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我念心理系,現在是電視劇對白錄音師──「不務正業」徵文

活躍星系核_96
・2019/06/10 ・204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86 ・五年級

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五月的專題徵文,就讓我們來看看「職涯」能有哪些變化!

  • 文/南瓜

我在大學時除了本科系,還多選讀了學校的數位音樂學程,一開始只是為了能多一個搶通識課的途徑,誰知道後來越學越有興趣,索性就把學程給修完了。學程裡包含很多專業課程,像是廣播、編曲、錄音等等,學校也添購許多設備讓同學能借用來自主練習,甚至還蓋了一間錄音室供教學使用。而我的起點就是從那裏開始的。

圖/by Andrew Chiang@Pixabay

畢業後有很長一段時間都找不到工作,投出去的履歷全石沉大海的感覺很讓人絕望,中間曾經休息了一段時間再繼續積極的找工作,折騰了快半年才誤打誤撞進入了現在這個職場,到這個月為止大約已經工作一年半。工作一段時間後才從老闆口中得知當初會被相中是因為在自傳中提到自己是電視兒童,

「現在的錄音都數位化了,技術上不會太困難我們都能夠教你,所以希望進來的是喜歡看電視的人就好。」老闆是這麼解釋的,工作到現在我也比較能夠理解老闆的想法了。

電視劇對白錄音師主要的工作就是錄音,工作內容大多是韓劇和卡通的中文配音錄製,對,那些你們覺得很崩的中配都是我們的嘔心瀝血之作,我們公司是每個錄音師負責一間錄音棚,每次只錄一名配音員,解釋到這裡看起來都還算簡單,「那很輕鬆嘛!按按錄音鍵就好了啊!我也會!」要是這麼想的話就太小看我們了。錄音當下,我一手負責操作機器,一手拿著中文配音稿,眼睛要緊盯影片裡的嘴型,看配音員錄的語音跟畫面有沒有搭配好,注意情緒、咬字、句子長短和斷點等等與原音有沒有出入,還要分一點心思來瞄一下手上的稿子,確認配音員有沒有念錯台詞,並且在大約半秒的時間內抓到錯誤並提出 NG,半秒之內是什麼概念呢?大約就是在配音員講完下一句的頭兩個字之前要作出反應,同時也要知道每一位配音員的習慣,NG 的反應才能迅速到位。

對錄音師來說最大的挑戰有兩個,第一個是效率與品質的平衡:中配作品的製作期其實很短,我們公司的錄音期大約是五到十個工作天左右,中間還有可能遇到各種突發狀況造成進度落後,在這麼緊迫的錄音時間裡,錄音師其實很難兼顧效率和品質,需要好一段時間的拿捏,才能在夾縫中取得不愧對自己和觀眾的平衡點。第二個挑戰是如何與配音員們維持良好的互動:目前線上的配音員有很多是已經在業界打滾十年以上的大前輩,而且都是需要長期合作的工作夥伴,如何讓對方安心、信任自己的專業,是每位錄音師必經的關卡。在互動時必須技巧性地拉近距離,讓配音員能夠在最輕鬆自在的狀況下演出,盡量減少會消耗對方精神的要素,才能更有效率的完成工作,我認為心理系教會我的同理心和觀察力對這部分有很大的幫助。

周圍的人常常會有一個誤解,那就是錄音師可以看到很多明星,其實不然,不是每個錄音室都有機會製作中配電影,也不是每一部電影都會找明星來配音,若要說能看到什麼厲害的人物,大概就是配音員們本人了吧,像我第一次遇到小魔女 DoReMi 的配音員時,興奮到差點跟她要簽名,還有柯南裡的工藤新一和神奇寶貝裡的小智等等,可以和小時候天天收看的卡通主角一起工作,是一個蠻特別的體驗,小時候的自己應該會很羨慕現在的我。

