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魚肉好吃嗎?」人面魚的都市傳說從何而來?我們又為何會在魚身上看到人臉?

不知道大家是否聽過「人面魚」的都市傳說?

「人面魚」又稱「人頭魚」,流傳於1994年,距今已20多年。傳說的內容大概是這樣:

某天一群人到溪邊釣魚,其中有人釣到了一條巨大的吳郭魚,眾人立刻將其烤食。當大家吃喝得正高興,忽然聽見一個蒼老的女聲,操著台語問:「魚肉好吃否?」

大家四處尋找聲音的來源,直到聽到第二次問句,才發現竟然是被烤熟的吳郭魚一張一合地開口說話,仔細一看,魚身上還浮現一名老太婆的臉。其中三人當場嘔吐,一人拿相機將魚拍了下來,到了隔天,釣起那條魚的人在睡夢中死去,死因不明。

這則傳說的變體非常多,故事的梗概雖然大致相同,細節卻有許多差異。比如事發地點,有的說是高雄岡山,有的說是嘉義蘭潭,也有說是台南、屏東的;照片拍攝時間,從1994年12月到1995年7月都有;參與人數也有3人、4人、6人、8人的版本,有的還提到其中一人是道士,而主釣者則姓陳,34歲;魚的重量有4台斤、6台斤或4公斤;參與這則傳說的人最後下場也不同,有的如上述只有一人死去,也有全員離奇死亡的版本。

1994年流傳的人面魚相片。source:台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然而不論中間細節如何,最後一定會提到那張有著老太婆臉孔的吳郭魚照片。這張照片不僅登上報紙,還登上了台灣第一個靈異節目《玫瑰之夜-鬼話連篇》[1],成為家喻戶曉的靈異故事。

然而這真的是靈異照片嗎?人面魚又是否真的存在?雖然當時《鬼話連篇》邀請的靈學專家和攝影專家都予以否定,但今天,筆者將帶領大家,從另一個的角度認識這則都市傳說。

尋找傳說的起源

人面魚傳說之所以家喻戶曉,很大程度要歸功於《玫瑰之夜-鬼話連篇》。該節目是台灣靈異節目的始祖,一開始只是台視的綜藝節目《玫瑰之夜》中的個別單元,具有非常高的收視率,在播映了1500集之後,原班人馬轉戰東森綜合台,又製作了312集。

筆者小時候,父親非常愛看《鬼話連篇》,沒記錯的話應該是東森版本,還會有特派員到鬧鬼地點拍攝,算是相當另類的實境節目。節目是週六晚上十點播出,每次陪著父親看電視,夜晚一個人總是膽顫心驚。

不過,人面魚傳說的出現時間比那早得多。它出現在《玫瑰之夜》時期《鬼話連篇》的第56集,當時的主持人是澎恰恰和曾慶瑜,特別來賓是陶晶瑩。有趣的是,節目不僅僅介紹人面魚的故事,還邀請各領域專家分析這則傳說,包含魚的大小(以烤肉架和墊在底下的報紙當比例尺,可知大約2台斤左右,並不特別巨大),照片拍攝真正的日期(有人找到最原始的那張照片,照片上寫著1994年12月3號),以及該照片是否為靈異照片(靈學專家和攝影專家皆否認)等等。

《鬼話連篇》雖然將人面魚傳說發揚光大,但看完節目後就會發現,這並非是傳說的起源。事實上,該節目之所以提到人面魚,真正的目的是在闢謠(只是造成了反效果)──當時因為人面魚的傳說,養殖魚業的生意一落千丈,吳郭魚每公斤價格從45元掉到35元,就連釣魚場生意也變得冷冷清清。這表示在節目播出之前,人面魚的傳說早就為人所知。

節目中提到,人面魚的傳說出現在8月11號的報紙。因為這則情報,筆者起了尋找第一篇報導的念頭。本來只是想一睹傳說起源之風采,沒想到找尋的過程卻異常曲折。

雖然知道了是8月11號,但是哪一年的8月11號呢?該集《鬼話連篇》的播出時間是1995年9月9日,所以是1995年?但也可能是去年甚至前年的報紙。而網路上又有1994年和1995年兩種說法。此外,又是哪家報紙刊載了這則報導?《中國時報》?《聯合報》?《自由時報》?

