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2013年十大性學研究

果殼網_96
・2014/02/09 ・236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文/IvyWP

科學研究總是乏味古板而又過於複雜?那不過是不值一提的刻板印象。其實科學很多時候比人們想像中更沒節操。從窺探床笫之歡到詢查私密幻想, 性學研究更是從來都不無聊。

2013年有哪些最讓人臉紅心跳的性學研究結果?馬上揭曉。

1. 多做家務不性福?

今年二月在《美國社會學評論》(American Sociological Review)上發表的一項研究表明,男女在承擔家務方面的平等化似乎並不能讓他們在床上更轟烈火熱。研究者們發現。做「女性化」家務如煮飯、洗衣服的男性與不做這些家務的男性相比,性生活次數反而更少。不過,這個研究只呈現了相關性,因此做家務可能不是導致性生活減少的直接原因。雖然研究者指出在家務上平等的關係可能會小兩口沒那麼激情四射,但也有研究結果表明這種平等關係會讓人幸福感更高。

相關果殼報導:做愛還是做家務?這是一個問題

2. 小寶寶誕生,做愛先等等

醫生通常認為新媽媽們在生產完6周以後可以開始性生活,但大多數女性會選擇等待更長的時間,至少對於陰道性交而言是這樣。《英國婦產科學雜誌》(BJOG)的一項研究發現,在產後6周內,有41%的女性恢復陰道性交,到8周內這一比例升至65%。而產後12周內,恢復性生活的女性達到78%,直到6個月內,該比例才升到為94%。然而,超過半數(53%)的女性在產後六週內都進行過某些性活動。

NgapcBC8Cb4ojcGzw-p1vrzUcLFn3ZAV2QWgiutUihb0AQAAVQEAAEpQ
寶寶出生,媽媽很忙,爸爸得等等哈。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3. 新爸爸們也不急

寶寶們的出生並不止會使媽媽們的性生活發生改變,爸爸們的生活也會經歷高潮和低潮。根據今年八月在《性醫學雜誌》(Journal of Sexual Medicine)上的研究結果,疲勞、壓力以及夜間哭鬧的寶寶是導致初為人父的男人們性慾下降的主要因素。而女性的哺乳行為和陰道出血則對丈夫的性慾沒有太大影響。

4. 性愛緩解頭痛

根據今年三月發表在《頭痛》(Cephalagia)中的一項研究結果,約有三分之一的偏頭痛患者在性生活過後疼痛有所緩解。「親愛的,我頭疼」聽起來也許更像是挑逗性的邀請而非推搪性愛的藉口了。雖然性愛緩解偏頭痛的機制尚不清楚,但研究者表示,在性交時大腦分泌的內啡肽可能具有鎮痛作用。

ZRvidABXkDpEaGmcK5X3t2LSUo3K8oeZftaVgMnIWuTcAgAACgIAAEpQ_645x459
愛情果真是靈藥?圖片來源:hoyquehay.net

5. 蝙蝠也會口交

顯然,人類並不是唯一一個會在性方面妙想聯翩的物種。在今年三月,《PLOS ONE》上的一項研究指出,一種叫印度狐蝠(Pteropus giganteus)的蝙蝠也很有情趣——雄性蝙蝠會在插入前對雌性進行口交。研究者表示,這一做法可能會延長交配時間,也許能提高受孕幾率。此外,它們這樣做也有可能是為了將競爭者的精液從雌性蝙蝠陰道中除去。

相關果殼報導:【無節操向】情趣蝙蝠之 昔有深喉,今有品鮑

6. 一夜情沒那麼流行

大眾媒體眼中的現代大學生們似乎是遊走於床榻間的一夜情愛好者。然而,研究者在美國社會學協會(American Sociological Association)年會上指出,這種描述顯然被過分誇大了。研究者比較了2002-2010和1988-1996兩段時間內對18-25歲人群的全國代表性調查結果,發現在兩組被訪人群中,約31%的人表示他們在過去一年中只有過1個性伴侶;只有一半的人表示在18歲後有過兩個以上的性伴侶。也就是說,與上一輩的同齡人相比,現代大學生在性生活方面並沒有變得更加隨便。

相關果殼報導: 大學生進入「勾搭時代」了?

