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為何對運動選手來說,得銅牌的感覺可能比得銀牌還爽

原因很簡單:「期望值」。

舉例來說,我們大概會認為加薪10%的人比加薪5%的人更快樂,但如果被加薪5%的人原本只期望3%,而被加薪10%的人卻期望15%的話,那麼真正感到爽的可能就是被加薪5%的這位了。

所以若我們以為在運動比賽中,得到金牌的必然比得到銀牌的來得高興,得到銀牌的又比銅牌的來得有成就感,那可不一定了。因為很多時候,得到銀牌的唯一輸的一場就是金牌賽,會嚴重地感到自己跟金牌擦身而過而極為失落,得到銅牌的反而是在四強中曾經落敗,在挫折後再次爬起來,在擔心落到第四名的情形下奮力一博獲得站上頒獎台的機會,反而感到高興。

美國康乃爾大學的心理學者Victoria Medvec 與 Thomas Gilovich 與托萊多大學的 Scott Madey 認為這種情形可以用「counterfactual thinking」(反事實思維)來解釋,也就是人們會拿客觀成就與「原本預想中應該得到的成就」來比較。為了驗證這個假設,研究者拿了1992年西班牙巴塞隆納夏季奧運的頒獎典禮影片以及比賽一結束大會宣佈贏家的錄影片段給大學生看,並請他們以10等分的量表來判斷金銀銅牌得主的神情高興程度為何,1的話是生氣,10的話則是狂喜。

結果咧,在比賽一結束宣佈贏家的片段這部份,銀牌得主的神情快樂程度平均獲得4.8分,銅牌得主則是7.1分,然後在稍候的頒獎典禮上,銀牌得主依舊只有4.3分,而銅牌得主則有5.7分,在統計上具有顯著差異:銅牌得主看起來就是比銀牌得主來得高興。

2006年舊金山州立大學的心理學家 David Matsumoto 與世界柔道雜誌的 Bob Willingham 也針對了2004年希臘雅典奧運的柔道比賽進行類似的研究,共蒐集了來自35個國家的84名運動員在以下3個時刻的資料:比賽一結束、獲授獎牌時、還有站上頒獎台上時。有趣的調查結果是,他們發現14位金牌得主中,13位在決賽結束後馬上露出笑容,26位銅牌得主中也有18位在確定勝出後展開笑顏,但沒有一個銀牌得主在輸掉決賽之後還笑得出來(這也蠻合理的)。

儘管不久後的頒獎典禮上,大部份(96.4%)的人站上了頒獎台還是都露出了微笑,但仔細分析他們的笑容,還是發現銀牌得主的笑容比較不真誠,有點勉強。

如果對得獎者來說是這樣,那麼對於在電視機前面看轉播的我們又是怎樣想的呢?說說你的看法吧~

Reference:
Medvec VH, Madey SF, & Gilovich T (1995). When less is more: counterfactual thinking and satisfaction among Olympic medalist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69 (4), 603-10 PMID: 7473022

Matsumoto D, & Willingham B (2006). The thrill of victory and the agony of defeat: spontaneous expressions of medal winners of the 2004 Athens Olympic Games. Journal of personality and social psychology, 91 (3), 568-81 PMID: 16938038

Why Bronze Medalists Are Happier Than Silver Winners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

課程內容詳見:《科學思辨力》

泛科學總編輯鄭國威招牌課程再度開課,面對面傳授閱讀理解、科普寫作到內容行銷的心法,幫助你打造個人品牌。

慶祝泛科學院周年慶,快來領取專屬優惠,現在購買課程還有機會抽中 $1,111 折價券喔!課程傳送門請點我

關於作者

鄭國威

小時候是那種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