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0
1

文字

分享

0
10
1

自備魔鬼氈的「菜蟲」讓你洗不下來!——日常蟲蟲仔細看

李鍾旻_96
・2021/06/09 ・211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美味的白菜燉雞湯,喝了幾口發現湯裡浮著一隻煮熟的小菜蛾幼蟲。圖/作者提供

餐桌上偶爾會有「菜蟲慘案」發生。市場購買的青菜,儘管花了時間檢查是否有蟲,洗菜時也一層一層仔細清理,卻不見得清得乾淨。有時直到熱騰騰的菜餚端上桌,才發現蟲子竟一併下鍋煮熟了。

崩潰之餘,或許你也會疑惑:為何菜葉上的蟲總是那麼難去除?莫非洗菜洗得還不夠徹底?

麵店端上的一盤燙地瓜葉,整盤幾乎吃完了才發現盤裡有2隻擬尺蠖幼蟲。圖/作者提供

其實世界上絕大多數植物,都是特定植食性昆蟲的食物,自人類發展農業以來,始終都有蟲害的煩惱。雖然化學合成的農藥能夠抑制害蟲,可是長期依賴農藥的結果,便是讓一些害蟲漸漸產生抗藥性,變得更難對付。所以像是市面常見的高麗菜、花椰菜、大白菜等蔬菜,儘管栽培時有施用農藥,採收後卻常常仍有蟲藏在裡頭。

蔬菜裡常被叫作「菜蟲」的熟面孔,往往以鱗翅目的昆蟲幼蟲居多,也就是俗稱的「毛毛蟲」。例如小菜蛾(Plutella xylostella)、擬尺蠖(Trichoplusia ni),或者一些夜蛾科的幼蟲。比起其他常見的植食性昆蟲,這類幼蟲長時間附著於植株表面,較容易隨著購買的蔬菜帶進室內。再加上特殊的習性,使牠們在洗菜時不容易被水沖掉。

究竟什麼樣的特性,令牠們跟青菜難分難捨呢?

鋪在腳底下的絲

鱗翅目幼蟲爬行時總是伴隨吐絲的行為,這些絲線的存在,能夠讓牠們不易從植物上掉落。注意過毛毛蟲爬行時「搖頭晃腦」的模樣嗎?一般那樣的動作,就是在邊爬邊吐絲。

絲是由體內腺體製造,以蛋白質為主成分的分泌物,原本是液態,但接觸到空氣後即轉化為固態,並黏附於物體表面。

鱗翅目的幼蟲在腹部並具有稱為「腹足」(原足)的不分節構造,也就是呈肉質且粗短的腳,為平時移動用的器官。不同種類的幼蟲,腹足的形狀與排列也不太一樣,多數種類幼蟲的腹足為 5、2 或 3 對。

幼蟲行走時,會不斷從口中吐出絲,接著再踏過那些塗有絲的路徑。絲線能與腹足底下的特殊構造互相配合,使幼蟲緊緊抓握住植物。

絲的另一類功用是形成具有保護作用的「繭」。部分種類的幼蟲化蛹前,會在植物表面結繭。以絲構成的繭,一面包裹著蛹體,同時又緊密黏附於植物表面,這樣的構造也讓牠們不容易因外力而掉落。

水洗過的高麗菜,小菜蛾的繭依然牢牢黏在葉子表面。圖/作者提供

自備強力魔鬼氈

幼蟲要穩固的攀附在植物上,不能光靠在腳下的踩的地方塗上絲,還需要能穩穩抓住絲的構造來配合。在幼蟲腹足底下,便有著能幫助幼蟲攀爬的細微鉤狀結構,這些結構稱為「原足鉤」(腹足鉤)。

除了部分類群外,一般鱗翅目的幼蟲,腹部每一個腹足底下,至少有數十個原足鉤。這些迷你的小鉤子略呈彎曲,大多以環狀的形式排列在原足底下。當幼蟲處在行走狀態,原足鉤能勾住腹足所接觸到的粗糙面或纖維狀物。

