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你聽過日內瓦宣言,但你聽過「2016 台北宣言」嗎?

每個醫師在入行時,都會宣誓「醫師誓詞」,而醫師誓詞的最主要核心,就是 1949 年世界醫師會通過的「日內瓦宣言」。在 2016 年 10 月 20 日,世界醫師會在台灣發表了「台北宣言」。這是台灣醫療外交能量的重大展現,也證明了台灣在國際醫界的重要角色。但這些宣言來宣言去的,到底有什麼意義?其實意義非常重大啊!

大家都知道 MedPartner 很重要的基礎是科學跟邏輯,這讓討論更有依據、更能聚焦。但其實醫學倫理和身為知識份子的基本原則,是我們更堅持的價值。

醫學拯救了無數的人類,但你有沒有想過,如果醫師們把良心跟專業倫理都丟掉,會發生什麼可怕的事?醫師掌握了大量的醫學知識與技術,如果真的要為惡,會是很可怕的事。如果我們把對疼痛的知識用在協助執法者刑求,那可能真的會讓人生不如死。如果我們把對毒物的知識用在謀殺,那可能這人怎麼死的都不曉得。當然多數的狀況,都不會是這麼糟糕啦,不要太害怕XD

大家要知道,醫學、科學或任何的技術,本身都是中立的。它可以用來行善,也可以用來為惡,一切取決於掌握知識或技術的人的心。在以前,科學跟技術不發達的時候,這種擔心往往看來多餘,但是在科技爆炸的現在,就越來越顯重要。例如核能的研究,可以用來幫助人類進行太空旅行,也可以拿來做核彈炸死幾百萬人。

今天我們想分享幾個醫學史上的重大宣言,包含「 1948 日內瓦宣言(有關醫師誓詞)」、「 1964 赫爾辛基宣言(有關研究倫理)」、「 1975 東京宣言(有關反暴虐)」、「 1976 聖保羅宣言(有關環境污染)」、「 1991 馬爾他宣言(有關絕食罷工)」、「 2002 華盛頓宣言(有關生化武器)」、「 2009 馬德里宣言(有關專業自主)」,和背後的歷史脈絡與重大意義。這一系列宣言,將帶我們走過這個世紀醫師犯過的錯,以及錯誤後醫師如何檢討改正。

日內瓦宣言(1948):醫師誓詞

世界醫師會宣言_日內瓦-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在二次世界大戰(1937-1945)期間,納粹與日本的軍醫參與了大量戰爭罪行。例如納粹軍醫約瑟夫・門格勒就曾強迫受害者接受藥物注射,試圖改變他們的眼睛的顏色或使他們絕育、在活人身上接種病毒和細菌、在不施予麻醉的情況下對人們進行截肢和摘除器官手術。

救人為天職的醫師絕對不應參與這樣的罪行,因此在 1948 年的日內瓦,世界醫師會通過了日內瓦宣言,作為所有醫師入行的宣誓誓詞。這個內容太重要,我們一定要全文刊出。以下是 2006 年最新版本。

當我成為醫學界的一員:

» 我鄭重地保證自己要奉獻一切為人類服務。
» 我將會給予我的師長應有的尊敬和感謝。
» 我將會憑著我的良心和尊嚴從事我的職業。
» 我的病人的健康應是我最先考慮的。
» 我將尊重所寄託給我的秘密,即使是在病人死去之後。
» 我將會盡我的全部力量,維護醫學的榮譽和高尚的傳統。
» 我的同僚將會是我的兄弟姐妹。
» 我將不容許年齡、疾病或殘疾、信仰、民族、性別、國籍、政見、人種、性取向、社會地位或其他因素 的考慮介於我的職責和我的病人之間。
» 我將會保持對人類生命的最大尊重。
» 我將不會用我的醫學知識去違反人權和公民自由,即使受到威脅。
» 我鄭重地做出這些承諾,自主的和以我的人格保證。

MedPartner 團隊的運作,也堅持這樣的精神。例如網友們傳來的訊息,一定由醫師本人親自回覆,並全力保守囑託給我們的秘密。而這幾天對於同志的醫療史相關文章,也正是基於這份宣言的精神所寫。即使在遭受威脅下,我們也絕不用專業知識去違反人道。

