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科學新聞為何無法「一路走來始終如一」?

kk0369560臺灣媒體是一個在政治上具有忠誠度的單位,挺藍的就一路挺藍,挺綠的就一路挺綠,打死不退。但是在科學新聞的報導上,就缺少了這種「一路走來始終如一」的一致性。媒體常常不清楚科學與科技的效果及侷限,所以很難用一致的觀點來檢驗或評論科學的功過。

在莫拉克颱風事件中,可以發覺媒體對於氣象預報是不是正確,並沒有清楚的檢驗標準,常常隨著社會氛圍起舞。

從過去所累積的經驗,媒體對於氣象預報的檢驗,可以依據「是否造成嚴重災情」而區分成兩種樣貌。如果「災情不嚴重」,媒體大概就是檢討一下哪個縣市政府宣布停班停課的時間太早、導致家長接送不便等;不然就是拿氣象局的預報結果與國外的CNN、BBC、NHK互相比較一下,準確就大吹大擂,不準確就冷嘲熱諷。

但是如果「災情嚴重」就不得了,不管中央或地方政府所負責的每一個工作環節都會被放大檢視,當這些被盯上的單位亟欲脫險,最後一道逃生防線往往就是把責任推給「預報不準的氣象局」。甚至有人指責氣象局的預報用詞「不口語化」,不像美國CNN預報所使用的詞彙「比較貼近民眾感受」,所以才讓民眾疏於防範。這些五花八門的指責,最後也讓氣象局亂了套,甚至一度考慮找一些面貌姣好的「氣象妹妹」來報氣象。

其實這個模式就是:不管預測有多準,只要災情嚴重,氣象局就準備「剉著等!」颱風新聞只是媒體檢驗標準中的冰山一角,大部分的尖端科學發展報導,常常讓大家處於精神分裂的狀況。例如,吃維他命C究竟對感冒有沒有幫助?有媒體的標題是:「治感冒補充維他命C多喝水」,也有不同的媒體說:「研究顯示:維他命C感冒沒有幫助」。

看偶像劇對兒童的影響呢?有報紙在同一天的頭版標題寫「臺北國泰醫師:孩童常看偶像劇易性早熟」,同一天的第六版標題卻寫「兒童看偶像劇性早熟?醫師斥無聊」。

吃阿斯匹靈呢?有報紙標題斬釘截鐵地寫著「日吃阿斯匹靈可防癌」,同天的電視新聞畫面字卡卻打著:「吃阿斯匹靈防癌?醫:恐胃潰瘍」。

吃鮭魚呢?透過美國時代雜誌的報導,鮭魚是世界衛生組織所推薦的「十大最健康食品排行榜」第六名,這訊息在許多網路新聞中流傳至今,但是日前的報導,鮭魚所代表的大型魚類又榮登「十大危險食物」第三名不管是本地自己製作的新聞,或是翻譯自外電的新聞,偶而勾勒出一個美麗的新世界,昭告最新科學進展可以提升我們的生活,偶而卻告訴我們過去的美好想像只不過是一場幻影,聽聽就好。這些標準不一的口吻及評論,如果出現在國外的科學編譯新聞,會讓新聞變成妝點門面的空殼子;如果作為監督國內重大議題的科學新聞,則將淪為政治操作的代罪羔羊。

我們的媒體在報導這些議題時,缺乏對於「科學活動本質」的理解,簡單說就是不瞭解科學活動的過程及性質,不瞭解科學產物的效果及侷限。如果媒體從業人員可以大概地瞭解科學有「已成形科學」(science already made)及「形成中科學」(science in the making)之分,狀況就會改善很多。

好比「吸二手煙對肺不好」這件事,科學界或民眾已經有共識,是一種比較確定的科學。但是對於一些進行中,或是尚在測試階段的科技發展,這些產物往往具有侷限性、暫時性及爭議性,因此需要有所保留。例如,還在臨床研究的藥物、複雜氣候的預測、推翻古典理論的實驗發現等,這些議題是「很確定的科學」及「完全無知的現象」之間,所存在的一個灰色地帶,正有許多科學家前仆後繼地努力投入。這是成熟科學必經的過程,媒體需要多些耐心,而不是廉價地吹捧或苛責。

有一年媒體收到歐洲核子研究中心(CERN)的最新研究訊息,指出科學家在研究中發現微中子(neutrino)移動速度比光速還快。如果這一項實驗結果屬實,將推翻愛因斯坦相對論中「宇宙裡沒有任何物體可以快過光速」的基本預設,而造成許多科學定律重新改寫。

媒體大張旗鼓地報導,標題類似:「歐科學家實驗驚見微中子比光速快挑戰相對論」,或是「比光速更快微中子推翻相對論?」,或是更篤定一點的「微中子比光快推翻相對論」。從「挑戰」到「可能翻轉」,再到「已經推翻」,各種程度的報導都有,推翻相對論儼然是指日可待的事情,甚至連「時空旅行」可能成真的報導都出來了。

但這件事距離相對論被推翻還有一段很長的路,首先,這個實驗需要能在不同地方被重複證實,經過多人確認其正確性,才有可能再進入相對論的探討。這是一個緩慢而需要逐漸累積的過程,可不是像一場互毆的擂臺賽,愛因斯坦一下子被打趴在地上,裁判數十秒後就可以立即判定他出局。公布上述研究報告的單位及科學家,說明他們的用意並非宣告相對論失靈,而是希望透過公開相關數據及過程,讓其他科學家協助驗證。果不其然,大約九個月之後,同一群科學家經過多次檢驗,修正了原本的研究結果:「微中子速度並沒有比光速快。」他們發現當時是因為測速用的全球定位系統和連結電腦的光纖纜線接頭鬆動了,才影響微中子測速的結果。在這期間,歐美也有其他三個研究團隊的報告指出,微中子速度和光速並沒有明顯差

別。但這一個修正的新聞,在國內就沒有引發熱烈的報導,並不是愛因斯坦的相對論永遠不會被推翻,而是它不會以這種「忽冷忽熱」的面貌展現出來。

如果記者在報導這些議題時,對於科學發展背後的過程有一個概括的理解,就會知道現在看似驚人的發現,其實都需要經過時間的淬鍊,並非只要出自於科學家之手,就是通往真理之路的一把必然鑰匙。

如果有這樣的認知,在報導或監督相關議題時,就會謙卑與小心地去援用科學的理論及學說,對於科學家的貢獻及侷限也會有公允的對待。有了這樣的認識,科學家才不會把媒體記者視為洪水猛獸,深怕一不小心自己的清譽就被媒體記者摧殘了。

 

摘自PanSci 泛科學2014六月選書《別輕易相信!科學偽新聞》,時報出版。

關於作者

時報出版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