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我學財經,用數字替產業做健康檢查──專訪高雄市青年局局長林鼎超

鄭國威 Portnoy_96
・2020/06/03 ・5228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472 ・五年級

掛上『青年』,就懂青年嗎?當過青年,就能幫青年嗎?你說啊!你說~~~啊~~~~

好吧,那我就說囉!

此刻又逢選系求職時期,說起來簡單,卻關乎未來好多年的人生。為此,泛科今年的職涯專題,特別找來中央跟地方政府中「負責」青年發展的單位,請首長們說說他們憑什麼負責、要怎麼負責 XD,自己的青年時期又是怎麼一回事!

高雄市青年局局長林鼎超。攝影 / Amedee Photography

第一站,我們來到高雄市,這個目前「備受關注」的直轄市政府,有個去年 10 月 1 號才誕生的超新單位:青年局。讓我們直搗青年局長林鼎超的辦公室,聽聽這位首任高雄市青年局局長到底要怎麼挺青年(被青年玩)吧!

誰沒年輕過?不過我的青春有一點點刺激

「我還記得小時候班上有好幾個同學想當總統、市長。對我來說太遙遠了。」林鼎超說,相較於同學,自己小時候的夢想是當「機師」。出生在台灣經濟成長快速的七零年代,林鼎超小時候就常跟爸媽一起搭飛機出國,除了覺得可以飛來飛去到處玩,也蠻有挑戰性,但又沒有「當市長」、「當總統」這些志願那麼困難。

當然,林鼎超沒有成為機師。他表示「以前對機師的體檢比較嚴格,機師不能戴眼鏡,也不接受視力矯正過的。而且後來念書時,我發現自己的自然科學真的很差,我想還是搭飛機就好了,不用自己開。」

攝影 / Amedee Photography

不過「飛來飛去到處跑」的夢想,他沒有錯過。國二時就到新加坡唸書的他,唸完高中後又去美國波士頓念大學,但卻差點被那裡的「冰之呼吸」給擊潰。

第一種冰,是真實的冰:「我大一讀了一學期回臺灣,把車停在路邊,結果隔了一個月回去,車子不見了。」林鼎超找了半天,在路邊發現一座雪丘,原來車子已經被埋住,讓他逼不得已買支鑿子從早上九點挖到晚上,才把車挖出來。

第二種冰,是歧視的冰:同樣是大一時,林鼎超當時的室友來自美東維吉尼亞,長得高大,觀念傳統,沒跟華人往來過,言行裡對林鼎超充滿歧視。例如「那時候我播周杰倫的音樂,他就會說那是怪異的音樂,要我關掉。」他說。

舊金山大學的校園一隅。圖/wikimedia

即使如此,他還是撐了兩年才決定搬到人種多元、文化開放的舊金山讀大學。不過他認為,正因為經歷過美國東岸,才更能了解這個國家。要是一開始就到西岸唸書,就感覺不出這種差異。

在舊金山大學他沒閒下來,而是跨越重重門檻,擠進以在地美國學生為主的「兄弟會」(Fraternities)。他想入會有幾個原因,第一是看上兄弟會能帶來的學長人脈,之後在很多領域都能夠幫上忙,再者,要入會是有門檻的,成績低於 B+ 就會被踢掉,透過這些機制創造極高的向心力,也讓他覺得加入是很尊榮的事情。

當時他是兄弟會中唯一的華人,在 6 個月觀察期內,接受各種試煉,例如曾被帶到五樓的屋頂邊緣,綁著手被踹下去(P編:大驚)。雖然下面有氣墊床,但他在轉述這段經歷時還是有點毛!另外也曾半夜被帶到高爾夫球場,得把學長丟進草叢的實習徽章找回來,而這花了他四個小時。

「其實我從來沒對外講過這些事情,因為大家都只問我青年局做什麼(笑)。」

不把握機會,就沒有機會

同樣的,外界以為他求學工作在財經領域都一帆風順,但他曾在深圳的工廠工作過半年。

「當時深圳那邊有很多皮件工廠,產品原本透過經銷商賣到海外,成本不用 2 塊美金的手機套,到了美國賣 20 塊美金!」當時的他發現有利可圖,立刻決定待在東莞,從皮件製造、產線規劃、報價、買皮料…..全部都學。

