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先來點熱的,再調情

hotdrink887-saidaonline文/Frances

具身認知(Embodied cognition),也稱「具體化」(embodiment),是心理學中一個新興的研究領域。具身認知理論主要指生理體驗與心理狀態之間有著強烈的聯繫[1][2]。生理體驗「引發」心理感覺,反之亦然[3]。簡言之,就是人在開心的時候會微笑,而如果微笑,人也會趨向於變得更開心。

笑一笑,更積極

不信?試試下面這個:用牙齒咬住一支筆,並且不要讓嘴唇碰到這支筆。有沒有注意到,這個樣子就是微笑(至少看起來像在微笑)。關鍵是,這時候使用的正是微笑時所調動的面部肌肉。然而,「迫使」自己微笑往往會讓人處於更「積極」的心理狀態,雖然有時候人們自己往往意識不到。在這種可能性之下,比起那些用嘴唇叼住鋼筆(這阻礙「微笑肌」收縮)的被試相比,僅用牙齒咬住鋼筆從而讓「微笑肌」收縮的被試,對同一部動畫片做出了更積極的評價[4][5]。

順著這樣的思路不難想到,當同意某人時,人們往往傾向於點頭,不同意時則搖頭,雖然有時這種傾向不易察覺。有趣的是,在聽到同一段話時(比如提高大學學費),較之被要求做出搖頭動作的被試,點頭的被試對這段話持有更為積極的態度。

想談情,先來點熱的

這聽著挺酷的,不過和性情有啥關係呢?一段關係的開始,需要兩個人有某種程度的相互吸引。「吸引」的一個重要部分就是,是否覺得對方友好、善良、大方,以及總體上能給人一種「溫暖」的感覺。由於人們通常傾向於給自己喜歡的人貼上「溫暖」的標籤,不喜歡的人則是「冰冷」的(外表性感的是「熱辣」的),研究者們想知道,「溫暖」或「冰冷」的生理感覺是否會影響人們對他人的看法。星巴克能幫忙回答這個問題。

在最近的一項研究中,被試們分別被要求捧一下熱咖啡(比如拿鐵)或冷咖啡(比如星冰樂),然後對他人的整體印象進行打分。對於同一個人,捧過熱咖啡的被試,比捧冷咖啡的被試更容易將其評價為在人際關係方面比較「溫暖」的[6]。

這一「冷熱」效應也會影響一個人是願意把一件禮品送給朋友還是自己留著。參與研究的被試有時會得到一些小禮品作為他們當「小白鼠」的報酬。在一項研究中,被試的小禮品是一瓶飲料或冰淇淋店的1美元禮券。受試者可以選擇自己保留這些小禮品,或者將其轉贈給朋友。手持暖墊子的受試者,比手持冷墊子的受試者更願意將小禮品轉贈給朋友。

在另一項研究中,研究者讓受試者坐在晃動的椅子上(這樣能給受試者帶來一種不穩定感)。當問及這些受試者,希望伴侶有哪些品質時,他們比坐在固定椅子上的被試更希望擁有「穩定」(值得信賴、可靠等)的伴侶[7]。

這種具身認知的效果實際上能影響人們對所處關係的滿意度。當雙方去往同一方向或經由相似的路線上班時(比如從家裡出發後,都沿著同一條路駕車往西北方向走),他們會對婚姻更滿意[8]。其實,還有實驗證明,在走廊裡,人們傾向於更喜歡和自己走同方向的人,而不是和自己反方向走的人。嗯,如果你和我走一條路,那咱顯然心心相印。

那這些都有什麼實用價值呢?如果想和某人發展一下關係,那得想辦法讓他/她僅用牙齒咬住一支鋼筆,或者手捧熱咖啡,然後沿著一條鬆散的卵石路朝同一個方向走。這雖然不是常規方法,但,還是值得一試的!

PS:「來,乾了這碗熱湯!」看了這篇文章,相信你會對這句話重新有個溫暖的認識~~~

本文編譯自:Science of Relationships – | – Body and Mind: How Seemingly Unrelated Physical Experiences Affect Our Relationships

作者: Dr. Brent Mattingly

文中參考文獻:

  1. Niedenthal, P. M., Barsalou, L. W., Winkielman, P., Krauth-Gruber, S., & Ric, F. (2005). Embodiment in attitudes, social perception, and emotion.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Review, 9, 184-211.
  2. Landau, M. J., Meier, B. P., Keefer, L. A. (2010). A metaphor-enriched social cognition. Psychological Bulletin, 136,1045-1067.
  3. Barsalou, L. W. (2008). Grounded cognition. Annual Review of Psychology, 59, 617-645.
  4. Strack, F., Martin, L. L., & Stepper, S. (1998). Inhibiting and facilitating conditions of the human smile: A nonobtrusive test of the facial feedback hypothesi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54, 768-777.
  5. Wells, G. L., & Petty, R. E. (1980). The effects of overt head movement on persuasion: Compatibility and incompatibility of responses. Basic and Applied Social Psychology, 1, 219-230.
  6. Williams, L. E., & Bargh, J. A. (2008). Experiencing physical warmth promotes interpersonal warmth. Science, 322, 606-607
  7. Kille, D. R., Forest, A. L., & Wood, J. V. (in press). Tall, dark, and stable: Embodiment motivates mate selection preferences. Psychological Science.
  8. Huang, X., Dong, P., Dai, X., & Wyer, R. S., Jr. (2012). Going my way? The benefits of travelling in the same direction.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48, 978-981.

本文轉載自果殼網

關於作者

果殼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