人面魚報導的採訪過程。source:截圖自記者蔡立楷先生的部落格。

為了解答上述的疑問,筆者使用了各種關鍵字搜尋。令人驚喜的是,筆者找到了當初撰寫該報導記者的部落格。[2]根據蔡立楷先生的說法,當時的他擔任《自由時報》桃園駐地記者,為了做中元節題材,才使用了人面魚作為報導內容。發稿時間本來是民國84年8月9日(隔天就是中元節),卻因為拿不到照片而延後了一天,直到 8月10日才刊登。

筆者查了萬年曆,民國84年的8月10日確實是中元節。但令人覺得奇怪的是,該篇報導最合適刊登的時間應該是8月10日中元節當天,若趕不上截止時間而延後一天,正確的刊登時間應該是8月11日才對,這也才符合《鬼話連篇》的說法。不論如何,線索有了,調查範圍也小了很多,只要搜尋民國84年8月10日或11日的《自由時報》就沒問題了。

本來應該是這樣的。

筆者不斷向各圖書館請求協助,希望能找到最初那份報導。source:pxhere

民國84年的《自由時報》並不像《中國時報》或《聯合報》那樣,有完整的電子資料庫,得要翻找紙本版,還好台大圖書館有收錄從民國83年開始的《自由時報》。然而奇怪的是,筆者翻閱民國84年8月11日的《自由時報》,卻怎麼樣也沒找到關於人面魚的報導。

是哪裡搞錯了吧?由於蔡立楷記者的說法相當可信,筆者推測可能只是一些細節有誤,比如該記者可能換過報社,或者單純記錯日期或年份。於是筆者又找了民國84年8月9日、10日的《自由時報》,以及民國84年8月9日、10日、11日的《中國時報》和《民眾日報》,甚至連83年的8月9日、10日、11日這三家的報紙都找了,仍舊沒有。

難不成那篇部落格是編造出來的?筆者忍不住這麼想。為了調查清楚,筆者不得不在網路上搜尋更多資料,後來才在台視新聞關於人面魚的《熱線追蹤》報導中[3],找到了突破口。該篇報導中採訪了第二個寫人頭魚傳說的記者陳淑芬,該記者提到(雖然字幕省略了),第一篇報導是在《自由時報》的地方版刊載的。

原來如此。

我這時才了解,為什麼我在找報導的時候老是看到大台北地區的新聞了,因為台大圖書館收藏的《自由時報》是台北地方版!而根據蔡立楷記者的部落格,當時他是《自由時報》的桃園駐地記者,所以人面魚的第一篇報導其實應該是刊登在《自由時報》的桃園地方版才對!

然而要找到《自由時報》的地方版並非易事。首先,台大圖書館是絕對沒有的,筆者第一個想到的是國家圖書館,但在致電之後,對方告訴我國家圖書館只收錄全國版。筆者又打去桃園市立圖書館,對方幫忙轉接到桃園文化局,等待一天,得到的結果卻是「有桃園地方版,但只收錄最近的兩年」。

這樣一來,尋找民國84年8月11日桃園地方版報紙的線索全都斷了,真的要看到人頭魚的第一篇報導,恐怕只能靠當初有留下報紙的收藏家了。最終,筆者這「想一睹傳說起源之風采」的心願,只能不了了之。

不過,這趟搜尋還是有收穫的。

嘉義蘭潭的魚精傳說

在各種與人面魚相關的網路留言中,筆者發現,一直有人提到嘉義蘭潭才是人面魚真正的發生地點。

嘉義蘭潭不斷被提及是人面魚真正的發生地點。source:wikipedia

台視的《熱線追蹤》中,陳淑芬記者也說她曾經調查嘉義蘭潭一帶的溺亡案件,從日治時期到民國84年為止,溺亡人數竟高達1000多人!筆者的朋友是嘉義人,他告訴我蘭潭當地確實很多投潭自盡的故事,一旁的環潭公路也很陰,據說半夜騎車還會遇到鬼打牆直到天亮。

