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1
0

文字

分享

0
11
0

刷~牙~刷刷牙~刷開牙齒保健的歷史吧!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1/06/09 ・2689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文由 LG 生活健康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 作者 / 林曉君

無論古今中外,牙齒健康都是非常重要的議題,畢竟沒了牙齒,就不能吃飯了阿!既然這麼重要,古代人是否也會刷牙保養牙齒呢?

最早的刷牙——咀嚼棒 (Chew Stick)

根據紀載,古埃及人可能是最早開始刷牙的人,在公元前3,000-5,000年,古埃及人首先開發了清潔假齒的工具「咀嚼棒」(Chew Stick)。咀嚼棒是一根細樹枝,磨損尾端纖維後,會形成類似現代牙刷的刷毛型態,可以深入牙縫做清潔。

狗狗用咬鬆的木頭尾端來清潔牙齒。圖/Pexels

中國唐朝醫書《外臺秘要》也有紀載的揩齒法:「每朝楊柳枝咬頭軟,點取藥揩齒,香而光潔。」意思是說,將楊柳枝的一頭用牙齒咬軟了,再蘸上少許藥粉,用來刷牙,這與古埃及人的「咀嚼棒」有異曲同工之妙。

但是一直咬樹枝也不是辦法,於是就有了牙刷的發明。

牙刷竟是中國人發明的?

依據美國牙醫學會的資料,今天所使用的硬毛牙刷,是明朝皇帝明孝宗發明的。刷毛是以野豬後頸的硬毛製成,附在用骨頭或竹子製成的手柄上,後來牙刷經由貿易傳入歐洲,由於售價昂貴,只有貴族才能使用。

據說是拿破崙曾經使用過的牙刷。圖 / wikipedia

直到1938年,杜邦·德·內穆爾(Dupont de Nemours)引入尼龍硬毛之前,牙刷多半都還是使用野豬後頸的硬毛,在此之前,歐美國家的人普遍沒有刷牙的習慣。後來,美國士兵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時,被強制規定要刷牙,才越來越關注良好的口腔衛生習慣,尼龍牙刷與刷牙習慣才開始在歐美普及。

隨著牙刷出現的牙膏

最早開始刷牙的古埃及人,不只發明了牙刷,也做出了類似牙膏的「牙粉」,牙粉的用法是把粉末加水調成膏狀,再放到牙齒上,用手指或刷子研磨牙齒。他們用蛋殼的粉狀物作為「研磨劑」,來清除牙齒上的碎屑。

蛋殼的主要成分為碳酸鈣,亦是現今牙膏中常用的研磨劑成分。圖/wikipedia

大約在西元 1 世紀,羅馬人以牡蠣殼作為研磨劑,並在牙粉中加入改善口臭的木炭或樹皮,而在中國也有用各式藥材作為牙粉的紀錄。

直到工業革命前,這類以研磨劑為主,輔以各式調料的牙粉,一直是主流的牙齒清潔用品。工業革命後,人們開始在牙粉中添加肥皂與甘油,做為「介面活性劑」與「保濕劑」,牙粉也逐漸從粉狀變成膏狀,最後在 19 世紀末,這種膏狀物被裝進了條狀軟管中,成為我們現在常見的牙膏。

神奇的是,牙刷跟牙膏從古埃及時代就配成一對,為什麼牙刷一定配牙膏?純刷牙不行嗎?

為什麼要用牙膏?

