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醫學辦案室】拿醬油玩真心話大冒險是否搞錯了些什麼?

文/蔡明真
醫師,希望能用好懂的描述及有趣的故事,讓醫學更為平易近人。

一位過去沒有任何病史的健康男孩,因爲突然喪失意識,被他的朋友們緊急送進了急診室。到達急診室時,他無法對疼痛刺激或言語做出回應。他牙關緊閉,兩手僵直地固定在身體兩側,醫師懷疑是癲癇正在進行。醫護人員先進行基本處置,測量生命徵象,打上點滴,並緊急抽血檢驗。

一個健康的男孩,被他的朋友送進了急診室急救,圖/by MRI@pixabay。

護理師:「病人血壓 158/92 毫米汞柱,心跳一分鐘 150 下,呼吸一分鐘  50下,體溫攝氏 40 度,血氧 96%。」

心電圖除了心跳快速沒有其他異常發現,神經理學檢查發現病人兩小腿有異常肌肉抽動。急診室主治醫師立即安排頭部電腦斷層,一行人浩浩蕩蕩地護送病人至檢查室,並在做完檢查立刻請放射科醫師判讀。

「腦部電腦斷層無異常發現。」放射科醫師冷靜地說道。

一行人又浩浩蕩蕩地把病人推回急診室,此時抽血的檢驗結果揭曉,眾人瞠目結舌…

「血鈉 180!」急診室主治醫師大叫,他腦子快速轉了一遍,立刻跑到病人的的朋友旁邊,問:「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這群男孩垂著頭,帶點慚愧的坦承,因為真心話大冒險遊戲,這位病人在大概 1 個多小時前,被他們強迫灌了 1 公升的醬油。

一群男孩因為玩真心話大冒險遊戲,讓病人被迫灌了 1 公升的醬油,圖/by ANDRODYN@pixabay。

診斷:急性高鈉血症

這個故事雖然聽起來很扯,卻是真實的臨床情境。有一群來自美國的急診室醫師,在一篇發表在國際期刊 The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的個案報告中[1],報導了他們成功救回一個因為喝醬油導致急性高鈉血症(Acute Hypernatremia)的病人。值得一提的是,這個案例是至今在醫學文獻中因攝取過多鈉,且在治療後無神經學缺損的最高血清鈉(serum sodium)濃度紀錄(196 mEq/L),比正常人的血清鈉濃度足足高了大概四成。

什麼是急性高鈉血症?

高鈉血症定義為血清鈉濃度大於 145 mEq/L(正常數值範圍: 135-145 mEq/L),主要成因是脫水、攝取過多鈉或者兩者合併發生。比較好理解的想法是,要提高鈉的濃度,一個方法是放在太陽底下讓它曝曬,將水分蒸發,或者直接加入鹽巴。

成堆的鈉鹽,圖/ by Luca Galuzzi (Lucag), edit by Trialsanderrors@wikipedia commons。

高鈉血症發生時,血漿的滲透壓會改變,想像組織泡在鹽水裡,細胞的水分都被吸到細胞外,被影響到的器官組織,都會反應在臨床症狀上。

相對於慢性高鈉血症,急性高鈉血症的臨床表現較為嚴重。急性高鈉血症的病人常見的症狀有口渴、尿量減少、軟弱無力、噁心嘔吐、心跳快、呼吸快及癲癇。發燒、意識改變、煩躁、昏迷亦有可能發生。其他神經學檢查可能有肌張力增加、不自覺抖動以及反射亢進的情形。此外,對高鈉血症患者的解剖發現,這些病人常常會有顱內出血(intracranial hemorrhages)的情形,推測是因為腦部液體因滲透壓梯度流動而造成的剪力所致[2]。

治療方面,則以矯正病因為主。像這位病人,因為攝取過多鈉鹽而導致的高鈉血症,主要臨床治療方式以血液透析(dialysis)及低張溶液輸注(hypotonic fluid administration)兩種方法為主。

醬油的含鈉量有多少?

東方的飲食文化有很多由醬油製作的料理,圖/by chia ying Yang@flickr。

醬油是東亞飲食文化中不可或缺的重要角色,從壽司沾醬、水餃沾醬、醬油拉麵到滷味,處處可見醬油的足跡。醬油的製造一般以黃豆為主要原料,加入鹽水、麴菌進行一段時間的發酵。然而,一瓶醬油到底含有多少鈉鹽呢?

一般醬油的氯化鈉(sodium chloride)含量大概是 15-20 g/100 mL。而根據文獻,致死氯化鈉劑量範圍為 0.75 – 3 g/kg [1]。故事中的男孩喝了一公升的醬油,在短時間內就攝取了 150 – 200 g 的氯化鈉,假設以 60 公斤來計算,已達致死劑量,這也就是為什麼症狀來得又急又快的原因。

如果看到這篇文章的各位,要玩真心話大冒險時,切記!千萬不要拿醬油來開玩笑。

參考資料

  1. Carlberg DJ, Borek HA, Syverud SA, Holstege CP (2013) Survival of acute hypernatremia due to massive soy sauce ingestion. The Journal of emergency medicine 45 (2):228-231
  2. Yamazaki M, Terada M, Mitsukuni Y, Matoba R (2000) An autopsy case of salt poisoning from drinking a large quantity of shoyu (Japanese soy sauce). Legal Medicine 2 (2):84-87

你的行動知識好友泛讀已全面上線

每天有成千上百則內容透過社群與通訊軟體朝你湧來,要從混雜著偽科學、假消息、純八卦的資訊中過濾出一瓢知識解渴,在這時代似乎變得越來越難?

為了滿足更多跟我們一樣熱愛知識與學習的夥伴,現在我們很害羞也很驕傲地宣布,手機閱讀平台——泛讀 PanRead iOS 版和「泛讀」Android 版都上架啦!使用後有任何心得或建議,都歡迎與我們分享喔

立即下載 優質知識不漏接

 

 

 

關於作者

白羊的醫學辦案室

醫師,興趣是醫學研究、科普寫作與學習方法。個人FB(https://www.facebook.com/mingchen.tsai.37),白羊醫誌(https://drjanettsai.blogspot.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