你曾養過蠶寶寶(家蠶的幼蟲)嗎?每次將蠶寶寶抓起來時,是不是會有一股阻力,甚至蟲體常會「牽著絲」被拉起?那就是原足鉤勾住了絲線的緣故。

就算碰到較光滑的植物莖葉或物體,只要表面覆了一層幼蟲所製造的絲,便能安穩的爬在上頭。部分種類的幼蟲,原足鉤甚至能刺入植物的淺層組織,讓蟲體牢牢的依附。

總之,原足鉤就如同魔鬼氈摸起來較刺的那一面(勾面),絲就如同魔鬼氈觸感毛茸茸的那一面(毛面)。所以毛毛蟲在植物上爬時,不但不易摔落,還能夠在各種角度的表面爬行。而當我們用力晃動、水沖蔬菜試圖把蟲挑出時,便成了相當麻煩的一件事。

家蠶幼蟲的腹足。以家蠶為例子來呈現鱗翅目昆蟲的原足鉤樣貌,有沒有看到腹足末端細小的鉤狀結構?圖/作者提供
天蛾科幼蟲的腹足。這是一隻爬行中的天蛾科幼蟲,可見原足鉤正抓握住植物表面。圖/作者提供

有蟲的菜比較天然健康?

除了毛毛蟲本身的特殊能力,蔬菜表面凹凸不平、能夠鑽入的皺褶或孔隙等,這些或多或少也會增加清洗上的難度。所以往後若發現青菜洗過仍有少量蟲留在菜葉上,不必覺得太意外。

此外,似乎現在還有不少人認為蔬菜上有蟲,即代表「沒有農藥殘留,可以放心吃。」其實這麼說並不正確。前面已有提過,由於許多蔬菜害蟲具有抗藥性,就算噴藥也不見得殺得死牠們。何況,世上並沒有功效全能的農藥,有沒有蟲出現,與是否有農藥殘留,兩者未必有關聯。反倒蔬果遭蟲咬後形成的傷口,有可能遭到真菌等微生物進一步感染,建議去除會比較安全。倘若你也誤以為有蟲的菜比較健康,請拋棄那錯誤且過時的觀念吧!

參考資料

  1. Lucinda Treadwell (1996). AN INTRODUCTION TO THE IDENTIFICATION OF CATERPILLARS.

文章難易度

1

10
0

文字

分享

1
10
0

關於孕婦施打 COVID-19 疫苗,在安全性上我們知道哪些事?

Aaron H._96
・2021/06/21 ・1902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隨著衛福部將孕婦納入接種疫苗的第六排序(110.6.21版),加上全球確診案例個數和疫苗注射數量增加,許多政府正積極了解孕產婦施打疫苗的安全性,到底我們對於孕婦施打疫苗,有多少了解呢?

包括英國、美國在內等國家,在過去一年半施打疫苗的過程中,陸續接觸到了許多確診的孕產婦。本篇文章將回顧美國的研究與英國產科醫學會的建議,重新檢視目前對孕產婦接種疫苗,在安全性上有哪些已知的統計數據。

圖/envato elements

孕產婦接種疫苗後的反應?

從 2020 年 12 月 14 日到 2021 年 2 月 28 日,凡在美國接種疫苗的人,都會透過 ” V-safe ” 這套手機 APP,在注射後登記自己的健康狀況,並交由「疫苗副作用回報系統」進行分析。

在這段時間裡,系統總共收到 35691 名,年齡分佈在 16 – 54 歲之間的孕產婦的回報資訊。

V-safe 系統調查孕產婦接種疫苗反應的流程。圖/FDA: Vaccines and Related Biological Products Advisory Committee Meeting

結果顯示,無論她們注射的是 BNT 還是 Moderna 疫苗,都有將近八成以上的人回報注射部位疼痛,其他也有不少比例的人回報全身疲倦、頭痛、肌肉痠痛、發寒等。

有將近 1% 的孕產婦接受第一劑疫苗注射後,發燒超過 38°C ;接受第二劑疫苗的時候,有將近 8% 的人,發燒到超過 38°C。

除了接種第二劑之後,比起未懷孕者,孕產婦相對較容易感受到噁心嘔吐(但這也有可能是孕期症狀所導致),其他大致上與一般人並沒有太大差異。

孕產婦打疫苗之後回報,注射部位疼痛是最多的副作用。1

不同孕期注射疫苗的風險?

