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人類未來的希望:《潘朵拉的種子》譯後感

潘 震澤
・2011/12/06 ・244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潘朵拉的種子:人類文明進步的代價》Pandora’s Seed: the Unforseen Cost of Civilization

史賓塞‧韋爾斯(Spencer Wells

天下文化 11/25/2011 出版

每接下一本新書的翻譯,都是進行一回深入某位作家心智的探險;面對一位自己不熟悉的作家以及不那麼在行的領域,更是如此,但通常結果也格外讓人驚喜。《潘朵拉的種子》及其作者韋爾斯(Spencer Wells),就屬於這樣的例子。

韋爾斯的本行是族群遺傳學,研究所師從著名的哈佛大學演化遺傳學家路翁亭(Richard Lewontin),博士班畢業後又前往史丹福大學同遺傳人類學之父卡伐利‧斯佛札(Luigi Luca Cavalli-Sforza)從事博士後研究,可說是系出名門。

由於熱愛田野工作及講述故事,韋爾斯選擇離開學術界,以寫作及製作影片向大眾介紹科學新知為志業;他的第一本書與同名紀錄片《人類的旅程》(The Journey of Man)就是這項努力的產品,《潘朵拉的種子》則是後續之作。近年來,他擔任美國國家地理學會的常駐探險家,並主持該學會與IBM聯合支助的「基因地理計畫」(Genographic Project),也就是利用基因標幟來追蹤古早人類的遷徙過程。

人類祖先在全球各地的足跡,自然是有趣且有意義的研究;因為研究結果一再顯示:全球各地民族看似複雜多樣,但都屬於擁有共同起源的單一物種。人之不同,由環境與文化造成的差異,顯然比基因組成還大,這點值得所有斤斤計較本土與外來、先來與後到等差別者深思。

所謂「歷史是宏觀的未來」,從研究古早人類的歷史,韋爾斯得出一項推論:現代人面臨的種種問題,大都由於人類的生物性與環境出現扞格所致。人的生物性,好比有善於儲存能量的儉約基因、喜好漫遊出走的天性、習慣生活在百來人的小群體,發展出互利的道德觀,以及創作「無用」的藝術品等,是生活在非洲大草原的狩獵採集族人類祖先,經過幾十萬年的演化所得出的,至今仍寫在我們的基因當中。

由近幾十年來的研究顯示,狩獵採集族的生活其實不比農業社會差,不單自由得多,飲食內容更營養且多樣化,體格也更健壯,那麼一萬多年前的人類為什麼會放棄採集狩獵、而改行農耕呢?這可不是想當然耳的決定,而與上一次冰河期結束,地球變暖,植物茂盛,人類過了一段好日子後,突然又出現了新仙女木迷你冰河期有關;該氣候變化造成可採集的食物短缺,迫使已經定居下來、出走不得的人類開始種植、而非收集穀物,農業因此萌芽;這一部分韋爾斯在書中有精彩的介紹,非常值得一閱。問題是人類一旦採行了農業生活,就有如身陷流沙之中,難以逃離,直到今日。

從農業社會衍生出來的許多問題,主要是由於食物供應的充分與穩定,導致人口激增所造成的。增多並集中的人口,促使城鎮、制度、階級、國家與軍隊的出現;社會財富的累積與分配不均,造成搶奪與防衛的爭戰不休;人畜的親密接觸與人口的密集,造成傳染性疾病增多,大規模的瘟疫史不絕書;再來,農業社會養活的人口雖多,但因食物種類單調及傳染病增多,健康狀況反而比狩獵採集的祖先差。

傳統農業社會一向受天災(旱澇、瘟疫)與人禍(戰爭、暴政)支配,而有循環式的盛衰出現;然而自近代科學興起、工業革命啟動後,人類對自然界的掌握能力日增,也逐漸脫離了這種宿命。問題是福兮禍所伏,現代社會的一切進步與便利,是人類學會了控制能量的方法,靠著消耗龐大的能源才建立起來的;只不過人類對煤、石油、天然氣等化石燃料的依賴,也造成全球暖化的問題。且不提化石能源終有耗盡之日,只怕在那發生之前,由溫室氣體引起的全球氣候改變,就已經造成人類社會的浩劫。

