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0
0

文字

分享

1
0
0

我讀冷門科系我驕傲!從森林系談念冷門科系這件事

活躍星系核_96
・2019/06/15 ・284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5 ・七年級

上大學前,當長輩們知道我上的科系是森林系時,第一反應不外乎是眉頭深鎖、沉默不語,有些甚至直接問我說是先進去再準備轉系還是轉學考嗎……(聳肩

森林系?之後是要轉系嗎?(親戚臉) source:Wikipedia

為何我會念森林系?

的確,當初我進入森林系的初衷及想法很簡單:

1.喜歡當個大自然野孩子,小時候曾加入荒野保護協會當志工,也看了很多相關的電影,對於森林有著莫名的憧憬,那時志工經驗也啟發了對動植物調查及生態環境保育的興趣。

2.父母的認同與支持,家裡對於我的選擇給予很大的自由,這部分給予我很大的信心來進入森林系就讀。

然而,在實際進入大學後,身邊不時會有一些希望我再三思的聲音,不論是來自親戚、高中老師甚至是同學,他們擔心的點其實我也很清楚,森林系一向是屬於傳統比較冷門的科系,畢業後好的工作薪水或出路都比較難尋覓。

面對這些質疑,我一直都覺得,大學科系和賺錢並沒有太大的關連性。我覺得大學是個探索自我的場所,我們這個世代在進入大學以前,幾乎每天都面臨著升學考試的壓力,一心一意準備大考,只為了我們理想的科系跟學校。但我們好不容易跨過這個門檻,進入夢寐以求的大學,竟然是立馬被關心就讀科系未來的出路跟薪水。

也不是說這件事情不重要,的確在未來工作場合上,我們需要跟別人競爭、需要具備相當的實力跟技能,但這該是從大學科系加以評斷、比較出來的嗎?

所以我認為不該直觀的認為較冷門科系(如森林系)是個沒有出路的科系,而是認知到在大學階段積極探索、學習跨領域的相關知識與技能是不可或缺的。

森林系在學什麼?

傳統提到森林系可能就馬上聯想到種樹跟砍樹,但這邊容我稍稍說明一下森林系到底在學些什麼內容,以我母校國立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為例,森林學系主要可以分為林學組和木材科學組,林學組主要學習的內容包括森林的培育、森林生態、森林水質調查監測、森林資源評價、森林經營管理、林業政策、野生動物管理等課程;木材科學組主要學習的內容則包括林產品的各種特性、木材的物理與化學性質、林產品的開發技術(如藥品或精油等)、製漿造紙、木材保存與性質改良、生質能源開發等。

傳統提到森林系你只聯想到種樹跟砍樹嗎?source:NPS photo

我們時常會需要運用跨領域的知識來完成一項專案:例如談到處理石虎保育的議題時,其中一個面向是關乎經濟市場價值的森林評價學(評定森林各項功能和其分子的組成價值)——

假設今天石虎的棲息地面臨是否開發或加以保育的爭議,研究人員為了衡量土地開發的價值與棲地保育的價值孰輕孰重,那該如何計算出棲地保育(非市場財貨)所隱含的市場價值呢?

這時能透過使用非市場財的條件評估法[註1],扣除一些合理的偏誤後,計算出受訪者(包含石虎棲地居民與非居民)對於石虎保育地所願意付出的價格 (WTP)。這些最後所計算出來的生態經濟效益,可提供給相關石虎保育的機構作為參考,同時也使政府或開發單位在做土地開發或棲地保育時可以詳細評估其所帶來的利弊得失。

  • 註1:亦即研究人員設計一套問卷,向受訪者描述一個假設的市場情況,當受訪者回答問卷時能顯示其對保育地的評價。

近年來逐漸受到關注的「環境信託」[註2],即是基於此概念下所做的一個延伸,相關案例可以參考由環境資訊中心所管理的自然谷環境信託基地

  • 註2:即透過民眾小額捐款的信託方式將棲地或生態保育地交給相關組織做管理。

從上述的例子中可以發現,一個森林議題的處理,除了涉及經濟學理論、統計分析軟體,其他面相還包括做調查時會使用的地理資訊系統(GIS),過去對於野生動物的政策制訂研究等。我們需要學習不同領域的知識與技能,才有能力持續關注及保育台灣的山林資產-即便它未必是最賺錢的領域。

這個社會是由許多背景跟專業的人所構成,科系沒有熱冷、好壞之分,每個科系都有其價值跟貢獻,不應該只是由賺不賺錢、有沒有好出路來評斷之。

讀冷門科系,就會一生科科嗎?

前陣子,我因為對於未來工作感到迷惘、一度感到徬徨無助,但一位朋友告訴我:「你在害怕甚麼?如果你是因為擔心大學賺不到錢的話,你真應該一開始就去讀技職。」這點醒了我,對我來說「讀大學」的意義是什麼呢?是一畢業就邁入高薪職場的技術或技能嗎?又或者,它能要教會我的是面對困境,能獨立自主的思考方式;是一套對於新知的渴望態度和畢業前應擁有的知識涵養,而非針對致富的攻略教學。

「思想」的確不能當飯吃,但靈活的思考,卻能讓你的飯變大碗

最重要的,是在出社會後,擁有自行摸索未知事務的勇氣、清楚自身在社會中的價值定位,以及需要的資源該如何取得,並學會在生活中為自己找到機會,讓自己人生能活得更有價值。