那時 iPhone 等智慧型手機還沒橫空出世,手機造型千變萬化,新手機在中國還沒上市,他就去香港買,然後馬上開模做套子或是矽膠模。

林鼎超認為,只要是好的商機就要想辦法抓住,但自己也絕非被錢迷昏之人。他說:「那時候我們其實沒有投入很多資金,主要是賺銷售獎金,想辦法把風險降到最低,唯一投資的是自己的時間,並把自己的手指觸覺變成專業,一摸皮料就知道是什麼材質。」

攝影 / Amedee Photography

「真的很少人知道我曾經在工廠待過半年,對我來說是很有趣的經驗。機會來了,就把握機會。」他很輕鬆地說:「其實我做任何事情都不會後悔。出國唸書、去中國大陸住半年、去銀行上班、後來去創投,現在來到高雄,我從來不後悔。我覺得,決定一旦做了就做了,不要後悔,如果你發現你的決定是不好的,應該想辦法去修正現況,而不是花時間後悔。」

林鼎超自謙不是讀書的料,在新加坡讀高中時,對科學、文學、歷史都沒興趣,但因為學制跟台灣不同,所以他不用苦背補習,而是專注於有興趣的數學、創意、行銷、投資等科目,確認自己要往財經發展。

「台灣的教育是叫大家去作相同的事。其實如果可以,真的要去了解自己想要什麼、喜歡什麼,不要用社會的期望、家裡的期待或分數到那邊去選擇志願科系。」林鼎超舉例說,自己有個朋友從名校資工系畢業,但現在卻在當日文翻譯,日文靠打電動自學,跟在大學學的完全沒有關係,其實很可惜。

他相信很多台灣學生都有類似經歷,為了先符合社會或家裡期待,拿到學位後才去做自己喜歡的事情的故事,層出不窮。為此,他很感謝父母給了他自由選擇的空間。

原來我是最大的風險?在當頭棒喝之後

對林鼎超來說,2009 年進商業銀行工作是一個重要轉捩點,但他說自己是同一批進公司的人裡,薪水最低的。同梯之中學歷更高、工作經驗更豐富、來自名校的,薪水自然會更高,這些都沒有的他,卻是同梯裡第一個外派到香港這個重點城市的。

林鼎超表示:「外派需要一點門檻,而香港算是很熱門的點。一年大概賺 350 億,一家香港分行就可以替這家商業銀行貢獻十分之一的獲利。我一直想去了解為什麼。」

他解釋,銀行主要賺三種錢:利率、費率、匯率。他任職的公司最喜歡賺費率,也就是手續費,因為風險最低。他認為這也是為何這家銀行的網銀實力堅強,因為在跨國交易的時候客戶覺得好用,才能賺進更多手續費,而且賺得安全又穩定。「可是你的量要夠大,要讓台商覺得好用,唯一的麻煩點就是要跟著台商到處跑。」

接下來的故事跟《半澤直樹》很像。外派到香港後,負責東莞台商的他每個月要去看廠三、四次,經由前輩指導跟經驗累積,一步步了解如何從財務報表外的許多細節,判斷公司運營的狀況是好還壞。然而經驗的累積並不容易,他分享一件令他印象深刻的事,是他當徵信員時做的第一份報告。「我剛報告完,公司的審查人跟我說:『這家公司最大的風險就是你。因為你報告得太爛。』」

林鼎超回憶起當下,很直率地分享了這難堪的經驗,原來公司派給新手的都是比較輕鬆的案子,也就是說這家公司其實條件很好,卻因為他報告時沒有信心、不夠熟悉,而讓審查部門的同事對公司失去興趣。

「在那個當下我才發現,原來徵信員這麼重要,那是一筆 10 億的貸款啊!如果徵信員沒有讓審查認識、了解那間公司,那 10 億就沒啦!所以我一直到現在都記得這件事情跟審查告訴我的話。」當下儘管難堪,回頭看來他認為卻是苦口良藥,也很感謝當年公司對新人的栽培。

他表示很多事情在學校學不到,像是產業的特性跟變化,這也是為何當時他有許多同事其實是上市櫃公司客戶的子女。「他們認為,讓子女進來,可以學習如何貸款,了解銀行用什麼角度作 Annual Review。」

