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失歌症告訴你為什麼我們會厭惡噪音?

哇賽心理學_96
・2013/01/28 ・1377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credit: CC by Cristian Mantovani@flickr

編譯 / 林育如

音樂,人人都喜歡聽,被視為一種紓解壓力的方式之一。與「樂音」相反的則是「噪音」,那人們是如何分辨什麼是動人的「樂音」?什麼是令人討厭的「噪音」呢?就聲音的和諧度來說,和諧的聲音可以被稱為樂音,不和諧的聲音就可以被稱為噪音。

許多生物,例如嬰兒、黑猩猩、小雞,對於粗糙的、刺耳的、不規律的聲音反應不佳。現今的科學家認為,人類厭惡這些聲音不只是因為會磨損聽覺神經而已。

在音樂的和弦中,好幾個音符結合在一起,製造出一個包含每個音調頻率的聲波。和弦為音符分布整齊以便於每個聽覺神經纖維能夠帶著特定的頻率到大腦中。通過感知的部分與和諧的整體,這種大腦的反應科學家稱作「調和度」(harmonicity)。然而,不和諧的波-某些音符以及他們的和聲太近,兩者音符皆刺激相同的聽覺神經纖維,導致一個粗糙的音質,就稱為 beating;是幾乎相同頻率的顫音。

在過去,人類常以 beating 作為研究聲音和諧度偏好的重點,大部分的人類不喜歡 beating,所以我們將 beating 歸類於令人不快的不和諧樂音。

而認知神經科學家 Josh McDermott 曾經做過一個研究,使 beating 和調和度的聽覺因子分開,然後測試實驗參與者的偏好發現,比不喜歡 beating 的程度,受測者喜好和諧聲音的程度更加穩定且一致。爾後,心理聲學家 Cousineau 和 McDermott 一起做了一份針對 beating 更加嚴謹的研究,受測者為一群遺傳性疾病旋律辨識障礙的患者。

旋律辨識障礙(Amusia)-或稱之為失歌症或失樂症,導因於大腦左半球(對右利手者、右撇子而言)顳葉前部病變。患者部分或完全喪失原先具有的認知音符、歌唱演奏和欣賞樂曲等能力,這還不能視為一種病態。澳大利亞麥考瑞大學的比爾·湯普森教授根據一項針對失歌症的研究表示,有4%的人患有這種唱歌不著調的障礙。

旋律辨識障礙者不能分辨音高、旋律、在音調中唱歌,並且不能分辨聲音和諧與否。研究團隊預期,如果 beating 真的足以解釋人類為什麼厭惡不和諧聲音,那患有旋律辨識障礙的人,由於無法不能分辨聲音的和諧度,也就不會厭惡 beating。

受測者會從耳機聽到四種不同的小段聲音,分別是:和諧樂音、不和諧樂音(改變實驗中使用的和諧樂音之頻率)、beating 的樂音、沒有 beating 之樂音。實驗結果正如預期:旋律辨識障礙者無法分辨聲音之和諧度與否,但卻和對照組(沒有患有旋律辨識障礙的人)一樣都不喜歡 beating 樂音;這與研究者的推論相反。由於旋律辨識障礙患者無法分辨聲音的和諧度,所以對於 beating 這個「不和諧的樂音」應該不會反感,但是研究顯示無論是否患有旋律辨識障礙都不喜歡 beating,說明了 beating 可能無法解釋人們厭惡不和諧聲音。

過去,beating 被廣泛使用在解釋人們為什麼不喜歡不和諧的樂音上,但經過此次的研究,未來在研究這些天生的偏好時,應該著重於調和度而不是 beating 了。

心理物理學家 Laurent Demany 認為此次研究是一個重大的突破。在日常生活中,對調和度的靈敏度相當重要,不只是在音樂上,還有像是我們如何在一個吵雜的環境中專注於對話上。因為旋律辨識障礙沒有執行的困難,在溝通與感知的調和度方面,可以提供一個具有價值的資訊。專門研究旋律辨識障礙的比爾·湯普森教授稱,失歌症患者可能存在溝通障礙,比方辨別不出對方語言中表示生氣、害怕或諷刺等情緒,不過還是能夠感受到他人大喜大悲這種強烈的情緒。

 

外電連結:Wired for Harmony? ScienceNow [12 November 2012]

原始文獻:The basis of musical consonance as revealed by congenital amusia. PNAS (November 12, 2012) doi: 10.1073/pnas.1207989109

轉載自 心理與睡眠教學網

文章難易度
哇賽心理學_96
45 篇文章 ・ 5 位粉絲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光溜溜的下巴怕鐵拳?快把你的鬍子留好留滿!【2021年搞笑諾貝爾—和平獎】

Yiting
・2021/09/23 ・179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要打架可以,但不要打臉啊啊啊!!!

試著在腦袋裡想像一下,打架的時候你第一個目標會先打哪裡呢?