一般預估孕期大約 40 周,這 40 周又能進一步切分為三個孕期。14 週前為第一孕期;14~28 週為第二孕期;28 週以後則是第三孕期。(資料來源

以目前全球的胎兒照護紀錄來看,20 周前(第二孕期中期)的胎兒,即便出生,存活機率也非常低,因此媽媽與胎兒能不能撐過這個時間點,是非常重要的。

圖/envato elements

2021 年 3 月 30 日, V-safe 的孕產委員會隨機抽樣了其中 3958 名的孕產婦,其中有將近七成是在第二孕期後施打 mRNA 疫苗;這 3958 名施打疫苗的孕產婦在 20 周以前就結束妊娠的比例為 12.6%,與一般數據 10% – 26% 相比,風險上並未增加。接受疫苗注射的孕產婦發生早產的機率約 9.4 %,胎兒有先天性異常的比例為 2.2% ,這都與過去一般孕產婦的數據接近。

在第二孕期施打疫苗的孕產婦,生產數據與一般並無太大差異。圖/envato elements

這項研究認為,孕產婦施打 mRNA 疫苗的副作用不會比一般人更加劇烈,主要是注射處疼痛、疲倦和頭痛,對媽媽和寶寶目前看來似乎並不具有特殊風險。

也有其他研究2讓第三孕期的孕婦注射疫苗之後,認為部分 SARS-CoV-2 的抗體會經由胎盤傳送給胎兒,使胎兒具有某種程度的免疫力;雖然目前對於抗體甚麼時候轉到胎兒身上、以及能夠提供多少免疫力都還有待研究,但這對於孕產婦施打疫苗的安全性和效度都相對提升不少。

有研究認為,於第三任期後施打疫苗,可使胎兒也具有抗體。圖/envato elements

「英國皇家婦產醫學會」與「助產學會」也對施打疫苗仍有猶豫的產婦,提出了建議3:雖然目前孕產婦接種疫苗的研究,仍缺乏大規模、雙盲的長時間觀察數據,來確認疫苗的長期安全性。但比起接種疫苗可能的副作用,孕產婦若在妊娠期間感染 COVID-19 病毒,很有可能會增加早產、子癲前症(孕期出現高血壓)、送入加護病房、甚至死亡的機率4。所以目前主流醫學界都逐漸支持孕產婦、甚至是哺乳中的婦女都應該盡早接種 mRNA 疫苗,既能保護母體安全,也能保護胎兒。

參考文獻

  1. Shimabukuro, T. T., Kim, S. Y., Myers, T. R., Moro, P. L., Oduyebo, T., Panagiotakopoulos, L., Marquez, P. L., Olson, C. K., Liu, R., Chang, K. T., Ellington, S. R., Burkel, V. K., Smoots, A. N., Green, C. J., Licata, C., Zhang, B. C., Alimchandani, M., Mba-Jonas, A., Martin, S. W., … Meaney-Delman, D. M. (2021). Preliminary Findings of mRNA Covid-19 Vaccine Safety in Pregnant Persons. New England Journal of Medicine, 384(24), 2273–2282. https://doi.org/10.1056/nejmoa2104983
  2. Rottenstreich A, Zarbiv G, Oiknine-Djian E, Zigron R, Wolf DG, Porat S. Efficient maternofetal transplacental transfer of anti-SARS-CoV-2 spike antibodies after antenatal SARS-CoV-2 BNT162b2 mRNA vaccination. March 12, 2021 
  3. Information sheet and decision aid: Updated 28 May 2021. https://www.rcog.org.uk/globalassets/documents/guidelines/2021-02-24-combined-info-sheet-and-decision-aid.pdf
  4. Villar, J., Ariff, S., Gunier, R. B., Thiruvengadam, R., Rauch, S., Kholin, A., Roggero, P., Prefumo, F., do Vale, M. S., Cardona-Perez, J. A., Maiz, N., Cetin, I., Savasi, V., Deruelle, P., Easter, S. R., Sichitiu, J., Soto Conti, C. P., Ernawati, E., Mhatre, M., … Papageorghiou, A. T. (2021). Maternal and Neonatal Morbidity and Mortality Among Pregnant Women With and Without COVID-19 Infection. JAMA Pediatrics. https://doi.org/10.1001/jamapediatrics.2021.1050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