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樂活」還是「垃活」?

文字紀錄:吳秉昱(臺灣科技大學管理學士大三,PanSci活動志工)
影像紀錄:葉人瑋(臺灣科技大學電機所博士生,PanSci活動志工)

「生態…綠…?」我盯著電腦螢幕上的奇怪名字,『原來這是一間咖啡館啊…』靜靜地疑惑著,「咖啡館怎麼不是棕色,而是綠色呢?」我在搜尋網頁中鍵入它令人好奇的名字,發現原來這是一間推行公平貿易的咖啡館。

騎著小50cc機車,奔馳在台北市的街頭。路旁隨處可見的垃圾桶,在丟垃圾這回事變容易後,「垃圾量是不是又增加了呢?」前往活動地點的路上我思索著。

樂活?垃活?樂造成了垃,垃影響了樂。兩個同音字,無法輕易分割。

 

迎面而來的公平貿易咖啡香、溫暖的環保燈泡鵝黃光,帶我們走入生態環保與我們的拉鋸戰。


附註:『雙引號』內為兩位講者所言。 「單引號」內為文字紀錄者所思。

講者一:余宛如(Karen)

【生態綠】咖啡館經營者

主題:公平貿易

三公尺高的地下室,擺放著數十張椅子。有種未經萃取的咖啡香,自身旁數十個裝著未焙豆的麻袋靜靜飄出。她是第一位講者,余宛如(Karen),也是【生態綠】咖啡館的經營者。Karen充滿活力的聲音,自焊著重金屬電路板的麥克風中傳出,注意力很快被吸引住。

 

『我想將一些迷思,透過這次機會跟大家釐清』Karen說。

『為什麼棉花都要種白的?』我們被問道。

答案:因為容易再染色,後續加工成本較便宜。『當大家都要便宜的東西時,物種的多樣性便可能因此消失了。』

接著Karen為我們釐清一些迷思,『消費是很有力量的!』這是她分享給我們的哲學,以消費監督生產。

 

計算食物里程可以救地球?在地消費可以減少碳里程嗎?

→運輸占「產地到餐桌」流程耗能25%,最大宗的則是保存,占七成。

飲食習慣沒有變更,總體耗能仍然高,例如肉類生產過程較蔬果為高。

在地農夫使用石化肥料,碳排放也仍然高於運輸遠距的有機蔬果。

「那咖啡呢?」

→國外小農不用農藥、並用海運來台灣的咖啡,較國內使用農藥(高耗能石化產品)的咖啡,碳排放量來得較低。

 

碳排放也引發了不少問題,例如:溫室效應,造成氣候變異與農產量減少。發展中國家的農民與貧困者,是最倒楣的一群。雨季變得更加集中且更短期,需要雨水的在地植物漸漸消失,造成中部非洲的飢荒。

不少人聽過80/20法則※1,在「溫室效應誰該負責呢?」這問題上同樣適用。已開發國家人數只占全球人口的二成,但這二成卻創造了全球將近八成的碳排放,甚至光是北美洲便排出了全球28%的碳量(2010)。

有些已開發國家,還會將原先應屬自己的碳排放量「送」出去,例如移轉工廠至其他國家。『中國驟增的這些碳排放量,其中7%至14%,是為供應美國的消費市場。』我們可以說,美國把自己的外部成本※2移轉出去。他們少了成本,也失了正義。

我們能做的其中一件事,便是幫助這些農民對抗氣候變遷,避免造成「當代飢荒」的幫兇。當代飢荒?簡單地說,農民們靠出口經濟作物過活,若經濟作物賤價,他們的收入甚至少到不足以購買食物,這種飢荒的成因是人為的。

也許有人想問,「這些農民可以不要出口嗎?」但許多貧窮國家唯一可以創造外匯收入的方式,便是出口農產品,而非種植食物作物。當我們願意付出較多在經濟作物上,他們反而能有較高收入可選擇種植食物。

全球六百多個公平貿易團體,便是在支持這樣子的事情。

「公平貿易不就是賣更貴的產品而已嗎?」有人如此想著。

但疑惑瞬間被說明。

公平貿易能夠調整社會上的權力結構。合作社的民主運作方式,使得注重人權的消費者,透過獎勵性質的工資,能夠以實際的行動,支持合乎工作權益、女性權益的地區或農莊。

公平貿易並非期待控制價格。反而在保護當地的最低工資,以較為透明與審議※3的方式,就像個保護網一樣保護著農民。工資合理化的過程中,一併帶動改善環境。推展減少農藥、發展農作整合※4等。

 

Karen舉了一個例子:巴西堅果樹只生長在原始熱帶雨林,無法人工繁殖。

為了生計與填飽肚子,農民砍伐掉沒經濟價值的樹,大量的雨林消失,被置換為一片片的工廠、一條條的公路。咖啡園、可可園、香蕉園、橡膠園快速出現……物種多樣性正在快速減少,以換得經濟發展。

公平貿易組織進入此地區,幫助當地改以巴西堅果樹做為經濟來源。他們開發了數款產品,讓居民不須開發雨林也能自足。

 

這些邊緣的聲音,需要多久才會被聽到呢?而我們又可以做什麼?

