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又水逆!你悲慘的人生,都是水星逆行惹的禍?

科學新聞解剖室_96
・2017/03/04 ・5143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24 ・七年級

科學新聞解剖室-案件編號 22

案情

前陣子解剖員的手機不知發生什麼事,突然像是中風一樣跑得很慢,果不其然,過了不久之後就一命嗚呼,壽終正寢了。此時,赫然看見〈「水逆期間用3C易故障?」 唐立淇公開破解方法〉這一篇報導,透過唐老師的開釋,似乎暗示解剖員就是沒有聽老師的話,所以才會讓自己的荷包失血,因為文中就明確地指出:

…每到水星逆行期間,總是會讓星座迷相當惶恐,影響範圍包括溝通、交通、旅遊、3C產品,都會出現不順或故障情況…

老師原本就已經警告要多注意水逆期間3C產品的「躁動」,偏偏不信邪,所以吃虧果然橫在眼前。除此之外,〈水逆進入第三周 工作有重大改變或決定〉這篇報導裡面,老師也已一一指出了在水逆期間各種不同星座的人所應該注意事項,例如「白羊座:內在失衡影響情緒,要好好調理」,所以如果各種星座的人都乖乖把話聽進去,似乎就可以預先避掉許多厄運。

由於這些水逆訊息所刊載得地方也都是某些名媒正報的平台,時不時地就會跑出即時訊息來提醒讀者,所以讓解剖員很難等閒視之。但是面對星座老師的好意,解剖員還是有許多不解的地方,例如:如果水逆期間3C容易躁動,那麼是不是從電信業者的相關統計資料就可以印證這件事?因為這個時候如果推出舊機換新機的促銷活動,應該會業績長紅才對;又如果水逆期間白羊座會內在失衡影響情緒,那麼那陣子內政部的統計資料應該要能看出白羊座的工作者最容易被公司炒魷魚?而且似乎不管你是有修養的白羊、沒修養的白羊、科技業的白羊、餐飲業的白羊,都會有類似的下場?實際上真的是這樣嗎?

手機失血雖然傷心,但是解剖員對於這類報導的疑惑實在很難止歇,因為如果水星會逆行,那麼其他星星不會嗎?水星如果會逆行,那它會順行嗎?由於一些媒體對於這類星座運勢的刊載是如此的稀鬆平常,星座老師的口吻上又好像是全世界都知道這些公認的真理,不禁讓解剖員懷疑「水逆」究竟是怎麼回事呢?

歡迎收看:星座專家 說話之道

一、「水星逆行」是什麼?那有順行的時候嗎?

透過「科學新聞解剖室」裡一位天文學專長解剖員的解析,他幫我們解答了幾個主要的疑問。原來我們常常聽到水星的逆行(簡稱水逆),其實是天文學上經常發生的自然現象,千百年來,天上的恆星總會出現在每個晴朗無雲的夜晚,除了每天東升西落的恆星,還有一些明亮星體,也吸引著人們的注意力。然而,這些星體的運動,卻不像恆星、太陽、月亮有固定的運動方向。這些星體的運動,時而前進,時而後退,有的時候還會固定不動,就好像在恆星之間漫遊一樣,無論是中文的「行星」或是英文的「planet」,都有類似的意義。相對於天球上位置固定不動的恆星來說,行星就像是個「漫遊者」。

早在希臘時代,黃金聖鬥士還在燃燒小宇宙的時候,天文學家就已經觀察到行星的順行和逆行現象了,說穿了其實有沒有什麼太特別的地方。大家一定都有在操場跑步的經驗,內圈的人跑得比較快,外圈的人跑得比較慢,而你跑在中間,但是大家都向著同一個方向跑。當你從後面追過外圈的跑者,你們的距離逐漸縮短,超越之後,距離逐漸增加,領先超過半圈之後,你們之間的距離再次縮短。同樣的,內圈的跑者追上你的時候,兩人之間的距離逐漸減少,超越你之後,你們的距離越來越大,等到內圈的跑者領先超過半圈之後,距離再次縮短。這個距離的變化,其實就是順行與逆行。

換句話說,行星的逆行和順行,不過就是圓周運動投影之後的視覺效應。底下這張圖就是說明行星逆行的示意圖,很顯然,行星在繞著太陽運動得時候,並沒有「倒退嚕」,仍然向著同一個方向運動,只不過投影到天上之後,從地球上看起來,行星好像倒退了!

