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募科學] 全球科學募資的現況跟案例

活躍星系核_96
・2015/04/06 ・3893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Crowdfunded-science-harnessing-the-wisdom-of-the-crowd-or-selling-out-Science-The-Guardian-560x300

科學研究經費只能來自政府單位像是科技部?最新出現的群眾募資也能「做科學」?如果連科學都「取之於大眾」,有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讓我們看看英國的故事。

追尋第一顆太陽系外衛星、研究迷幻藥LSD對大腦的影響、試圖去瞭解嘟嘟鳥如何使用牠們形狀奇怪的鳥喙:這些都是近期出現在募資網站上向大眾募集經費的科學計畫。傳統研究經費主要來自政府或產業支持,而上述幾個只是學界逐漸轉向其他地方募資的例子之一。

由於政府經費短缺,爭取經費的競爭越來越激烈,全世界的科學家轉而向大眾募集他們所需的幫助。在這個過程中,他們經由群眾募資網站獲得了數百萬英鎊的資金;也有擔憂指出如果募資越來越重要,可能影響科學研究的類型,或者給政府理由收回補助科學研究的經費。

去年十一月有個特別搶眼的例子:第一個群眾募資的登月穿鑿機,可以鑿入月球內部以研究底下的岩石。〈Lunar Mission One〉表示藉由向大眾小額捐款募集到計畫所需的六十萬英鎊,希望能改變太空探索計畫資金運作的方式。為回報較高的捐款,支持者可以在任務時將一綹頭髮一同送上太空

tumblr_ncdp211k9o1sfie3io1_1280

還有很多科學家也轉向群眾募款。David Kipping博士,目前任職於哈佛的英國天文學家,透過募款以尋找第一顆系外衛星──運行在太陽系外行星軌道的衛星。他野心勃勃的計畫包括篩選克卜勒天文望遠鏡收集到的巨量資料,尋找恆星表面無法預測的亮度變化,此亮度變化可能代表有個伴衛星的行星經過了恆星表面。在一個月之內他藉由群眾募資網站〈PetriDish〉,由大眾手中募得了一萬兩千美元,讓他的團隊得以購置小型超級電腦處理龐大的計算數量。

這個募資行動使得他們得以檢查五十七個太陽系外的行星系統,尋找衛星存在的跡象;並且讓NASA撥款兩百萬美元進一步搜尋數百個系外行星。Kipping博士說:「當我剛進行這個計畫的時候,很難獲得我們所需的結果──我們只有六十四台桌上型電腦,計算能力遠遠不足。」

「我們的研究計畫看起來引起了群眾的迴響──我想是因為每個人都能瞭解系外衛星是什麼,以及這多麼讓人興奮。」

雖然很多群眾募資網站都對於揭露科學能募集到多少資金數量相當謹慎,仍能估計到目前有數百萬英鎊流入研究社群中。舉例來說〈SciFund Chanllenge〉募資平台已經為將近兩百位研究者、一百五十九個計畫募得平均兩千美元的研究經費;在〈RocketHub〉的數百個計畫亦平均募得五十萬美元。

但也有人擔憂,使用群眾募資以支援科學研究,會影響哪些類型的研究計畫能夠付諸實行。

理所當然的,爭奪研究資金的名單會包括許多不尋常的科學研究,像是一位美國的生態學家嘗試記錄亞馬遜的魚所發出來的聲音,並且提供下載魚放屁聲做為手機鈴聲作為捐款回饋。另一個例子則是愛荷華州立大學的獸醫想透過研究恐龍的基因,以瞭解該施用多少鎮靜劑才能放倒霸王龍(Tyrannosaurus rex )。

By ScottRobertAnselmo (Own work) [CC BY-SA 3.0 (http://creativecommons.org/licenses/by-sa/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By ScottRobertAnselmo (Own work) [CC BY-SA 3.0], via Wikimedia Commons