筆者於是針對嘉義蘭潭展開調查,才發現當地竟然有所謂的「魚精傳說」。傳說蘭潭內住著一隻大魚精,每當他的魚兵魚將被釣客抓走,就會抓一條人命來賠,因此每釣起一隻大魚,就會發生一起溺水事件,這被稱為「蘭潭抓交替」。此外,蘭潭還有各種靈異故事,如:巨大泥鰍精、雞頭人身、穿著長袍的無頭老人……等等。不僅如此,到了蘭潭水庫的枯水期,還能看見清朝的古墓。

「魚精傳說」之所以產生,筆者推測有兩個原因。

  • 第一,蘭潭水庫是自殺勝地。蘭潭水庫之所以溺亡者眾,是因為水庫與一般湖泊不同,岸邊與底部的落差大,一旦落水幾乎必死無疑;再加上距離市區很近,一開始是意外,而後口耳相傳,蘭潭便成為自殺勝地。
  • 第二,蘭潭中有許多大魚,而成為釣魚熱點。蘭潭是水庫,營養豐富,水族容易滋長,使得當地有多起目擊大魚的事件。曾有人推測大魚可能是外來種,俗稱魚虎的小盾鱧(Channa micropeltes),體長可超過一公尺[4]。而潭中有大魚,自然也使得蘭潭成為釣魚熱點。

結合以上兩點,就很可能產生所謂「蘭潭抓交替」──「釣到大魚必死人」的聯想,進而誕生「魚精傳說」。

「魚精傳說」的成因分析到此結束,然而調查至此,讓筆者有了個推測──

也許,「人面魚傳說」是從「魚精傳說」演變而來。

拷貝轉發才能消災解厄?

在之前觀看《鬼話連篇》節目時,筆者就注意到一件相當有趣的事。

節目當中靈學老師提到,有許多人將人面魚照片寄給他,並且告訴他人面魚的故事(雖然版本各不相同)。其中有人告訴他,「拿到這張照片,一定要拷貝一張送出去,這樣才能夠消災解厄。」

《鬼話連篇》製作組和靈學老師曾收過數量龐大的照片。source:pxhere

就和從前E-MAIL剛出現時的詛咒信的原理一樣,(似乎就連LINE也有類似的詛咒訊息?)這種連鎖信利用人類的恐懼滋生,威脅若不將之散佈出去會發生不好的後果,因而一傳十、十傳百。這解釋了為什麼《鬼話連篇》的製作組和靈學老師會收到這麼多照片,這恐怕是因為轉交給專業的第三方單位,對自己要負擔的人情壓力最小吧。

在該期的《鬼話連篇》節目中,澎恰恰展示了一個貼滿人面魚照片的展板,上面的照片少說有二十幾張,據說便是製作單位收到的照片,而那只是其中一部份。這些照片千篇一律,只有解析度不同──因為被轉越多手,照片就越模糊。這大概也是為什麼人面魚故事版本如此眾多的原因,因為每轉交一次,故事就會被複述一次,就像某種傳話遊戲,只不過因為平面媒體與娛樂媒體的宣傳,人面魚故事的梗概大抵還維持一致。

筆者推測,整個人面魚傳說的演變過程大概是這樣:

嘉義蘭潭當地因為成為自殺勝地的關係,有了「蘭潭抓交替」的魚精傳說。知道這則傳說的釣客,在一次釣起吳郭魚烤食的過程中,發現破損的吳郭魚意外形成一張臉,便用相機記錄下來。照片沖印完成之後,不論是覺得害怕或單純惡作劇,使用了「連鎖信詛咒」的手法,將照片散佈出去。

本來這則傳說只有少部分人流傳,結果被記者發覺,成為了中元節隔天的新聞報導。人面魚傳說如同病毒般傳播,對當時的漁業造成一定的影響,《鬼話連篇》因此做了節目闢謠,反而造成更多人知曉這則傳說,而被永遠留在台灣人的心中。

人面魚傳說的考據與推理到此算是正式結束。不過,推論當中提到,「破損的吳郭魚意外形成一張臉」,真的只是單純地意外嗎?

看到人面魚是一種大腦過敏?