藍色為地球,紅色為火星,兩者以逆時針方向繞著軌道運行,當在較內圈的地球超越了火星的過程,在地球會短暫看到類似火星「倒退跑」的錯覺。圖/By Brian Brondel – Own work, CC BY-SA 3.0, wikimedia commons.

太陽系有八大行星,在地球的軌道裡面有水星和金星,在外面有火星、木星、土星、天王星和海王星。根據前面的解釋,其實很容易就可以知道,不管是哪一個行星,一定都有順行和逆行的現象,並且和軌道週期有很大的關係。我們經常聽到水星的逆行其實是天文學上經常發生的現象,主要是因為水星的公轉週期約88天,跟地球的會合週期是116天,也就是每116天水星就會「追過」地球,順便發生一次逆行。這樣算起來,一年大約會發生三次水星逆行,大約每四個月就會有一次,實在是稀鬆平常的現象。

說穿了,水星逆行的「現象」不過就是星球間相對位置改變下所自然發生的錯位情形,甚至搆不上是什麼天文奇景的等級,媒體把這樣幾乎是司空見慣的情景炒作得像是百年難得一見的命中注定,會不會有點大驚小怪?

二、為什麼專挑水星?水星有比較時尚嗎?

「水星逆行,諸事不宜。」股災,水逆的錯;衛星失聯,水逆的錯!電腦故障,水逆的錯!甚至政黨支持度下降,也是水逆的錯!大事小事、千錯萬錯都是水星的錯!為什麼在眾多的星星裡面,水星會特別地受到這種不符合比例原則的青睞呢?

我們先來看看在占星學上,水星代表的意涵。搜尋「星座命盤」,只要輸入出生年月日、時間、出生地點,幾秒的時間,網頁就會告訴你專屬的星座命盤,除了大家熟知的十二星座外,還有各行星落在哪個星座,例如金星在水瓶座、火星在牡羊座、上升星座在巨蟹座,每個行星都掌管了部份的人事,透過這些命盤,就能大致暸解自己的外在、內在、喜好、擅長、工作、愛情觀等各方面屬性。在這些命盤的分工中,水星掌管人的思維、溝通、知識等能力,因此,當水星有不正常運動時(逆行),就會被認為是失去行星原本該有的力量,如果對應到人事上,就會發生諸多不順、諸事不宜的現象。

不過,如果順著這樣的邏輯,在占星領域中,除了水星之外,星座命盤裡還有金星、木星、火星、土星、天王星、冥王星,也都會有逆行的時候,也都會對人事造成一些影響,例如火星主宰行動力,當火星逆行時,就會減緩行動力,出現衝動、焦慮等現象。此外,每個行星逆行的週期都不同[1],從下面的表格可以發現,水星是最常發生逆行的行星且逆行的天數最短,也是最利於操作話題的主角。

試想,如果現在是「火星逆行」(火逆)的時期,我們可能持續兩個月都在同一個事件上出現問題嗎?例如手機一直壞、政黨支持度一直下降、股災一直發生,如果星座專家每天都重複說這樣的話,說了兩個月,你不會覺得疲乏嗎?所以如果把水星換成火星,似乎媒體效果就沒有那麼好,如果換成冥王星(逆行天數五個半月),那大家應該早早就洗洗睡了。所以如果從引導議題、製造新鮮感的角度來看,那麼「水星」真的不愧是占星界裡面最耀眼的一顆星。因此,我們經常聽到水逆,不是因為其他行星都沒有逆行現象,而是週期太長、配合度太低的緣故。

