的公烏賊能夠找到最佳的產卵地點。體型十分嬌小的母烏賊會前來查看這塊石頭是否真的適合產卵,最後如果母烏賊相中了這塊石頭和這隻公烏賊,那麼公烏賊會保衛著她好一陣子,確保母烏賊只會跟他交配。

但就像許多女生不喜歡巨石強森反而喜歡美男一樣,這些母烏賊對硬梆梆的肌肉無多餘好感,她們喜歡體型較小、較聰明的公烏賊。但這些體型較小的公烏賊如何接近受到大公烏賊保護的雌性個體呢?非常聰明地,這些小公烏賊假扮成弱女子(雌烏賊的體色樣式)若無其事地靠近並且輕柔地拂過大公烏賊讓他失去戒心,而趁其不注意時就向母烏賊表現出其雄性的象徵,接著便大膽地開始交配。

對母烏賊來說,這麼一來她的子代同時就具有了強壯和聰明這兩大特徵,提供了後代較高的存活率。

新圖片

Mourning cuttlefish (Sepia plangon),此種墨魚其雄性(右)在有大公墨魚的右側表現娘味十足的斑駁體色;在有母墨魚(左)的左側表現陽剛的體色。
FROM: NewScientist_Split body patterns help cuttlefish lure females

6. 流蘇鷸(Philomachus pugnax

流蘇鷸

流蘇鷸是鳥類物種當中少數雄性之間的展示行為比起展示給雌鳥還要多的鳥類之一,這樣子的行為有助於雄性個體建立上下階級。從外型和行為上,牠們和側斑猶他蜥一樣具有三種類型。

最常見的是禦地雄性,他們較為強壯,且對其他雄性亦較有攻擊性,他們有大多時間都花在打架或是展示行為上。

下一種是衛星雄性,牠們體型與禦地雄性相當,但肌肉較少、行動較敏捷,羽色較淡。雖然本身沒有任何領地,但他會徘徊在禦地雄性的地盤中伺機而動,偷偷地與雌鳥交配。由於某些原因,這樣偷腥的行為可使禦地雄性吸引到更多雌鳥,因此禦地雄性會容忍這樣的交配途徑。

最後是最為罕見的費德雄性(faeder males),他的體型比前二者都小,與衛星雄性一樣沒有領土,但其長相與雌鳥相似。因此他能夠混入鳥群中並且偷與雌鳥交配,但更酷的是,他也相當歡迎前二者雄性與他交配,無論攻或者受。起初科學家認為前述的例子是因為雄鳥沒能認出費德雄性的性別,但後續研究指出他們確實了解他們的性別。那強壯的禦地雄性何以能夠容許費德雄性的存在?有人認為同性性行為可以為禦地雄性吸引到更多雌鳥。在夏天,費德雄性花比較多的時間與雌鳥在一起;到了冬天則是與雄鳥待在一塊。

重點是,雌鳥如何選擇呢?她們的偏好相當雜亂,大體上費德雄鳥居第一順位、衛星雄鳥第二,最後才是禦地雄鳥,不過當條件允許的情況下,雌鳥會傾向皆與三種雄鳥交配。

新圖片 (1)

三種雄性流蘇鷸類型,由左至右分別是費德雄性、衛星雄性和禦地雄性。
Photo by Susan McRae.

7. 奇異鳥(Apteryx sp.

奇異鳥

奇異鳥有諸多迥異於人的地方,牠們的羽毛就像毛皮一般、夜行性、翅膀退化不具飛行能力,以及長喙末端的鼻孔可精準嗅出獵物所在

但最怪的是,牠們是鳥類當中產下與體型相比最大的蛋,與雞相當大小的奇翼鳥卻能懷著大雞蛋六倍的蛋(450公克,約體重的1/4)。這一顆蛋大到充滿了整個雌鳥身體,壓迫到她的器官使她難以呼吸,下蛋前幾天甚至無法嚥下任何東西。雌鳥的體型比起雄鳥大上一號,提供碩大無比的蛋可容納的空間。

在蛋辛辛苦苦地產下後,就轉由雄鳥負起全責,獨自照顧孵蛋。經過63~92天之後,鳥類中最長的孵化時間,幼鳥一孵化就像個小大人似的,可以四處走動、眼能視物,佈滿羽毛,可說是相當早熟。幼鳥在自立更生之前通常會待在雙親旁幾年的時間學習如何討生活。

02-kiwi-eggs

奇異鳥蛋充滿了雌奇異鳥的體腔
FROM: Paradoxoff Planet_An Egg of a Kiwi

8. 七彩神仙魚(Symphysodon sp.