現代社會的問題,還有許多,好比高熱量但營養不足的垃圾食物充斥,普遍靜態的工作與娛樂,讓人腰圍逐漸增加,並出現糖尿病、心臟病、高血壓等慢性病;廿四小時的人工照明,無所不在的背景噪音,以及如影隨形的工作壓力,讓人焦慮、失眠甚至精神失常;現代理性科學的抬頭,造成傳統神話的式微,以致於有基本教義派的反撲,恐怖分子的猖狂。

面對現代社會的困境,以及史上許多人類文明崩壞衰頹的紀錄,許多人對未來提出悲觀的預測。當我接下《潘朵拉的種子》的翻譯邀約時,正在讀科普寫作名家瑞德利(Matt Ridley)的《理性樂觀主義者》(The Rational Optimist)一書。我發現這兩本書有許多相似點,都是從人類的過去,看人類的現況與未來,而兩書正式的出版日期只差一天,則是另一巧合。當然,兩位作者的基調與看問題的方式相當不同:韋爾斯是謹慎中帶著希望(從書名可以看出),瑞德利則是極度的樂觀。

兩本書都不約而同地指出,人類之所以超越其他物種,在地球取得主宰的地位,乃是由於人類演化出交換的能力,從以物易物到分工合作,再到技術觀念的交換、融合與突變創新。瑞德利把觀念的繁衍複製與生物的有性生殖相提並論,藉以彰顯新觀念的生生不息;韋爾斯則舉了幾個「需要是發明之母」的例子,顯示人類面對的危機愈大,想要找出解決之道的動機也愈強。韋爾斯還指出更重要的一點,如今資訊傳播的速度已達到瞬間即可傳遍全球的地步,因此人類也擁有更強大的修正能力。危機即轉機的說法,不是沒有道理。

很多人都說過「人類正位於某個轉捩點」這樣的話,但多數人囿於自身有限的生活經驗,對此似乎沒有什麼感覺。經由親身造訪全球許多有趣的所在,好比挪威峽灣的海產養殖場、美國田納西州的桃莉塢、南太平洋的島國吐瓦魯(中華民國邦交國)、維也納郊外的藝術家精神病院等,韋爾斯為讀者訴說了一則則發人深省的故事,給上述老生常談賦予了真實的生命。此外,韋爾斯從廣泛的閱讀中,摘要重述了許多有關遺傳學、考古學、育種養殖學、病理生理學、輔助生殖科技、氣候變遷、道德起源、基本教義派起源等知識,有些是譯者熟悉的,有些則不然,但都是讓人興奮的閱讀與翻譯經驗。

作者對未來所開立的處方「需求少一些」或許新意不高,但通常真正有用的建議,都看似平常;像少吃一些、少用一些、少浪費一些,少丟棄一些,並不難做到,只要有更多的人體認這一點,而身體力行,那麼人類的未來仍是充滿希望的。

轉載自 生理人生

文章難易度
潘 震澤
13 篇文章 ・ 1 位粉絲
在大學裡教了二十幾年書,專長是生理學(再往下細分是「神經內分泌學」)。十來年前從象牙塔裡伸出頭來,投入科普書譯介及專欄寫作工作,至今已翻譯了十來本科普書、兩本生理學教科書,以及兩本科學散文結集。目前任教美國大學。


1

10
0

文字

分享

1
10
0

當你問「什麼是科學」,你就踏入了「科學哲學」的領域——《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21/08/02 ・3828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 作者 / 陳瑞麟|中正大學哲學系教授,對於理解我們生存的自然與社會世界有高度的興趣,相信理解世界最好的方式是結合哲學與科學。

什麼是「科學哲學」?哲學家心中的科學哲學,與科學家心中的科學哲學是一樣的嗎?想了解科學哲學,首要的問題就是「科學是什麼」,為此我們需要一個分類人類活動的認知理論,再建立一個科學哲學理論,才能完整地回答這個問題。而在 19 世紀前,科學和哲學尚未分家,科學就是自然哲學;到了 20 世紀後,也仍有許多科學家對哲學深感興趣,並將其科學/自然哲學思考寫入科普著作中,展現他們的科學哲學思考。

筆者是個科學哲學的專業研究者,每年都會在哲學系開設相關課程,也經常有理工與社會科學系的同學來選修。根據經驗,歷來修過這堂課程的同學大致有兩種反應:一種在課業表現上優於哲學系同學;另一種則逐漸地消失在課堂上。

我沒有機會調查後者的反應,但我猜測可能是教學內容與他們預先期待的有所落差,也許他們心目中的科學哲學不是哲學系課堂所授的模樣?