此外,我們的媒體似乎也在這件事情上表現出崇洋媚外,多以西方占星學影響的「水逆」來比擬人事的吉凶禍福,如果從東方的占星史來看,中國古代的「火逆」可是佔有更高的地位,更經常是政治操作上的推手。例如史書中記載得「熒惑守心」,就被認為是可能危及天子的兇惡天象[2],其中熒惑指的就是古代火星的名稱,和疾病、飢餓、災難都有關,但是顯然現代的媒體對於火逆就興趣缺缺。

水逆的現象不是只有台灣瘋迷,國外媒體也熱衷報導水逆來臨時的各種生存法則,只是從前述這些橫跨古今、東西的案例來看,可以發現「水逆」之所以成為現在媒體運勢報導的寵兒,有它的理由,只是這個理由似乎不在於它確實擁有過人的關鍵預測力,而是它最符合這個時代媒體報導的調性,所以說水星無疑也是現代媒體裡面最時尚的一顆星。只是你要多麼嚴肅地看這件事呢?引用一位大氣科學家在《華盛頓郵報》裡討論水逆文章的最後一句話:這裡面確實有許多美妙的物理學,但我可以保證,任何行星的逆行並不會搞砸你的人生。

三、真的是「星星知我心」嗎?

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解剖員的電腦就時常會自動跳出一些星座運勢的提醒,後來才發現這些提醒來自於某大新聞平台上的「星座運勢」專欄。這些專欄很厲害,經常幫大家整理許多好用的生活指南,例如:〈「什麼時候要結婚?」過年時,最能應付長輩逼問的3個星座是…快跟他們學!〉〈星座育兒篇!牡羊爸媽要溫柔 雙子父母比小孩淘氣〉,甚至有為星座迷量身打造的12星座送禮指南。但是,為什麼天上這麼遙遠的星星卻可以用它們來預測地表上我們這些芸芸眾生的日常呢?尤其是這顆萬眾矚目的水星,它到底是如何聯繫起這套邏輯關連性呢?

推算最早有關占星的說法,多數會追溯自古老的巴比倫人對於星象的觀察,整體的占卜體系其實有個隱而不宣的假設,就是:自己出生那一刻的各種星座位置,決定了自己一輩子的運勢。這也可以解釋得很科學,因為出生那一瞬間太陽、月亮及各種星球之間的磁場、電場、氣場…各種場都不同,所以每個人都在那一剎那被決定,即便是雙胞胎也不是同一剎那,所以不會有相同的運勢。那為何全世界就只有一個賈伯斯?這是因為不會有同一個人在同一個地方、同一剎那被生出來,因為就算差一點點,那些「場」還是會差很多。

這樣的說法看似合理,但是如果你去問問著名的奧地利科學哲學家卡爾波普,他可能就不這麼認為。波普主張能遵循「否證論」的才是科學,簡單說就是:能被否定的就是科學,無法被否定的就不是科學。例如,當你去算命的時候,算命仙掐指一算,斷定你今天需要向北發展才會順遂,於是你就一路靠北而行,但卻遇上劫難。於是你跑去找算命仙翻桌理論,這時算命仙就會說:「你怎麼沒告訴我你今天穿的是紅色內褲?因為紅色會與OOXX相剋,這樣就需要向南發展才行」,所以算命仙永遠不會錯,錯的永遠是你沒有把條件跟前提說清楚。

所以科學哲學家就說「天文學」(astronomy)與「占星學」(astrology)不是只有字尾差一點點,而是如果預測100次,但是錯了其中一次,人們會記得「錯的那一次」,這個過程就是天文學;反過來,如果預測100次,但是對了其中一次,人們也就記得「對的那一次」,這個過程就是占星學。所以占星學從一個看似合理的假設出發,但是後續整體的預測體系卻是欠缺事實及邏輯依據的。