人類攝取的食物殘渣會變成口腔中變形鏈球菌的主要能量來源,而變形鏈球菌會分泌蛋白質將自己黏在牙齒上,產生牙菌斑,口腔中其他種類的鏈球菌,也是造成蛀牙的主要原因。

牙刷的刷毛最重要的功能,就是將表面的牙垢清除,並深入牙縫清潔食物殘渣,減少鏈球菌的生存空間,而牙膏則是有輔助的功用。

牙膏的主要成分包含研磨劑、界面活性劑與保濕劑,其中研磨劑佔牙膏總成分的 50%,為不會溶解於水中的粒子,再透過界面活性劑會發泡的特性,讓研磨劑均勻散佈在口腔中,有助於減少牙菌斑與牙結石生成,而保濕劑通常為甘油、山梨醣醇或是木醣醇,主要可以避免牙膏乾燥變成牙粉。

牙膏中也不只有這些成分,唐朝使用楊柳枝沾的藥粉就有消炎、除異味功效。1914年,牙膏中開始加入氟化物,對於預防蛀牙有顯著的成效,近代牙膏中加入多種配方,除了有原本清潔食物殘渣與預防細菌孳生的功效外,又多了清新口氣與牙齒美白的功效。

曾經牙膏只是牙刷對於清潔方面的輔助,但如今隨著科技日新月異牙膏的種類也越來越多,近代牙膏從成份上著手改善嘗試加入新配方,例如在牙膏中添加蜂膠,或是不同的鹽類像是粉晶鹽或是竹鹽做為原料之一。

現今各大廠牌的牙膏配方,在主要成份研磨劑或保濕劑上相差不大,潔牙效果也大同小異。但在添加物上,各大廠商可謂天壤之別,這些添加物通常能改變牙膏口感、保持口氣清新,或具有特定效果,像是氟化物能預防蛀牙,硝酸鉀能阻斷神經,降低牙齒敏感;而刷牙潔牙的歷史有已上千年,也有廠商從這些古老文獻中發掘潔牙秘方,將千年傳統以全新姿態融入現代牙膏中,經研究重現的秘方也更加符合現代人的需求。


而竹鹽牙膏的濫觴,源於西元 1980 年代後期 LG 生活健康口腔產品研究所,接到了一通來自開岩寺住持的電話,告知了開岩寺珍藏的竹鹽製造方法,以智異山的竹子盛裝海鹽再以黃土覆蓋,放置 1000°C 以上的窯中,烘烤 9 次,LG 生活健康口腔產品研究所加以嘗試研究,終於在西元 1992 年,推出世界第一個含有竹鹽成分的牙膏,千年傳統的竹鹽配方,自此有了全新的生命。竹鹽牙膏推出後在世界口腔協會中也受到認證,至今仍風靡韓國。

圖/LG生活健康提供

LG竹鹽護齦全效牙膏,主要針對預防牙齦問題、抗酸蝕且幫助促進牙齦組織緊實,適合注重牙齦健康的您,配合正確刷牙習慣可以幫助去除牙菌班、強化口腔健康固齒護齦並透過再礦化修復琺瑯質損傷。
  

LG 竹鹽護齦原生白牙膏,添加珍珠粉,適合注重牙齒亮白的您,搭配正確刷牙習慣可幫助去除煙垢、茶漬、牙漬等有色汙垢,減少牙垢附著幫助牙齒恢復自然白淨,展現牙齒自然光澤。
  

要想有清新口氣、降低牙周病發生率。 配合正確的刷牙習慣,讓 LG 竹鹽牙膏系列守護您終身的牙齦健康。
  

立即讓 LG 竹鹽牙膏守護您的牙齦健康

參考連結

  1. 青鹽刷牙的古文
  2. 冷知識古人怎麼刷牙
  3. 細菌與奇幻的人體國度—— Micro Journey|科學大爆炸2-EP.6
  4. 潔齒劑
  5. 貝氏刷牙法
  6. 明孝宗
  7. An Introduction to Toothpaste – Its Purpose, History and Ingredients

文章難易度

0

5
0

文字

分享

0
5
0

高鐵開發與保育攜手,讓水雉繼續歡喜談戀愛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1/06/15 ・303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本文由 交通部鐵道局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南臺灣豔陽之下,他一身黑白分明、尾羽修長,頸後一道耀眼金黃鑲黑邊羽飾,忐忑守在自己精心搭築好的巢位旁,等著佳人青睞。剛剛才瞪跑一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傢伙,居然妄想來搶地盤,也不瞧瞧這可是菱角田裡遠離人跡的精華地段。

