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Mr. Crowley 的蟋蟀巧克力能量棒

Mr. Crowley

Ozzy Osbourne 在他離開 Black Sabbath 後的首張個人專輯 Blizzard of Ozz 裡放了首傳世名作 Mr. Crowley。這位歌曲裡的 Aleister Crowley 號稱是"全世界最邪惡的人"。我沒機會好好研究他的特立獨行到底是惡魔還是先知,不過當年以惡魔造型闖江湖的 Ozzy Osbourne 被當做是邪惡力量的代表,家長們巴不得把他逼上絶路消失掉。因為他的影響,重金屬逐漸成型,十年內茁壯成強大的音樂流派,成為很多跟我同時代的朋友們成長過程中重要的養份,後來也以實境秀 The Osbournes 打入無數美國家庭的客廳。

Ozzy Osbourne / Mr. Crowley

而這位接下來要談的這位 Pat Crowley 則是把昆蟲做成了巧克力能量棒,一樣是個引人側目的作為。十年後,這類產品會不會也走入我們的生活,成為超市必備的健康食品?

美食,養生,救地球?

我知道當你聽說這巧克力棒的主要原料之一是蟋蟀的時候,一定會倒抽一口氣跳開。不過拿昆蟲當原料還真的是可以救地球保健康的策略。荷蘭 Wageningen 大學的 Marcel Dicke 教授長年提倡以昆蟲為食物的概念,也在荷蘭辦了很多活動來推廣昆蟲入菜的觀念。你可以先聽聽他在 TED 的演講"何不食昆蟲?“,瞭解一下這個我們還不熟悉的新食物來源。

今年聯合國與 Wageningen 大學合作發表了一份快要兩百頁的報告 Edible insects Future prospects for food and feed security,指出了以昆蟲為新糧食來源的歷史與展望。聯合國會在這個時候提出這份報告的理由很簡單,現在的氣候越來越難預測,導致農作物生產變得不穩定。淡水水源不足也是個頭痛的大問題,根據聯合國的資料,每個人一天需要 2 到 4 公升的水,但是要生產一個人一天份的農作物需要 2000 到 5000 公升的水,現在全球 90% 的淡水都用在生產作物上了,未來大概沒辦法再增加了。海洋裡漁業資源也已經走上枯竭。這種狀況下還要找一個新的養份來源來養活地球上的人,昆蟲就出線了。很多種族的傳統美食清冊裡都有昆蟲,金龜,蟲蛹,毛蟲都是常見種類,想推廣都已經有現成的食譜可以參考。而且養蟲不像種作物需要澆大量的水,蟲又長得快,小空間可以養滿滿的蟲,聽起來就是個不錯的選擇。

有哪些蟲可以當食物?根據這份報告,全球有超過 1900 種昆蟲曾被當成食物食用。其中甲蟲佔 31%,毛蟲佔 18%,蜂/黃蜂/蟻佔了14%,蚱蜢蝗蟲蟋蟀佔 13%,另外還有蟬,白蟻,蜻蜓,蠅等等,包羅萬象。報告裡說不少昆蟲富含蛋白質及不飽和脂肪酸,鈣,鐵,鋅含量也比較高,似乎是個不錯的食材。如果要以營養成份來比,昆蟲的表現真是不輸豬牛魚。

以救地球來看,昆蟲的能量轉換遠比豬牛羊來得好,哺乳類大約能把植物裡能量的 5% 變成自己的肉,但是昆蟲的效率可以高達 40%。Oonincx 等人在 2010 年的一份 研究報告指出靠昆蟲來生產蛋白質可以大量減少溫室氣體的排放量。他們的研究裡拿了五種可食用昆蟲來跟豬牛比較,看看維持這些動物生活以及每生產一公斤肉品時會產生多少溫室氣體及污染環境的含氮廢物。結果昆蟲的數據遠低於豬牛。拿其中一項數據為例,生產一公斤牛肉會產生 2850 公斤二氧化碳,生產豬肉是 80 公斤,生產這五種昆蟲的話最高 122 公斤,最低 1.6 公斤。這個最低值和牛肉相比可是只有一千七百分之一。為了養活 2050 預計會出現的 90 億人口,我們是不是該好好思考接受昆蟲做為蛋白質來源?

蟲蟲上桌了

學理證據講一堆,現在你願意拿炸蟋蟀當蝦味先了嗎?或許沒那麼快。有些人已經準備好要嘗鮮了,有些人(像我)看到昆蟲頭就覺得喉頭好像有蟑螂竄動,即使有人告訴我說蟋蟀跟它的節肢動物親戚蝦子一樣美味,我還是很難克服心理障礙。這時 Mr. Crowley 以救世主的形象出現了(好吧我太誇張了),他先把蟋蟀烤過,磨成細粉毀滅昆蟲的外型,再把蟲粉像麵粉一樣跟花生核果巧克力混均製成能量棒,或者混薑汁椰子檸檬弄成泰式調味能量棒。各位客倌們,這樣有沒有變得好吃一點了呢?對我來說,看不到蟲的形狀,最大的障礙就已經克服了。他們的產品好像還沒進到台灣來,不然我還真想買一些試試看。有興趣的讀者可以上 官網 看看照片。

你分得出來那一碗是蟋蟀嗎?

Chapul bar 的原料們。你分得出來那一碗是蟋蟀嗎?

如果你還是不願意讓蟲子進你的口,沒關係,人不吃,動物可以吃。動物飼料需要大量蛋白質,人有心理障礙,動物可沒有。動物飼料使用魚粉骨粉黃豆粉當蛋白質原料,如果換成蟲粉,營養不變,而且可以省下不少能量及空間來生產人要吃的作物。荷蘭已經有食品公司與大學合作開發量產昆蟲的技術,除了供應飼料用,也已經有專門供應餐廳的生產線了。網路上還看到 2012 年路透社報導一本荷蘭文的昆蟲食譜,讓你可以在家料理這些包在幾丁質裡的美味。昆蟲大隊來囉,準備好迎接它們吧!

關於作者

陳俊堯

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的教書匠。對肉眼看不見的微米世界特別有興趣,每天都在探聽細菌間的愛恨情仇。希望藉由長時間的發酵,培養出又香又醇的細菌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