所以唐老師在針對「水逆期間用3C易故障」的開釋文中就說:

水星逆行的奧義其實是製造破壞、強迫人們離開舒適圈,但也創造了新的體驗與改變,和對錯好壞無關,反而是更加了解無常的意義,水星逆行是水星相關現象影響最明顯的時候,她點出,人如果想要群居順利,就無法跳脫水星議題,建議大家應該是學著如何不被負面事物制約,試著去『大量開發』的自我。…

真的是感恩老師,讚嘆老師,透過水逆帶給我們這些永遠無法反駁的大道理。如果水逆期間3C沒有故障,那一定是你平時修好德於是扭轉了運勢;如果你的3C故障了,也不要難過,那是水逆要創造給你一個人生的新體驗,妙哉妙哉!所以星星真的知我心嗎?或許是唐老師與媒體知我心,他們知道在這一個混沌與繁忙的時代中,每個人都有一顆空虛、癱軟、想趨吉避凶、不想多求甚解…以及時時需要被簡單撫慰的心。

解剖總結

從上述我們可以確認一件事,水星逆行是常態,一年都會發生個幾次,沒什麼大不了的,至於這些現象跟你悲慘的人生有關嗎?橫豎八竿子打不著。當這些似是而非的訊息變成是媒體的喜好時,一方面提供了源源不絕的閒嗑牙題材,另一方面確實也影響許多人的想法。我們瞭解每個人的人生都是一個整體,並不是光靠科學就可以擁有全然幸福的人生,所以包括藝術、信仰、文化等感性因素也都在每個人的生活上扮演重要角色,但是這並不意味著部分綜藝咖用沒有邏輯、缺乏理智的方式所代言的占星學,我們就可以姑且接受。

每次解剖員看見占星達人煞有介事地向大家開運鑑定時,總是擔心有不少人認真地在看待這些訊息,甚至把這些緣由當作是自己逃避不順時的藉口,長期下來無法對於自己的人生及世界進行理智的思考,危害頗大。對於這系列報導中,媒體這種只求追逐短暫利益及效果,卻不審慎篩選及評估的作法,本解剖室給予以下評價(12顆骷髏頭):

參考資料

(策劃/寫作:黃俊儒、顏吉鴻、賴雁蓉)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相關標籤: 水星逆行 水逆
文章難易度
科學新聞解剖室_96
36 篇文章 ・ 8 位粉絲
「科學新聞解剖室」是由中正大學科學傳播教育研究室所成立的科學新聞監督平台,這個平台結合許多不同領域的科學解剖專家及義工,以台灣科學新聞最容易犯下的10種錯誤類型作為基礎,要讓「科學偽新聞」無所遁形。已出版《新時代判讀力:教你一眼看穿科學新聞的真偽》《新生活判讀力:別讓科學偽新聞誤導你的人生》(有關10種錯誤的內涵,請參見《別輕易相信!你必須知道的科學偽新聞》一書)。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輝瑞登月任務》:人類如何拯救自己之資本敘事角度(正向意涵)

天下文化_96
・2022/04/15 ・4525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輝瑞 BNT 疫苗

之前臺灣熱議的 BNT 疫苗,其實是輝瑞與 BNT 合作的。核心技術由 BNT 開發,輝瑞承擔早期研發成本,如果沒有成功,BNT 不用還錢,如果成功,再從 BNT 的獲利中扣。

圖/Pixabay

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支 COVID-19 疫苗,最早完成試驗、最早被英國 EUA 通過,也是最廣泛使用的疫苗之一。

這次人類快速的在遇到 COVID-19 疫情後,竟能前所未見的,在一年內研發出有效的疫苗,達成科技突破、大規模製造、大規模施打,這是一次很成功的「人類拯救了自己」的全球協作行為

人類如何拯救自己:四種敘事

究竟這個快速且高效的協作行為,是怎麼做到的?了解這個,我們才能對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有更深的認識。天下文化這波引進的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剛好是四種不同的敘事。