過往研究顯示,男人與男人之間一言不合就開打的情況相當稀鬆平常,因此臉部掛彩什麼的都只是小事。而流行病學數據也告訴我們,男性因為打架導致臉部受傷的比例,比女性高出 68~92%(不是說好不打臉的嗎?)。

既然臉這麼重要,下頜骨(mandible)又是一個很容易在打架時骨折的區域,有沒有什麼方式可以妥善保護它?——或許你可以考慮像海格一樣留個濃~濃~的鬍子!

你有想過為什麼要留這麼濃密的鬍子嗎 (´・ω・`)? 圖/Pexels

怕痛嗎?要不要考慮留個鬍鬚?

自古以來,有鬍子的男性都被認為比較陽剛、有男人味,就像雄獅那頭帥氣的鬃毛一樣。以前,你可能只會覺得「這些人留鬍子是想耍帥吧?」,但在看完今年(2021)搞笑諾貝爾和平獎的得獎研究之後,你會知道這些鬍子可沒這麼簡單 ಠ_ಠ

今年搞笑諾貝爾和平獎,由美國猶他大學(University of Utah)的研究者 Beseris、Naleway、Carrier 獲得,他們發現擁有濃密的鬍子除了讓你看起來男性氣質 +10%,還能讓你在實戰中防禦力 +30%!

想模擬濃密的鬍鬚?試試羊毛吧!

為了知道人類鬍子的防禦指數到底有多少,研究團隊首先以短纖維環氧樹脂化合物(short fiber epoxy composite)作為材料,建構出人類的骨頭模擬物。而後再用羊皮、羊毛模擬出人的皮膚、鬍子,並將這些模擬物分為三組:毛茸茸的毛、修剪過的毛、無毛,用以代表著有濃密鬍鬚、修剪過鬍鬚、拔除鬍鬚(furred, sheared, plucked)這三種狀態的人類男性。

在製作好毛茸茸這些模擬物後,我們還缺少一個最重要的東西:拳頭。而落錘重量衝擊試驗機(drop weight impact tester,型號為 Instron Dynatup 8250)就是研究團隊們用來代替拳頭的進行落錘衝擊實驗的完美物品。

我們的人工拳頭落錘重量衝擊試驗機與毛茸茸的樣品。圖上中文為作者加註。圖/參考資料 1

毛茸茸的毛,防禦力 +30% 的關鍵

在使用了落錘重量衝擊試驗機後,研究團隊發現相較於「修剪過的毛」或「無毛」這兩種樣本而言,「毛茸茸的毛」確實可以吸收更多重量衝擊,提供下方的骨骼模擬物較好的保護力。

我們可以從圖 A 較為平緩的黑色曲線看出,當落錘掉下來時,「毛茸茸的毛」具有緩衝效果,衝擊力達到高峰耗費的時間長,吸收重量衝擊的效果較好,灰線也顯示這坨濃密的毛能吸收的能量比「修剪過的毛」、「無毛」兩組來得多。而圖 B、C 則告訴我們,若使用「修剪過的毛」、「無毛」樣本進行實驗,落錘釋放的力會在短時間內達到高峰,毛髮吸收的能量也沒有「毛茸茸的毛」來得多。

落錘重量衝擊試驗的數據圖表,三張圖分別代表毛茸茸的毛(A)、修剪過的毛(B)、無毛(C)這三組樣本;黑線為落錘掉下來的衝擊力,灰線則表示毛髮吸收的能量。圖/參考資料 1

鬍子防禦力有限,珍惜下頜骨才是上策

上述數據告訴我們,「毛茸茸的毛」能比另外兩組多吸收將近 30% 的能量,但這是否代表著我們留了濃密鬍子後,就能成為一個不怕痛的耐打高手嗎?事實可能並不盡然。

研究團隊表示,濃密的鬍鬚雖然能減少臉部皮膚、肌肉的傷害,也能保護臉部骨骼脆弱的區域免於骨折危機,但魔鬼藏在細節中——你的鬍鬚並不是羊毛啊!在本次研究中使用的羊皮、羊毛其實相當毛茸茸又厚實,即使能作為一個好的模擬物,但在缺乏人類臉部毛髮粗細、密度、厚度數據的情況下,並沒有辦法 100% 保證它能代表我們。

此外,不同人種的臉部毛髮也略有差異。擁有中東與北歐血統的人們,能夠長出厚實、濃密的鬍鬚;然而東亞、美洲印地安人的臉部毛髮卻相對稀少。後續仍需要進行更多的研究,確定這些毛髮究竟是如何影響衝擊力道,或許也可以透過建立毛髮纖維模型並以程式模擬的方式達成研究目的。總而言之,在更多研究數據出來之前還是先別輕舉妄動,小心防禦力沒加成,反而讓自己破相啦!

參考資料

  1. E A Beseris et al., Impact Protection Potential of Mammalian Hair: Testing the Pugilism Hypothesis for the Evolution of Human Facial Hair,Integrative Organismal Biology, Volume 2, Issue 1, 2020.
  2. The 2021 Ig Nobel Prize Winners

Yiting
207 篇文章 ・ 1122 位粉絲
在鳳梨田裡唸生科的人類,畢業後意外走上了科普路,目前還在緩慢前行中。喜歡有趣怪知識、諧音爛笑話,還有床。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