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為什麼女性比較少投入科學產業?

暫且撇開男女是否平權的議題,在世界各地不同職業類別的男女比例都有明顯的差異,例如幼教老師會以女性居多,科技產業則是男性居多。因為一些研究顯示男女在語文及數學的能力有所差異,有些人就把這個現象歸咎於:女性可能因為數學能力較不好,所以較不傾向投入科學產業。但並非所有的女性數學能力都不好,也並非所有的男性數學能力都好,所以要把職業別上的性別差異歸咎於能力,似乎不全然正確。

這次要介紹的研究是一個美國長期的計畫,他們比較實驗參與者在十二年級時(相當於高三)的SAT(美國高中生要申請美國大學時要考的一個測驗)的分數,在1992年SAT測驗僅包含語文及數學兩種測驗,而現行的SAT測驗則包含了數學、寫作與批判性閱讀三種能力。除了SAT分數之外,他們也記錄了這些實驗參與者的對於英文及數學的學習動機及個人價值觀(例如是否比較喜歡和人互動等等)、修課紀錄以及相關的個人背景資料。

在2007年,也就是這些實驗參與者33歲的時候,他們接受了電話訪問,以了解他們的職業類別,若職業類別與數學、健康、生物、醫學、物理、電腦、工程相關的,就會被定義為STEM (Science, Technology, Engineering & Mathematics)職業,在此界稱之為科學產業相關的職業。

他們透過階層回歸分析去檢視哪些因素能夠預測數學能力好,但語文程度不同的實驗參與者,在33歲投入科學產業的比例。

第一階段:僅將SAT分數、高中修數學相關科目的數量、性別及家庭個資這幾個因素作為變項進行迴歸分析,結果顯示SAT數學的分數、高中修數學相關的科目數量、性別、家庭收入、父母教育程度在各個階層都能夠顯著預測投入科技產業相關職業的機率。上述這些因素,都和投入科技產業的機率呈現正相關,特別的部分則是看到男性有較高的機率投入科學產業。

第二階段;一旦將英文及數學的學習動機及個人價值觀加入進行分析,則會發現對於自我數學能力的評估、傾向和人、或傾向和物工作,也都能夠顯著的預測投入科技產業的機率,但值得一提的是,「傾向和人互動」的有較低的機率會投入科技產業。

第三階段:加入實驗參與者的能力分布這個變項(數學好-語文好/數學好-語文中等分類)後有一個明顯的變化,就是性別對於職業別的預測不再是顯著的因素,顯示性別的影響有絕大部分是來自能力分布上的不同,也就是和過去指出男女能力不同的發現是吻合的。更重要的是,數學和語文能力都好的實驗參與者其實有較低的機率會從事科學相關產業!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在數學及語文能力皆好的實驗參與者中,女性明顯的比男性多

第四個階段:加入不同能力分布的實驗參與者對於自己數學能力的自我評價為因素,結果發現數學能力好且自我評估數學能力好的實驗參與者也有較高的機率從事科學相關產業,而且這個現象在語文能力中等的實驗參與者身上更為明顯。

簡單的結論就是,不同職業別性別比例的不同,可能與性別沒有直接的關係,而是與性別造成的能力差異有較大的關係。當然能力差異的成因和性別是脫離不了關係的,只是到底這先天的因素扮演多重要的比例還待未來研究釐清。更值得關注的是:數學及語文能力都好的人,並沒有因此有較高的比率投入科學相關產業,顯示能力好增加了就業的可能性,就不一定要投入科學相關產業。

最後,這個結果是否能夠拿來解釋台灣的現象?不一定可以,因為我們的教育體制並沒有真的鼓勵多元的發展,大家還是齊頭式的爭取總分上的第一,所以學生可能沒有機會去發掘自己是否對哪一個學門比較有興趣。再者,這個結果中發現家庭對於實驗參與者職業類別的影響,這是值得思考的議題,

去看研究的原文 (原文的標題很有趣:Not lack of ability but more choice 也就是說女性不投入科學產業並非能力上的考量,而是她們有較多的選擇。

去看主要研究者Ming-Te Wang的網頁,王教授主要關注人類發展與動機的議題。

 

科技大觀園延伸閱讀:

也可以上科技大觀園搜尋「數學」

關於作者

Y. M. Huang

輔大心理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http://cogemonews.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