學財經就是從數字上去瞭解一個產業的好與壞,不過他也說「以前讀書時,我看三大表(損益表、資產負債表、現金流量表),是為了應付考試,出社會才真正知道這三張表的意義,可以從細節裡面找出魔鬼,從數字掌握這間公司的狀況,就像是在看公司的健康檢查結果一樣。」

他直言如果用一般商業銀行的邏輯承接青年貸款,其實大部分沒有辦法符合銀行的核貸角度。「但因為我們是政策性貸款,由青年局為創業者做擔保,我們會用不一樣的標準去問申請人,讓他們知道自己缺乏什麼」,而這樣久而久之,他說連青年局同仁對每間公司、每個產業的敏感度都增加了,就像當初在銀行上班的他一樣。

林鼎超認為,申請青創貸款的公司其實都很小,如果可以從細節(例如公司團隊有無向心力等)看出端倪,青年局還是願意貸款。也因此一家青創能不能貸款成功,「就看你們能看的多深,等送到審查會,我們問你的時候,你能不能把故事說好。你們比我更重要,你們才是說故事的人。」他曾對同仁這麼說。

疫情下創業突圍,更要抱團取暖

「高雄市政府很少被這樣子高度關注,所以一旦我們出狀況也會被加倍放大,可是如果我們做得好,也是加倍被放大」林鼎超對於動輒得咎的局面抱持樂觀態度,把多出來的曝光量,當成機會。

林鼎超以自己的經驗為例,希望跟青年朋友說:「犯錯沒關係,但不要一犯再犯。有問題一定要想辦法解決,如果自己沒辦法解決,就要找人幫忙解決,而不是放著不管。」

他表示自己從銀行到創投、創辦兩岸暨跨境創新創業交流協會(CIEA),一路上交了很多好朋友。「後來我來這邊當青年局長,拉了很多台北的資源下來,也是因為朋友的關係」,對他來說,自己做不到的事情肯定很多,但永遠可以找其他人來幫忙,也可避免陷入盲點、無法突破的問題。

眼觀高雄及其青年局的未來,林鼎超持樂觀的態度。攝影 / Amedee Photography

對於高雄跟青年局的未來,他審慎樂觀,認為青年局雖然是新單位、沒有包袱,但也隨時都處在被檢討的位置,畢竟業務與其他局處有所重疊,若不能加速做出成績,也不一定會一直存在。

那麼,什麼才是青年局為了協助青年創業,一定要做好的核心工作呢?

比起貸款,林鼎超認為輔導更重要。

「我一直都跟大家分享一個觀念,就是給資金並不是首要的事情。」林鼎超坦言他以自己對銀行的熟悉度去爭取到高雄青創貸款的優惠條件和利率,確實花了一些功夫,但是青創貸款其他縣市也有。「我們高雄的目前的利率和利息補貼條件,其實在六都也只是排第二。」他認為不值得說嘴,而且不管是政府投資或是貸款,最終創業者還是要還錢,所以他覺得輔導還是最重要。

他觀察過往高雄市的創業輔導,侷限在學校的育成中心,但其實該讓青年創業者與產業界有更多交流,尤其像高雄許多熱情的中小企業主其實很願意幫忙年輕人。

因此林鼎超上任之後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成立「青年創業推動聯盟」,把所有學校育成中心的資源跟民間產業協會的力量凝聚。他表示這麼做有三個目的,第一是案源分享,第二是訊息分享,然後最重要的,是青年局在推動任何政策前,能先找他們討論,讓政策有民意基礎,最起碼不要浪費時間推出沒有人要用的東西。

高市青年局也成立了一個導師顧問團,共有 70 位產業界菁英。以高雄的中小企業為主,希望通過眾多老闆的經驗以及他們的通路,去幫高雄青創團隊的服務或產品找到銷售渠道。

另外,高市青年局也跟高雄五所具有區域產業特性之大專院校育成中心──包括義守大學、高雄大學、高雄餐旅大學、高雄科技大學、高雄醫學大學等 5 所大學──以衛星體系概念創立「創業O’Star」網絡,協助提供青年客製化創業輔導服務,希望青年創業者在申請貸款或是找投資跟補助前,可以先去跟各擅勝場的學校談一談,到底你的產品、創業規劃適不適合,或是你適不適合創業。