所謂的敘事,就是描繪事情的方法。例如共產主義是一種敘事,民主自由論述也是一種敘事,各種主要宗教也都有自己的敘事。敘事是人類傳遞概念的方法,也是了解世界的重要架構,越多人相信的敘事,就越有力量。

這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其代表的敘事分別為:

  • 《疫苗商戰》:記者角度敘事
  • 《輝瑞登月任務》:資本敘事(股份有限公司敘事)
  • 《疫苗先鋒》:學者敘事
  • 《BNT 光速任務》:小型生技新創公司敘事

這些敘事,提供了我們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一次人類史上了不起的突破與協作。其中《輝瑞登月任務》所代表的資本敘事,可能是最容易被忽略,卻最值得我們帶著歷史感去閱讀的。

資本的正負面意涵

「資本」這兩個字,往往被認為有負面意涵,從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到今天普遍反商反財團的輿論,都是如此。

但就歷史的觀點來看,人類開始能以「股份有限公司」形式匯聚資本,並從事全球化商業貿易,是件很偉大的事,即使一開始有些不堪的過去,時至今日,卻成為支持全地球人類生存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生產食品的雀巢、生產日用品的聯合利華、生產晶片的台積電,全部都是以「股份有限公司」匯聚起來的資本。研發並製造出人類第一支 COVID-19 疫苗的輝瑞大藥廠,也是。

這本書,就是輝瑞以自己的角度,說明新時代的資本,是如何以對人類的終極關懷為動機,由單一公司發動,整合全世界的資源,鎖定適合的疫苗技術,為技術研發與供應商們承擔財務風險,用前所未見的速度,開發出產品、大量製造、全球配送的。

輝瑞故事的特殊之處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本多終勝」,有那麼多錢,當然可以做到。但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可以想想幾個問題:

  • 根據統計方法與時間不同,輝瑞通常都在世界前五大藥廠之內,有時還是世界最大藥廠。這麼大的藥廠,最怕毀滅性的公關事件,也希望能控制風險、減少股價波動。為什麼他們會選擇衝第一線做疫苗,而且把公司商標壓上去,而不是使用子公司或次品牌?畢竟新藥物失敗,或者臨床試驗成功,但在真實世界卻造成問題而下架的,在製藥界並不罕見。
  • 在這次的全球疫情,傳統疫苗大廠,如葛蘭素史克、默克、賽諾菲,都沒有自己的 COVID-19 疫苗產品,部分是因為研發失敗,部分是因為預測疫情可能如 SARS 一樣很快結束。為什麼輝瑞卻賭上了研發這條路?
  • 輝瑞總裁 Albert Bourla,也就是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在 2019 年沒有疫情的時候,公司就已經給了 5.1 億新台幣的薪水。假如是你,在 2020 年疫情爆發之後,會怎麼做決定?是想說競爭對手都沒打算積極研發疫苗,其中必有詐,不要自己賭下去,燒掉公司的現金水位,成為唯一的輸家,乾脆好好打個安全牌,領個差不多的薪資就好?或者,你認為自己有獨到眼光,決定把全公司操到極限,拚一個歷史定位,失敗了被檢討,黯然下台也沒關係?

而且,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本人,並不是醫師或商管出身,而是獸醫出身。32 歲才加入希臘輝瑞,40 歲才移民美國,他的英文有著很重的口音。今天一家根基於美國的世界級跨國藥廠,真的這麼多元化了嗎?這樣世界級的企業,真的成為一個以人類福祉跟價值為驅動力的資本力量嗎?

Albert Bourla on why mRNA technology was “counterintuitive” to producing an effective vaccine/YouTube

光是這些問題,就很值得我們閱讀本書。帶著這些疑問去閱讀,也會增加很多閱讀樂趣!