赫爾辛基宣言(1964):醫學研究倫理原則

世界醫師會宣言_赫爾辛基-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當時醫學研究越來越多,但到底為什麼要進行醫學的研究?單純因為好奇就可以做嗎?如果對澳洲原住民的忍痛能力有興趣,我們就可以隨機去抓人,然後對他們做各種疼痛的測試嗎?答案當然是否定的。

因此在 1948 年通過了赫爾辛基宣言,針對醫學研究的倫理訂出了原則。實際內容有數十條,但圍繞這以下的六點重要原則。

1. 接受測試者需要在清醒下同意。
2. 接受測試者需要對實驗有概括了解。
3. 實驗目的是為將來尋求方法。
4. 測試前須先有實驗室或以動物作試驗。
5. 由於是為將來尋求方法,若實驗對人體身心受損,需立即停止實驗。
6. 要先擬好測試失敗的補償措施,才可在合法機關的監督下,再由具備資格者進行實驗。

東京宣言(1975):反暴力虐待囚犯

世界醫師會宣言_東京-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在二戰之後,世界各地的衝突仍頻。醫師作為一個職業,還是會有僱主。仍會有人要求醫師利用專業去傷害人,進而達到自身的目的。例如雇主如果是某發動戰爭或迫害人權的國家政府呢?雇主的指令跟醫師的天職發生衝突時,要聽誰的?答案是,不能違背醫師的天職。

東京宣言的重要意義在於要求醫師對於拘留犯和囚犯,在任何情況下絕不贊助、容忍或參予折磨、虐待、或任何非人道行為。去除病人的痛苦是醫師特有的權利,醫師在做治療決定時是完全自主的,即使在受到威脅的情況下,也要對人的生命給予最大的尊重,且絕不應用醫學和知識作違反人道和法律的事。

聖保羅宣言(1976):醫師的環保職責

世界醫師會宣言_聖保羅-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世界各國的工業化如火如荼展開,但隨之而來的是各式重大的污染。因此在聖保羅宣言中,聲明了醫師應把環保視為己任。醫生在預防因環境污染而引起的疾病的工作中有重要角色,並負有重大責任。醫師可通過衛生宣傳的途徑履行自己的職責。宣言中提出了擴大醫師的社會責任,把關心環保問題當作醫師應盡的義務。因為環境的品質決定了人們的生活品質。醫師關心病人,就不可能不關心病人身處的環境。

馬爾他宣言(1991):面對絕食抗爭者的救治倫理

世界醫師會宣言_馬爾他-1

圖 / MedPartner

醫師的天職就是救人。但是如果有人用絕食作為抗爭手段,可能傷及自己生命時,醫生該怎麼做?這真的是超大的倫理難題。畢竟,醫療不能違背「病人自主」。例如就算你有癌症,醫師也絕對不能強迫你開刀或化療。

馬爾他宣言中謹慎考慮各種倫理困境,為醫師在協助絕食抗爭者的醫療訂出指引。其中有幾項原則,是值得大家閱讀的。

» 謹遵倫理而行。醫師應該力阻有人遭受脅迫或虐待。如果有人真要進行脅迫或虐待行為時,醫師必須起身抗議。
» 尊重自主性。在違背病人意願下,或在任何壓力下強迫病人灌食是錯誤的行為。
» 行善與不傷害
» 平衡雙重忠誠性。照顧絕食抗爭者的醫師必然會面臨對聘僱他們的當權者(例如監獄管理方)的忠誠、以及對病人的忠誠之衝突。具有雙重忠誠性的醫師,仍和其他醫師一樣受到相同的倫理原則規制,也就是說他們的最主要義務是對病人行使。
» 臨床獨立性。醫師在評估時必須保持客觀,不容第三方左右其醫療判斷。
» 保密原則。醫師應儘可能保守一切秘密。除非若不揭露會嚴重傷害他人,則保密原則可被棄絕。(例如抗爭者要丟炸彈炸毀學校這類的秘密,是醫師可不保守的秘密)
» 取得信任。醫生應該提供精確的建議,並且坦承告知絕食抗爭者其能為與不能為的限制,包含他們無法保證守密之處。這樣才能創造機會去解決困難的境況。

華盛頓宣言(2002):有關生化武器

世界醫師會宣言_華盛頓-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2001 年發生了震撼世界的 911 恐怖攻擊事件。大家可能印象很深的是飛機撞上雙子星大樓的那幕。但其實隨後「炭疽毒素」這類的恐怖攻擊也率續發生。生化武器用在大規模戰爭或區域性的恐怖攻擊,成為不得不面對的課題。