7. 做愛也是鍛鍊?

如果上條中所說的是真的,那麼那些大學生們可能錯過了一些燃燒卡路里的機會。在十月發表在《PLOS ONE》上的一項研究中,研究者讓情侶們在日常性生活時使用便攜式監測器,發現男性在性交中平均每分鐘能消耗4.2卡路里熱量,女性則平均每分鐘消耗3.1卡路里——這比走路消耗的卡路里高,但不如慢跑。研究者表示,雖然性交可能不是最高效的減肥鍛鍊方式,但如果適量進行,它可以算作一個人日常運動的一部分。

相關果殼報導:減肥,做愛比跑步更高效?

8. 性愛太隨便,高潮會不見?

十一月,有研究者針對對600名大學生做了一個研究,發現對女性來說,隨便的一夜情多數時候都虎頭蛇尾,和跟固定伴侶做愛的女性相比,一夜情的女性達到高潮的可能性低了一半。研究者表示,由於戀愛伴侶瞭解她的喜好,並且關心她的需求,所以處在穩定關係中的女性更容易獲得性高潮。另一則關於高潮的報導發現,高潮可能從腳上發生。《性醫學雜誌》報導了一位55歲的女性的神奇體驗,一股猶如性高潮的快感會從她的左腳開始,沿著腿向上到達陰道。

相關果殼報導:隨意勾搭,女性難高潮

9. 激素如何影響性生活

要揭示激素對女性性慾的影響是很困難的,一部分原因是許多戀愛中的女性做愛時其實心裡並不太想做。但在十月的《性醫學雜誌》的一篇論文中,研究者仔細探究了與排卵相關的激素是如何影響女性性慾的。結果表明單身女性在排卵期會進行較多性行為,說明排卵期可能提高女性性慾,然而研究發現非單身女性的性慾受生理影響較小。

相關果殼報導:排卵期愛性幻想

10. 男性避孕

今年,人們繼續在尋找除安全套以外高效安全的男用避孕方式。一項囓齒動物研究或許為人們帶來希望:這種方法利用一系列藥物,能在不干擾精子產生的情況下,阻斷精子從輸精管中通過並自尿道口射出這一過程。雖然從動物實驗到人類藥物試驗中間還有很長一段路,但研究者仍然充滿希望——儘管這個問題還很棘手。「射出物減少,男人可能會感到困惑不安。」 研究者們在發表於《PNAS》上的文章中寫道。

Fgn7ZypEWFmfA7DRw2R3NbTAwVsVxpeQEnMrVyX5NcppAgAAoAEAAEpQ
安全高效的男用避孕藥何時問世?圖片來源:Shutterstock

PS: 科研如果無趣,怎麼會有人搞科研。

資料來源:

Stephanie Pappas. Sex Studies: Blushworthy Headlines of 2013. Live Science.

轉載自果殼網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果殼網_96
108 篇文章 ・ 5 位粉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勃起」能測出性傾向?關於陰莖充血——多的是你不知道的事!

A編
・2022/01/09 ・3471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編按:青春期是人體變化最劇烈的時期,除了身體上的「第二性徵」開始發育蠢動外,身體內的賀爾蒙也開始活躍流竄,讓你在課堂間、捷運上,都時不時對他人陷入「可以色色」與「不可以色色」的理智與慾望的拉鋸戰……。你是未滿18歲的青少男女嗎?是否對該如何理解「性」感到迷惘?這次《談性先修班》專題,以「未滿 18 歲可以看」的初衷製作系列文章,邀請各位讀者認識那些「能看A片前,你要知道的性知識」!

經常會聽到「男人用下半身思考」這樣的描述,為了探明真相,我找到一篇 2019 年的研究,內容提到勃起會降低「執行功能」(Executive functions)[1]

勃起時真的比較衝動?

