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1/01/02
知識轉移與我們生活息息相關。所謂經一事長一智,很多時候我們在學習待人接物、新的工作技能時,都是透過汲取過往經驗成長的。你有想過我們的大腦是如何把學到的知識應用到類近事件上嗎?麻省理工學院發現神經元ESR細胞能追蹤事件與事件之間的關係,且不易受外在環境改變,為知識轉移奠定基礎。
・2020/12/20
武漢肺炎重症患者,發生譫妄的機率高,可能增加隨後出現失智症的風險。治療時必需注意譫妄造成的影響;而患者「康復」一段時間之後,是否有失智的徵兆,也需要長期追蹤關注
・2020/05/27
在情緒建構理論中,悲傷、恐懼或生氣這樣的情緒種類,沒有明確的大腦位置,而情緒的各個實例,都是需要研究和了解的全腦狀態。因此,我們要問的是情緒如何、而不是在哪裡生成。比較中性的問題,例如「大腦如何製造恐懼的一個實例?」
・2020/05/26
模擬是你的大腦對於世界正在發生什麼的猜測。在每個清醒的時刻,你都要面對從眼睛、鼻子、耳朵和其他感覺器官進來的嘈雜模糊訊息,你的大腦利用過去經驗建構假設(模擬),將之比較從感官接收的雜音。模擬以這樣的方式,讓你的大腦對噪音強加意義,選出相關的並忽略其餘的訊息。
・2020/03/17
科學家依據神經元的數量計算腦力,腦部處理資訊的能力來自於神經元。從這點來看,章魚很不簡單,牠們有三億個神經元。相較之下,人類的腦中有一千億個神經元,但是人類的腦和章魚的腦是無法一起比較的。此外,人類和章魚的共同祖先是一種原始的管狀生物,腦部和眼睛都還沒有演化出來,但是章魚的眼睛和人類的依然非常相似。
・2019/04/24
廣泛來說,大腦主要是由兩種細胞類型所構成——神經元與神經膠質。神經元,即大腦的神經細胞,是一種放電細胞,它會利用名為突觸的特殊接觸點,互相傳送化學訊息。它們經常被比喻為茂密森林中的樹,或是電信網路中的電線。你也可以把它們想成社群媒體中的名人:每個神經元就有如擁有約八百五十億「 朋友」的人,而它們只是多達百兆突觸連結的「 網路」之一部分。這意味著在你腦中的最深處,每一秒便有數十億的神經元正傳送著數兆個突觸訊息。神經膠質(glia,希臘文的膠)乃是保護與支持神經元的不帶電細胞。過去被認為不具有太多其他作用,因此有此貶抑的希臘文翻譯。但現在有很好的證據顯示神經膠質在大腦中扮演著更傑出的角色,而站在阿茲海默症研究最前線的眾多神經科學家,正忙著破解這些角色,試圖將它們運用在治療上。
・2018/10/24
科學家在2018年7月發現一種新的形狀—Scutoid之後,神經學家在人體大腦中發現了以前未曾發現的神經:玫瑰果神經元(Rosehip neuron)。2018年8月,美國和匈牙利的神經學家在自然神經科學期刊(Nature Neuroscience)發表了這項震驚世界的研究,揭開這個新細胞的神秘面紗[1]。玫瑰果神經元似乎揭示了人之所以為人的秘密,以及過去醫藥研究頻頻失敗的原因。究竟這個神經元長什麼樣子呢?
・2018/05/21
不同於簡單的魚類,一個神經核中往往只有一種神經細胞;哺乳動物的腦部神經核中,大多含有不只一種細胞種類,而且常常混雜著多種傳遞不同神經傳導物質的神經元,如富含血清素的 Dorsal Raphe Nucleus 中,除了大量的傳遞血清素的神經元,仍夾著傳遞 GABA 的神經元。而合理推斷帶有不同傳導物質的神經元,應該扮演著不同的功能和角色。所以如果能夠單獨刺激單一種類的神經元,無論是在研究上,或甚至未來在疾病治療上,都有很大的意義。
・2017/06/08
系統神經科學,不但需要生物學的專長在實驗動物模型中從事基礎系統神經科學研究,也需要認知科學與心理學來剖析認知功能與行為背後的成因與細節;以及臨床醫師的參與,將研究成果應用到病人身上。系統神經科學同時也需電機專長來研發新的電生理與光學紀錄系統;需要統計學來處理大規模的數據分析;需要電腦與資訊科學將大腦運作的巧妙機轉運用到人工智慧跟類神經網路的設計;以及機械專長來將記錄到的神經訊號透過腦機介面的技術來控制義肢或機械手臂,或是控制新研發的醫療儀器。這些跨領域整合的例子開展了許多新的研究方向,而其中理工專長的研究人員更是對於新技術的發展有莫大的貢獻,這是值得臺灣研究機構、大學系所、教授以及新進學生共同思考的趨勢。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