但這份工作也不盡是輕鬆愉快的事,當然,能夠看到最新進度的動漫,或是發現好看的新卡通都會增加我上班的動力,但也有一點我到現在都還不是很習慣,那就是長工時,早的話大約九點半要到公司,晚的話錄到十一二點的也大有人在,有些錄音室的技術人員是採輪班制大家互相分攤,但沒錄音的時候可能也得負責其它工作;有些錄音室就是一打全,一個人錄一整天,我自己的最高紀錄大約是從早上九點半錄到晚上九點半(中間午休一小時外加斷斷續續的中場休息),希望正要步入職場的年輕人們不要光看到光鮮亮麗的一面,也要好好考慮一下自己的健康狀況,確定有辦法承受再考慮這個圈子的工作。

「那你猜猜我現在在想甚麼?」是每個心理系學生最討厭聽到的一句話,殊不知我現在最常自問自答的居然是「猜猜他/她在想什麼?」。

在工作中,我需要不停透過細微線索來判讀劇中角色的情緒,藉此推導每段話的語意,並確保配音員的演出不會相差太多,有時候甚至會和配音員一起停下來討論這一段演員到底想要表達什麼,舉例來說,同樣一句「我討厭你」,如果是面露殺氣的講,那應該是真的討厭沒錯,但如果是帶一點點笑意講出來,就會變成小情侶打情罵俏的場景了。有時候會覺得有點諷刺,自己居然陷在以前最討厭的句子裡,有時候又覺得感謝,還好在心理系的訓練下已經能夠平靜看待這個問句,並且真的能透過一個人的言行舉止來判斷他的想法,這大概是我在心理系得到最實用的能力了吧!

更多「不務正業」的相關文章,請見 特輯: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114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心理、溝通與生活
蔡 志浩
・2012/11/22 ・1030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557 ・八年級

二十四年前當我還是心理系大一新生的時候,親友最常問的一句話就是「你念這個有什麼出路」,而我的回答「想要了解心智如何運作」顯然不能讓大部分的人滿意。通常我會再被問到「了解之後有什麼出路」,然後雙方就進入這種問答的無窮迴圈,直到一方放棄為止。

升上大二之後我就發現大眾很難理解這種對科學的單純興趣,必須換個方式。那年學了文化人類學,我學到對現象的深入觀察與建立全貌觀的重要性,而不是過於聚焦於科學過程本身,或是只看到個體的內在表徵與歷程而忽略了外在環境。到了大三學了社會心理學,更知道要有效改變別人的態度必須從對方的立場呈現訊息。

我開始意識到,如果要讓另一個領域的人或是一般大眾感受到心理學的價值,直接強調自己的領域有多重要並不是最有效的方法。我會花一點時間了解對方的領域以及感興趣或在意的現象,再設法藉由我的分析為對方解惑。我只使用高中程度的詞彙加上對方領域的詞彙,儘量避免使用心理學專有名詞。如果對方覺得我的觀點有價值,那麼也就是感受到了心理學的價值。

在過去二十多年之間,除了認知心理學,我又累積了更多跨領域的專長。除了基礎研究,我又累積了更多實務應用的經驗。但是不論個人的專長與經驗如何成長,直到今天,只要是面向大眾的教學、演講或寫作,我基本上都還是遵循完全一樣的原則。

從理解對方、分析脈絡到選擇辭彙,都是一種以使用者為中心的設計。或許這就是為什麼我在大學畢業二十年之後進入了使用者經驗設計的場域。好設計一樣要以在脈絡中了解使用者並發現潛在的真實需求為起點。而好設計縱使有非常複雜的技術基礎,使用者介面卻必須以符合使用者過去經驗的形式呈現,才能易學易懂易用。

也正是這樣的經歷讓我一直相信,先有動機瞭解人,才有機會瞭解使用者。先有社會關懷,才有設計關懷。先有感受生活體驗的敏感度,才有掌握使用者經驗的洞察力。

在此也很高興跟大家報告,我的新書《人生從解決問題開始》由寶瓶文化出版了。這本書的主軸正是瞭解人、關懷社會與體驗生活。這是一本洞察生活的書,從心理學的觀點解釋我自己生活中的親身經歷或觀察到的現象,不論是對自我或世界的。這也是一本科學味很淡的科普,重心是生活而不是科學。我希望幫助讀者把心理學知識帶出教室與課本,連結真實的生活。這樣才能夠更了解生活,也更了解心理學。

(原發表於《Taiwan 2.0》部落格。)

蔡 志浩
7 篇文章 ・ 0 位粉絲