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我被一個朋友喜歡過

文/

大多數人一生之中,特別是年輕有魅力之時,都會遇見幾次被表白的機會,不管答不答應,事件發生了以後都是要記在心裡留作話題的,當中還少不得摻雜進幾聲嘆息:唉,可惜了,我當時沒處理好,結果連朋友也做不成,他其實是個挺不錯的人。

朋友,一個讓人覺得溫暖的詞,偶爾用錯了地方,就會產生無窮惱人的後患。

本人一向自認是良善人士,也寧願相信一般良善人士都不會願意面對給朋友發好人卡的局面的,而在現實生活中,這種不幸的事卻屢屢發生——三不五時會被當事人諮詢一回「啊某某和我說可不可以不僅僅只是做朋友,怎麼辦怎麼辦呀」。面臨這種困惑,按照慣例,我們還是要共同去求助一位資深專家。波夕大學傳播學系的副教授Heidi M. Reeder女士是研究跨性別友誼的高手,她的論文標題看上去就是一副情感熱線腔調,比如2000年發表在Journal of Social and Personal Relationships上的〈我喜歡你……作為一個朋友:跨性別友誼中的角色吸引〉,還有2008年發表在Studies in Applied Interpersonal Communication上的〈單戀方表白以後,決定友誼走向何方的行為〉。

【端莊可人的Heidi M. Reeder女士本人 圖片出處:news.boisestate.edu】

Reeder博士的研究小組想考察一下在跨性別的友誼當中,倘若一方試圖突破原有的關係框架、卻沒有得到對方的配合,這種情況下兩個人之間的關係會向什麼方向發展,趨勢由哪些因素決定。在〈我喜歡你……〉這一研究中,他們做了兩個實驗,第一個實驗的參與者為20對異性朋友,第二個實驗的參與者為103名男性和128名女性,藉由問卷調查結合深度訪談、加上視訊分析的方法,找出了一些跨性別友誼中的吸引因素。而在〈單戀方表白以後〉這一研究中,他們請來了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的98名在校大學生協助調查,瞭解年輕人處理事態的方法和結果。的確,人與人在性格、目標方面的巨大差異導致了朋友間發完好人卡之後事態走向不同方向。Reeder他們總結道,以下一些情況中,友誼仍然可以持續下去:

第一, 雙方都以積極的態度來維繫友誼。這似乎不言自明,但現實中卻有很多人把這扇門上了鎖。在友情脆弱的時刻,你需要自覺主動地去做些事來使之恢復活力。除了以語言的方式來肯定友誼的重要性之外,還必須繼續像從前一樣做人做事。

第二, 雙方都是真誠的。搞清楚這個問題相當重要:當事者個人是否真正希望保持友誼,即使它已經與愛無關?這是只有每個人自己可以回答的問題。如果這份友情對當事人來說不那麼有意義,那它將無法突破這個障礙。

第三, 雙方能夠接受之間的感覺並非對等。這是一個偉大的態度,不管你是單戀一方還是被單戀一方。

第四, 雙方在單向表白前都認為友誼是「實在的」。對於有勇氣去說出愛慕的一方來說,開口前必須想清楚:「是一份深厚的友誼嗎?」確定的和年限較長的朋友更容易渡過難關,而新認識的朋友比較容易弄僵。

第五, 雙方在其中一方單向表白前對這份友誼持「開放」心態。已經能夠做到誠實地談論各方面的話題,如不安全感、生活裡的其他關係、目標和夢想,有過這些親密交談的人們之間維持下去的機會會更大。

而相反的,曾經的友誼在如下情況中會分崩離析:雙方很快變得尷尬、難堪,甚或不舒服,陷入無言的沉默,缺乏眼神接觸和無盡的道歉;單戀一方仍然在期望最終能得到回報,總是想追問「到底我做錯了什麼讓你不愛我?」 ;被單戀一方承認過去有浪漫情愫存在,或建議這感受可在未來得到發展,只是當下它不適合,或至少不是以這種方式。這樣的說辭只會導致對方難以自拔。Reeder博士對「戀人做不了了,但還想做朋友」的年輕人們加以了正向的鼓勵:「不要責怪自己,儘量不要責怪其他人。如果能記起一定技巧,並保持冷靜,你也可以保持友誼。」

關於本文

原文發表於科學松鼠會

關於作者

科學松鼠會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