我很幸運,在自己還是大學階段的時候,就能學著如何摸索不同的領域,挑戰不一樣的事物,學會勇於承擔未知事務隨之而來的風險與失敗。阿里巴巴的創始人馬雲先生曾經說過:「不要在能吃苦的時候選擇安逸。」去正視面對的挑戰與風雨,學會爬起繼續向前。

每個科系背後都有許多不為人知的故事,而這些散落在各地的拼圖,正一點一滴拼湊出我們現在看到的社會。

source:annca

最後小總結一下,不論妳/你現在是想讀森林系的高中生、同樣是就讀森林系的學生,又或是現在一樣就讀較為「非主流」科系的學生,我想說的是,稍微思考或了解科系背後所潛藏的價值與目的:如果沒有森林學,那如何守護佔據台灣國土面積快六成的林地?如果沒有哲學, 我們該如何重新思考自己的人生價值、更理性看待社會議題? 沒有社會學,如何造就一批敢於挑戰社會現況、對常識性的說法提出質疑的學生們? 沒有歷史, 我們要如何知悉以古鑑今的歷史道理與涵養、了解自己的身世鑑往知來? 共勉之。

  • PS.如果你/妳問我,我森林系畢業之後要幹嘛?我會說:「我不知道」,我目前才大三,森林系對我來說還有許多未探索的領域跟專業等我去發掘,雖然我不敢保證五年後我是否還踏在這個領域上,但何妨呢? 大學教我如何去找尋更多的資源來精進自我、培養多元才能,對我來說,人生還有許多未碰觸過的旅程在等著我呢(笑。
    或許未來未必我會過著最棒的生活,但是我享受的生活,這樣就夠囉。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6
2

文字

分享

1
6
2

陸上生命的根源:菌根菌——《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6 ・153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我們目前還不清楚菌根關係最初是怎麼形成的。有些人大膽提出,最初的相遇溼黏而沒有條理──藻類被沖上泥濘的湖岸和河岸,而真菌在這些藻類體內尋找食物和庇護。有些則主張,藻類來到陸地時,體內已經帶著真菌夥伴了。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凱蒂.菲爾德(Katie Field)解釋,不論如何,「它們很快就變得依賴彼此」。

常出現於兒童繪本的毒蠅傘,就是一種能與植物共生的菌根真菌。圖/WIKIPEDIA by R Henrik Nilsson

菲爾德是一位傑出的實驗者,投入多年的時間研究現存最古老的植物支系。菲爾德用生長箱模擬遠古的氣候,並用放射性示蹤劑,測量生長箱裡真菌和植物之間的交換作用。真菌與植物的共生方式提供了線索,讓我們了解植物和真菌遷移到陸地的最早階段是怎麼互動的。化石也讓我們一瞥這些早期的聯盟。最精細的樣本來自大約四億年前,含有明確的菌根菌痕跡──羽狀瓣和今日一模一樣。菲爾德讚歎道:「你可看到真菌居然就長在植物細胞裡。」

最早的植物幾乎只是一坨綠色組織,沒有根或其他特化的結構。而這些植物逐漸演化出粗糙的肉質器官來容納真菌同伴,真菌則搜尋土壤中的養分和水。最初的根演化出來時,菌根關係已經存在五千萬年了。菌根菌是陸地上後續所有生命的根源。菌根(mycorrhiza)這個詞真是取得好。根(rhiza)隨著真菌(mykes)存在於世。

數億年後的今天,植物演化出更細、生長更快、更能見機行事的根,這些根表現更像真菌。不過即使是這些根,探索土壤的表現也無法超越真菌。菌根的菌絲比最細的根細了五十倍,長度可以超越植物根部達一百倍,比植物根部更早出現在植物上,延伸到根系之外。有些研究者更進一步。我的一位大學教授向一班吃驚的學生吐露:「植物其實沒有根,只有真菌根,也就是菌根。」

毒蠅傘在樹的細根上形成的外生菌根。圖/WIKIPEDIA by Ellen Larsson

菌根菌太多產,菌絲體占土壤中活生物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根本是天文數字。全球土壤表層十公分之中,菌根菌絲的總長度大約是我們銀河系寬度的一半(菌絲長 4.5 × 1017 公里,銀河系寬度 9.5 × 1017 公里)。如果把這些菌絲熨成一片,總表面積是地球上乾燥土地面積的二點五倍。然而,真菌不會停滯不動。菌根菌絲迅速死去、再度生長(一年十到六十次),一百萬年後,累積的長度會超過已知宇宙的直徑(菌絲長 4.8 × 1010 光年,已知宇宙直徑是 9.1 × 109 光年)。菌根菌已經存在了大約五億年之久,而且不限於土壤表層十公分的地方,所以這些數字顯然低估了。

植物和菌根菌在彼此的關係中產生一種極化現象──植物的莖處理光與空氣,真菌和植物的根則處理周圍的土壤。植物把光和二氧化碳打包成醣類和脂質。菌根菌則把固著在岩石裡的養分拆開,分解物質。這些是真菌在雙重棲位下的情況──真菌一部分的生命發生在植物體內,一部分在土壤中。菌根菌駐紮在碳進入陸生生命循環的入口,牽起大氣和土地的關係。時至今日,菌根菌就像擠進植物葉和莖裡的共生真菌,會幫助植物應付乾旱、炎熱和其他許多陸地生命一開始就有的逆境。我們稱為「植物」的,其實是演化成來栽培藻類的真菌,以及也演化來栽培真菌的藻類。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