其實這是有科學解釋的。

人是社會性的動物,辨認他人臉孔的能力相當重要。人類天生就對人臉的結構特別敏感,研究指出,這種「辨認臉孔」的能力,與大腦的「梭狀回臉孔區」(fusiform face area, FFA)有關。[5]

梭狀回位置。source:wikipedia

梭狀回(Fusiform gyrus)是顳葉與枕葉的一部分,位置大概在耳朵上方,接近大腦表層,主要有幾個功能:

  1. 處理顏色訊息
  2. 人臉與身體辨識
  3. 文字識別
  4. 分類識別。

其中「人臉與身體辨識」由梭狀回臉孔區負責,一旦眼睛接收視覺刺激,經過視皮層處理,會再交由梭狀回面孔區分析,以達到分辨人臉的效果。

而一個人的梭狀回面孔區如果受損,就會失去辨識人臉的能力,這被稱為「臉盲症」或「面部辨識能力缺乏症」。此外,內向的人在看到臉孔時,梭狀回臉孔區的活化程度會比外向的人低,自閉症的患者則甚至幾乎不活化。而越吸引人的臉孔,梭狀回臉孔區的活化程度也會越高。

你也看到一個人臉在對你笑嗎? source:twistedsifter

除了對人臉有反應外,梭狀回臉孔區也可以對明明不是人臉的影像,產生「這是一張臉」的認知。也就是說,只要有一些輪廓,我們對人臉過度敏感的大腦,就可以把它看成一張臉。

這聽起來似乎很玄,但卻是我們每個人必定都有的經驗。諸如表情符號之所以能被看懂,烤起司三明治上之所以能看見聖母瑪利亞像,火星塞東尼亞區的丘陵之所以能看見「火星人臉」,房屋的水漬之所以能夠看到幽靈的臉,甚至漫畫之所以用寥寥數筆就能表達人物,都是一樣的道理。

人面魚或許也是如此。

不靈異卻最靈異的故事

於是,我們知道了人面魚不過是人類大腦對於臉孔太過敏感而得到的巧合。然而即使獲得了科學解釋,仍舊無法抹滅人面魚在人們心中的地位。《鬼話連篇》20年前試圖闢謠,只是加深了它在大眾心中的印象,20年後的這篇分析文章,更不過是蚍蜉撼樹。然而筆者從未想要透過分析這些傳說來「破解」人面魚,透過一次次考據,我們反而重溫了20年前那些為人津津樂道的,一個個靈異故事。

相信到了現在,一句「魚肉好吃否?」,依然能夠喚醒某一代人心中最深的恐懼。

  • 本則傳說在2018年成為電影《人面魚:紅衣小女孩外傳》的題材

參考資料

楊海彥/
畢業於台灣大學生化科技學系,而後就讀實踐大學工業設計所,沒念完就跑出來開工作室。目前專注於把台灣文史和民俗元素轉化為故事,設計實境遊戲、桌遊和說。
嗜讀奇幻文學,喜愛電影,比起咖啡更喜歡茶,卻養一隻以咖啡為名的貓。

2018年5月底的一個週日,一名年輕人在大雨中躲入西港國小教室,令他意外的是,教室中早已擠了好幾人。他們看到年輕人進來,不但沒歡迎,還露出緊張、慍怒的神色。他抬頭一看,發現教室的黑板上寫了十個名字,而自己的名字赫然就在其中——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全新鉅獻實境角色扮演遊戲,【醮事The Classroom】報名熱烈開跑中!
現在就到【醮事The Classroom】瞭解詳情!

友站延伸閱讀:

https://punchline.asia/archives/51656


泛科學院精選線上課程:科學思辨力

無論是自然環境或是社會體制,地球正在發生的改變難以預測是好是壞,但是我們可以確定,每個人都需要 科學思辨力 以迎接來得又快又猛的新時代🧠


泛科學院精選實體課程:兒童冬令營

報名泛科冬令營,幫孩子預約一個充滿科學和歡樂的寒假,從此愛上知識與學習!📚

關於作者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

臺北地方異聞工作室以「城市還魂」為核心,從日治時期的妖怪神異世界觀創作開始,而後投入臺灣各地的神怪考察,期望以故事為載體,揉合歷史、民俗、文化等元素,讓城市成為充滿意義的地方。成員來自政大與臺大奇幻社,從大學時期就開始一起玩實境遊戲跟寫小說,熱愛書本和實地考察,每個月的例會一定要配著酒一起開。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