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外星生命未必外星人—找不到是另一回事

2012/06/03 | | 標籤:

且先不管系外行星已找到第幾百顆,還有那「超級地球」的定義、「冷熱適中的適居區」要去哪裡找…等這些話題,暫且都擱置一旁,在我們開始「宇宙中的其他星球上,找得到生命的機率?」這個辯論命題以前,請注意,基本上,或許這終究是沒有太大實質意義的口水戰 – 畢竟我們唯一已知的例子就只有一個 – 唯獨地球而已。再退一步而言,就算在地球以外的地方,生命果然存在,它們一定就要長得很「外星」嗎?難道不能長得很~「地球人」嗎?多年來,人類一直這麼努力搜尋地外生命,是否一向將高張的希望過度膨脹了呢,或許,偶爾值得我們再思。

最近正好有一篇生物分子和生物化學領域的期刊論文觸及這個主題。

所謂「演化」是什麼?論文作者簡言之謂:「化學加上歷史。」而倘若試問:生物學和化學的差異何在?其答案就在於:DNA和RNA。它們是堆疊生命的基礎積木,能記憶並且傳遞遺傳訊息,也使得生物學和化學成為了兩門不同的學科。

DNA結構在地球上發展得非常成功 – 而地球卻是宇宙中,我們唯一已知有生命現象能在其上成長茁壯的地方。既然如此,我們憑什麼說,在宇宙的其他地方,生命有可能是以不同的DNA、用不同的化學積木可以堆疊得起來的呢?換個角度看,如果所謂的外星生命和地球生命的化學基礎積木是相同的,那麼那種外星生命型態,還真的算得上是「新型」的、不同的、有別於地球生命型態的、很「外星」的生命嗎?

界定所謂一種真正新型態的「另類生命」,難道不該是指一種架構和基礎都完全不同的生物學,而且,在一種新型態的另類生命中,不是應該不含任何來自地球生命形態的遺傳訊息才對嗎?

任何新生命型態成形的開始,可能有兩種途徑,其一是藉由「突變」方式,從簡單化學鏈開始,越來越複雜,然後開始在特定位址(bits)記憶結構,然後可能某一天,位址發生缺失或錯置(換句話說-「突變」),進而產生了新結構,新結構可能成功或不成功…總之,這是途徑一;另一種途徑在起始點就佔有優勢 – 它直接從另一種生命萌發,成功地將許多bits重新連結。

但無論哪一種途徑,除了地球以外,目前我們在哪裡都並沒有找到第二個例子可資佐證。

這並不是說宇宙中沒有其他生命,而是說明迄今我們都還沒有找到可辨識的證據,然而,在沒有證據之下討論「機率」,充其量,純粹也只能算是推論而已了。

估算機率需要的是事實證據,目前這個推論有一個問題:我們全部的證據只有一個。在這個基礎下,關於「地球以外,宇宙的其他地區有無生命的機率為何」這道題,其實,應該是我們完全無法估計的。

最近類地行星每天無論在數量或研究方法上都有新的斬獲,指日可待的是,一個岩質、相似於地球、表層又富含有水的行星很快會被發現。屆時,各大媒體無疑會刊出滿版的聳動新聞,但到時候請依然切記:無論那頭條標題怎麼說,它們都並不能向閱聽眾保證:外星生命果然存在。

我們的星系中也許有10億個可居住的行星,但是「可居住」和「到底有沒有人住」兩者間有何關連?恐怕是另一個發人深省的問題。

既然如此.無論最後找到的生命是很地球還是很外星,究竟我們還有什麼理由解釋我們辛苦地要繼續這場漫長的追尋呢?或許是因為,人類心中總有揮之不去的孤獨感,那就像童話故事中小木偶皮諾丘的木匠爸爸,正因膝下無子,更一心一意想創造、想擁有一個「屬於自己的男孩」。聽來有幾分似曾相識,地球人也正有著相同的盼望:有那麼一天,我們將伸手指向天際的某顆系外行星而彼此訴說:因為那裡住著一個和我們的生命型態相同的皮諾丘,所以,我們並不孤單。或許,這將是集體孤單的地球人共同的慰藉。

也許,外星人是真的和我們極其相似,又也許,地球人存在的證據,也正是外星人所汲汲追求,更也許,外星人也有顆孤單的心,需要慰藉。(Lauren譯)

資料來源:中研院天文網, 2012.05.16

轉載自台北天文館之網路天文館網站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臺北天文館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是國內最大的天文社教機構,我們以推廣天文教育為職志,做為天文知識和大眾間的橋梁,期盼和大家一起分享天文的樂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