『希望大家在購物時,都和我一起把公平正義帶走吧XD』Karen說。


講者二:黃貞祥(Gene)

中研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博士後研究員

主題:真假環保

Gene的聲音充滿了活力,在接下來的二十分鐘內,試圖喚起我們對於環保的判斷力。

大音量、大震撼!『時間開始跑了』,我們的腦袋也開始動了。

Gene認為,「環境保育」這回事,沒有「絕對好」,只有好以及更好。『環保並沒有一個標準可以定義好壞』。如同科學不是絕對真理,十年前對於環保的認知,與現在,與十年後都不同。

 

五個環保的原則與對立

一、     謙卑原則:人類虧欠地球,沒有謙卑的心,做不好。

二、     公平正義原則:面對環保議題時,我們該保持其執行方式公平且正義!若人類都不愛人類了,如何愛護動物、保全地球?

『我們畢竟不是少年Pi。』大家都笑了。

「但其實我們是少年呆※5。以幼稚的方式殘害地球」我想。

三、     個人選擇-公共政策:環保究竟算是一種個人選擇,還是應納入政策方向?

這兩項不應該對立,而需要相輔相成。因為沒有消費者的關注,即使納入政策,仍然不易成功。

四、     悲觀 V.S. 樂觀:對於環保態度,應該保持樂觀或悲觀?

舉個例子可以幫助我們思考。假如政府推行一個新的環保政策,能夠抵擋住本來會發生的一次破壞,但因為本應發生的破壞沒有發生,因此民眾不會認知到「環境被破壞」這回事。

「二十年前這麼做,地球也沒事啊!」會不會有民眾這麼說,並且而回過頭來,指責政府浪費資源推行無用(但實際有用)的政策呢?這是Gene讓我們思考的一個例子。

「但如果不推行這政策,破壞就會發生了。」我想。

 

五、     現在 V.S. 未來:我們應著眼於未來的發展性,而非現在的技術能否支援。

例如太陽能板發展多年來,技術停滯,能源轉換效率仍不高。但這應是因為市場未投入,而非科技進步停滯。

科技的進展,一旦被市場注意到,便會突飛猛進,例如智慧型手機與數位相機,在近十年來獲得的進展。

現在沒想像中的好,但未來可以變得更好。

接著Gene則批評《假環保》一書,指出其中許多說法根本邏輯不通,違反科學證據,或是不適用日本以外的地方。

至此,夜幕漸深,活動也將進入尾聲。因此開始了與講題同樣精彩的Q&A發問時段。

 

[註腳]

※1-80/20法則:最初由管理顧問泰斗Joseph M. Juran提出,形容80%的財富,掌握在20%的人手中,而由80%的人分配另外20%的財富。後續常被用於各式資源分配的不均等。

※2-外部成本:在生產過程中,常會產生許多廢棄物或有害物質,會對環境或第三人造成影響,此即為外部成本。

※3-審議式:公平貿易協會,會召集多方委員,對公平貿易價格進行討論與訂定,並不是由一個人或一小群人掌握此權力。

※4-發展農作整合:透過較高價格的收購,保護農民不因市場波動而種植過量經濟作物,或者使用農藥、砍伐當地植物等。

※5-少年呆:與46億歲的地球比起來,百歲人瑞也只是個少年。

※6-工業終端材料:塑膠袋的原料,是煉製原油過程中的廢棄物(如不飽和烴),若不製成塑膠袋,仍會直接被焚燒掉而產出廢熱。而免洗筷,以往是使用製造家具的竹、木材廢料製造,而不太影響環境;但現今免洗筷常直接使用快速生長的木材。


 Q&A

K:第一位講者Karen。G:第二位講者Gene

Q1:公平貿易除了咖啡、衣服,還有哪些我們沒想到可以使用的東西?

A1:(K)公平貿易在台灣比較多只有咖啡和巧克力。國外甚至有紅酒(南非曼德拉政府與公平貿易組織推出公平貿易紅酒)、可樂、棉等等

 

Q2:最神奇的公平貿易商品?

A2:(K)巴西堅果樹。可以直接吃、製造堅果油,巴西堅果巧克力等。我得要去除平常迷思才有機會進口,不然碳足跡太長會被罵XD

Q3:有些大企業作惡多端卻會花錢買公益(有人附和:「沒錯」)。若買了公益,公平貿易組織會給予認證嗎?

A3:(K)公平貿易認證只在產品上。代表此商品有,但企業不一定。台灣的迷思是因為星巴克。星巴克只採購了百分之二的公平貿易咖啡豆,就大肆宣傳,讓很多人以為他們全都是公平貿易。不過儘管如此,星巴克總部是全球最大的公平貿易商。可見世界上絕大多數的咖啡都是不公平的產物。

 

Q4:所以對企業來說,公平貿易取得的成本真的會較高?台灣一般人怎麼接觸到公平產品?