「執行功能」是人們為了達成特定目標,會在認知過程中「監控」自己行為的能力,包含基本的注意力控制、認知抑制、反應抑制、工作記憶…等,以及多種能力共同運用的計畫或推理能力。

而「執行功能」也並非是無限的,一位男性為了抵抗自己的勃起,必須集中精神告訴自己不要勃起,當下其他事情都不能做也不能想。因此,研究者假設「當男生企圖抑制性喚起(勃起)的時候,執行功能會被用在抑制上,此時因執行功能匱乏,會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

圖/Pexels

實驗設計分為要求抑制自己勃起的「抑制組」,與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看 A 片的前後,測量受試者的執行功能能力,並比較前後測與組間差異。為確保所有受試者在看 A 片的時候都有感受到「性」奮,每位受測者在看 A 片期間,皆使用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監測性喚起的程度。

實驗結果卻發現,做自己好自在的「喚醒組」在後測的執行功能表現上顯著低於前測,而「抑制組」的前後測並沒有顯著差異。不精確的說法就是,如果男生放任自己勃起,更容易做出衝動行為。(也就是說不受控制的原因就是當初根本沒想控制)

身為直男的我,對於實驗結果不感意外,但文中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卻引起了我的好奇,到底是什麼神奇道具,可以監測性喚起?

看起來像飛機杯的陰莖體積描記器

陰莖體積描記器(Penile plethysmography)是藉由偵測陰莖勃起程度,確認男性性喚起的器材,該器材的結構如下所示:

基本上就是一個中間沒有矽膠鑄模,但開口非常貼合的飛機杯,唯一的差別是 3 號零件能偵測陰莖勃起的狀況,其工作原理一般可分為兩類:

  1. 測量空氣被擠出柱狀玻璃的量,用於勃起幅度較小的情況
  2. 測量具有彈性的橡膠環的形變量,用於正常勃起的情況

目前,在確認是否患有勃起功能障礙(Erectile dysfunction,俗稱陽痿)的檢測上,有另一種用來測量夜間陰莖勃起(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俗稱晨勃)的儀器,裝置如下所示:

看看這個設計,不只看起來比較舒服,也能有效偵測到勃起程度,這讓我不禁懷疑前面提到的「陰莖體積描記器」,有必要做得這麼複雜嗎?

為排除反射性勃起,必須將它包起來

在討論兩者設計的差異之前,我們必須先認識一下勃起的不同種類:

  1. 反射性勃起:藉由物理方式刺激陰莖神經末梢產生勃起
  2. 心因性勃起:藉由其他感官刺激或性幻想產生勃起
  3. 自發性勃起:無意識的勃起,像是晨勃。

看到這邊,我想你應該有了點眉目,晨勃測量只確認「使用者是否有勃起功能障礙」,而「陰莖體積描記器」是要確認「男性性喚起的程度」,也就是「只測量心因性勃起」,所以為了避免反射性勃起,必須把陰莖包起來排除其他勃起的可能性。

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發明者——庫特·弗雷德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是一位捷克裔的加拿大醫生,在 1950 年代,捷克斯洛伐克軍方規定「同性戀者不得當兵」,這讓許多為了逃避兵役的人,選擇謊報自己的性傾向,而軍方為了避免這類逃兵事件發生,邀請佛雷德設計一套可以辨別同性戀的儀器,而他發明的這套儀器正是「陰莖體積描記器」。

庫特.佛雷德(Kurt Freund)。圖/維基百科

於此同時,佛雷德也在研究治療同性戀的方法,在當時,同性戀還是一種精神障礙,學界認為同性戀是恐懼或厭惡與異性相處所造成的。

毫無作用的同性戀治療

佛雷德來找了四十七位男同性戀者測試他主張的轉化療法,在療程中,他一面強調同性性交好壞壞,一面說異性好棒棒,並用了一些現在看來過於激烈的手段來強化刺激,例如在提及同性性交時,會使用藥品製造反胃來進行負回饋。