那此時此刻,在疫情衝擊之下,原本想創業的青年該繼續衝嗎?林鼎超說,其實有一些申請青創貸款跟創業補助的案件,已經因為疫情撤案了。

「在疫情之下有很多產業受到影響,但也有一些線上平台銷售業績非常好,特別像 UberEat,foodpanda之類。我是覺得,其實創業的朋友目前可以先看看先等等,觀察要怎麼做才是好的。如果已經創業了,然後真的很不巧碰到這次疫情,也可以思考一下如何發揮一加一大於二的綜效,例如可以跟其他不同產業的公司去做一些跨業合作,去節約一些成本跟資源。」

林鼎超認為,如果還沒創業,其實可以趁這個時機多認識一些人,或是思考不一樣的創業可能,透過這樣的契機做出改變。例如她知道很多平常難得在台灣見到的企業家,因為疫情都長時間待在台灣,有較多時間可以接受拜會;另外像是他認識的潮牌服飾 Stage,則把實體店面收了,全部改成線上,趁這個機會完成數位轉型。

此外,青年局持續舉辦的「青創之夜」,先前因疫情停辦一次,但接下來則會復辦,很適合創業中跟想創業的朋友先來參加;林鼎超認為若非疫情,平常不會有這樣的空白可以好好 networking,所以塞翁失馬,焉知非福呢?

最後,他跟我們分享,其實採訪當下,他的太太正在學美甲,因為她的夢想就是要開一間美甲店,而他全力支持。

「有夢想就去追吧!青年局的同仁都知道,我每周不會超過兩場應酬,因為我有三天要回家顧小孩。我覺得照顧小孩不應該完全交給女性,丟給我太太自己去做。我覺得大家都有自己的夢想,都應該很公平的去追求。」

局長,這樣我會有點想創業啊。(啊,我已經創業了。)

文章難易度
鄭國威 Portnoy_96
241 篇文章 ・ 389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0

13
5

文字

分享

0
13
5

揭開人體的基因密碼!——「基因定序」是實現精準醫療的關鍵工具

科技魅癮_96
・2021/11/16 ・199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為什麼有些人吃不胖,有些人沒抽菸卻得肺癌,有些人只是吃個感冒藥就全身皮膚紅腫發癢?這一切都跟我們的基因有關!無論是想探究生命的起源、物種間的差異,乃至於罹患疾病、用藥的風險,都必須從了解基因密碼著手,而揭開基因密碼的關鍵工具就是「基因定序」技術。

揭開基因密碼的關鍵工具就是「基因定序」技術。圖/科技魅癮提供

基因定序對人類生命健康的意義

在歷史上,DNA 解碼從 1953 年的華生(James Watson)與克里克(Francis Crick)兩位科學家確立 DNA 的雙螺旋結構,闡述 DNA 是以 4 個鹼基(A、T、C、G)的配對方式來傳遞遺傳訊息,並逐步發展出許多新的研究工具;1990 年,美國政府推動人類基因體計畫,接著英國、日本、法國、德國、中國、印度等陸續加入,到了 2003 年,人體基因體密碼全數解碼完成,不僅是人類探索生命的重大里程碑,也成為推動醫學、生命科學領域大躍進的關鍵。原本這項計畫預計在 2005 年才能完成,卻因為基因定序技術的突飛猛進,使得科學家得以提前完成這項壯舉。

提到基因定序技術的發展,早期科學家只能測量 DNA 跟 RNA 的結構單位,但無法排序;直到 1977 年,科學家桑格(Frederick Sanger)發明了第一代的基因定序技術,以生物化學的方式,讓 DNA 形成不同長度的片段,以判讀測量物的基因序列,成為日後定序技術的基礎。為了因應更快速、資料量更大的基因定序需求,出現了次世代定序技術(NGS),將 DNA 打成碎片,並擴增碎片到可偵測的濃度,再透過電腦大量讀取資料並拼裝序列。不僅更快速,且成本更低,讓科學家得以在短時間內讀取數百萬個鹼基對,解碼許多物種的基因序列、追蹤病毒的變化行蹤,也能用於疾病的檢測、預防及個人化醫療等等。