A4:(K)第一個問題:商品有分不同等級,還得問等級才能確定價錢是否較高。而公平貿易商品,其實是把消弭貧窮、改善生活的成本重新包含回去。我們也許能邀朋友來喝杯公平貿易下午茶,從自己影響到鄰近朋友。公平貿易認證所做的並不是當唯一的認證者,只是能夠保證由公平貿易認證的商品,最低都能夠滿足某些標準。

Q5:現在看來環保的事情,過一段時間變成不環保,再過一段時間又被認為環保。你怎麼看?

A5:(Gene)這問題蠻複雜。我媽媽曾說一句話:『我不相信科學』。她的意思是因為科學反覆。例如:喝咖啡有害?無害?不斷反覆無定論。

這類資訊在被媒體報導出來的時候,資料支離破碎,需要有人重整、還原當時,這也就是 PanSci 存在的意義。XD

 

Q6:消費者的力量很大。但消費者資訊來源不豐富,了解不夠深的時候,怎麼辦?以及怎麼說服鄰近的人?

A6:(K)你們怎麼看?(聽眾:在mobile 01上發環保開箱文XDD)

台灣缺了「消費者運動」的力量。消基會是全台最大的消費者運動,但卻關注在價格上!都只要求便宜的時候,甚至會影響到生態體系。

(G)看什麼東西,太常用到的消費品,價格取向。用長久的則是品質取向。(追問:挑3C的時候會挑環保還是?)當然想挑環保,但很難因為建立資訊體系不完全。

Q7:有機產品種植時,環境要求嚴苛。種植時蟲害非常嚴重,產量會很低。怎麼維持產量是個很難取捨的問題,公平貿易怎麼解決?

A7:(K)有些聲音認為有機=生態殖民主義,因為其實有機標準適合溫帶國家,且台灣土地跟水汙染比較嚴重,要達到很難。公平貿易的有機則是:一方面這些農夫本來就沒錢買農藥(一不小心就有機了XD),再者價格並非雙方說了算,而是有一個委員會去訂定小農的生活水準,以此價格進行貿易。

 

Q8:公平貿易所生產的商品,競爭力對於無良企業而言是否不足?以此做為創業,會不會有阻力?

A8:(K)一直都是阻力,當我們一開始在台灣推行時很辛苦。生態綠會跟消費者玩遊戲,咖啡價格由你訂,就是期待打破價格的迷思。但其實全球的公平貿易咖啡量仍少得可憐(嘆)

 

Q9:怎麼跟身邊的人宣傳環保概念?

A9:(G)生活環境畢竟知識分子比較多,其實不太需要宣傳。

 

(追問:國光石化跑去你們家?)我當時其實不反對國光石化到馬來西亞,因為那裏窮,需要其支持成長,例如如果要去柬埔寨也是可以。但不管蓋還是不蓋應該由那個國家的人民來決定,其要支持石化帶動的經濟還是要支持環境,而非由台灣人來決定。新加坡石化規模比台灣更大,做法是在島外島,軍事規範,並使用國家力量掩蓋住,我認為不對。(K:先回應G)雖然你舉例要去柬埔寨蓋國光石化,但我認識的柬埔寨人正在改變,不一定要為了經濟犧牲環境,例如柬國人正在推行公平旅遊。另一個例子是祕魯,雨林旅遊已經做到國際級。

Q10:(to K)我有一個朋友沒帶環保筷就不吃,以此影響身邊人。(to G)他們有了國光石化就趕不走了耶。(to K):如果想要輔導原本非有機的慣行農業轉型為公平貿易到賺錢,那中間轉型過程怎麼辦?

A10:(K)公平貿易目前還有點侷限在農業跟手工藝,曾有廠商想要往高科技走,但很難。已經有使用農藥過的農地,要降低到符合標準才可以,因此會需要用較Fair的Price來引誘,他們的價值觀就能夠被帶起來。現在台灣的公平貿易問題則是因為都是小農在帶,因此成本仍然高。

(G)國光石化等石化市場極大,原因是因為現代人的消費習慣。例如買了個iPhone就送殼,或買滑鼠送墊子。前陣子我連參加研討會都送手機殼,誰要啊?這總讓人很頭痛,丟也不是,送了也沒有人要。因為這些東西極度便宜,送再多人仍然佔零頭。原本石化業的製造成本高,將其外移到某些國家,變便宜了,但卻犧牲了當地的環境。而這時這就要看每個國家的公民意識了,例如新加坡人無法抗議其石化業,光是走到附近抗議都算軍事管制區了。但發展中國家不一定擁有不好的公民意識,例如澳洲將稀土元素提煉外移到馬來西亞,造成馬來西亞人的大肆抗議。但政府仍不為所動,且還用不夠優良的建材來蓋廠房,草菅人命,這目前仍是沒辦法的。

附影音的紀錄版本請參考-〈環保也是一場思辨之旅〉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