群眾募資可能會改變哪些研究能實踐,這帶來隱憂。英國科學與工程活動(Campaign for Science and Engineering)主任Sarah Main說:「如果依賴群眾募資獲得贊助的科學研究,其品質很可能出問題。吸引群眾目光的研究大綱,科學性可能不如面向專家同儕所提出的申請。我會擔憂研究大綱一定要迎合大眾興趣導致的結果。有些類型的研究包含容易吸引資金的部分,像是醫學研究,其他部分則可能會被忽視。」

無論如何,有些人認為群眾募資會改變現在的研究結構,使得更多遭到傳統資金來源忽視,或太有爭議難以獲得政府支援的計畫興盛。例如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的神經精神藥理家David Nutt教授,由於他對搖頭丸的觀點,而遭到爭議地被解除了在英國政府的藥物濫用諮詢委員會(Advisory Council on the Misuse of Drugs )的職位。他在英國的群眾募資網站〈Walacea〉開啟了一個研究迷幻藥LSD對大腦影響的募資案。

根據歐盟執委會(European Commission)科學顧問Didier Schmitt博士的意見,可能才是群眾募資未來真正力量的所在,同時歐盟正威脅削減科學經費。「由於各計畫必須要競爭群眾募資,群眾募資就能夠被用來評估公眾興趣、並且幫助專家做出最後決定。」

RocketHub 募資平台的創辦人 Brian Meece,認為群眾募資賦予了大眾選擇的權利:「我們不根據內容來做判斷,只要研究計劃本身合法並且有意思,就給它一個機會。」
「這些活動賦予『大眾』去資助科學──這是一個典範轉移;因為科學傳統上是由政府、基金會或其他機構支持。」

由於看到太多的年輕科學家遭遇資金的困難,三十二歲的的前醫藥工業科學顧問Natalie Junk於2013年十月創辦了募資平台〈Walacea〉。「科學研究真的形塑了我們的社會,並且改善我們的生活。」她說:「但同時,獲得資金真的非常困難。只有百分之十到二十的經費申請能成功,尤其對菜鳥科學家特別艱難。有很多努力鼓勵年輕人投入科學研究,但事實上這並不是問題。很多人都想做研究,怎麼獲得資金才是真正的問題。」

英國政府2015與2016年撥出五十億英鎊的科研經費,美國去年花在科學上一千四百億英鎊,群眾募資距離能取代這些都還非常遙遠。

英國科學協會(British Science Association)首席執行長Imran Khan相信,即使可能導致科學家空想可能吸引群眾想像力的科學題材,群眾募資最終還是能夠幫助到科研。

「如果群眾募資未來真的成為經費重要的一部分,我們可能會看到更多科學家刻意找出對大眾有吸引力的題材。」他說:「但相同的這也會改變大眾如何看待科學。科學家可能變得更善於解釋研究的價值、發生了什麼事;而非科學家可能會變得更善於接收這些訊息。」

募資平台上的代表案例

搜尋第一顆外衛星(The search for the first Exomoon
募資平台:〈Petridish〉
科學家:David Kipping博士,哈佛-史密森尼天體物理中心
目標金額:10,000美元(達標)
目標:克卜勒天文望遠鏡目前已經辨認出996顆系外行星以及4000個待確認的目標。裡面有許多遠大於我們的星球,並且多半對生命而言太艱困無法存活。但是在某些行星的軌道上可能存在近似地球大小的衛星能支持外星生命存在。目前已有一些系外衛星可能存在的線索,但還未有任何系外衛星被確認。Kipping博士和他的團隊使用這些錢購買小型的超級電腦以分析來自57個星球的資料,搜尋星星周圍微小、周期性的亮度變化,這些亮度變化可能代表了衛星存在。螢幕截圖 2015-03-30 17.09.11