阿特拉斯繼續扛

1957 年出版,說明企業家重要性的知名右派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是在說如果這些商業力量逐漸消失了,世界將會崩潰,就像是扛起世界的阿特拉斯,如果決定聳聳肩,把肩上的地球放下來,那人類就慘了。

圖/Pixabay

《輝瑞登月任務》,就像是《阿特拉斯繼續扛》,而且是用這個時代的平等價值、多元實踐,在 65 年後更複雜的規範與監管與國際政治下,下定決心,繼續扛起全世界。

這次輝瑞的疫苗計畫,其標語是 Science will win. 科學終將勝利,但讀完全書,應該都能理解到,其隱而未顯的潛台詞是:「科學(當有輝瑞這樣的大藥廠資本支持時)終將勝利」。

Science Will Win / YouTube-Pfizer

新時代資本敘事:平等、多元、社會責任

我很享受閱讀這本書的過程,因為我曾懷疑過,以股東權益為基礎的股份有限公司,真的能夠與各種進步價值深度融合嗎?像是平等、多元、社會責任等價值,會不會與公司利益成長有本質上的衝突。而在兩劑 AZ 後,打了輝瑞 BNT 加強劑的我,讀了本書,也查閱了輝瑞破記錄的營業額成長(從 2020 的 417 億美金成長 92% 到 813 億美金),我個人很被輝瑞的這個新時代資本敘事打動!

單純的二分法,如左派跟右派、民主黨或共和黨、支持川普或支持拜登,可能已經不是很有效的敘事模式。

像是本書作者,作為第一代移民,書裡甚至有一章專門講平等,加上發布疫苗第三期試驗結果的時機又選在川普連任的美國大選之後,我們可能會猜,作者應該是偏民主黨的。但如果上網查,你會發現其實作者的政治獻金幾乎都是捐給共和黨,支持藥價自由。

這世界比二分法複雜得多,我們在不同的角色,會有不同的價值,在不同的議題上,也會與不同人合作。因此,一個以進步價值驅動的大型跨國藥廠,是可能的;一個拯救了世界的資本力量,也是可能的。

(對了,輝瑞之外,AZ、BNT、莫德納,也都是公司,也都是資本力量。)

一些本書的限制

最後,說說缺點。這本書當然是有缺點的,或者我們該說「特點」。

首先,本書作者畢竟是輝瑞的執行長,你可以想像,輝瑞的法務跟公關絕對是看過全書「好幾遍」,修掉各種可能的法律糾紛與公關問題。所以,我們不用期待他會公開批評誰,或詆毀誰,事實上全書連負面語句都很少。不過,作為一個讀者,知道這樣的前提後,學會從他對不同政治人物與公司的評論,從委婉程度不同的語句中,去推敲作者與輝瑞公司對特定政治人物或公司的好惡(如:川普、川普女婿庫許納、友商莫德納等),也是很有意思。

其次,雖然有專章介紹以色列與輝瑞的合作,但作者避談以色列的疫苗價格、不提納塔雅胡低迷的支持率可能是他高價買疫苗並送出全國病歷資料的動機只談以色列想送巴勒斯坦疫苗卻沒提到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爭。可以理解的是,書要代表公司,這部分捨去我可以接受。相關資訊,有在追國際新聞的,大概都知道。

最後,全書沒有提到臺灣 BNT 疫苗的爭議,因為 BNT 事前就把中國與台灣的研究開發權與經銷權賣給了上海復星,而這部分是輝瑞無法介入也不適合介入的。作者一定知道這個爭議,應該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但最後並沒有出現在書中,這畢竟是一個「講得好沒有賞,得罪人會出事」的主題,期望值為負,完全不提當然是個合理的決定。

總之,本書提供了一個跨國企業與 CEO 的視角,如何用資本力量研發人類第一支 COVID-19 有效疫苗,光是這點就值得看,也是本書的主要意義。那些更為尖銳的話題,就留待更多的優秀記者,替我們挖掘了。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天下文化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