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Likwueron

    各人經驗是有趣且美妙的,但整體而言又是如何呢?
    我想一篇負向的看法是值得參考的
    http://blog.yam.com/eoiss/article/49154347

  • eric

    不知怎麼的
    我覺得這篇反而比較偏正向…

  • Likwueron

     我想說的是預期結果,該作者在開頭很清楚的表明了:
    「反正台灣民眾用實際行動,表明了他們對公平沒有興趣,那就教大家抄捷徑好了。」所以,雖然他同意教育應是「釋放每一個人的才能」,不過他對十二年國教的實行成效是負面看法的。當然啦,你會這樣想是無可厚非啦,畢竟主體是談他對教育的理念。也許我該找他的舊文的,只是我懶(被踹)。

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那些年,我們的教改

2012/04/20 | | 標籤:

(圖:二十世紀福斯)

 

包括師生、家長們在內的社會大眾引首盼望幾十年的十二年國教,終於在三年後要上路。這可以說是半個世紀以來教改史上的最大突破吧!當然教改一向的宗旨,就是希望能夠減輕學生的考試壓力、提供多元化的教育,讓學生能夠五育均衡的發展。政府從1990年代開始積極的推行教改,不斷推出新的升學方案,當初我這個7年級前段班的小鬼剛好落在這股新浪潮上,到底我和我的老同學們是乘著這股浪潮邁向更高處,還是被它淹沒?我想以自身的經歷,和多年以來在國外對於他國教育制度的觀察跟大家做一個分享。

約二十年前我剛上國中時,剛好台北市「自願就學方案」(簡稱自學班)施行了三年。所謂的自學班,和一般聯考制度不同之處,就是用國中三年段考和術科考試的成績加權計算,來決定學生在全台北市的排名,最後再依據這個排名來選擇學校,排名前的學生就有優先選擇權,不管高中高職或五專他都能夠選擇。

這個方案,可以說是教改史上第一個也是最大膽的實驗性方案,最後被基測完全取代。而這一批學生算是當時的白老鼠,剛好我就是其中之一。

當時自學班的學生普遍被認為是一群不會念書的孩子,甚至有的老師會認為我們就是放牛班。如果是在一個像我們一樣以升學為主的學校,所有的「紅牌」老師一定都會被分到聯考班去。來教我們的,都是比較年輕而且沒經驗的老師,往往一年就換了兩三個導師,久而久之我們也都習慣了,反而喜歡和年輕老師的互動。老實說,被「忽略」也許是個好事。

差別最大的時段,就是在國中生即將面臨聯考的三年級,當其他班級每天都忙著練習考古題時,我們依舊過著像國一生般的生活,下課放學後馬上衝出教室打球,天氣熱了在走廊上打起水球仗,和其他聯考班來比較,真的是能用悠哉二字來形容。

確實,三年這樣下來的教育方式,我們考試成績普遍和其他班級差一大截,但是每年的才藝表演和校內科展我們都沒有缺席。國中畢了業後,大家一樣回歸到聯考制度和其他人競爭,一直到大專畢業,有的選擇繼續念研究所,有的選擇直接出社會工作,所以到底這三年對我們人生的影響是甚麼?

其實現在以我同學們的工作來說,各行各業應有盡有,有律師、有醫生、有工程師、有老師、有銀行和公司的業務員,更有歌手、演員(張懸是我的同班同學、安以軒是隔壁也是自學班的同學,還有後來成為十九歲的總經理邱維濤),再加上我這個物理博士。所以其實我們在社會地位、薪水收入、文化素養上,似乎與其他人沒太大差異,不過我們不一樣的地方,是少了三年的惡性填鴨式教育,多了一些對於課本外不同事物的學習和嘗試的熱忱

喜歡跳舞、繪畫、歌唱、體育的,可以多花時間在他們的興趣上,愛讀書的,好比說當時的我,自己放學都會去圖書館找尋有趣的書籍閱讀,像是武術氣功、世界古文明和幽浮外星人等等,都是我曾經瘋狂研究的課外專題。有言論指出,十二年國教會對「讀書型學生」不公平,但我要說的是,愛讀書的學生他就是愛讀書,不管你把它放到哪裡。最重要的是,你有沒有幫助學生找到他的興趣、有沒有給予他鼓勵、有沒有培養他自主判斷的能力,而他從學校畢業後,有沒有比當初進學校時還多了一份熱忱,和對自己未來人生的希望。

高一念完的我,就因為家人工作的關係移居英國,大學畢業後又因自己的選擇到德國攻讀博士,所以我對於國外中學和大學制度的體驗是很深的。國外中學的教育方式,是一方面培養非常基礎的學科知識和論述的能力,一方面讓學生自發性的學習,兩者能夠成功靠的是啟發學生的興趣,再來就是教學內容要簡單著重點。以數理方面來說,重點是要讓學生會判斷如何寫下那第一道公式來解決問題,後續所需要的繁雜數學公式提供給考生就可以了;人文科目方面來說,論述能力和培養獨立的觀點就特別重要。

拿國內外的學生來互相比較,你可以看得出台灣學生往往在中學時期,學習的熱忱就已經被考試制度消磨盡,進了大學似乎上不上課已經不重要,能夠畢業就好。而在國外剛好相反,你可以從大一新生身上感覺得到一股很強烈的能量,期待在大學可以學到很多東西,因為他們知道這是他們的選擇,是他們的興趣所引領的方向。

一個人不論在求學還是工作生涯,都會遇到瓶頸和莫名而來的低潮,如果他能夠做他最有興趣的事情,就越能夠克服這些低潮,堅持往前進,而當一個人在一個專業領域做久了,自然而然就會成為令人尊敬的專家,甚至成為世界級的人才。

所以我要恭喜今年剛升上國一的新生,政府為你們開了一扇自由的門,請好好把握你們多出來的時間和機會,同時也希望校方、老師和家長們,不要再用新的制度去把學生框住,佔據他們自我學習的時間,他們沒有你們想像中的笨,培養他們對不同事物的熱忱和自我判斷能力,才是大學前的教育中最重要的一堂課。

轉載自 :: dr. i ::  新發現 | 新科技 |  新生活 |  新藝術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小時候的啓蒙師父是小叮噹,偶像是馬蓋先,並崇拜發明燈泡的愛迪生,當時志向是發明會飛的車。在歐洲旅居十二年後回台灣,目前投身科技與藝術的跨界整合以及科學教育和傳播,現任國立台灣師範大學科技與文創講座兼任助理教授。dr. i 一輩子最大的幻想,是能夠使用時光機和隱形風衣。如果您恰巧擁有其中一項,請拜託用以下的連絡方式連絡!http://facebook.com/newartandsci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