嘟嘟鳥吃什麼?(Do you want to know what the dodo ate?
募資平台:〈experiment.com〉
科學家:Leon Claessens教授,聖十字學院(College of the Holy Cross in Worcester);Hanneke Meijer博士,西班牙加泰羅尼亞古生物學研究所( Institut Catala de Paleontologia in Barcelona);Kenneth Rijsdijk博士,阿姆斯特丹大學(University of Amsterdam)
目標金額:8,000美元
目標:自從族群在17世紀被飢餓的水手消滅,想知道嘟嘟鳥到底吃什麼、牠們形狀奇怪的鳥喙有合作用等資訊,就只能依賴一些粗略的航海記錄和日記。有些人說這些一公尺高的鴿子親戚吃大型的水果和核果,其他則說牠們使用鳥喙做為武器。科學家希望能藉由建立詳盡的頭部3D模型以進行生物力學研究,回答這些問題。螢幕截圖 2015-03-30 17.08.28

迷幻藥LSD對大腦有什麼影響?(What does LSD do to the brain?)
募資平台:〈walacea〉
科學家:David Nutt教授和Robin Carhart-Harris博士,倫敦帝國學院(Imperial College London)
目標金額:30,000英鎊(尚未達標)
目標:研究者希望藉由核磁共振成像(MRI)以及腦磁波儀(magnetoencephalography)來監測人們攝取迷幻藥LSD時的腦部活動。他們相信它可能有作為治療藥物的潛力,並且長達五十年的使用誤解也該改變了。他們的假說認為LSD可以「重置」正常功能到有憂鬱症或成癮問題患者的大腦中。貝克利基金會(Beckley Foundation),由英國貴族Amanda Feilding成立的慈善基金會,將贊助等同群眾募資所募得的金額。螢幕截圖 2015-04-01 17.52.02

找出蜈蚣毒液的用途(Unveiling the benefits of centipede venom
募資平台:〈experiment.com〉
科學家:Micaiah Ward,Darin Rokyta博士,Kenneth Wray博士,佛羅里達州立大學(Florida State University)
目標金額:6,000美元
目標:有些蜈蚣注射毒液以馬上癱瘓獵物。對人類來說這些毒液會造成劇烈的疼痛,但最近的研究顯示裡面含有混合成分可能有醫療或農藥的用途。研究者希望能夠分離並辨認出最有益的毒素。螢幕截圖 2015-04-01 17.53.58

解碼鬣狗呼號(Decoding hyena calls
募資平台:〈Petridish〉
科學家:Andy Gersick,賓州大學(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目標金額:5,000美元(達標)
目標:班鬣狗令人難忘的嚎叫可以傳到好幾英里外,但科學家對於他們呼叫的含意了解不多。在人耳中這些嘯聲聽起來都差不多,但牠們是高度社會化的動物,會對不同的呼叫做出特定的反應──有些可能是警告,還有一些可能含有更複雜的訊息。研究者想要記錄下這些叫聲並研究與之關連的行為。Gersick也希望能測試關於鬣狗會選擇地點讓嚎叫聲傳得更廣更遠此一假說。

螢幕截圖 2015-03-30 17.11.14

編譯自《英國衛報》Crowdfunded science: harnessing the wisdom of the crowd, or selling out?
作者:Richard Gray
編譯:陳亭瑋


泛科學新開張〈SciMu科學募資平台〉歡迎你來提案!