在疾病檢測方面,儘管目前 NGS 並不能找出全部遺傳性疾病的原因,但對於改善個體健康仍有積極的意義,例如:若透過基因檢測,得知將來罹患糖尿病機率比別人高,就可以透過健康諮詢,改變飲食習慣、生活型態等,降低發病機率。又如癌症基因檢測,可分為遺傳性的癌症檢測及癌症組織檢測:前者可偵測是否有單一基因的變異,導致罹癌風險增加;後者則針對是否有藥物易感性的基因變異,做為臨床用藥的參考,也是目前精準醫療的重要應用項目之一。再者,基因檢測後續的生物資訊分析,包含基因序列的註解、變異位點的篩選及人工智慧評估變異點與疾病之間的關聯性等,對臨床醫療工作都有極大的助益。

基因定序有助於精準醫療的實現。圖/科技魅癮提供

建立屬於臺灣華人的基因庫

每個人的基因背景都不同,而不同族群之間更存在著基因差異,使得歐美國家基因庫的資料,幾乎不能直接應用於亞洲人身上,這也是我國自 2012 年發起「臺灣人體生物資料庫」(Taiwan biobank),希望建立臺灣人乃至亞洲人的基因資料庫的主因。而 2018 年起,中央研究院與全臺各大醫院共同發起的「臺灣精準醫療計畫」(TPMI),希望建立臺灣華人專屬的基因數據庫,促進臺灣民眾常見疾病的研究,並開發專屬華人的基因型鑑定晶片,促進我國精準醫療及生醫產業的發展。

目前招募了 20 萬名臺灣人,這些民眾在入組時沒有被診斷為癌症患者,超過 99% 是來自中國不同省分的漢族移民人口,其中少數是臺灣原住民。這是東亞血統個體最大且可公開獲得的遺傳數據庫,其中,漢族的全部遺傳變異中,有 21.2% 的人攜帶遺傳疾病的隱性基因;3.1% 的人有癌症易感基因,比一般人罹癌風險更高;87.3% 的人有藥物過敏的基因標誌。這些訊息對臨床診斷與治療都相當具實用性,例如:若患者具有某些藥物不良反應的特殊基因型,醫生在開藥時就能使用替代藥物,避免病人服藥後產生嚴重的不良反應。

基因時代大挑戰:個資保護與遺傳諮詢

雖然高科技與大數據分析的應用在生醫領域相當熱門,但有醫師對於研究結果能否運用在臨床上,存在著道德倫理的考量,例如:研究用途的資料是否能放在病歷中?個人資料是否受到法規保護?而且技術上各醫院之間的資料如何串流?這些都需要資通訊科技(ICT)產業的協助,而醫師本身相關知識的訓練也需與時俱進。對醫院端而言,建議患者做基因檢測是因為出現症狀,希望找到原因,但是如何解釋以及病歷上如何註解,則是另一項重要議題。

從人性觀點來看,在技術更迭演進的同時,對於受測者及其家人的心理支持及社會資源是否相應產生?回到了解病因的初衷,在知道自己體內可能有遺傳疾病的基因變異時,家庭成員之間的情感衝擊如何解決、是否有對應的治療方式等,都是值得深思的議題,也是目前遺傳諮詢門診中會詳細解說的部分。科技的初衷是為了讓人類的生活變得更好,因此,基因檢測如何搭配專業的遺傳諮詢系統,以及法規如何在科學發展與個資保護之間取得平衡,將是下一個基因時代的挑戰。

更多內容,請見「科技魅癮」:https://charmingscitech.pse.is/3q66cw

文章難易度
科技魅癮_96
115 篇文章 ・ 253 位粉絲
《科技魅癮》的前身為1973年初登場的《科學發展》月刊,每期都精選1個國際關注的科技議題,邀請1位國內資深學者擔任客座編輯,並訪談多位來自相關領域的科研菁英,探討該領域在臺灣及全球的研發現況及未來發展,盼可藉此增進國內研發能量。 擋不住的魅力,戒不了的讀癮,盡在《科技魅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