剛離巢的小傢伙絲毫不讓他放在眼裡,但眼前的佳人就不一樣了,他滿心滿眼都是她……看著凌波越水而來,稍稍比自己大上一個頭的她,終於大發慈悲允許自己靠近一解渴望。他早就知道,為了保衛家園,她不會在同一處逗留,也沒有太多時間可以溫存,她離開後將孩兒託付給他。這不是拋棄,他明白,這是信任的展現,正因為完全信任,才能將自己心愛的孩兒交由他來照顧。

夏風習習,他長長腳趾下,浮水的菱角葉伸展挺拔,綠意盎然,隨著水波微微晃蕩。

圖/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

不遠的彼方,高架的鐵道上,時速超過百里的列車疾駛而過。他大概永遠都不會知曉,正是遠方這些南來北往的列車,守護了這段愛情。

拜高速鐵路之賜,今日往來臺灣西部的主要城市,可以經由大眾交通在不到半天的時間內妥妥抵達。這樣變遷,除了改變了你我的生活節奏,也改變了水雉 (Hydrophasianus chirurgus) 這種美麗鳥類的生活。高鐵於 1990 年開始規劃,規劃路徑需要橫越當時數量岌岌可危、不到五十隻的水雉僅存的重要棲地,但是經過高鐵開發單位、地方政府與相關保育人士的積極參與,反而造就了一段生態與開發共存共榮的美麗故事。

「凌波仙子」水雉鳥

水雉的成鳥形似菱角,也喜愛在菱角田中活動,覓食或者築巢育幼。每年在夏季換上鮮明的繁殖羽色,尾羽甚長,擁有長長腳趾,牠們行走在水塘沼澤浮葉植物上行動飄逸,也被暱稱為「菱角鳥」或是「凌波仙子」。幼鳥為早熟性,孵出數個小時後就能跟在負責育雛的公鳥後面覓食散步。

水雉長長的腳趾使牠們可以在浮葉上行走。圖/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

全世界的水雉共有八種,臺灣僅有一種,此種廣泛分布於生物地理學上的東方區 (the Oriental region) ,包括中國華南、南亞、東南亞、臺灣與菲律賓。雖然在其他地區會有季節遷徙,水雉在臺灣屬於留鳥。水雉分布在臺灣最早的文獻紀錄,就是大名鼎鼎的斯文豪 (Robert Swinhoe) 於 1865 年將之列入臺灣最早的鳥類名錄《The Ornithology of Formosa, or Taiwan》。

原本廣布於全臺灣,在宜蘭、臺北、桃園、新竹、臺中、彰化、臺南、高雄、屏東、臺東等地均有紀錄的水雉,隨著發展的腳步,主要棲地平原濕地在逐漸開發中流失,棲地遭交通網切割加上農藥的使用、過度獵捕,水雉的族群數量逐漸岌岌可危。在1989年被宣告為「珍貴稀有」保育類動物,到 1990 年代,數量最少的時候全臺不超過五十隻,只能在臺南八掌溪到曾文溪這個範圍內的菱角田有繁殖族群。

「我們發現,水雉偏好在菱角田,那邊的生物多樣性也比較高。」位於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主任李文珍受訪時表示,相較於其他的浮葉植物作物如香水蓮,菱角田內各種水生昆蟲種類較多,提供水雉多樣性的食物。而水雉作為受大家關注的指標物種,也有物種保護傘的效果,作為埤塘、沼澤棲地保護的重要標的。

行跡優雅,飄逸美麗的水雉,一直都頗受大家的喜愛與關注。西元 1997 年,水雉被選為臺南縣縣鳥,後來也在 2014 年縣市合併後成為臺南市市鳥。

水雉保育區:棲地行動的絕地大反攻

時間回到 1990 年代,高鐵正在規劃興建,其中路線 281K 至 282K 的橋墩經過臺南官田的葫蘆埤及德元埤,正好位於當時水雉僅存的重要棲地,引發了可能危及水雉生存的隱憂。最終高鐵的環境影響評估於 1994 年有條件通過,但書之一便是要求高鐵興建,必須針對水雉提供具體的保護措施。