你覺得,什麼是科學哲學?圖/Pixabay

你心中的科學哲學是什麼?

或許科學哲學有兩種?一種是哲學家的科學哲學,另一種是科學家的科學哲學。兩者的思想並非截然不同,而是密切相關,只是關注的重點略有不同。

科學家透過測量、觀察、實驗、數學、模擬、計算等各種科學方法,發現自然的定律或機制,並建立科學假說與理論來認識與理解我們生存的世界。

然而,這些科學方法通常運作在抽象符號或數量上,它們表示什麼意義?揭示了什麼樣的世界實況 reality?科學家必須提供說明與詮釋,而他們的詮釋構成自然哲學的傳統。

哲學家一方面想認識與理解我們生存的世界,另一方面則對科學家的活動與詮釋深感好奇,雙重興趣使他們採取比較迂迴的路線。

那便是透過閱讀、分析、反思,比較過去與現在科學家的種種理論、思想、活動來了解科學,從而認識、理解並反思科學所揭示與詮釋的世界,甚至進一步建立哲學家自己的世界觀,形成了今天所謂的「科學哲學」。

哲學家的科學哲學

科學哲學的首要問題是「科學是什麼」,其反面則是「科學不是什麼」,兩者共同蘊涵了「科學與非科學」的區分。

很多科學家十分在意非科學的從業者,例如占星者或算命者,偽稱自己的行業是科學,因此如何分辨科學與偽科學就成了科學哲學的一個核心任務。

波普Karl Popper 嘗試 透過「可否證性」並來區分什麼是科學的,什麼是不科學的。圖/Wikipedia

哲學家波普Karl Popper 用「可否證性」 (falsifiability) 來定義「科學性」,主張能被否證的理論或假設才有資格成為科學。

但我們又該如何否證一個科學假設呢?只要找到一個反例就行了,例如「所有生物體都由細胞構成」的假設,會被一個「不是由細胞構成的生物體」否證。

然而,做為科學性定義的「可否證性」本身會不會有反例?就像我們似乎無法找到反例,以否證宇宙起源的大霹靂 (Big Bang) 假說?反過來說,如果現代占星家承認自己的預測可以否證,是否就可以被列入「科學」的行列之內?

事實上,我們很難透過一個簡單的定義來回答「科學是什麼」。

回答任何「 X 是什麼」的問題總是免不了分類系統的建立,例如在科學上我們想回答「現代智人 (homo sapiens) 是什麼」就得了解關於「人種、人屬、人科」的分類與相關理論。

回答「科學是什麼」的問題亦然,我們甚至需要一個「分類人類活動的認知理論」,並建立一個科學哲學理論,才能完整地回答這個問題。波普的可否證性也不是一個簡單的定義,而是一個系統性的否證論。

ar robot GIF by Sylvia Boomer Yang
「人」的定義是什麼?圖/GIPHY

科學進展到現在已經發展出一個龐大的系統,包含大量形形色色的知識,諸如假說、理論、定律、模型等,以及產生那些知識的種種方法和工具,還有建立與應用知識的活動或實作,概括了探索、說明、解釋、預測、實驗、模擬、干預、控制、改造等,並構成一個複雜而長遠的歷史,發生過革命性的變遷。

如果我們想徹底了解「科學是什麼」,就得探討上述各個主題,也就是科學知識的本質、科學方法的本質、各種科學活動的特性、科學的歷史演變等,其相應的名目就是「科學方法學」、「科學知識論」、「科學實作的哲學」、「科學史的哲學」等,這一切構成了「科學哲學」這門領域的內容。在這方面,國內已經有不少紙本書籍與線上文章能供讀者參考,可見文末的資訊欄。

進行哲學思考的科學家

在 19 世紀之前,科學和哲學尚未分家,科學就是自然哲學。

專業的科學哲學也是建立在 19 世紀末如馬赫 (Ernst Mach) 、龐加萊 (Henri Poincaré) 、杜恩 (Pierre Duhem) 等科學家手上,然後在 20 世紀上半葉發展成一門專業,至今已有 100 多年的歷史。

雖然今日多數在思考、談論、教學、研究科學哲學的人是哲學家,但這並不意味科學家沒有貢獻。 20 世紀之後仍有許多科學家對哲學深感興趣,他們經常將自己的科學/自然哲學思考寫在其科普著作中,形成一個深厚的傳統,例如:

  • 海森堡 (Werner Heisenberg) 的《物理學與哲學》(Physics and Philosophy: The Revolution in Modern Science
  • 薛丁格 (Erwin Schrödinger) 的《生命是什麼?》(What Is Life?
  • 莫納德 (Jacques Monod) 的《偶然與必然》(Chance and Necessity: Essay on the Natural Philosophy of Modern Biology
  • 道金斯 (Richard Dawkins) 《自私的基因》(The Selfish Gene
  • 維爾澤克 (Frank Wilczek) 《萬物皆數》(A Beautiful Question: Finding Nature’s Deep Design)和《物質之輕》(The Lightness of Being: Mass, Ether, and the Unification of Forces
  • 葛林 (Brian Greene) 的《眺望時間的盡頭》(Until the End of Time: Mind, Matter, and Our Search for Meaning in an Evolving Universe
科學哲學並不只是哲學家的天下,科學家也時常將自己對於科學哲學的思考融入自己的寫作之中。圖/Pixabay

然而對於專業科學家來說,他們更感興趣的是「世界的起源」、「物質的起源」、「生命的起源」、「心智/意識的起源」、「語言的起源」、「宗教信仰的起源」等在傳統上屬於形上學 (metaphysics)[註]的問題,他們企圖透過各個相關的科學理論推論並回答。

不管答案的依據是什麼,他們的思想和論述都超出了科學的界限,進入哲學的層次,換言之,科學家此時在作科學哲學、科學形上學。

臺灣的科學哲學

其實臺灣同樣也有科學家在進行哲學書寫,例如天下出版社「科學文化」書系的幾位策劃人林和、李國偉、周成功等寫作的科普譯書導讀,又如物理學家高涌泉的《科學人:非物理不可》與他在《科學人》雜誌中的長期專欄「形上集」,以及免疫學家楊倍昌更偏向學術性的科學哲學作品《變遷:生醫實驗室的知識拼圖》,並與臺灣的科學哲學家對話。

筆者相信這些臺灣的科學家,在「科學家的科學哲學」上,已經提供可資學習的典範,期待透過《科學月刊》的引介,臺灣未來有年輕一代的科學家走上哲思之道,持續發展本土科學家的科學哲學。

註解

  • 哲學的核心部門,研究最根本與最抽象的「存在」、「實在」、「世界」、「時空」、「範疇」、「物質」、「心智」、「個體」、「共性」等概念的哲學。

尋找更多科學哲學的資訊

筆者已經在網路上刊過一些介紹性的文章,以下分成三部分提供資訊,希望有興趣的讀者能按圖索驥,以探索更多科學哲學內容。

一、關於科學與偽科學的區分問題

  • 陳瑞麟,〈【科哲絮語】占星學的巫術性與科學性〉,《想想副刊》, 2018 年 4 月 29 日。
  • 陳瑞麟,〈【科哲絮語】怎樣才算是科學?或者,一門學問的科學性程度有多高?〉,《想想副刊》, 2018 年 11 月 4 日。
  • 陳瑞麟,〈第三問  如何寫自然哲學與科學史?科學編史方法學的問題〉,《人類怎樣質問大自然》,八旗文化, 2020 年。

二、科學哲學的理論與歷史:

  • 陳瑞麟,《科學哲學:理論與歷史》,群學, 2010 年。
  • 陳瑞麟,《科學哲學:假設的推理》,五南, 2017 年。
  • 陳瑞麟,《人類怎樣質問大自然》,八旗文化, 2020 年。
  • 陳瑞麟,〈當代科學哲學的發展〉,哲學新媒體, 2021 年。
  • 線上《華文哲學百科》「科學哲學」部分現有的每個詞條。

三、科學家的科學哲學:

  • 陳瑞麟,〈科學家的哲學思考,探討世界起源的科普書寫──《眺望時間的盡頭》〉,故事 StoryStudio , 2021 年。
  • 林義宏,〈科普能改變文化?中正陳瑞麟破解科普書籍暢銷秘訣〉,人文・島嶼, 2021 年。
  •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21 年 8 月號〉
  • 科學月刊/在一個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外,也不忘科學事實和自由價值至上的科普雜誌。

所有討論 1
科學月刊_96
156 篇文章 ・ 376 位粉絲
非營利性質的《科學月刊》創刊於1970年,自創刊以來始終致力於科學普及工作;我們相信,提供一份正確而完整的科學知識,就是回饋給讀者最好的品質保證。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