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智慧型手機與沉寂已久的宇宙

2012/01/28 | | 標籤:

作者 Shane L. Larson

我們正活在一個全球通訊的時代,世界各地都透過電子通訊連結在一起,這是20年前完全無法想像的。今天,你用手上的智慧型手機或是筆電,就能和全世界聯繫溝通;複雜錯綜的行動網路和wi-fi無線網路熱點,組成了包覆地球村的巨網,讓你可以隨時和上百萬的陌生人交流通訊。現在許多人喜歡在推特上不斷更新一舉一動、或是用臉書發佈生活隨手照,我們將這種新的社交模式視為科技猛獸,唯恐這會取代原本意義深刻的社交關係;但我們往往忘了,是無線網路連結的發展讓你能輕而易舉地接觸到各式各樣的想法與創意、令人肅然起敬的自然景觀和文明成就、還有美妙動人的藝術作品。

有一天我偶然發現一個了不起的東西,是You Tube網站上一個很棒的影片,艾瑞克萊普頓(Eric Clapton)和查克貝里(Chuck Berry)演唱的<Wee Wee Hours>

我的原則是去看網路上對任何東西的評論,這次也一樣。網路的雜訊比很低。但我剛好注意到底下一則短評,問說:「為什麼在太空船上放這段影片,沒能讓外星人知道我們地球人有多了不起?」

我懂他的意思;這確實是了不起的作品。但這結果是,我們是在向太空無盡的深處播送這首歌,好讓還沒有被我們發現的外太空智慧生物有一天能偶然注意到,進而瞭解我們人類的成就有多了不起。自從無線電發明以來,地球上的寬頻電磁通訊技術進步的速度非常快,我們已經可以建造電磁發射塔,將無線電和電視接收器賣給為這些東西著迷的人們。無線電和電視的傳播方向是全方位的,信號會往四面八方傳送,所以任何地方的人都接收得到。也就是說,訊號會往側向發送出去,同樣也會「往上」,所以我們的電視和廣播訊號也一直在往外太空發射,我們現在的休閒娛樂節目內容就變成一陣響亮的電磁雜音,對浩瀚宇宙呼喊著:「嘿,我們在這裡!這裡有(具備智慧的?)生物存在!」所以艾瑞克萊普頓和查克貝里的歌曲就是對著宇宙開唱;這場表演是在1987年錄的,如果發送到太空後真的有讓外星人體會到這首歌有多了不起,他們距離我們最遠大概有25光年吧。

結果除了廣播之外,查克貝里的歌曲還用別的方式上了太空。無人太空探測器「航海家一號」(Voyager 1)和姊妹船「航海家二號」發射時各攜帶了一張金唱片,上面有如何播放這張唱片的說明和地球的位置指示,內容收錄了116張地球生物的照片、55種語言的招呼語、還有90分鐘的地球音樂作品,包括查克貝里的〈Johnny B. Goode〉在內。航海家金唱片上面還刻著一行手寫的話:「謹獻給製作音樂之人,不分時空。」

所以就某種意義而言,查克貝里可說是代表我們與外星智慧生命接觸的信使。我們的無線電網絡分布越來越廣,查克貝里藉由廣播發送出去的歌聲算是無心傳達的訊息;相對地,航海家金唱片的出現,意味著我們主動嘗試與地球以外的生命溝通。從許多方面來看,要說這張唱片有那麼一點點被任何人發現的機會,都實在是樂觀過度了。航海家一號、二號造訪的每個星球之間,是一片廣闊無際的黑暗世界,就算不看這點,在那裡有生物存在、並且發現這張唱片的可能性,又能有多少?

圖片來自http://www.ninjapirate.com/article/aliens

對於外星生物的存在,科學界有個相當有名的問題,稱為「費米悖論」。我第一次聽到費米悖論的故事時,覺得饒富詩意,有一種雄闊壯麗的意象。物理學家恩里科‧費米有天晚上和朋友在草原上散步,滿天星斗下,他手插在口袋裡,信步走過春天生機蓬勃的草地,仰望點點星光的蒼穹。突然他停下了腳步,以科學家慣有的那種沉著態度,喃喃問道:「為什麼他們不在那裡?」

費米的重點就是,銀河系非常廣大。如果生命普遍、大量地存在於銀河系中,那麼智慧生命的舞台上就不會只有人類。也就是說,早就該有外星生物前來地球,或者更有可能的是,我們早該接收到他們的電磁訊號、還有他們廣播中播出的流行歌了!但我們並沒有遇到外星人,也沒有接收到這類的無線電訊號,費米因此推論銀河系中並非普遍存在著生命,也就是幾乎可以斷定,人類孤單地存在於銀河系中。

從費米提出這個說法以來,有許多支持和反對的論辯,因此,我回過頭去看我們的開頭。我在智慧型手機上看著艾瑞克萊普頓和查克貝里合唱的這段影片,用的是低耗能的行動網路。現今的世界,把以往只能透過電視廣播才能享受的娛樂隨身帶著走早就不稀奇;透過CNN等網站,還有iTunes、Pandora等服務,我們可以隨時接收豐富的新聞和音樂。大量發送無線電訊號到地球彼方、同時也傳達信號到外太空的時代,正逐漸讓無線網路取代。將聲音散播到外太空的無線電波網絡慢慢趨於沉寂,也許有天完全消失,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在你我的有生之年看到這樣的改變,並非不合理的推測,地球變得再也沒有無線電波的聲音,除了我們自己以外,外界再也無法偵測到我們的存在。同理可證,也許外星人的確存在,只是他們不再使用無線電波了,所以銀河遙遠那一頭的藍色行星永遠也無法聽到他們的聲音。

可以推論說,在文明進展的過程中,會有一段短暫的時間以無線電為主要傳播方式,一直到科技進步到發展出個人移動通訊,並且使用環球光纖網路和低耗能的無線連結。如果是這樣,也許我們在宇宙中並不孤單。可能有其他的文明存在,只是他們專注於他們wi-fi熱點和外星網咖,眼光只聚焦在自己的星球上,只透過小小的螢幕和高度科技和他們自己的世界連結對話。

Just like us.

就像現在的我們一樣。
——————————-
備註:這篇文章的由來,是起於我一位朋友要我看艾瑞克萊普頓和查克貝里的這段影片;但我不記得是哪位朋友了,實在是很抱歉!還有另一位朋友也促使我完成這篇文章,我們討論了在文明發展中,無線電的使用隨著wi-fi普及而減少(這是目前我們知道能夠解釋費米悖論的答案,有個稱號叫做「光纖異議(the fiber optic objection)」);但我也想不起來這位朋友是誰!我當時大概談得很激動吧……

 

本文經作者Shane L. Larson同意,翻譯為中文,刊登於此。原文為:Smartphones and the Enduring Silence of the Cosmos [2011-12-24]

翻譯:Ankh Huang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A collaborative project to practice the craft of communicating scientific ide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