除了出資進行棲地復育,高鐵的興建也須配合水鳥的需求,因此在水鳥的主要活動期、繁殖期,不會在當地進行施工。雖然因此能夠施工的時間極度受限,卻能盡可能減少對於水鳥的干擾。經過多次的環境審查往返與眾人的努力,在 2000 年,「水雉復育區」正式誕生,由地方政府協助之下,高鐵開發單位出資租用臺糖於官田的 15 公頃土地。復育區經營管理則由臺灣濕地保護聯盟及中華民國野鳥學會等民間團體成立「水雉復育委員會」執行。

水雉分布廣泛,但在此之前並沒有國家曾經嘗試復育水雉棲地。要將臺糖原本的甘蔗田改造為充滿浮葉植物的濕地環境,無法一蹴可及。官田的復育區從埤塘開挖營造做起,由嘉南大圳引入水源,設法克服原有地形的高低差、人工土堤坍方、配合灌溉季節與枯水期的水源調度,種植菱角、浮葉植物,一路且戰且走。

從零開始自己摸索保育復育之路,經營團隊還時時遭遇外來的新挑戰,像是外來種福壽螺與泰國鱧的入侵,又或如颱風造成水位高漲、棲地破壞等。團隊以有限的經費與許多愛鳥團體、研究義工一步步摸索進步。而除了保育園區之外,當時的臺南縣政府也針對水雉提出獎勵辦法。菱角田等棲地內只要孵出雛鳥,農民就可以獲得獎勵金,使得當地居民開始對水雉累積好感值。

艱辛的挑戰終究獲得豐碩的戰果,根據園區歷年的紀錄,水雉在園區內完成繁殖的巢數,一開始在 2000 年只有寥寥 4 巢,經過 10 年經營生息,自 2011 年以後每年都有超過 90 巢的水雉在園區內繁殖成長,而臺南區的水雉數量,截至 2019 年更增長至超過 1700 隻。而不只是水雉,園區內更紀錄有超過 90 種以上的鳥類棲息於園區,棲地的復育受惠的絕非單一物種,而是整個生態系的共存共榮。而官田的成功,也引發後續復育的星星之火,如高雄左營的洲仔溼地,開啟了「水雉返鄉計劃」,更傳出水雉數量穩定上升的好消息。

自 2009 年以來,台南水雉族群的數量逐年增加,直到 2019 年已超過 1700 隻。圖/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

更多參與,讓保育跟開發共存共榮

2007 年高鐵營運後,考量到水雉的族群已呈穩定,官田「水雉復育區」改名為「官田水雉生態教育園區」由臺南市政府委託社團法人臺南市野鳥學會經營管理,交通部鐵道局、高鐵公司及農委會林務局持續擔任園區工作小組成員積極協助。除了維繫棲地,亦逐步以豐富的水生植物與水鳥生態,朝向生態教育與觀光的方向邁進。

高鐵改變了臺灣西部交通的面貌,過程中也將官田鄉的甘蔗田變溼地,成就水雉新故鄉,展現了發展與保育並存的可能。保育跟開發需求絕非殘酷的二選一,而要維繫保育環境與發展的平衡,未來也需要有更多人積極參與、關心與和討論。為此,農委會林務局特別推出綠色保育標章,以生物作為保護的標的物種,讓人與生態和諧共存,透過全國最大超市通路商的協助,以「官田菱雉菱」菱角品牌,鼓勵大家一起來吃菱角,支持水雉的保育,也能一享菱香的季節風味。

你吃過用心栽種的官田菱雉菱嗎?有機會一起到官田的水雉生態教育園區走走,與我們一同守護水雉的愛情故事吧!

參考資料

本文由 交通部鐵道局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