七彩神仙魚

七彩神仙魚對照顧仔魚很有一套,比起其他動物,雄魚可是付出相當多的心血呢。

七彩神仙魚是一夫一妻制的,在這段時間當中牠們會找好一個居所於此下蛋,雌魚負責護卵,而雄魚則負責保護雌魚和家園。當魚卵即將孵化之際,雙親會輕啄魚卵,幫忙幼魚出世。在幼魚得以吃固體食物之前,爸爸媽媽都會透過皮膚分泌乳狀的分泌物供仔魚取食(受其體內激素的影響而分泌,而此激素與刺激女人泌乳的激素相同)。

200962992104

仔魚取食親魚皮膚分泌物 FROM:青島海底世界

9. Metellina segmentata(長腳蛛科)

Metellina segmentata

大家都知道,雄性蜘蛛在繁殖季尋覓配偶的過程中,都是在「玩命」。正因如此,難怪雄性Metellina segmentata不會在雌蛛被五花大綁之前,莽撞地前去交尾。

雄蛛會小心翼翼地靠近雌蛛腹側,輕柔地以蛛網把她纏起來,這樣才能夠安心地交配。當然,雄蛛也不能拖泥帶水地辦事,由於雌蛛是自願地遭捆綁交配,因此完事後她會毫不猶豫地解開束縛,而在那之前,雄蛛最好盡快遠離現場才是。

10. 螞蟻(Formicidae)

螞蟻

蟻后通常會與一小群雄蟻交配,並將他們的精子儲存在體內,等到找到適合的地點後才會開始產卵、建立王國。她會利用這些精子產下受精的卵,這些卵會發育成為蟻后工作的工蟻和捍衛蟻窩的兵蟻,這些個體全都是女生。只有當蟻后選擇產下「未受精」的卵後,這些卵才能孵出雄蟻。因此,雌蟻都有成對的染色體(2n),而雄蟻無成對染色體(n),這樣子的性別決定系統稱作「單雙套性別決定系統(Haplodiploidy)」,亦存在於其他膜翅目(如蜜蜂)、纓翅目和蜡蚧科昆蟲中。

所以說,每位男性螞蟻,都「不可能」有爸爸呢!

11. 獠狨(Saguinus sp.

獠狨

在獠狨這類猴子當中,一個家庭的成員型式有百百種,從一公一母到一公兩母等皆有可能。但在目前所知的所有獠狨物種中,最常見的家庭型式莫過於兩公配一母

這其實相當合理,因為雌獠狨通常會產下一對雙胞胎寶寶,並且由雄性負責照顧幼仔,只有當餵奶時才會到雌獠狨手上。隨身攜帶一隻小獠狨是非常吃重的工作,科學家甚至發現,當雌獠狨懷孕時,雄獠狨的肌肉重量增加了不少以打理接下來的育幼動作。所以說兩雄一雌的家庭型式有助於寶寶的存活(兩個男人各帶一個寶寶),相較之下,一雄配二雌的家庭反而要使一個大男人需要帶四個小寶寶。

 12. 海馬(Hippocampus sp.

海馬夫婦

在海馬的世界裡,雌海馬擁有像陰莖一樣構造的產卵管,她會將卵產在雄海馬的育兒袋中並在裡面與精子受精,所以說懷孕的總是爸爸們。目前認為海馬演化出這樣的繁殖策略有兩個好處,雄海馬可以保護卵,雌海馬可以保存更多精力產下更多卵。因此,當小海馬們一個個從育兒袋中鑽出後,很快的,雙親就會再次交配。

海馬戀人們雖然不會終身單一伴侶,但牠們在同一個繁殖季裡卻非常忠貞,在交配前總是如影隨形。而在雄海馬的孕期中,雌海馬會每天來拜訪他、輕觸他,在一旁陪伴著。

13. 榛雞(Tetraoninae)

松雞

在繁殖季節,雄性榛雞們紛紛到求偶場上報到,積蓄一身的精力,昂首闊步地向體型嬌小的雌雞走去。不同榛雞物種的求偶舞都不太一樣,例如大艾草榛雞(Centrocercus urophasianus)會將尾羽倏地展開、舉起,將雙翅往前張開,模樣滑稽地鼓動著胸前一對的褐黃色囊袋,發出「咕嘟、咕嘟」的震動聲音。另外一種尖尾榛雞(Tympanuchus phasianellus)更是俏皮,公雞們會彼此面對面,舉起白尾、平攤雙翅、面朝下地跳出大河之舞般的踢踏舞舞步

僅有相當偶然的情況下雄性榛雞們才會大打出手,多數時後他們的單挑對決只是個幌子,真正目地還是為了打量對方的實力高下,好好爭奇鬥艷一番,告訴一旁的母雞:「我超猛,快選我吧!」。

Greater Sage-Grouse - Centrocercus urophasianus

大艾草榛雞求偶 Copyright: Audubon Canyon Ranch

 

參考資料 & 卡通圖來源:《If Humans used Animal Mating Rituals》,原作者:Humon

延伸閱讀:

關於作者

文宣

PanSci 菜鳥新血|就讀台灣師範大學生科系生態演化組,從小便以成為動物學家為志向,特愛鱷魚,因此踏入兩爬研究領域。熱愛保育相關議題,常為野生動物打抱不平,希冀保育的觀念能向下紮根、深植人心。平常喜愛浸溺於臉書專頁間,搜索最酷炫的生態演化新知,又很雞婆想與全世界分享,常常開心寫科普文到廢寢忘食。 座右銘:「大自然可以滿足我們的需求,卻無法滿足我們的貪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