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極化了政治嗎?

網路是否因為市民間的互動增加而提升政治間的對話?抑或只是將國家推向黨派和自大的深淵?

即便是最熱切的數位樂觀主義者也難下定論。就算不是專家也看得出來,網路上的政治爭論常常都是爭些愚蠢的雞毛蒜皮小事,有時甚至充滿憎恨怨懟的字眼。許多網民不上網吸收新的政治觀點,而是一個勁兒地湧向和自己同一陣線的網站。偶爾現身其他網站,發佈回應大罵一通,接著再逃回Red StatePaul Krugman等網站溫暖的懷抱。

研究證實,網路有分化選民的能力。Eli Pariser在2011年出的書 (The Filter Bubble) 中,描述搜尋引擎和社交網站如何過濾異議言論,只提供使用者想看的消息。Google和Yahoo針對用戶回答問卷的答覆,了解用戶過去的搜尋偏好,來安排搜尋結果。也就是說,民主派人士和保守派人士若蒐尋一模一樣的訊息,會得到不同的搜尋結果。(Pariser提到,當保守黨員在Google搜尋輸入 “BP”,得到的結果是股市策略;但民主黨員得到的結果是BP石油公司漏油事件的消息)。

現任白宮資訊與法規辦公室主任Cass Sunstein做的類似研究也顯示出,網路創造了「回音箱」,網民只和志同道合的人來往。這不只延續了黨派差異,甚至深化了這個問題。Sunstein發現,主張墮胎合法化的民主派人士,在和清一色民主派人士互動時,會更強調合法化的觀點;而反對墮胎的保守派人士,和其他保守派人士在一起時,會更堅持反墮胎的立場。這樣的網路本質,讓人與人間的距離越來越遠。

雖然網路上的政治論述仍有改善空間,但還是有好的一面。

儘管有「回音箱」現象,網上的辯論和用戶互動依然存在。部落格、回應欄和著名的Twitter 「hashtag」標籤功能,提供不同背景的人們一個平台,聚在一起並陳述各自的觀點。辯論內容的品質或許差強人意,但是上網討論政治議題-就算是最基本的層面、用最刻薄的語言-也總比窩在沙發上看電視好。

除此之外,最熱門的政治網站,例如Drudge Report,吸引隸屬不同黨派、想法天差地遠的使用者們。就像會有保守黨員上網讀紐約時報,也會有民主黨員每天讀Drudge的報導。現在,民眾要接觸持不同政治立場的人,比以前簡單得多。

研究顯示,有黨派聯繫的選民比起其他選民消息更靈通。Political Psychology期刊中有一份由Patrick Murray所做的報告當中顯示,在美國入侵伊拉克期間,對戰爭有強烈看法-不論支持或反對-的民眾,比起其他不感興趣的民眾,更了解這場戰爭。有時候,有意識型態好過漠不關心。

若網路真的強化了黨派性,這也未必是壞事一樁。但無可否認的是,數位政治辯論未來必須更有成效,也更理性。這不只是候選人設立Facebook頁面或CNN主播唸唸Twitter內容就能改善;也不只是建立更好的部落格程式、更完善的社交網站或為新聞媒體打造可持續發展的企業模型就足夠,人們還必須將眼光放得更遠。

要說服民眾貢獻一己之長在線上政治討論中,就必須要讓民眾覺得自己的意見被傾聽。當數位市民們成為自己的主人時,網路才能發揮真正的潛力。世界各地的城市、州或是國家,已經開始嘗試「e-governance電子治理」(在聯合國電子治理籌備指數中,南韓居首位)。如果政府能夠成功有效地將權力還諸於民,則國家必當強盛。

資料來源:Bigthink: Is the Internet Polarizing Politics?  [2012-01-02] 譯者:Dido

 

 


全新計畫《科學生線上學習平台》問卷募集中!填答就有機會獲得精美好禮!


科學人飾品 | 分子項鍊 & 元素耳環,展現獨特科品味!

關於作者

D Academy 數位文化學院,或簡稱 「D 學院」,是台灣數位文化協會內容推動中心繼 PanSci 泛科學網 之後,成立的第二個非營利知識平台,目的是推動數位素養。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