SciMu-科學募資平台-1-560x214

火箭大叔前瞻計畫】募資進行中,校園火箭隊需要你的支援!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9 篇文章 ・ 7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9
2

文字

分享

1
9
2

素養不是知識,是讓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創辦人嚴天浩專訪

PanSci_96
・2021/09/24 ・210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近年來,在新課綱推行之下,「素養」這個詞成為熱門關鍵字,「對我來說,素養就是面對世界的行為模式,在面臨問題時,一個人會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解決問題。而科學素養就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科學情境教材(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創辦人嚴天浩這麼說。

嚴天浩在大學時開始製作教學影片,最初的動機來自上大學後體會到城鄉差距、資源落差,想藉由線上教材擴大影響力,然而觀看次數卻不如預期。

2013 年起,嚴天浩和夥伴到台東,向「孩子的書屋」負責人陳爸(陳俊朗)請益,並長期蹲點接觸孩子,發現學生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學什麼」,而在於「為什麼要學」,因此意識到若要改變孩子的學習狀態,不能只是單方面灌輸「老師想教的」,而要從學生的需求出發,了解「孩子想學什麼」。

七年來,LIS 拍攝超過 100 支線上科學影片,包括將科學家的思想歷程、時代背景融入角色劇情的科學史,以及結合時事、生活情境的科學實驗,目前已經超過 250 萬觀看人次,也成為全台許多中小學的教材。

這次,LIS 歷時三年研發出一套科學實境解謎遊戲,不只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科學,也引導孩子練習「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什麼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過去,我們在國中課本裡學到的科學方法「觀察、提出假說、進行實驗、得到結論」,然而許多學生能對步驟琅琅上口,卻不見得理解背後的邏輯。LIS 分析百位科學家的思考歷程以及參考教育學者的理論,設計出適合培養國小學生科學思維的「科學推理階梯」,共有四個步驟,包括「發現問題」、「聯想原因」、「大膽假設」、「實際驗證」。

嚴天浩坦言,對於國小的孩子來說,他認為最難的在於——第一步「發現問題」,這取決於孩子過去是否累積足夠的觀察經驗,因此,如何訓練孩子觀察是培養探究學習的重點。然而,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要怎麼讓孩子能聚焦在實驗的現象上,成為開發遊戲過程中的一大考驗,後來,團隊想出了運用 RPG 中的角色對話,設計句子讓玩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現象上的差異,「當孩子觀察到的與他原本的認知有所不同,產生衝突時才會進而發現問題。」嚴天浩說。

有適當的引導,才能從問題中學習

在發現問題之後,還須激發玩家思索問題的意願,因此在遊戲中便成為一個個解謎關卡,玩家為了破關、練等會主動尋找答案,在玩完遊戲後得到的成就感,會讓孩子對科學產生動機,在未來有自信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面對問題。

嚴天浩說:「大學時我修過教育學的課,設計課程的第一步往往是『引起動機』,但我們認為應該從遊戲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引起動機』,目前玩過這套遊戲的孩子有持續玩過兩個小時以上,玩得越久代表引起的學習動機越強烈。」

了解背後的意義才是學科學

然而,有時在做完實驗後,學生只會記得當時看到的實驗結果或現象,卻沒有把背後的邏輯和原理帶走,關於這部分,嚴天浩分享,「玩實驗」和「學科學」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了解每個步驟的意義,如同以往「食譜式實驗」,照著課本一步一步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因此,他們把演示型實驗設計成遊戲,將探究歷程拆分成關卡,透過與 NPC 對話帶領玩家思考,並預想玩家可能卡關的地方,就像是在蓋房子時的鷹架,一層層建構、支持,逐漸將學習的責任放回孩子身上,傳統課堂中搭鷹架的角色可能是老師,而在這個遊戲裡,是精心設計過的關卡提示。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想問,在探究式的學習中,真的能夠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嗎?

「我認為探究學習中,知識其實只是附帶的。」嚴天浩解釋:「我們想告訴孩子的是,科學家最厲害的並不是他成功發現了什麼,而是他在失敗了那麼多次之後,還是願意繼續努力。」

如果現在的台灣是二十年前教育的結果,那麼 LIS 正在改變的是二十年後的台灣,那時的每個人在面對問題時都能有邏輯地看待、抱著自信的態度去解決,這是 LIS 的憧憬,也是我們對於台灣未來世代的期盼。


所有討論 1
PanSci_96
9 篇文章 ・ 2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