因此 2002 年發表的華盛頓宣言,主要希望呼籲各國政府「強化公共衛生及疾病監視系統」、「強化面對生化武器攻擊時的醫療能量與準備」,並對「生化武器的研究與醫學倫理」訂出明確且嚴格的規範。

馬德里宣言(2009):有關醫師專業自主與自律

世界醫師會宣言_馬德里-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在醫療上,常常會有許多和現實的衝突。醫師能夠在專業上保持高度自主的前提,除了醫療是一個高度專業的工作以外,還需要非常強大的自律精神。

馬德里宣言的主要精神是:

» 醫師受社會付託,享有高度的專業自主權及臨床上之獨立,得以不受外界干擾,以病患最佳福祉為前題提出最適當的診斷建議。
» 隨著專業自主與臨床獨立的權利,醫界宜有自律的持續職責
» 醫師基於特殊的醫學訓練、知識、經驗與專業,宜有最後的自律與決定權。
» 世界醫師會敦促各國醫師投入以專業主導的規範的建立、維持與積極參與,以確保醫師於提供病患照護時能擁有掌握臨床獨立判斷的權益。

台北宣言(2016):健康資料與生物資料庫之倫理考量

世界醫師會宣言_台北-1

圖 / MedPartner 提供

隨著時代演進,近年「大數據」、「開放資料」、「物聯網」興起,有關健康資料以及生物資料庫(DNA、指紋等等)可以如何被使用,成為一個人權保護以及科學發展爭議的重大課題。

經過了四年的研議,世界醫師會終於在 2016 年 10 月 22 日,於會員大會通過「健康資料與生物資料庫之倫理考量宣言」,並命名為「台北宣言(Declaration of Taipei)」。

台北宣言的精神在於針對個別病患照顧之外、對於可辨識身份之人類健康資料與生物檢體,其蒐集、儲存與使用,配合既有的赫爾辛基宣言,提供額外之倫理原則作為指導。

健康資料庫與生物資料庫之研究,能顯著提升人們對於健康與疾病之瞭解,並促進預防、診斷、治療等醫療措施之效益與品質,同時嘉惠個人與社會整體。研究與相關活動,應以「貢獻社會利益」、「促進公眾健康」為目標,並同時強調對於個人尊嚴自主隱私守密之維護。而醫師負有特別的倫理法律雙重義務,要保護病患所提供之資訊,符合赫爾辛基宣言所要求,獲得研究參與者自由且知情的同意。

這是一則很重要,但媒體不想報導的新聞。但這則短短的宣言,能夠在台北發布,其實具有重大的實質與象徵意義。雖在面臨國際外交的夾殺,但台灣在醫療上的表現在世界名列前茅、有目共睹,舉辦世界醫師會,並爭取到重大宣言的發表,正是我們醫療外交軟實力的最佳展現。

希望這篇文章,能讓大家體會到,醫學的進步過程中,有關倫理的規範是如何隨之進展。科學、邏輯與技術的發展絕對很重要,但如何把知識與能力做對人類有益的使用,是所有人應該共同關心的議題!

特別感謝: 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

延伸閱讀


  • 編按:愛美是每個人的天性,不過對你而言光是看滿架的化妝品、保養品,各種醫美產品就令你眼花撩亂,更別說還有玻尿酸、膠原蛋白、類固醇這些有聽沒有懂的名詞來搗亂嗎?如果你想要聰明的美,不想要被各種不實廣告唬得團團轉,那麼泛科學這位合作夥伴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就是你我的好朋友。

本文轉載自 MedPartner 美的好朋友

關於作者

MedPartner

MedPartner

一位醫師用一年時間和100萬,夢想用正確醫美和保養知識扭轉亂象的過程。 Med,是Medicine,醫學的縮解。Med 唸起來也是「美的」。我們希望用醫學專業,分享更多美的知識。Partner則是我們對彼此關係的想像。我們認為醫師和求診者不只是醫病關係,更應該是夥伴關係。 如果您也認同我們的理想,歡迎和我們一起傳播更多正確的醫美知識。 我們的內容製作,完全由MedPartner專業醫療團隊負責,拒絕任何業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