然而,這一系列療程並沒有轉變男同性戀者的性傾向,有一半的患者沒有任何改變,剩下的人有部分在數周後重新與同性發生性關係,當然,還是有人最終娶了老婆、生了小孩,成為「表面上的異性戀」。

為什麼說是「表面上的異性戀」?即便這些接受治療的同性戀者,在異性伴侶的生活中與異性戀者無異,但對同性的慾望仍超越了對異性的慾望。

經歷治療研究失敗後,佛雷德放棄同性戀治療研究,並意識到同性戀在社會與法律上的困境,他於 1957 年開始在捷克斯洛伐克提倡同性戀除罪化,1961 年捷克斯洛伐克將成年人的同性性交合法化。之後,佛雷德致力於完善「陰莖體積描記器」,並開發出診斷不同性傾向與性偏好的方法,包含戀童癖、露出癖……等。

1960 年代,同性戀的治療研究並沒有停止,這些研究者也使用佛雷德開發的「陰莖體積描記器」來測試治療效果,但這些結果,都證明了同性戀的不可變動性,以及治療法的侷限性

圖/Pexels

接納不同性取向

1973 年,美國精神病學會決定從 DSM 中刪除同性戀,這件事情影起了多方的辯論,佛雷德也因為自己做過同性戀治療研究,被邀請在《同性戀雜誌》發表評論。1977 年,佛雷德做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道歉聲明,他認為自己的治療研究是非常失敗的,他說:

「如果這些治療是有『幫助』的,那它已經『幫助』人們進入一段不能忍受,或幾乎無法忍受的婚姻中。」

佛雷德也強調,「並沒有任何治療方法能把同性戀變成異性戀」,他建議嘗試藉由社會變革消除特定的壓迫,提供同性戀者相關諮詢,接納自己的性取向,才是合理有效的方法。

隨後的幾十年間,佛雷德與「陰莖體積描記器」的相關研究,先被同性戀運動者當作負面的宣傳素材,後被專家引用當作推行同性戀正常化的科學證據。

在自我信念與事實間徘徊的科學家

本來帶著玩笑心情寫這篇文章的我,卻被「陰莖體積描記器」的故事給深深吸引。

當初佛雷德發明「陰莖體積描記器」,是為了辨識同性戀,並用於證明同性戀的性傾向是可以改變的。諷刺的是,這些研究紀錄最終卻成為了同性戀正常化的有力證據。雖然佛雷德後期沒有直接參與同性戀治療的研究,但「陰莖體積描記器」仍促成了許多同性戀治療研究。

綜觀佛雷德的研究歷程,我不確定他轉變的關鍵原因是什麼,但可以確定的是,他忠於實驗數據,隨著越多實驗數據證明同性戀性傾向是不能改變的,他也逐漸改變自己的假設,這對一位研究者來說是難得可貴的。

參考資料:

  1. TSuchy, Y., Holmes, L. G., Strassberg, D. S., Gillespie, A. A., Nilssen, A. R., Niermeyer, M. A., & Huntbach, B. A. (2019). The impacts of sexual arousal and its suppression on executive functioning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56(1), 114-126.
  2. Waidzunas, T., & Epstein, S. (2015). ‘For men arousal is orientation’: Bodily truthing, technosexual scripts, and the materialization of sexualities through the phallometric test. Social Studies of Science45(2), 187-213.
  3. Shvartzman, P. (1994). The role of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and rigidity monitoring in the evaluation of impotence. Journal of family practice39(3), 279-282.
  4. Ha, N. (2015). Detecting and teaching desire: phallometry, Freund, and behaviorist sexology. Osiris30(1), 205-227.
  5. Freund, D. K. (1977). Should homosexuality arouse therapeutic concern?. Journal of Homosexuality, 2(3), 235-240.
  6. Penile plethysmography – Wikipedia
  7. Nocturnal penile tumescence – Wikipedia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1
A編
56 篇文章 ・ 19 位粉絲
PanSci 編輯|讀物理毀三觀的科學宅,喜歡相聲跟脫口秀,因為它們跟我一樣是個笑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